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439 符文

  天狼左祭走了,帶著不舍,帶著悲哀,帶著黯淡走了。他并沒有幫著第二殘狼等死去的旗主收尸,因為現在根本就用不著。
    而金無神,雖然跟著天狼左祭一起出現在鄭鳴的近前,但是他一直都沒有說話。
    在天狼左祭離去之后,他才朝著鄭鳴鄭重的行了一禮,然后邁步而去。
    金無神這一禮的意思,鄭鳴的心中很明白,這并不代表著金無神在向自己表示臣服,他的意思只有一個,那就是感謝。
    金無神在感謝自己阻攔了九大狼旗!
    隨著風云*關羽英雄牌使用完畢,鄭鳴這才感到自己的身體好了很多,雖然依舊不如自己巔峰的時候,但是卻已經沒有了那種被抽空的感覺。
    “這些人的身上,應該有不少好東西,程大哥,你帶著大家搜尋一下,看自己用得著的就留下。”鄭鳴將已經倒在地上呼呼大睡的小金貓抓在手中,笑著對程勇道。
    程勇這個時候,已經不知道該如何稱呼鄭鳴。
    對于鄭鳴,他最熟悉的稱呼,就是尋歡兄,但是無論是他的理智,還是他的感覺,都讓他難以將眼前一劍誅滅天狼九旗的人和那個尋歡兄聯系在一起。
    而且那十數萬具尸體的價值,更讓他不敢擅動。
    雖然九大狼旗對于整個大晉王朝而言,就好像災難一般的存在,但是這些人的尸體,同樣有不少的價值。
    別的不說,就說那九大旗主等一品強者。他們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有無數的寶物。
    這等的寶物。他們一分力都沒有出,又怎么能無功受祿,得到這些寶物呢?所以在遲疑了剎那,程勇有些結巴的道:“鄭……公子,那個……那個我們可以幫您收攏一下,但是……但是這些東西,我們不能要。”
    結結巴巴的程勇,讓鄭鳴心頭一嘆。說實話。從心里面,他不愿意看到程勇這般拘束的摸樣。
    但是剛才自己那一道,已經讓自己和程勇之間,出現了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
    “程兄,我還是喜歡你叫我尋歡兄,而且你說過,我們是兄弟,不,應該說,咱們都是兄弟。因為我們在這里,曾經肝膽相照過。”
    說話間。鄭鳴手指著那些狼騎的尸體道:“這些東西,不過是身外之物。”
    “而且,這是大家應該得到的。”
    一句應該得到的,讓不少人覺得自己的眼中發熱,他們看向鄭鳴的目光,也越加的虔誠。
    “鄭公子,你想抬舉我們,這點我們心領了!因為我們大家都清楚,若不是因為你,我們這些人只有死路一條,這些東西,我們半點都不可以要。”一個武者大聲的喊道。
    “對,我們一點也不能要,他們都應該屬于鄭公子。”
    “沒有鄭公子,就沒有我們的現在,這些東西誰要是敢動半點貪婪之心,休要怪老子白刀子進去,紅刀子出來。”
    聽著這些真誠的話語,鄭鳴沉聲的道:“各位兄弟,大家既然可以舍棄自己的性命不要,抗擊九大狼旗,難道就沒有一點勇氣,拿走本就應該屬于自己的戰利品嗎?”
    說到此處,他沉聲的朝著程勇道:“程勇,你的勇氣呢?你還是不是那個天不怕,地不怕的漢子!”
    程勇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他朝著身后的八百多武者一揮手道:“鄭公子既然說了,大家看看這些狼旗,給咱們送來了什么好東西。”
    “喜歡什么拿什么,別給鄭公子客氣。”
    在程勇的話落地了半響,一聲歡呼,在人群之中響起,隨即,八百多人,就沖入了狼騎的尸體堆積之地。
    李小朵看著那些不斷從狼騎身上翻出來的好東西,眼睛越瞪越大,甚至她的喉頭,都有點收縮的味道。
    看著李小朵這副心痛不已的小模樣,鄭鳴哪里會看不出來,這小丫頭,又犯了她的老毛病。
    貪財,還不是一般的貪財,李小朵對于財物,有著一種常人難及的執著。
    “公子,這么多好東西,你怎么……怎么能如此簡單的便宜了別人呢?那都是公子您的啊!”
    按照大晉王朝的規矩,誰殺死的對手,誰就可以得到對手的財物,所以這些狼旗身上的東西,按說都應該是鄭鳴的。
    “小朵,你不應該這樣想,狼旗進入大晉王朝,他們能夠慷慨赴難,能夠在最危急的時候,自己留下來,這是大義。”
    “這些東西雖然珍貴,但是在我看來,遠遠沒有他們的性命重要,這些東西不只是我的,而應該說,這些東西,是他們應該得到的。”
    鄭鳴說的鄭重其事,而且沒有半分做作的味道,在他的心中,這些東西,就是應該屬于程勇等武者的。
    李小朵雖然覺得鄭鳴的話似乎也有點道理,但是,從內心來講,她還是受不了這些好東西的誘惑。
    “公子,俺好像也是慷慨赴難的人,那個您不要的東西,是不是俺也能夠去弄一些來?”
