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425 一劍封天

  “畢竟,這九大狼旗,不是好惹的,而且飛刀用完,就沒有了。”
    “嘿嘿,程勇你不要看不起我的飛刀,我這小李飛刀,可是例不虛發,不論是誰,我一刀都能夠結果了他。”喝的有點大的鄭鳴,開始很享受的用李尋歡的身份吹起牛來。
    “那老弟能把三品宗師一刀干掉嗎?”甄姓漢子笑呵呵的朝著鄭鳴問道。
    “三品宗師算什么,他也接不了我一刀!”鄭鳴酒后見真心,大聲的說道。
    他這句話,惹得四周一片哄笑聲。
    鄭鳴的腦袋,此時有點不清醒,他本來覺得自己沒有任何的問題,可是他還是高看自己的酒量了。
    “你們別覺得我吹牛,我的飛刀,斬三品宗師,那就好像砍瓜剁菜一般,就拿那個綰虎嘯而言,我只要一刀下去,就能要了他的性命!”
    男人嘛,只要一喝多,那吹牛的勁頭就上來了,更何況鄭鳴同學,這次還真不是吹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從迷迷糊糊之中清醒了過來,他就看到程勇正在自己的旁邊,輕輕的擦拭著兵器。
    “哈哈哈,你小子終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出名了。”程勇手指著鄭鳴,話語中帶著一絲調侃道。
    自己出名了,我靠,不會吧,老老實實在這里呆著,只是想要低調等著九大狼旗過來,然后將他們送到老家去而已。
    “程大哥,我出什么名了?”
    鄭鳴有些疑惑的模樣,讓程勇的笑聲更大了幾分,他的眼眸中,更帶著一絲笑意的朝著鄭鳴低聲的道:“小李飛刀,例不虛發啊!”
    這句話好像沒有什么錯!
    就在鄭鳴將那疑惑放在心中的時候。程勇已經拍著桌子道:“兄弟,你知道嗎,現在整個營地之中,都知道有個名叫李尋歡的英雄,說他一飛刀,可以斬下綰虎嘯的狗頭。”
    “呵呵。當然,前提是讓這位英雄喝夠了酒。”
    鄭鳴看著一副幸災樂禍模樣的程勇,故意神秘的道:“程兄,我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啊!”
    “行了吧老弟,哥哥教你一個辦法,那就是誰要是問你小李飛刀的事情,你就給他打哈哈,萬萬不可在這個問題上過多糾纏。等大家都將這件事情當成一個笑話的時候,嘿嘿,事情也就過去了。”
    程勇以一副過來人的模樣,悄悄的向鄭鳴交代道:“萬萬不可和人爭辯,這種事情,是越描越黑啊!”
    鄭鳴有些無語的看著程勇,就在此時,鄭鳴的耳朵一動。隨即低沉的號角聲響了起來。
    這號角是岑玉茹確定的聯絡信號,乍一聽這號角。程勇的神色還比較平靜,但是當那號角一連響了七聲的時候,他的神色就變得無比的冷峻。
    七聲,代表九大狼旗,就要到來!
    “接到最新消息,九大狼旗的第一旗飛狼旗。離咱們只有五百里了。”岑玉茹在上萬武者快速的匯聚之后,沉聲的說道。
    在場的武者,雖然都以阻攔九大狼旗入大晉為己任,雖然一個個都說要將生死置之度外,但是在聽到九大狼旗真的到來的時候。他們還是呆了。
    在大晉王朝的的宣傳之中,這九大狼旗,就好像勢不可擋的洪水猛獸,別說普通人,就算是大晉王朝,也抵擋不了九大狼旗。
    九大狼旗過處,天地無光!
    他們雖然都宣稱已經做好了慷慨赴難的準備,但是實際上,誰都想讓自己安然無恙的活下去。
    “諸位,按照我和各位頭領的商議,我們接下來,最好的選擇是迂回,在迂回之中,消滅九大狼旗的小股力量,但是現在,咱們身后百里,就是回遷的普通平民,他們撤退,已經來不及了!”
    岑玉茹說到此處,聲音之中帶著堅定的道:“所以,我們最好的做法,就是能夠將九大狼旗擋在青黃山之外!”
    硬憾九大狼旗,這幾乎就是找死,可是一旦退卻,那幾十萬上百萬回到家鄉的群眾,就要死在九大狼旗的手中。
    一時間,四周一片沉默。
    “幸好,我們還有……”就在岑玉茹準備說下去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在這一刻,都感到自己身上出現了一股巨大的壓力。
    這壓力,巨大如山,這壓力,鋒利如劍!
    在這股壓力下,不少人升起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臣服,就是膜拜,就是歸順。
    所有的人在定了一下心神之后就朝著那氣勢沖起的方向看去,他們看到了一柄長有百丈的劍芒,從遠處呼嘯而來,森然的劍光,可與日月爭輝!
