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433 一刀還是一刀

  “要不是靠著這一點,我們天狼原,也不會屹立在天荒之地這么久,你以為呢!”
    金無神沒有說話,他身形閃動,想要朝著鄭鳴的方向沖過去,但是那天狼左祭,就好像一個跗骨之蛆般的,出現在了他的前方。
    “金兄,我勸你,還是不要輕舉妄動的好。”天狼左祭的聲音淡漠,他手指著下方,淡淡的道:“咱們站在這里看戲,豈不是更好。”
    金無神點了點頭,沒有再說話。
    “你殺了我兒子,你要死!”風狼旗的旗主,一步步的走向鄭鳴,他的速度很慢。
    但是,這一刻,無論是鄭鳴,還是在場的人,都能夠感覺到一種詭異,一種眼前的人,雖然在自己的面前,但是自己根本就感覺不到他的存在的詭異。
    一品強者,容身于天地之間!
    風狼旗的旗主,此刻就是一縷清風,一縷存在于天地之間的清風!
    鄭鳴的蒼天霸血已經催動,此刻他的眼眸之中,已經出現了兩個眸子,但是這個時候,他眼中的風狼旗主,依舊沒有任何的破綻。
    不,應該說,他的雙眸重瞳已經看到了風狼旗主走動之際的破綻,但是這種破綻實在是太小了,小的鄭鳴根本就難以把握住。飛刀的能力,鄭鳴雖然比不上李尋歡,但是他的蒼天霸血和一身霸道的力量,卻已經超過了李尋歡。
    施展李尋歡的英雄牌,鄭鳴瞬間就否定了這個想法,雖然他身上還有一枚李尋歡的英雄牌,但是施展這英雄牌,首先就代表著他失去了蒼天霸血。
    蒼天霸血和小李飛刀的配合,足以彌補他和李尋歡的差距。
    而在真氣的修煉上,鄭鳴覺得,自己應該遠超過李尋歡。
    沒有必殺的把握,施展出飛刀也是無用,難道這次自己真的要將飛刀收起。施展風云*關羽嗎?
    雖然這是早就做好的決定,但是這個時候,鄭鳴的心中卻升起了一絲不甘心。
    自己雖然不是李尋歡,但是自己冒用了這個名字。難道真的選擇要退縮嗎?
    一刀不發的退縮嗎?
    他沒有破綻,自己就給他制造破綻!這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一經升起,鄭鳴的心頭就多了一絲了然。
    一念魔生,殺戮之境!
    隨著鄭鳴的眼眸看向那風狼旗旗主,風狼旗主就覺得自己四周。出現了一片瘋狂的殺戮場,不知道多少人,在瘋狂的拼殺,更有不少人瘋狂的朝著他殺來。
    風狼旗主就覺得自己的心頭,升起了一股殺戮的欲望,但是這風狼旗主畢竟是一品強者,他的步伐甚至都沒有變化,心神就從那殺戮之境脫離了出來。
    “雕蟲小技!”
    這四個字剛剛從風狼旗主的口中吐出,他就覺得自己的胸腔之中,好像有一團火在沸騰。
    這是饑餓的火焰。就算是一品強者,可以十天半月不吃飯,但是他總會有饑餓的感覺。
    這種感覺鎮定心神,同樣能夠壓制下去,但是風狼旗主就感到自己以身化作清風的境界,好像在這一刻,就要破除。
    已經不愿意再和鄭鳴有任何糾纏的風狼旗主,怒喝一聲道:“你找死!”然后揮出了一掌。
    青色的掌力,在虛空之中凝聚成一頭青色的巨狼,雖然這巨狼沒有狼旗聚集而成的巨狼那么大。但是卻表現得更加的迅速。
    巨大的狼頭在咆哮之中,更有一股無形的吸力,直接將方圓二十丈的虛空,全部籠罩。
    石頭。草木,所有的一切,都以一種人眼能夠看得到的速度,瘋狂的朝著那巨狼的嘴中投了過去。
    鄭鳴在這一刻,同樣覺得自己的身體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所包圍,這些力量。就好像一條條的繩索,束縛著他的身軀,拉著他投入巨狼的嘴中。
    一旦進入巨狼的口中,絕對是死路一條。
    風狼旗旗主的這一招,除了磅礴的真氣支撐之外,更隱含著風狼旗主對真意的領悟。
    “風狼旋風,老風這一招,好像進步不小啊!”第二殘狼右側第三位旗主,聲音中帶著一絲嫉妒的道。
    第二殘狼朝著那人看了一眼,沒有說話。他知道三年前這位火狼旗的旗主,曾經和風狼旗主一戰。
    當時,火狼旗主就敗在這一招之下。
    一個一品的強者,都難以抵擋得住這一招,第二殘狼不認為鄭鳴能夠抵擋得住。
    當然,他更不相信,鄭鳴在這一刻,還能夠發出他的飛刀。畢竟那隱含著真意的旋風,可以將一座山給吞下去。
    鄭鳴的真氣,已經達到了三品的巔峰,但是面對那好像無窮無盡的旋風,他整個人還是不由自主的浮了起來。
    他的身體,更是朝著那青色的巨狼飛去。
    鄭鳴催動自己體內的紅日照大千之力,想要讓自己停下來,但是那無形的旋風,卻依舊拉動著鄭鳴的身體,讓鄭鳴有一種根本就停不下來的感覺。
    怎么會停不下來,怎么可能會停不下來!
