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442 禁忌銘器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贊賞!
    定州錦綸府,整個都變成了歡樂的海洋,無數的人,都在用自己的方式慶祝著。
    “哈哈哈,我給你們說,鳴少只用了一劍,嘿嘿,就一劍,就將九大狼旗,十萬多人全部給斬殺了。”
    “你們還不信,我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也覺得不可思議,但是這是真的,我二姨家的三表哥,就在天荒原不遠的地方住著,他可是親自去看了。”
    “嘖嘖,一地的尸體,對了,我再給你們說一件事情,你們可千萬不要外傳,我二姨家那個三表哥,因為去的早,還弄到了一張狼皮。”
    “這么大的狼皮,有人出一百萬兩銀子要買,我那親戚都沒有賣,呵呵,一百萬兩銀子雖然多,但是四品兇獸的皮,可是難得的很啊!”
    說話的,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胖子,他說到最后,顯得越加的眉飛色舞,就好像那一劍揮出,將十萬大軍斬滅的人就是他本人一般。
    “要我說,咱們大晉王朝之中,最男人的就是鳴少,天狼原九大狼旗要進入咱們大晉王朝的時候,那些王侯將相,一個個嚇得都好像沒了卵子一般。”
    “知道為什么那么多人都朝著京城跑嗎?因為國君和天狼原的人約定好了,天狼原的大軍,不進入京城五百里以內。”
    “嘿嘿,他們這是拿我們的性命,來滅天狼原的怒火啊!”
    這些話,更激起了一些人的火氣,當下就有人恨恨不已道:“國君拿咱們當草芥,咱們也不用將國君當回事,奶奶的,鬧一鬧咱們干脆反了吧!”
    “對。讓鄭鳴公子當國君,咱們也能夠挺直腰桿做人。”
    “我相信鄭鳴公子,一定會成為一個好的國君,最起碼。沒有人敢欺辱咱們。”
    議論的人,聲音越來越大,更有人提議道:“要是鄭鳴公子當了國君,咱們就能夠過上好日子,你們發現了沒有。現在咱們定州,世家可少的多了。”
    “那些掌管著一個府的大家族,全部都跑到了京城,要我說,他們不回來才好呢!”
    這話剛剛落地,就聽有人話語中帶著陰森的道:“他們這些人,回不來了。”
    “你們恐怕還不知道,前些時候,在聽說鄭鳴公子殺了天狼原的人,國君派人捉拿鄭鳴公子。準備向天狼原贖罪的時候,定州大部分的世家,都背叛了鄭鳴公子。”
    “現在,我可是聽說,他們的腸子都悔青了,可是有什么用呢,鄭公子不開口,他們哪里敢回定州。”
    “畢竟,鳴少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軟的人啊!”
    “你別說什么心慈手軟,鳴少是什么人。那可是一劍就將十萬大軍給誅滅的人。”一個臉膛發黑的漢子,話語中帶著冷厲的道:“更何況那些人對咱們定州而言,就是叛徒。”
    “對,他們就是叛徒。他們不得好死!”
    “咱們定州,不需要叛徒,別說鄭公子不會讓那些家族回來,就算他老人家答應,我們也不能答應。”
    托天老祖坐在一個角落的座位上,聽著亂糟糟的聲音。心中卻難以平靜。
    雖然他的消息,比這些普通的百姓要快十倍百倍,但是他心中這個時候最多的,也就是四個字——怎么可能?
    鄭鳴的修為,也就是三品巔峰而已,雖然托天老祖覺得,自己不一定能夠擊敗鄭鳴,但是他覺得鄭鳴絕對抵擋不了那鋪天蓋地、勢不可擋的狼騎。
    更何況,九大狼旗之中,光宗師級的高手,就足足有五十多個,而且天狼原的人,還擁有上古流傳下來的血脈之力。
    就算是他這個魔道四大護道尊者之一,面對九大狼旗的旗主,也是勝多敗少。
    但是十萬人死了,而鄭鳴也凌空揮出了一劍,這些鐵一般的事實,由不得他不相信。
    一個身影,猶如鬼魅一般的來到托天老祖的對面坐下,也不跟托天老祖開口的他,直接抓起桌子上的一只烤雞,狼吞虎咽的咀嚼了起來。
    “我說,你能不能斯文一點?就好像缺少你吃的一般。”托天老祖不滿的朝著那人看了一眼,話語中帶著一絲譏諷的道。
    那人瘦削的身材,看上去還有點病怏怏的模樣,但是吃起東西來,卻快速的很。
    托天老祖的話語剛剛說完,那人已經將整只烤雞吃的干干凈凈,還用嘴將自己的手指有滋有味的吮了一下。
    “烤雞的味道也就是一般,但是能夠惡心托天你一下,我覺得很不錯。”瘦削的蝠影老祖將自己油光光的手在托天老祖的面前晃了晃,話語中帶著一絲調侃道。
    托天老祖哼了一聲,他確實沒有什么胃口了,當然,這和蝠影老祖狼吞虎咽的吃法沒有太大關系。
    “有什么事情你快點說,我這邊還有事情呢,不能出來的太久。”
    面對托天老祖這般不友好的話語,蝠影老祖嘻嘻一笑道:“你的意思是你還要回到伯爵府當你的保鏢?我給你說,你不用著急回去。”
    “現在,只有瘋子,才會想著去刺殺鄭鳴的親屬。”
    托天老祖雖然一直和蝠影老祖不對勁,但是卻也不得不承認,蝠影老祖這話說的很有道理。
    現在整個峽谷十三國,基本上沒有人敢挑釁鄭鳴的親人。畢竟那一劍,實在是嚇破了太多人的膽子。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但就是心中肯定蝠影老祖的說法,托天老祖也沒有給蝠影老祖太好的臉色。
    “我這次來,是受了魔道諸位同道所托,向你打聽一件事情,那就是鄭鳴的一劍,究竟是什么情況?”
