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422 霸刀李小朵

  聽到這聲雕鳴,大帳再次挑開,岑玉茹在數十人的拱衛之下,快速的走了出來。
    “快看,好大的一只大雕!”
    “呵呵,看這大雕的模樣,絕對是一個高品級的兇獸,大家都小心,不要被這兇獸所傷。”
    “玉焰雕,這是三品兇獸玉焰雕,啊,這好像是岑姑娘的那只雕,都不要動手,小心傷了這雕。”
    本來圍著鄭鳴的武者,這一刻,七嘴八舌的指著那只在虛空之中飛舞的大雕說起話來。
    鄭鳴也凝眸朝著那巨雕看去,就見這巨雕,足足有一丈多長,通體閃爍著銀色的光澤,猛一看去,就好像一團銀色的火焰,在虛空之中,不斷的燃燒。
    雖然按照鄭鳴的目測,這巨雕離鄭鳴他們,還有足足百丈的距離,但是一股高等兇獸的威壓之力,已經從虛空中直落而下。
    “可是朵兒妹妹回來了?”那岑玉茹在巨雕下落的瞬間,高聲的朝著虛空喊道。
    雖然岑玉茹看似沒有修煉過武技,但是她的聲音,卻用一種詭異的方式,傳出了很遠。
    “玉茹姐姐,正是小妹回來了!”清脆的聲音,在天空之中回蕩,很是悅耳。
    聽到這聲音,鄭鳴就是一愣,因為這聲音,他實在是太熟悉了!雖然已經事隔一年多了,這聲音的主人都不曾在他的耳邊聒噪,但是這聲音,他卻忘不掉。
    “這丫頭,怎么和岑玉茹混到一起了?”鄭鳴低聲的自語道。
    就在他自語之時,就見一道翠綠色的身影,從玉焰雕上直飛而下,三四十丈的高度,在女子的身形下,就好像根本沒有任何難題一般。
    雖然對這個人,實在是太過熟悉了,但是她從虛空之中飄落的情形,依舊給鄭鳴一種驚艷的感覺。
    鼻子依舊是那個鼻子,臉依舊是那張臉,雖然隨著女大十八變,好像變的秀氣了不少,但是她整個人深處的東西,卻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鄭鳴已經有些日子沒有見過李小朵了,就算他上次去取大黑牛的時候,李小朵也在閉關。
    卻沒有想到,在這里,他竟然遇到了李小朵。
    李小朵的注意力,都放在岑玉茹的身上,她在落地的剎那,就朝著岑玉茹道:“玉茹姐姐,我已經按照你說的方法,將那封信送給了劍帝。”
    “劍帝怎么說?”岑玉茹這一刻,也沒有心思和李小朵寒暄,直截了當的開口問道。
    李小朵的臉上笑容燦爛:“劍帝前輩說,他身為大晉王朝的人,不會不管此事。”
    岑玉茹那有一些緊張的臉,頓時放松了不少,她重重的擊打了一下自己的手掌道:“有劍帝前輩在,這次九大狼旗齊來,咱們也能夠周旋一二了!”
    而那些跟隨在岑玉茹身后的武者,這一刻更是歡呼了起來。雖然他們在參加這件事情的時候,都已經說了將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但是對于人而言,誰能真正的視死如歸,根本就不在乎自己的性命呢?
    九大狼旗的傳說,他們聽的太多了。雖然他們嘴里說不怕,但是實際上,他們還是有些恐懼。
    劍帝要來,這個消息,讓他們興奮不已,甚至一時間,有一種歡呼的沖動。
    “劍帝來了,那整個天下,才會真的無事,哈哈哈,這下好了,我們再也不用擔心了。”
    “不錯,只不過這次就要便宜鄭鳴那個王八蛋了,哼哼,他這次是趕上****運了。”一個瘦削的武者,話語中帶著不忿的道。
    但是這武者的話剛一落地,他就覺得一股殺機,一下子籠罩在了他的心頭。
    這殺機,讓他整個人一下子哆嗦了起來。
    對于殺機,練武之人都非常的敏感,更何況此刻在場的人,幾乎全都是武技高手。
    一時間,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李小朵的身上。在他們的眼中,李小朵和岑玉茹關系默契,更親自出馬請到了劍帝金無神出手,應該是一個讓人敬仰的人物。
    可是,就這樣一個應該被人敬仰的女子,卻陡然散發出殺機,而且這殺機,讓不少人心中恐懼。
    雖然殺機并沒有指向他們,但是在場的人,一個個神色也都凝重了起來,畢竟瘦削漢子,也是他們其中的一員。
    岑玉茹同樣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師門好友的傳人,剛剛還好好的,現在竟然露出了殺機。
    “小朵妹妹,剛才秦兄是不是招惹到了你,要真是這樣的話,姐姐就在這里替秦兄向妹妹道歉了,妹妹大人有大量,看在大家都是為了一個目標而來的份上,就不要太為難秦兄了。”
    雖然岑玉茹從內心里和李小朵更親近,但是現在,她畢竟是聯軍的主事者,不能意氣用事。
    按照岑玉茹對李小朵的了解,這是一個溫柔和氣,甚至是一個寧愿自己受委屈,也不會得理不饒人的人。
    只要自己這么說上一句,李小朵那邊一定會息事寧人,再無他事。可是偏偏這一次,李小朵的殺機不但沒有任何的減弱,甚至還增加了兩分。
    那位被稱為秦兄的瘦削男子,此刻就覺得自己無比的委屈,自己和這女子,絕對是第一次接觸,可偏偏他為什么就對自己生出了殺機呢。
    他仔細回憶了一番,發現自己絕對沒有對這個女子,做出過什么始亂終棄的事情,而傷天害理的事情,自己好像也沒有干過。
    甚至在自己的記憶之中,根本就沒有這個女子的身影,什么情況,為什么這女子如此的針對自己!
