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7)      完本感言(04-07)     

隨身英雄殺424 龍蛇起于草莽

  一時間,鄭鳴就覺得自己有點頭大,他老兄想要抽取的,是仙俠人物,卻沒有想到,竟然抽到了個妖精。
    “初級符咒術,撒豆成兵術,請神術!”
    這蛤蟆精的技能,也只有三樣,但是看著這三樣技能,鄭鳴的眼中卻直冒金星。
    那初級符咒術先不說他,單說撒豆成兵術,要是修煉成功的話,對自己可是很有幫助,更何況在新白娘子傳奇之中,這蛤蟆精的請神術,好像也不弱啊!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不斷的閃動,他當下就將這蛤蟆精的英雄牌,小心的放在了自己的牌筐中。
    抽取了蛤蟆精,好像就將鄭鳴的好運氣用完了,接下來的二十多次,他一張仙俠人物都沒有抽取到。
    “尋歡兄,你不知道我看到誰了,我告訴你,我看到了金無神大人的親傳弟子了!”程勇滿心歡喜的從外面跑進來,激動無比的朝鄭鳴嚷嚷道。
    金無神的弟子?鄭鳴愣了一下,這才想到,好像那個卓英亢,成為了金無神的弟子。
    不過那卓英亢和他,可沒有什么好的交情。相反,無論是鄭鳴看卓英亢,還是卓英亢看鄭鳴,都不是一般的不順眼。
    “嘖嘖,卓少俠的風采,還真不是吹的,真是儀表堂堂,氣宇軒昂,而且人家卓少俠年紀還沒二十,就已經達到了四品修為,和那位李小朵姑娘,可謂是一時瑜亮。”
    “你不知道,卓少俠來的時候,不知道多少人跑出去圍觀呢,他們為的就是一睹卓少俠的風采。”
    “那個卓少俠還真是沒什么架子,只要是和他打招呼的。他都笑著回應,這等風度,不愧是金無神大人的弟子啊!”
    雖然從來都沒有將卓英亢放在心上,但是此刻聽到程勇猛拍那卓英亢的馬屁,鄭鳴的心中,還是覺得很不爽。
    這家伙怎么就和小強一樣。打不死也碾不爛呢!
    “你不去看你的卓少俠,跑回來干什么?”
    程勇并沒有聽出鄭鳴語氣里的不高興,他笑著道:“有這種好事情,我自然不能忘記自己的兄弟,我過來,就是要你一起,和我去見卓少俠啊!”
    “老弟你武技雖然差了一點,但是以你的風度,我相信卓少俠也很愿意和你結交的。”
    鄭鳴冷冷一笑道:“可惜我這個人。對什么卓少俠沒有絲毫興趣,你自己玩去吧!”
    程勇愣了一下,隨即好像反應過來的他,手指著鄭鳴道:“哈哈,我明白了,你……你小子是不是喜歡岑姑娘?聽人說卓少俠和岑姑娘是天生的一對,所以你才不愿意見卓少俠。”
    程勇豐富的聯想力,讓鄭鳴差點就栽倒在地上。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程勇居然會想到自己暗戀岑玉茹。
    天地良心。他鄭鳴對岑玉茹,也就是有那么一點點欣賞而已。
    鄭鳴一擺手道:“別在這里胡說八道,我對岑玉茹沒有什么心思。”
    “那就對了!你是對李小朵姑娘有想法,對不對,老弟,年少則慕少艾。這沒有什么錯的,但是你要明白,岑姑娘那樣的人,真的不是你我這樣的人可以……”
    程勇用一副過來人的模樣,痛心疾首的向鄭鳴做他最后的忠告。而他這些話,讓鄭鳴整個人,有一點想要炸開的感覺。
    就在鄭鳴準備出手,將程勇這家伙給扔出去的時候,就聽外面有人高聲的喊道:“諸位兄弟,岑姑娘有令,今日為了迎接卓英亢公子,將于晚間舉行宴會。”
    “還請諸位兄弟,準時參加。”
    這喊聲一連喊了五遍,每一遍喊完,都能夠響起一陣歡呼聲,很顯然,這些人對于晚間的宴會,真的很期待。
    “尋歡兄,我看咱們晚上也去參加這宴會吧,到時候你就明白,咱們和卓公子之間的差距了。”
    程勇拍了鄭鳴的肩膀一把,鄭重的道。
    荒野之中,自然沒有什么精致的酒席,但是大塊的烤肉,也不知道從哪里弄來的,散發著迷人香氣的美酒,就讓這宴會的氣氛達到了頂點。
    卓英亢一身白衣,風神如玉,風度翩翩的他和一身紫色長裙的岑玉茹坐在一起,越加顯得郎才女貌,英俊不凡。
    就算是三位三品的宗師,在卓英亢的面前,也沒有絲毫的架子,一個個面帶笑容,舉杯邀飲。
    可以說,這次聚會,卓英亢就是一個當之無愧的主角。而鄭鳴則和程勇坐在一個角落中,靜靜的觀看著這次充滿了豪邁氣息的宴席。
    也就是在這幾天,九大狼旗就會出現,雖然作為頭領的岑玉茹已經做了不少布置,再加上劍帝金無神會親自出手阻攔九大狼旗,但是在場的人,一顆顆心依舊懸著。
