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434 殺殺殺

  因為他看到了那身影喉嚨處的飛刀,一柄只有柄的飛刀,小小的刀柄,依舊閃爍著寒光。
    怎么可能?這不是真的,一個一品的大宗師,一個風狼旗主竟然死了!
    這……這……這……,一時間,程勇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情,和程勇一樣,跟在程勇身邊的武者,此刻一個個也都難以表達自己的心情。
    他們之中的大部分人,都不認識鄭鳴,對于小李飛刀,例不虛發,這句話他們都只是當成一次喝醉酒之后的笑話。
    因為慷慨赴難,因為舍生取義,他們走在了一起。
    也就是因為這些,所以在鄭鳴斬殺了綰虎嘯之后,他們知道了小李飛刀并不是鄭鳴吹出來的。
    但是現在,他們已經無法表達自己的心情,因為……因為眼前的一切,實在是太讓他們震驚了。
    綰虎嘯死了,風青音也死了。這兩個人雖然強大,但是給眾人帶來的震撼,絕對沒有風狼旗主帶來的大。
    風狼旗主的出手,已經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的強大,如果風狼旗主的旋風之法對的是在場的所有人,那么在場的人,將沒有一個人活下去。
    鄭鳴這個被他們臨時推舉出來的頭領,在他們的眼中,早就在風狼旗主出手的時候,就已經死了。
    但是現在,等一切都平靜下來的時候,他們才發現,那個身影,依舊站在他們的面前,死的是那個在他們眼中,應該是無敵的風狼旗主。
    九大狼旗,十萬狼騎都呆呆的靜默。
    每一個狼騎都瞪大了眼睛,他們的眼眸中。同樣充滿了驚駭,同樣充滿了不信。
    甚至在不少人的眼眸之中,還充滿了驚恐,一種發自內心的驚恐,一種不敢相信眼前一切是真的驚恐。而大部分的巨狼,這一刻也不安的走動著。
    鄭鳴出手只是一刻鐘。一刻鐘已經斬殺了他們三個人。
    對于開始的時候被斬殺的綰虎嘯和風青音兩個人,他們更多的是憤怒。憤怒這兩個自己族中的英豪,居然死在一個無名之輩的手中。
    但是,風狼旗主的死,卻讓他們感到了恐懼。一旗之主,在天狼原可是位高權重,在他們這十萬大軍之中,更是猶如神靈一般的存在。
    在風狼旗主出手的剎那,他們以為風狼旗主能夠給死去的兒子報仇。卻沒有想到,一出手就氣勢萬千的風狼旗主,還是死在了那飛刀之下。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
    這句話,幾乎在風狼旗主死的瞬間,回蕩在了每一個狼騎的心頭。剛才,在程勇等人喊出這句話的時候,他們更多的是覺得這句話就是玩笑。
    但是現在。他們不但不覺得這句話是玩笑,甚至他們覺得。這句話就是一語中的,非常貼切。
    三刀,斬殺三人,而且有一個人是大宗師。
    天狼左祭的眼睛,同樣睜得大大的,他在看到風狼旗主刀下的瞬間。整個人就化成一團旋風,準備朝著鄭鳴的方位沖過去。
    但是就在他騰空而起的瞬間,上千道的劍光,在虛空之中形成了一片劍網,籠罩在了他上下東西所有的方位。
    出手的。是金無神,雖然金無神破不了天狼左祭的江山如故,但是,天狼左祭要想從金無神的圍殺之中突襲出來,同樣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要干什么?”在擋住了金無神的劍光之后,天狼左祭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憤怒。
    “你剛才對我做了什么,我就對你做什么。”金無神淡淡的,臉上多出了一絲輕松。
    天狼左祭的臉色,慢慢的恢復了平靜,他朝著鄭鳴的方向笑了笑,然后看向金無神。
    金無神愣了一下,隨即一滴汗珠,從他的額頭落了下來。
    “我們是狼,你知道,英雄從來都不會出現在我們族人之中,雖然我們的族人,也喜歡英雄。”天狼左祭的聲音很低,但是這聲音,讓人驚顫。
    金無神沒有說話,他的目光,再次看向鄭鳴的方向,雖然他看不清鄭鳴的臉,但是他能夠感到鄭鳴下一步將要面對什么。
    天狼原不是沒有英雄,但是在戰場上,他們更是狼群。
    第二殘狼不愧是天狼九旗的第一人,也就是剎那的功夫,他就已經從震驚之中恢復了過來。
    催動自己坐下,那只剩下半條尾巴的禿狼,第二殘狼閃電般的沖到了倒地的風狼旗主身邊。
    他帶回了風狼旗主的尸體,以及風狼旗主身上的一面狼旗。然后,他將這面狼旗,交給了風狼旗主身后,一個臉上長著青色胎記的男子。
    這男子并不英俊,而且這男子的眼眸,一片冰冷。
    這同樣是一個一品的強者,一個風狼族的一品強者,在他接過風狼旗的那一刻,他就是風狼旗的旗主。
    “年輕人,你是誰?”第二殘狼在完成了這一系列動作之后,沉聲的對鄭鳴道。
    鄭鳴一直在注意著第二殘狼,當第二殘狼沖過來,取得風狼旗主尸體的時候,鄭鳴一直想著如何對第二殘狼出手。
    但是以他現在的手段,根本就沒有對第二殘狼出刀的信心。雖然第二殘狼的速度快,但是卻沒有任何的破綻。
    更重要的是,第二殘狼沒有攻擊他,而是取回了風狼旗主的尸體,就飛速而退。
    “公子!”還沒有等鄭鳴回答第二殘狼的問題,一個充滿了歡喜的聲音,就在虛空之中響起。
    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只巨大的金雕,從虛空之中飛來,金雕上的李小朵,正滿臉歡喜的朝著鄭鳴揮手。
    李小朵來了!
