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437 第二殘狼

  謝家老祖在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之后,沉聲的道:“我家族的探子已經探明,鄭鳴離開了定州。”
    他說出這個消息,主要的目的,并不是鄭鳴,而是將話題從天機谷三個字上引開。
    無疑,他的這個做法,是成功的。
    天狼九旗親自取鄭鳴的性命,讓鄭鳴的聲譽,可謂是更能上一層樓,幾乎就在謝家老祖說出鄭鳴離開定州的消息之后,一些小家族的代表,就鬧騰了起來。
    “鄭鳴那小子也怕了,他不會是來京城吧,要是他來到京城的話,天狼原的那些人就不會顧忌什么規矩,他們也會跟著追殺到京城。”
    說話的,是一個臉膛發紅的老者,整個人給人一種很有威嚴的感覺,但是現在的老者,就好像一只被嚇破了膽的鵪鶉,手掌還在顫抖。
    而這老者在諸位家族的代表之中,還是很有地位的,他的話剛剛出口,就有人接著道:“孫老說的不錯,那鄭鳴要是來到京城,咱們就危險了。”
    “咱們有點危險倒是不怕,怕的是上千萬的京城百姓,就要生靈涂炭,所以咱們絕對不允許鄭鳴進入京城。”大義凜然的聲音,從來都是無比的響亮。
    在這人一說話之后,當時就有人義憤填膺的道:“為了京城四周的百姓,絕對不能讓鄭鳴這個害群之馬來京城。”
    各種各樣的吼聲,讓大殿亂糟糟的,而這些人的意思很明確,那就是派人在京城四周駐守,確保鄭鳴不會狗急跳墻的逃到京城之中來。
    司空老祖冷哼了一聲道:“都給我安靜一點。”
    一品強者的威嚴,自然不是一般人可以挑釁的。所以在司空老祖開口的瞬間,大殿就平靜了下來。
    “謝兄,既然你們謝家已經監控到了鄭鳴的行蹤,可是已經知道鄭鳴現在究竟去了何處?”
    謝家老祖輕輕的點頭道:“正要向各位通報一下,鄭鳴并沒有來到京城。”
    謝家老祖這句話剛剛落地,不少人就不由得大松了一口氣。這讓謝家老祖的心中,更多了兩分的鄙夷。
    “謝前輩,那鄭鳴究竟去了何處?大家知道他的行蹤,也好提前準備捉拿那廝,省的他四處流竄,危害世人。”
    說話的人,留著三縷飄灑的長須,猶如滿月般的臉龐,無不顯示著這個人的翩翩風度。
    對于這個一舉一動。好像無不存在著美好氣息的男子,謝家老祖的心中不但沒有任何的好感,甚至充滿了深深地鄙夷。
    但是他還是敷衍道:“他具體去了何處,我們謝家也不知道,但是按照他走的方向,應該是天荒之地。”
    天荒之地,這四個字,讓不少人的心頭都是一震。他們的眼眸中都露出了恐懼之色。
    “謝前輩,你們謝家的情報是不是錯了。鄭鳴去天荒之地,那就是找死啊!”
    “對啊,謝前輩,我們不是質疑您,實在是那地方,真的不是人去的地方。更何況是鄭鳴。”
    “沒有人愿意去送死,您謝家的下屬,一定是有人看花了眼,要不然怎么會看到鄭鳴進入天荒之地?”
    “也不一定,說不定這是鄭鳴故意耍的花招。他就是要讓人以為他去了天荒之地,然后他好逃。”
    “說不定這是鄭鳴想要瞞天過海的伎倆,相信大家都聽說過一句話,那就是最危險的地方最安全。”
    各種各樣的討論聲,聽得司空老祖的眉頭皺的越加的緊,特別是一個按照輩分,應該是司空老祖外孫的男子開口大罵鄭鳴的時候,司空老祖聽不下去了。
    雖然在司空老祖的眼中,他同樣恨不得鄭鳴死去,但是此時聽著自己下屬這些人對鄭鳴的議論,他卻覺得無比的難受,這就好像看到本應該在天上翱翔的雄鷹,竟然被一群家雀欺凌一般。
    “都給我住口!”
    司空老祖的聲譽,比謝家老祖更強,所以他帶著怒氣的聲音,一下子震懾了所有人。
    “鄭鳴去天荒之地的目的,雖然我不清楚,但是有一點我可以肯定,那就是他絕對不是去躲避。”
    “我不喜歡鄭鳴這個人,但是他的品格,卻比你們這些人,實在是強太多了。”
    司空老祖的話語,幾乎將在場的所有人都罵了進去,但是這句話,讓司空老祖覺得無比的舒坦。
    “咚咚咚!”
    幾乎同時響起的猶如驚雷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這聲音在響起的瞬間,就連作為大晉王朝國君的司空紫符,都覺得自己的身軀在顫抖。
    “天狼九旗,進攻了!”