    鄭鳴仰望虛空中那森然的劍芒,雖然隔了很遠,但是鄭鳴能夠感到那劍芒的恐怖。
    雖然劍芒并不是實體,而是由天地精氣匯聚而成,但是他所擁有的力量,卻遠遠超越超越了普通的寶劍。
    不,應該說,這是一股磅礴無比的天地之力,這是一股所向披靡的天地之力。
    在這股劍芒下,普通的武者,在剎那間,就會覺得自己無比的渺小,就會感到自己和那森然的劍芒難以彌補的差距。
    鄭鳴身上的蒼天霸血,開始快速的涌動,那重瞳開始隨著蒼天霸血的流轉,出現在了鄭鳴的眼中。
    重瞳之下,雖然那劍光離鄭鳴的距離并沒有變,但是鄭鳴看到的百丈劍芒,不,準確的說,它是百丈的劍氣,一種以金無神的意志,匯聚天地之意而成的劍氣。
    這劍氣,揮動之下,可以劈山斬岳。
    和那閃爍著光芒的劍氣相比,鄭鳴的重瞳看的最清楚的,是那些天地精氣的排列。
    這種排列,玄奧無比,而正是這樣的排列,讓那些天地精氣的力量,足足提升了十倍百倍。
    真意志力,也只有金無神劍道的真意,才能夠匯聚如此的力量,也只有金無神劍道的真意,才能夠匯聚如此強橫的劍氣。
    透過重眸,鄭鳴看到了金無神的身軀,他的身軀在走動,雖然看似走動的不快,但是每走動一步,鄭鳴就能夠感到金無神的氣勢就提升一分,而那劍氣更凝結一分。
    金無神,這是要干什么?
    百丈的劍氣,在不斷的凝實,那沖天的劍光,更是越加的絢麗。
    走動中的金無神,就好像一個神,他在緩緩的走出了上百步之后,就落在了一座山峰上。
    這山峰并不高,但是他的前方,是一條寬有十丈的通道!從天荒進入大晉王朝的通道。
    四周是陡峭的,高有千丈的山峰,只有通過這條寬有十丈的通道,才能夠進入大晉王朝。
    而現在,金無神一個人站在山峰之上,森森劍光,卻將十丈的入口,直接擋住。
    金無神!
    看著那沖天劍光之下的身影,看著那傲然而立的英姿,鄭鳴的心頭,一時間竟然升起了一種大丈夫應如是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鄭鳴的心頭震蕩,讓鄭鳴的血,變得越加的炙熱,他那看向劍光的眼眸,也越加的清晰。
    蒼天霸血,炎黃戰血!
    補全的蒼天霸血在燃燒,稀薄的炎黃戰血同樣在沸騰,鄭鳴這一刻,恨不得現在就是滄浪之顛,他和金無神這樣的人物,來一場對決。
    “金無神,是金無神大人!”足足有一刻鐘的沉默之后,終于有人開口了。
    這說話的,是那位趙姓的三品宗師,他正以一種瘋狂的目光看著金無神,可以說,現在的金無神,在他的眼中,就是他唯一的神帝。
    如果說金無神現在一句話要他性命的話,這位趙姓中年人,也絕對不會有任何怨言。
    而就在趙姓中年人說出金無神三個字的時候,那本來猶如死水一般的武者,就好像油鍋一般的沸騰了起來。
    “金無神,金無神,是金無神!”
    “天下無雙,唯有劍帝,一劍封天,這是一劍封天!”
    “劍封天地,誰敢爭鋒,在大晉王朝,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唯有金無神大人。”
    “金無神大人萬歲,以后,我一定要像金無神大人一樣,劍弒天地,封地絕天!”
    一聲聲的歡呼之中,更有人拔劍而起,仰天長嘯。
    人群之中,最為平靜的,應該是那岑玉茹了,但是她看向那沖天劍氣之時的目光,卻帶著迷離。
    一種崇敬的迷離,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迷離,一種隱含在她的眼眸之中,讓人迷醉的迷離。
    作為一個聰慧的女子,岑玉茹早就算到金無神會出現,她早就算到,金無神會出手,但是她怎么也沒有想到,金無神竟然會以這種方式出現。
    是那樣的霸氣,那樣的霸道,又那樣的讓人迷醉!
    “雄霸算得了什么,金無神大人才是我大晉王朝的第一人,滄浪山之會,我覺得已經不用比了。”一個年少的武者,面色發紅,聲音顫抖的喊道。
    對于這少年武者的喊聲,有不少人大聲的喊好,因為對他們而言,這少年說出了他們的心聲。
    鄭鳴此刻,對那少年武者越沒有任何生氣的心思,因為他沒有生氣的心思,因為他這一刻所有的注意力,全都在金無神的身上。
    無敵的金無神,一劍橫天的金無神!
    ps:  一劍封天,**來了,兄弟們,票票俺要,俺還要,俺要要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