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426 天狼凝形

  PS.奉上五一更新,看完別趕緊去玩,記得先投個。現在起-點515粉絲節享雙倍,其他活動有送紅包也可以看一看昂!
    “岑姑娘,我們是不是過去?”有人在平靜下來之后,就躬身朝著岑玉茹問道。
    這人的聲音雖然不高,但是卻瞬間吸引了在場的大多數人的目光,這一刻,幾乎所有的人,都將目光投向了岑玉茹。
    岑玉茹在沉吟了瞬間,最終用一種低沉而充滿了敬仰的聲音道:“此刻,我們只能仰望!”
    雖然這句話說的很平靜,但是這句話從岑玉茹的口中一說出,幾乎所有的武者,臉上都升起了一種叫做認同的東西。
    因為他們的內心,已經升起了共鳴。
    仰望,他們能夠做的,只有仰望!
    一百里之外,成千上萬的巨狼,在茫茫的荒原之上狂奔,這些巨狼,最小的,都有普通的馬匹大小,而那領頭的巨狼,身軀雖然沒有鄭鳴的大黑牛那么變態,卻也不比大黑牛低上多少,而讓這頭狼越加猙獰的是,這頭狼的頭上,長著兩個腦袋。
    一黑一白,兩個沒有絲毫雜色的腦袋。
    巨狼一躍,就是數十丈,如果此時有人從巨狼下方觀測的話,就會發現,這頭巨狼強健的四肢,根本就沒有落地,在那隱含著鋒利爪牙的狼爪將要落地的瞬間,總是會有一股旋風從巨狼的腳下升起,將那巨狼輕輕的拖住。
    不過和這足足能夠比擬一品兇獸的巨狼相比,最讓人矚目的,應該是巨狼身上的人。
    盤坐在巨狼身上的,是一個身材并不是太高大,甚至并不是太胖的中年漢子,漢子整個人閉著眼睛,但是看到這漢子的瞬間,就會給人一種感覺。
    這是一匹狼!
    不錯,這就是一匹狼,無論是男子的修煉,還是男子的眼眸,都給人一種這樣的感覺。
    靜若處子,在沒有準備撲食的時候,他絕對不會浪費自己任何一分的力量,但是只要他進入撲食的狀態,那么他就會充滿了狂暴。
    雙頭巨狼后面的每只狼身上,都盤踞著一個男子,這些男子衣著不一,甚至很多人身穿都圍著一張獸皮。
    但是,偌大的隊伍呼嘯而過,卻讓人聽不到一點的聲音,甚至聽不到一絲的動靜。
    沒有狼嘯,沒有聲息,如果光聽聲音的話,從耳朵的角度,絕對聽不到半點的聲響。
    但是,這般的氣勢,這般的風范,卻給人一種感覺,一種名為黑云壓城城欲摧的感覺。
    “告訴小崽子們,絞殺了鄭鳴之后,再隨意狂歡!”那盤坐在巨狼之上的男子,輕輕的拍了一下自己坐下雙頭狼的黑色狼頭,輕聲的說道。
    他的聲音輕柔,就好像和自己的好友在耳語一般。
    那雙頭狼的黑色狼頭,在虛空之中,發出了一聲狼吼,而隨著這狼吼,幾乎所有的狼,都發出了凄厲的吼叫聲。
    一時間,狼吼之聲,鋪天蓋地。
    天上飛動的雄鷹,在這狼吼聲中,飛快的退避;地下生存的蛇鼠,更是以最快的速度,鉆入了屬于自己的洞穴之中。
    萬狼齊奔,墨綠色的草地,轉眼間就要到盡頭,那盤坐在雙頭巨狼上的男子,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狂熱。
    可是,當他的目光落在那遙遠的天際之時,他那狹長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凝重。
    他看到了,同時他也感到了!
    一個人,一柄劍,一道沖天的劍氣,一道封鎖了虛空,一道定住了乾坤的劍氣。
    男子的眼眸中,升起了一絲的血紅,而那雙頭巨狼的白色巨頭,更是發出了一聲凄厲的咆哮。
    “一劍封天,好一個一劍封天,但是我飛狼旗,又豈能被這一劍封天擋住!”
    男子輕聲地自語,在這自語之中,他的手探入那雙頭巨狼的肋下,從中取出了一桿旗。
    一桿雪白的,繡著雙頭巨狼的大旗。
    大旗翻飛,天地變色,本來靜默無聲的狼群,在巨大的雙頭狼旗迎風飛動的剎那,開始散發出滾滾的殺機。
    而那些盤坐在巨浪上的男子,一個個也都睜開了眼眸,他們一個個都好像一張張已經拉開的弓箭,隨時準備戰斗,隨時準備沖擊,隨時準備殺戮!