    要是這女子的修為比自己低也好,可是那濃烈的殺機,竟然讓自己覺得沒有抵抗之力。這……這也實在是太……
    “玉茹姐姐,如果此人說小妹什么,小妹絕對不會跟他計較,但是他的話侮辱了小朵的主人,小朵怎么能夠饒了他!”李小朵雙眸通紅,滾滾的殺機越加的狂暴。
    鄭鳴有點意外的看著李小朵,四品?這丫頭竟然已經四品了,這……這實在是有點太快了吧。
    雖然還沒有溝通天地,但是鄭鳴可以感到,李小朵的身上,有一種狂暴的氣息,這種氣息,讓她爆發起來,絕對不弱于宗師級別的強者。
    那儀刀門的老太太,還真不是一般的有本事啊!
    就在鄭鳴遲疑的時候,岑玉茹的聲音之中,也有些僵硬的道:“妹妹你不是儀刀門的真傳弟子,怎么還會……”
    岑玉茹對儀刀門很了解,這儀刀門雖然門人不多,但是驕傲無比,就算是心劍閣,也沒有儀刀門的人驕傲。
    李小朵神色肅穆的道:“小朵在拜入儀刀門之前,是我家公子的丫鬟。”
    “也不知道誰人有如此的福氣,竟然能夠有小朵妹妹這樣的丫頭,不過以妹妹現在的身份,卻是不能再給人當丫頭了。”岑玉茹聰慧過人,故意開玩笑道。
    李小朵卻并沒有因為岑玉茹的調侃而露出什么笑意,她依舊淡淡的道:“我覺得,我這輩子,能夠給我家公子當丫鬟,是我最大的福氣。”
    岑玉茹一直都覺得,李小朵很好說話,對于如何使用這個通過師門關系請來的幫手,她更是有全盤的計劃,可是現在,她陡然發現,李小朵個性也很強,她有自己的堅持。
    這種堅持,雖然看上去很小,但是這種堅持,卻讓人感到很棘手。
    而且一瞬間的功夫,她聰明的頭腦之中,陡然升起了一種不好的念頭。
    “姑娘,在下連貴主人都沒有見過,絕對沒有侮辱貴主人的意思啊!”那瘦削的漢子,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哀求道。
    他不哀求不行了,實在是李小朵這丫頭的氣勢太強了,強的讓他有點受不了,與其堅持下去自取其辱,還不如早一點投降更能夠讓自己解脫。
    “你剛剛罵了我家公子,還說自己沒有侮辱的意思,實在是無恥!”李小朵說話間,上前一步,那洶涌的殺機,瞬間變的鋒利如刀。
    雖然離李小朵還有十數丈的距離,但是鄭鳴依舊能夠感到,在李小朵的身上,此刻正有一柄斬天截地的巨刀,在凌空而立。
    這刀氣勢磅礴,這刀霸道無雙!
    霸刀,這就是一柄霸刀,一柄剛強無比,霸絕天地的霸刀。
    雖然女子一般不適合用刀,更不適合用霸道無比的功法,但是此刻這滾滾的霸刀和李小朵之間,竟然形成了一種默契。
    一種詭異的默契,一種完美的,猶如水乳交融一般的默契。
    “小朵妹妹,你說的那個公子,不會是鄭鳴吧?”岑玉茹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說了出來。
    李小朵鄭重無比的道:“正是鄭鳴公子!”
    四周本來看熱鬧的英雄豪杰,一瞬間都呆愣在了那里。如果說岑玉茹在他們的眼中,就是指揮他們戰斗,讓他們有一種神圣不可侵犯感覺的仙子的話,那么從天空而來,更帶來了劍帝金無神將出手消息的李小朵,也得到了這些人的認同。
    更讓不少人覺得,李小朵就是他們的救星。
    畢竟,愿意死的人不多,雖然他們能夠選擇在大難來臨的時候挺身而出,但是他們終究還是愿意活下去。
    可是,讓他們難以接受的事,這樣一個在他們的心中,已經有點升華的人物,竟然和鄭鳴有了聯系,而且還成為了鄭鳴的丫鬟,這實在是……
    就算是那瘦削的漢子,也有點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