    蝠影老祖的臉色無比的鄭重,他用自己最鄭重其事的語氣道:“你覺得,鄭鳴究竟能不能揮出那一劍?”
    托天老祖的腦袋之中,實際上一直都在思索這個問題,此刻在面對蝠影老祖的問題之后。他沉吟了好一會之后道:“我覺得,以鄭鳴的實力,揮不出這一劍。”
    “但是,現在幾乎所有的人都說。這一劍是鄭鳴揮出的,而且那些尸體,也都是強有力的證據。”
    蝠影老祖點了點頭道:“這件事情,我和血刀他們也討論了,我們也覺得。鄭鳴沒有那個實力。”
    “但是那一劍,說不定真的是鄭鳴揮出的,而他,使用的不是自己的力量。”
    “而是使用的一種高等的銘器!”
    “怎么可能?銘器這種東西,只有上門才會有,我聽說,只有修為達到了參星境的高手,才有可能將自己的一擊之力,灌入銘器之中,那鄭鳴他……”
    托天老祖的質疑。在說了一半之后,就停頓了下來,因為他自己感到,好像也只有這個原因,才能夠解釋出鄭鳴為什么能夠揮出那驚天動地的一劍。
    “如此說來,鄭鳴的身后,有咱們不知道的人。”
    蝠影老祖點頭道:“他那個師尊雄霸,說不定就是上門中人。這也是我們的猜測,我這次來帶了血刀的一個囑托,那就是你有機會的話。探一下那雄霸的底細。”
    “當然,如果探查不出來,也就算了。但是最關鍵的一點,就是不要引起那雄霸的猜疑。”
    托天老祖點頭道:“這個我知道。不過你最好給血刀說一聲,我能夠探查出來的東西,應該不多。”
    “這個我知道。”
    兩個人的見面,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蝠影老祖率先離開酒樓,整個人消散在了人群之中。喝下了自己杯子里面的酒。托天老祖也轉身離去。
    不過他隱隱約約的感到,伴隨著鄭鳴的那一劍,一些更高等級的存在,已經開始關注定州,關注鄭鳴。
    在大晉王朝普通人的眼中,天荒之地,幾乎是無窮無盡,而在天荒之地,不但有各種珍禽異獸,天材地寶,更有數之不盡的危險。
    所以就算是最貪財的人,也絕對不會進入天荒之地三千里之內,因為一旦進入天荒之地三千里的范圍,絕對是十死無生。
    天狼原在大晉王朝高層的眼中,幾乎就等于一個滅絕的存在,可是要說天狼原在何方,卻沒有幾個人知道。
    落日西下,一條身影,走在高有三尺的草地上。在那一眼望不到邊的草原上,這個人顯得無比的渺小,就好像一個蟲子,走在一條龐大的地毯上。
    實在是太不顯眼。
    而就在這個人行走的時候,一片片稠密的草叢中,不斷的露出一雙雙充滿了血色的眼睛。
    這些眼睛之中,充滿了殺戮,暴虐,殘忍和堅韌。
    這是一雙雙屬于狼的眼睛,他們就好像一個個守護在荒原上的衛士,緊緊的盯著來人。
    來人早就發現了這些狼的存在,他本來冰冷的臉上,這一刻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唔嗷嗷……”
    一聲凄厲的狼吼,從那人的口中發出,伴隨著這狼吼聲的響起,百里之外同樣響起了一聲狼吼。伴隨著這狼吼聲,那些本來監視來人的狼,都恭順的弓下了身子。
    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一頭高有一丈,通體雪白,但是卻長著三只眼睛的巨狼,幾乎從巨草的上方飛馳而來。
    這匹巨狼在看到來人之后,狼臉上露出了一絲欣喜之意,它那龐大的身子,更是恭順的趴在了地上。
    那模樣,就好像在向來人行禮一般。
    “好了,我有事情要見狼帝勐賁,你快點帶我去。”那人騰空落在了巨狼的身上,聲音中帶著一絲急促的道。
    
    PS:  雙倍月票最后一天,今日三更,求票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