    滾滾的殺機,在虛空之中匯聚,匯聚成一頭狼,一頭高有十數丈,長有百丈的雙頭巨狼。
    雖然,這巨狼和金無神的長劍一樣,并不是實體,但是這巨狼所凝聚的威壓,卻可以讓乾坤為之變色。
    那巨狼奔騰在眾狼的上空,它的眼眸,越來越紅,越來越亮,那磅礴的殺機,也越來越凝重。
    一劍封鎖山谷的巨劍,和那奔騰而來的巨狼,在虛空之中遙遙相對,兩者之間三十多里的虛空,在這一刻,就好像凝滯了一般。
    金無神立于山峰之上,眼眸淡淡的看著遠方,他在那狼群離自己還有十里的時候,終于開口了:
    “大晉王朝地域,滾出去!”
    一聲滾回去,猶如雷霆響徹于乾坤!
    不但呼嘯而來的狼旗聽到了這喝聲,就是站在青黃山后的眾多武者,也聽到了這喝聲。
    而此刻,已經登上了一座山峰的他們,也看到了那呼嘯而來的,幾乎已經達到三十丈高的巨狼虛影。
    雖然他們心中都清楚,那不是真的,但是看著那咆哮而來的巨狼,他們一個個心中,有的還是恐懼。
    岑玉茹的眼眸之中,雖然沒有恐懼,但是卻帶著一絲慶幸,她低聲的朝著李小朵道:“妹妹,看來我對自己估計的有點太高,這天狼九旗……”
    天狼九旗怎么樣,岑玉茹并沒有說出來,但是就算是李小朵這種并不太聰慧的人,也能夠猜得出來岑玉茹要說什么。
    李小朵重重的點了點頭,她在儀刀門修行,雖然不敢說眼高于頂,但是自忖她自己也有不小的進步,但是此時此刻,面對呼嘯而來的群狼,她才真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差距。
    一種根本就難以彌補的差距。
    “幸虧請來了劍帝前輩,要不然這一次的谷內大試,我就真的輸給了那個人。”岑玉茹低聲的道,這一刻的岑玉茹,已經沒有了平時的淡雅,她有的,是一種執著。
    一種可以稱之為瘋狂的執著。
    谷內大試,那個人,這一切的一切,好像都隱含著大量的信息,但是站在岑玉茹身邊的李小朵,并沒有細聽。
    不但是李小朵,就是那些武者,也沒細聽,他們一個個目光緊緊的盯著金無神,盯著那呼嘯而來的狼旗,他們想要看一下,那咆哮而來的狼旗,究竟能不能通過。
    “金無神,你們大晉王朝的人膽敢擊殺我們天狼原的人,就是罪該萬死!”一個清亮之中,隱含著冷傲之意的聲音,在虛空之中響起!
    “按照我族的律令,殺我族人者死!本應該將你們大晉王朝踏平,是你們的國君苦苦哀求,我們狼帝才決定放你們一條生路,你攔在此處,莫非是想要破壞我們的仁慈嗎?”
    “他們不能代表我!”淡淡的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這聲音,卻一如金無神的劍,鋒利無比。
    那騎在雙頭巨狼上的男子,眼眸中帶著一絲尊敬的看著金無神,雖然他很驕傲,但是他更尊重強者。
    “金無神,我敬你的為人,但是我要告訴你的是,就憑你一人一劍,是擋不住我們九大狼旗的沖擊的。”
    金無神沒有在說話,但是那森然的劍氣,卻在這一刻,向前移動了一丈。
    劍氣沖霄,殺意盈野!
    只要是武者,都明白這一刻金無神的意思,金無神正在用這種方式告訴那雙頭巨狼上的男子,不要廢話,不服來戰!
    黑白兩色狼頭的巨狼,發出了一聲凄厲的狼吼,這狼吼就好像一個信號,剎那間,天地之間,一片狼吼之聲。
    在這狼吼聲下,那盤坐在雙頭巨狼背上的漢子,用力的舞動了一下手中的雙頭狼旗。
    已經有二百多丈長的巨狼,在這雙頭狼旗的搖擺之下,就好像一頭真狼,朝著金無神直沖了過去。
    巨狼的速度并不是太快,但是它每邁出一步,都好少飲含著一種特殊的韻味。
    這種韻味,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出來,就是一些天資聰慧之人,才能夠感應到這種韻味的存在。
    但是,讓他們用言語來說出這種韻味,他們卻難以表述,這種變化,實際上應的就是一句話,玄之又玄。
    鄭鳴的眼眸,此刻卻露出了一絲的奇光,他的蒼天霸血灌入雙眸,那因為一念魔生而有了不小變化的道心種魔大法,更是瘋狂的催動。
    雙眸重瞳,讓他觀察著巨狼的步伐,道心種魔大法,則快速的感受著天地四周的變化。
    一步,兩步,三步!
    雖然在這三步之中,并沒有任何系統的形態,但是伴隨著這三步的踏出,卻給人一種與天地相合的感覺。
    而四周的天地精氣,在這巨狼踏步而來的瞬間,卻瘋狂的朝著那巨狼的身體之中匯聚。
    巨狼一共踏出了七步!
    這七步的踏出,讓這巨狼的氣勢,一下子達到了剛剛躍起之時的兩倍以上,更讓人難受的是,方圓數十里,都已經在這巨狼的氣勢籠罩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