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432 風云第一刀

  “我的飛刀,一刀可以斬下綰虎嘯的狗頭,小李飛刀,例不虛發!”
    前些時候的一幕幕,不斷的出現在程勇的心頭,讓程勇整個人,有一種癲狂的感覺。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不知道是誰,陡然喊了這么一嗓子。
    這一嗓子,率先打破了山谷前的寧靜,而在稍微遲疑了剎那之后,程勇就揚起自己的拳頭,大聲的歡呼道:“小李飛刀,例不虛發,尋歡兄威武!”
    “小李飛刀,小李飛刀!”
    “例不虛發,例不虛發,尋歡兄弟威武啊!”
    各種各樣的喊聲,一時間響徹整個山谷,更有不少人,用敬慕的目光看著鄭鳴。
    在很多人的心中,他們一直都覺得鄭鳴說的小李飛刀,只是他喝醉酒的一次吹牛。
    可是現在,鄭鳴當著他們所有人的面,真真切切的斬殺了綰虎嘯,那個讓他們心頭充滿了恨意,但卻一直都無可奈何的綰虎嘯。
    “大人,屬下請求出戰!”一匹青色的巨狼,踏著狂風而來,巨狼上是一個有些飄逸的男子。
    男子的相貌俊朗,他坐在青色巨狼之上,給人一種風一般的飄逸。
    第二殘狼并沒有說話,而是用目光看向了自己不遠處的,那個騎坐在一頭長著青色長角的巨狼上的男子。
    這個男子五十多歲,瘦削如寒竹,清風吹過,他好像就是清風的一部分。
    風狼旗的旗主,也是這名要求出戰的年輕男子的父親。
    風狼旗主沒有表態。但是他不反對。就意味著在這件事情上。他是贊同的。
    “你看清楚了那柄飛刀是怎么出現的嗎?”第二殘狼的聲音沙啞,但是卻有著一種奇異的磁性。
    這種聲音,聽在人的耳中,讓人能夠不自覺的,升起一種叫做臣服的東西。
    “屬下已經看的非常清楚,而且已經想到了應對之計。”年輕男子的眼眸中,充滿了自信。
    “好,風青音。我允許你出戰!”第二殘狼手指鄭鳴,以不容置疑的口氣道:“拿下他的腦袋!”
    風青音,也就是騎在青色巨狼上的男子自信的一笑道:“屬下遵命。”
    說話間,男子已經從巨狼身上的皮套中,抽出了一柄細刀,一柄長有三尺,通體發青的細刀。
    “報名,我手下不斬無名之徒。”
    鄭鳴看著沖來的風青音,漫不經心的道:“死在我手上的無名之輩多了,用不著如此麻煩。”
    那風青音作為一旗之主的兒子。再加上本身就是天狼九旗之中出了名的后起之秀,自有他自己的驕傲。
    如果不是綰虎嘯死在了鄭鳴的手中。他還不會自己出手對付鄭鳴,在他看來,對付這個比自己年齡還小的少年,對自己而言,無疑是一種恥辱。
    但是,綰虎嘯死了,更重要的是,那一刀,激起了他的戰意。
    “我叫風青音,你在死了之后,可以向閻王報告這個名字。”
    說話間,風青音催動自己坐下的坐騎,整個人猶如閃電,朝著鄭鳴直沖而去。
    他的速度很快,整個人已經化成了一團狂風。
    但是站在他身后的第二殘狼等旗主,一個個神色之中,卻都露出了笑容。
    因為他們發現,風青音在沖向鄭鳴的時候,已經將青色的長刀護在自己的身前。
    這是施展風狼旗主最拿手的絕技八風不動的起手式。
    八風不動,是一門防守的絕技,只要一經施展,真氣密布于全身的四周,而那長刀,更能夠瞬間揮出一千三百六十九刀,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片刀山。
    別說是兵器,就算是水,就算是風,都吹不動。
    所以,這一招叫做八風不動。而這八風不動的起手式,同樣可以變成風狼旗主另外一種攻擊的絕技,八面來風的起手式。
    兩種起手式一攻一守,同樣威力無窮,而這種變幻,可以說已經讓風青音處在了不敗之地。
    風青音來的很快,而且他在沖起的瞬間,程勇等人就感覺到四周的風,開始朝著他的身上匯聚。
    這些風,不但能夠給風青音蓄勢,更能夠感到鄭鳴的一舉一動。
    鄭鳴的手中,在這一刻,多出了一柄飛刀。
    他的小李飛刀的技能,已經有了李尋歡足足五成以上的能力,而更重要的是,鄭鳴還有蒼天霸血。
    蒼天霸血之下,鄭鳴整個人就好像一尊機器,一尊可以進行無限運轉,可以進行無數運轉的機器。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鄭鳴已經算計了無數的可能,而且在無數的狂風之中,他算計到了風青音的一個破綻。
    就在風青音沖到他足足兩丈遠的時候,他手中的飛刀彈出,一如一道銀光。
    第二殘狼,風狼旗的旗主,其他各旗的旗主,一個個都盯著鄭鳴。
    不,應該說,他們在盯著鄭鳴手中的飛刀。
    飛刀快如閃電,但是就在鄭鳴揮出飛刀的瞬間,風青音動了!八風不動在瞬間施展出來,滾滾的刀氣,在虛空之中,匯聚成了一團刀山。
    一千三百六十九刀!