    他的道心種魔大法,讓他清晰的感覺到,那風狼旗的旗主,催動的真氣數量,并不比他多多少,而他自己之所以停不下來,是因為天地之力。
    其實,這個時候的風狼旗主,心中也充滿了驚詫,他這次施展一品武技風狼旋風,可以說是絲毫沒有留手,別說鄭鳴只是三品的強者,就算是大晉王朝的一品強者,也支撐不了這么久。
    因為,這里面不但有他對風之真意的了悟,更有他體內狂風之力的傳承。
    但是現在,鄭鳴竟然給了他一種舉步維艱的感覺,這讓他實在是有些接受不了。
    風狼旗的旗主,擁有最強的風狼血脈,這些血脈不但讓他們在修煉的時候,能夠比一般人強上不少,更能夠讓他們在御使天地之力的時候,有巨大的增幅作用。
    可是現在,他竟然奈何不得一個年輕人!而且那年輕人身上傳來的力量,讓他隱隱約約有一種被壓制的感覺。
    “你給我去死!”風狼旗主朝著虛空之中一伸手。又是一股龐大的吸力,朝著鄭鳴吸納了過去。
    面對這股吸力,鄭鳴的心頭,陡然升起了一個念頭。也就是這個念頭,讓鄭鳴一下子放棄了施展風云*關羽的想法。
    鄭鳴沒有繼續反抗,他整個人,快速的朝著那青色的巨狼接近,可是就在他的身軀接近那青色巨狼的瞬間。一道道赤紅色的光芒,從鄭鳴的身上沖出。
    紅日照大千!
    是紅日照大千之中的紅日之身,鄭鳴整個人,在這一刻,變成了一輪紅日,一道道紅色的光芒,猶如赤紅色的鋼針,朝著四面八方四散而出。
    風狼旗主離鄭鳴可以說最近,在那紅日照大千掃過的剎那,風狼旗主就覺得眼前一花。
    這一下。給風狼旗主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而多年養成的戰斗意識,更是讓他快若驚虹的朝著遠處騰空而去。
    他的速度很快,這一刻他的心中,隱隱約約有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但是在內心深處,風狼旗主又覺得自己實在是有點太小題大做了!
    鄭鳴那突然猶如紅日的手段,雖然很是詭異,但是他和自己相比,還是差了不少。畢竟自己是風狼旗主,是一品強者,而且自己的心中,還流動著風狼的血液。
    他怎么可能誅殺了自己?可笑。實在是太可笑了,就算是自己的感覺,也開始欺騙自己。
    雖然自己第一時間選擇了躲閃,但是風狼旗主覺得,自己還是有一點小題大做,他準備等閃避開之后。第一時間就要了這個叫李尋歡的年輕人的性命。
    畢竟,能夠讓自己感到危險的人,還是死了比較好,不是有人說過嘛,最安全的人,實際上就是一個死人。
    怎么可能?自己心頭這種危險的氣息,怎么越來越強,自己……自己感覺錯了,還是有人真的偷襲了自己?
    就在風狼旗主拼命的晃動了一下腦袋的瞬間,他就覺得自己的喉頭一熱!隨即,一股鮮血,開始從自己的脖頸處流出。
    他的眼眸,在這一刻已經完全恢復了過來,但是這個時候的情形,卻讓風狼旗主瞪大了眼睛,他看到了自己的脖頸處,有一個刀柄,一個不大的,和自己兒子一樣的刀柄。
    刀柄沒入喉頭,說明自己只有死路一條。這次進入大晉王朝,風狼旗主只當是一場游戲,可是不但他的兒子,就連他自己,好像都要葬身在這場游戲之中。
    這怎么可能?但是這事實卻又真實無比的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讓他的心中,充滿了黯淡。
    程勇張大了嘴巴,他怔怔的看著眼前的一切,有點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
    剛才,風狼旗主出手的那一招,讓程勇有一種天塌下來的感覺,他看到了猶如房間一般大小的房屋,被直接吸納到巨狼的嘴中,他更看到了鄭鳴,飛入了巨狼的嘴中。
    死定了,這一次尋歡兄弟死定了。
    這出手的人是一品大宗師,尋歡兄弟肯定活不成了。雖然程勇已經做好了死的準備,但是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好兄弟就這樣的離自己而去,他的心里還是不舒服。
    不過面對一品大宗師的攻擊,他什么也做不成,他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鄭鳴死去。
    這是一種悲哀,一種弱者的悲哀。
    但是,當那巨大的狼頭突然消散在天地之間,當那風狼旗主并不是太高,卻猶如山岳一般的身軀,直直的倒下去的剎那,他整個人有一種懵了的感覺。
    懵了,就是懵了!
    PS:  第三更來了,呼呼,不知道兄弟們看的是不是爽了,但是貓寫爽了,所以,俺要票票,不給就打滾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