    “天狼九旗來了,祖先保佑,萬萬不要讓這些該死的狼旗挨近京城,只要祖先保佑兒孫,回頭重塑金身。”
    司空老祖三人,這一刻也沒有爭論的勁頭,他們靜靜的看著虛空,好像那空氣中有無窮的奧妙一般。
    “該來的,還是來了!”王家老祖感嘆的說了一句之后,就緩緩的閉上眼眸道:“通知下去,不許在京城放人進來。”
    雖然王家的老祖這一刻有些越權,但是沒有人注意這些,因為所有人注意的是,那他們已經想到的巨大災難。
    鄭鳴此刻,已經點開了風云*關羽的英雄牌,在將這張英雄牌點開的剎那,鄭鳴就覺得自己的體內,有一股磅礴的熱血,在熊熊燃燒。
    這股血炙熱無比,這股血讓人沸騰,這股血,讓人難以自已!
    鄭鳴就覺得自己的血液在沸騰,自己的身體在發燙,所有的一切一切,都是那樣的灼熱。
    真氣是熱的,身體是熱的,就連他修煉的紅日照大千功法,都是無比灼熱的。
    但是在那灼熱的同時,鄭鳴感到,這天地間。好像有一股磅礴的熱量,在瘋狂的灌入到他的體內,而他整個人,更有一種弒血的沖動。
    第二殘狼在鄭鳴使用英雄牌的剎那,整個人就好像一只狩獵的狼一般,雖然他此刻還能夠保持著應有的冷靜。但是他的眼眸,卻充滿了殺意。
    那個在他眼中,雖然有一點點的危險,但是卻絕對會在他們聯合沖擊下,即將化成碎粉的人,讓他感到了深深地恐懼。
    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人只要一經出手,就能夠將他們所有的人,送下地獄。
    “嗷嗷嗷!”
    無數的巨狼。在這一刻幾乎同時的咆哮。這些大多數都是頂級兇獸的巨狼,在嚎叫完畢的剎那,都不要命的朝著鄭鳴直接撲了過去。
    更重要的是,那九頭操控在九大狼旗旗主手中的,有銘文和九大狼旗士兵精氣神匯聚而成的九頭巨狼,更好像瘋了一般的沖擊過來。
    九頭巨狼挾著橫掃一切之勢,直撲鄭鳴,這種攻擊。對于九大巨狼級別的存在,根本就是浪費。
    可是現而今。沒有人覺得這是一種浪費,甚至不少草原的男子,都恨不得鄭鳴和那九大巨狼同歸于盡。
    因為,那天生的狼性,讓他們感應到了鄭鳴身上的危險,感應到了鄭鳴身上的恐懼。
    李小朵一直站在鄭鳴的身邊。看到如此多的巨狼,同時朝著自己家公子沖了過來,李小朵幾乎想都沒有想,就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她要擋在鄭鳴的身前,無論如何。她都要用自己手中的橫刀,完成自己永遠跟隨這個男子的心愿。
    可是就在她橫刀前沖,準備和哪怕是一頭虛空凝結而成的巨狼同歸一盡的時候,她就感到自己的身后,伸出了一個巴掌。
    用巴掌將她緊緊的擒住,然后那個男子滿是笑容的道:“丫頭,你回去,這里有我!”
    一句有我之下,那個男子朝著呼嘯而來的巨狼,朝著呼嘯而來的十多萬人,揮動了手中的巨劍。
    這是一柄長有四尺的巨劍,這巨劍雖然光滑不漏,但是揮動之間,卻有一種震懾人心的氣勢。
    但是,這些都不是重點,在鄭鳴揮出一劍的剎那,李小朵就覺得眼前的空間,一陣的扭曲。
    伴隨著這空間的扭曲,無盡的天地,好像在這一刻,全部消散了一般。
    狼影,巨狼,騎在巨狼上的武者。
    第二殘狼在這一刀揮出的剎那,絲毫都沒有猶豫,就好像一頭狼一般,飛快的撲向了懸崖峭壁之間。
    作為一個頭領,第二殘狼大部分的地方,都是合格的,但是有一點,他做不來,那就是身先士卒,畢竟他信奉的,是自己能夠更好地活下去。
    鄭鳴那一劍在揮出的時候,第二殘狼就已經感到了巨大的危險,一種讓他九死無生的危險。
    所以,第二殘狼這一刻,也顧不得再整出什么合適的手段應對鄭鳴的攻擊,他想到的是如何躲出去。
    第二殘狼的戰斗力,第二殘狼的反應能力,都是絕頂的,可是就在他要騰空而起的瞬間,他就覺得自己四周的空間,好像被什么分隔開了一般。
    這種分割,讓他恐懼不已。
    而就在鄭鳴手中六棱重劍完全揮出的剎那,第二殘狼和其他旗主,就已經被定在了半空中。
    然后,天地靜寂,但是卻并沒有少了喊打喊殺之聲,因為能夠張得開嘴的人實在是太少了。
    恐懼,無邊的恐懼,在第二殘狼等人的心頭升起,這一刻,第二殘狼才相信,這個叫鄭鳴的年輕人,剛才說的話,半點都沒有撒謊。
    他能夠解決他們!
    如果剛才,早知道結果竟然是這樣,就算付出一些代價,第二殘狼也要第一時間的回去,但是一切好像都已經晚了。
    “饒命!”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量,第二殘狼終于說出了這句話。而隨著他這句話的說出,他看到自己不遠處,本來幾個活生生的人,就好像破碎的玻璃一般,在虛空之紅,直接炸裂了開來。
    ps:  好飯不怕晚,請兄弟們耐心等待。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