    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風青音揮出了一千三百六十九刀,滾滾的刀芒,可以阻攔流水,可以斬斷狂風!
    在這一片刀山的情況下,別說一柄飛刀,就是成千上萬人共同的攻擊,也奈何不得風青音。
    風青音施展八風不動的時機非常好,風青音的八風不動,施展的更好。
    風狼旗的旗主,臉上露出了難得的笑容。他雖然有不少的兒子,但是風青音這個兒子,無疑讓他非常的滿意。
    這一招,很好!
    但是就在風狼旗主臉上露出笑容的時候,第二殘狼陡然厲喝道:“小輩爾敢!”
    這一聲巨喝,隱含著瘋狂的殺意,在這一聲巨喝之下,程勇等人之中,足足有十幾個人,直接被震得趴在了地上。
    一品強者的威嚴,不是一般人可以挑釁的。
    但是就在這一聲大喝之后,那漫天的刀光,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正催動青色巨狼,朝著鄭鳴直沖而去的風青音,整個人栽倒在了地上。
    風青音是撲在地上的,所以看不清他的傷勢,但是那一滴滴滴的鮮血,卻告訴所有人,風青音是被殺死的。
    一條身影,猶如閃電,直沖風青音。
    是風狼旗的旗主,盡管他意識到不好的時候,已經以最快的速度去護他的兒子,但是終究還是晚了一步,在將自己兒子的身體撥回來的時候,就見一柄飛刀,扎在風青音的脖頸之中。同樣的傷勢,和綰虎嘯死的時候,是一模一樣的傷勢,只不過死的人,不同了而已。
    “好詭異的一刀,青音死的不冤!”風狼旗主凝視著鄭鳴,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冷然的道。
    鄭鳴并沒有說話,只是他的手中,再次多出了一柄飛刀,一柄長有半尺的小巧飛刀。
    寒光閃爍,少年冷視前方,雖然不語,卻已經向前方的十萬人表達了自己的意思。
    此時此刻,誰敢再戰!
    風狼旗主緩緩的放下自己兒子的尸體,然后一步步的朝著鄭鳴前進,顯然,自己兒子的死,已經將這位風狼旗的旗主,徹底的激怒了!
    “小李飛刀,例不虛發,又殺了一個,李兄你賺了一個啊!”
    “哈哈哈,李兄,再殺一個,把兄弟的也賺回來,好飛刀,真是好飛刀啊!”
    “這是大晉第一刀,嘖嘖,絕對第一刀,一刀斃命啊!”
    “風云第一刀聽著才舒服!”
    程勇等人,瘋狂的叫囂,甚至有人的眼眸中,這一刻已經出現了淚痕,他們并不是因為看到生的希望,而流下的眼淚,相反他們流下淚來,是因為悲痛。
    雖然他們都已經抱了必死的決心,但是他們看著此時,自己的戰友,也許馬上就會離去,他們都無比的心痛。
    他們不認識風狼旗主,但是風狼旗主所處的位置,就已經表明了他的地位。
    而這樣一個人物,鄭鳴還能夠延續一刀斃命的神話嗎?他們沒有信心,而沒有一刀斃命的話,那么等待鄭鳴的,恐怕就是一場滅頂之災。
    “隱含著真意的一刀,那孩子死的不冤!”山峰上,已經收手的天狼左祭,話語中帶著感慨。
    金無神此刻,也收起了自己的巨劍,在鄭鳴出手斬殺風青音的時候,他就停止了攻擊。
    作為一個一品強者,雖然金無神有他自己的堅持,但是在一些看上去難以改變的事情上,他知道自己這個時候,實在是沒有必要再浪費力氣。
    更何況鄭鳴的刀,讓他的眼中,燃起了一絲希望。
    雖然這個希望看上去有些渺茫,但是這畢竟是希望,所以他同樣緊緊的盯著鄭鳴。
    “是死的不冤,但是以一個一品強者去對付一個三品的年輕人,你們天狼原的人,難道就不能顧及一下顏面嗎?”
    聽了金無神的話,天狼左祭的臉上,不但沒有露出絲毫的羞愧之色,甚至在這個時候,他還露出了一絲笑容。
    一絲淡淡的笑容。
    “狼是沒有單打獨斗的英雄的,從我們很小的時候,我們天狼原的祖先,就告訴了我們這一點。”
    ps:  爽否,今天還有一章,嗚嗚,看鄭鳴如何面對九大狼旗,是通天教主,還是帝釋天!那個想知道,給票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