    背著巨刀的李小朵,最終還是趁岑玉茹不注意的時候,沖了過來。
    來到此地的結果,李小朵很清楚,那就是死。
    畢竟,面對無數的天狼九旗武者,就算李小朵已經達到了四品的修為,也根本不夠看的。
    但是,李小朵還是義無反顧地來了,她并沒有什么悲天憐人的情懷,但是知道自己的到來,可以讓很多人多一些活命的機會,李小朵還是毫不猶豫的來了。
    她放不下的人很多,有自己的父母,有自己的弟妹,有自己的師尊,當然,她最放不下的,還是她的公子。
    不知道后來的丫頭,是不是能夠讓公子滿意,說不定那些人笨手笨腳的,愚笨死了,好在,公子那么聰明,一定能夠將他們教聰明的。
    還有,聽說,公子好像又找了三個長的一模一樣的丫頭,叫什么紅蓮白藕青荷,哼哼,聽這名字都就覺得不怎么樣!
    不過希望這些丫頭,都機靈一些,不要害得公子替她們操心,不要讓公子……
    坐在金雕上,李小朵的心中充滿了各種各樣的想法,可是她沒有想到,自己來到這個山口,第一眼看到的,竟然是自己家公子的身影。
    幾乎沒有任何的思索,李小朵就直接從金雕上飛身下落。數十丈的高度,就算是四品武者,有時候不巧也要摔住。
    好在這一次,李小朵落地的位置還不錯,并沒有摔住,不過在落地的瞬間,李小朵就迫不及待的朝著鄭鳴沖了過去。
    在儀刀門修煉的時間內,李小朵一直壓制著自己心中那種思念,而現在,見到鄭鳴,她心中的一切,一下子瘋狂爆發了出來。
    鄭鳴也沒有想到,李小朵竟然回來了。這個傻丫頭為什么在這個時候回來,他稍微一思索,就明白了過來。
    看著李小朵那依舊沒有太大變化的臉,鄭鳴有一種想要笑的感覺,畢竟這丫頭一把巨大橫刀的模樣,實在是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感。
    “小朵,你可是長高了。”看著抱住大黑牛頭的李小朵,鄭鳴輕聲的笑道。
    第二殘狼的神色沒有任何的變化,鄭鳴和一個丫頭說話,沒有理會自己,他并沒有感到任何羞辱的感覺。
    因為,在他的眼中,這個鄭鳴,已經是一個死人了,而他尊貴的第二殘狼,根本就沒有必要和一個死人計較。
    “公子,您怎么在這里?我覺得您應該在定州呢,本來小朵準備等這邊的事情結束,就去定州,卻沒有想到,您……您竟然在這里!嗚嗚,人家好高興!”
    大喜過望的李小朵,嘴里嘰嘰嘰喳喳的說著,好像不如此,就無法表達自己的興奮。
    程勇認識李小朵,而且在場的大部分大晉武者,都認識李小朵,他們更知道李小朵的身份。
    儀刀門的傳人,岑玉茹的保鏢,但是她更重要的身份,卻是鄭鳴的侍女。
    現在,這個女子稱呼尋歡兄為公子,又是一副如此激動的樣子,那尋歡兄弟的身份……
    他就是鄭鳴,那個讓人挑起了這場大難的鄭鳴!
    在留下來的群雄之中,程勇并不是一個以智力著稱的人物,所以他并不是第一個猜到鄭鳴身份的人。
    “他是鄭鳴!”
    一個面容看似憨厚,但是眼眸中卻閃爍著淡淡精光的中年人,第一個喊了出來。
    而隨著這個中年人開口,越來越多的人喊道:“鄭鳴,他就是鄭鳴,怪不得飛刀如此的厲害。”
    “聽說以前鄭鳴在京城,可是用飛刀之術,擊敗過一個三品的宗師,那時候他的修為,還沒有現在這么厲害!”
    “他就是鄭鳴,那個殺了天狼原狼主,惹得天狼九旗進入大晉的鄭鳴!”
    “對,就是他,而且他還向整個大晉王朝通報,說天下可以無憂!”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