    他們不知道,九大狼旗究竟會不會被阻攔,他們更不知道,自己接下來的日子,會不會活著。
    所以,大多數普通的武者,在羨慕的朝著卓英亢那邊掃了幾眼之后,就舉起自己手中的酒杯,朝著那些和自己關系不錯的人舉杯邀飲。
    一時間,歡歌不斷,充滿了喜悅的氣息。
    對于這種歡樂,鄭鳴冷眼看著,他雖然也不斷的和四周的人對飲,但是他的神情很冷靜。
    李小朵這丫頭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這次并沒有出現在這次宴席上,這讓鄭鳴的心中,有那么一點小小的失落。
    “尋歡老弟,你這名字好,大丈夫人生在世,就應該該高興的時候高興,該歡笑的時候歡笑。”
    “那句話怎么說的,大聲哭,大聲笑,大塊吃肉,大碗喝酒,等人這一輩子走完,發現自己沒有在這世上白白來一遭,這就行了。”
    說話的,是一個滿臉胡須的漢子,雖然這漢子的話語之中充滿了豪氣,但是他的眼眸中,卻隱含著淚痕。
    鄭鳴知道,這又是一個傷心人在天涯的人。
    雖然他和這漢子并不是太熟悉,但是人家和他說話,他也不能不理會。
    “甄兄,我看你好像有什么放不下的人啊!”
    鄭鳴這話一出口,那本來還有點傷感的漢子,猛的在自己的臉上抹了一把道:“嘿嘿,要說放不下的,還真是有那么一兩個,不說這些了,喝酒!”
    “喝酒,奶奶的等咱們將天荒那些王八蛋打走,咱們就好好回家看看。”程勇一舉自己面前的杯子,大聲的道。
    那被鄭鳴稱為甄兄的漢子,將自己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之后,就語重心長的朝著鄭鳴道:“老弟,以哥哥看,老弟你的人才武功,都不是我們這些莽漢可以比擬的。”
    “但是呢,哥哥還是有一句話要告訴兄弟。”
    “兄弟啊,咱們在天下混,要想出頭,光有傲骨不行,有時候還要腳踏實地。”
    “像卓英亢公子那樣的人物,不是咱們普通人可以比擬的,咱們也不能光羨慕他們。”
    說到這里,那甄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道:“還有就是岑姑娘那樣的仙子,更不是咱們這些小人物能沾染的,老弟只要記住,你曾經和岑姑娘一起戰斗過就行了。”
    我……,鄭鳴差點一頭栽在石頭上,程勇那小子,腦袋好像缺一根弦,他說自己對那位岑姑娘有想法,自己可以完全當這小子放屁就是。
    但是這位姓甄的仁兄,咱們也就剛剛認識半個時辰好不好,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對那岑玉茹有想法了呢?
    這……這簡直是污蔑我啊!
    就在鄭鳴哭笑不得,郁悶不已的時候,就聽有人笑吟吟的道:“老甄說得不錯,老弟你人才也可以,這樣,只要咱們這次能夠活著回去,你跟我回我們州,我介紹我們那里最漂亮的幾位妹子給你,哈哈哈。”
    這說話的人,是一個粗臉的年輕人,他用自己粗粗的手掌拍著鄭鳴的肩膀,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樣。
    對于這年輕人有些粗獷的親熱,鄭鳴并沒有感到任何的不適,相反,他還很享受這種純粹的親近。
    “好,要是有那么一天去你們那里,我一定好好選上一回,不過我對于那個岑姑娘,真的沒有想法。”
    “老弟,你也一表人才,怎么會對岑姑娘沒有想法,你是不是男人,你要是對岑姑娘沒有想法,就不是男人!”
    我去!
    鄭鳴聽著這年輕漢子的分析,覺得自己終于把握到了重點,原來在這些糙人之中,他們對于這個領導他們的岑玉茹,都有想法。
    也就是這個時候,鄭鳴覺得眼前的這些人,都很是可愛,畢竟,在他們看來,這天塌地陷的災難將要到來的時候,都能夠主動的挺身而出。
    別的不說,就憑這一點,鄭鳴就覺得,他們無比的可愛!
    酒越喝越多,而鄭鳴也沒有運用自己的真氣煉化酒氣,所以慢慢的,他的心思,也開始有點飛了。
    一群武人,喝酒喝多了,談的最多的,也就是武技。程勇等人,一個個都將自己的武技夸了一通,到鄭鳴的時候,程勇已經大聲的道:“兄弟,你說你飛刀厲害,但是哥哥還是建議你換一種兵器。”
    ps:  第一更奉上,好似是最后一天,兄弟們,月票不投都生銹了,給俺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