    看著一副躍躍欲試模樣的李小朵,鄭鳴心中一陣的好笑。他朝著李小朵擺了擺手道:“去吧去吧。”
    李小朵這丫頭,很是有些貪財,這一點鄭鳴清楚,但是看著她那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寶物的情形,還是讓鄭鳴感到無比的可愛,嗯,還有可笑。
    猶如餓虎撲羊的李小朵,快速的搜尋著,一柄利刃,一件護甲,甚至一份丹藥,都不斷的出現在她的手中。
    不過一刻鐘之后,鄭鳴看到的情形讓他有一種郁悶的感覺,因為李小朵實在是太丟人了。
    本來已經被她收入了,那不知名的儲存寶物之中的一柄刀,被李小朵扔了出來,而她隨即就將另外一柄寶刀,收納進了自己的儲物空間之內。
    一次兩次,這倒也正常,但是接下來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李小朵做了七八次。
    狗熊掰棒子,這……這丫頭實在是太丟他鄭鳴大人的面子了!
    就在鄭鳴心中腹誹李小朵的時候,程勇快步的走了過來,在他的身后,還站著三十多個身高體壯的漢子。
    “鳴少,這些都是從宗師級的強者身上搜到的東西,大家覺得,這些東西,應該是您的。”程勇說到這里,好像生怕鄭鳴推辭,又連聲的補充道:“您不收下不行,您要是不收下的話,我們什么都不要了。”
    “鳴少,你必須要收下這些,就算您慷慨將這些東西給我們,我們也保不住不是。”
    鄭鳴看著一張張赤誠的臉,當下也沒有客氣道:“那就都給我吧。”
    五個儲物皮袋,十三柄鋒利無比,絕對有三品以上級別的寶刃,還有十五份功法秘籍,各種各樣的頂級藥物,以及一些鄭鳴都叫不出名字的珍寶……
    不過這些東西之中,最讓鄭鳴感興趣的,還是九桿被斬成了兩段的旗幟。
    天狼九旗的旗幟。
    在金無神一劍橫天的時候,這九桿旗幟匯聚十萬狼旗的力量,組成了九大巨狼幻影。
    按照鄭鳴的感覺,就算是那位天狼左祭不過來,這些巨大的天狼幻影,也能夠擊破金無神的防守。
    剛才,他施展出傾城之戀的時候,那九頭巨狼,更是拼命的防守,甚至讓鄭鳴有一種力竭的感覺。
    順手拿起一桿旗,鄭鳴仔細的打量了起來,這桿長有一丈的巨旗,旗桿是用一種金色的金屬打造而成。而在這旗桿上,有一些讓鄭鳴根本就看不明白的紋路。
    雖然旗幟已經被斬成兩段,但是鄭鳴的手掌撫摸在那旗桿上時,依舊能感到四周的天地之氣,竟然用一種人能夠感覺得到的速度,不斷的進入自己的體內。
    是這種金屬本身的作用,還是這些紋路的作用?
    雖然一時間難以確認,但是鄭鳴越發感到這些紋路,并不只是裝飾那么簡單。
    鄭鳴拿起的旗面,雖然已經被斬成了兩段,但是鄭鳴依舊能夠感覺到旗面上雙頭巨狼那脫旗欲出的趨勢。
    他用心神感覺這巨狼,就覺得這巨狼,好像有一種要活過來的感覺。
    但是這桿旗,分明就是死物,是什么東西,讓這桿旗有了如此詭異的力量?
    鄭鳴沉吟了剎那,就催動道心種魔**,朝著這桿旗感應了過去。
    在催動道心種魔**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聽到了狼的悲嚎,他更看到了,那繡在旗面上的巨狼,好像一分一毫,都在和無盡的天地相呼應。
    雖然這巨狼被從中間斬開,難以連貫起來,但是鄭鳴卻越發感到了這桿旗的不凡。
    一撇一捺,一絲一毫,好像都隱含著天地至理,而且鄭鳴隱隱約約的感到,這些東西,好像還共通。
    只要他能夠找到這其中的共同之處,說不定,他就能夠掌控那巨狼為什么會脫離旗面的秘密。
    這種手段只要能學會,就能夠讓自己的修為,有一種巨大的飛躍。
    雙眸緊瞪之間,鄭鳴不覺就施展出來蒼天霸血,雙眸重瞳之下,那巨浪的一分一毫,那雕刻在旗桿上的紋路,一下子都擴大了數十倍。
    一百……五百……五千……上萬……
    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鄭鳴看到了上萬種各式各樣的符文,也正是這些符文完全的結合,才有了這桿破碎的狼旗。
    不對,自己的想法有些不對,上萬種的符文組合,就算是天才人物,也難以辦到,這之中,一定還有自己不知道的秘密。
    鄭鳴的眼眸,越瞪越大,而他的心神,在這一刻,更是快速的在那無盡的符文之中遨游。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