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417 煽風點火

  當年,司馬紫符這個遠房三叔一房,同樣是國君有力的競爭者,只不過最終,司空老祖還是選擇了司空紫符。
    而司空紫符這個遠房三叔的有力援助,就是那位宗法會的金長老,可惜那位連司空紫符都不敢得罪的金長老被鄭鳴給殺了,這讓此人的影響力下降了不少。
    所以,他對鄭鳴的恨意很深。
    司空紫符此時的神色淡然,對他而言,鄭鳴同樣是他的對手,不論鄭鳴落得什么結果,對他司空紫符來說,都沒有任何的損失。
    司空老祖緩緩的搖了搖頭,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冷漠。一些眼力好的人,就已經明白這位掌控著家族命運的老祖,并不贊同這個主意。
    不贊同,那就是……
    一個念頭在司空紫符的心頭閃過,他頓時覺得自己得計,當下上前一步的他,沉聲的帶:“老祖,孩兒覺得,咱們不但不應該揭穿,相反還要替鄭鳴廣而告之,大肆的宣傳一下。”
    “我相信,一定會有很多的平民,在聽到咱們的宣傳之后,就會跑回自己的家園,到那個時候,嘿嘿!”
    司空紫符沒有接著說下去,但是他的笑聲,卻已經將他所有的心思,都表露了出來。
    “哈哈哈,紫符啊紫符,我挑選你作為咱們大晉王朝的一國之君,果然沒有錯。”
    司空老祖手指著司空紫符,嘴里大聲的夸獎道:“雖然你在小事情上,偶爾出一些小差錯,但是在大的方向上,卻從來都沒有犯過錯誤。”
    “好,很好啊!”
    司空紫符的遠房三叔,這一刻也明白了過來,他看向司空紫符的目光,充滿了嫉妒。
    不過司空紫符并不怕這個,他心中很清楚,既然已經是敵人,那敵人的所有記恨,自己都不用放在心上。
    畢竟,敵人絕不會對自己心慈手軟!
    “多謝老祖夸獎,孩兒這就讓人去布置,相信鄭鳴一定會為他的話如此管用而吃驚!”
    “老李頭,不用再逃了,那位惹的九大狼旗出天荒的鄭鳴鄭公子,已經說了,沒事了。”一個穿著錦衣的中年胖子,笑呵呵的沖著一個破衣爛衫的老者道。
    這老者看上去有六十多歲,早就佝僂下去的腰以及那一雙粗粗的大手,無不在向人顯示,這個人是一個經歷了多年辛苦耕作的人。
    而那身上破爛的衣衫,以及臉上的菜色,無不向人昭示著,他的生活,很是不如意。
    老李頭的臉上,對中年胖子滿是敬畏之色,他猶豫了一下道:“趙大爺,不是說,那……那九大狼旗兇狠異常,就算是國君,也惹不起他們嗎?”
    “那……那招惹了是非的鄭公子,真的能夠阻攔得了九大狼旗嗎?”
    中年胖子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不喜之色,他陰沉著臉,冷聲的道:“老李頭,你這是覺得我在騙你了?”
    “不敢,趙大爺,我怎么敢懷疑您騙我呢,我只是覺得這件事情,實在是有點太……太不可思議啊!”
    老李頭快速的揮動雙手,眼眸之中,更是充滿了畏懼之意。
    對于老李頭的這般表現,那中年胖子的臉上多出了一絲笑容,他伸出白凈如玉,又帶著四個閃爍著耀眼彩光戒指的手掌,在老李頭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老李頭,我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替我們趙家扛活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兒上,我何至于告訴你這件事情?”
    說到此處,胖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神色道:“也不怕實話告訴你,我這消息,可不是普通人能夠聽到的。”
    “這是我在京城做禁衛軍統領的舅父,他老人家讓人給我傳下來的消息。”
    “這一般人啊,我還真不給他說,讓他們四處跑上一跑,耽誤了農時,生生餓死一半,又****何事?”
    老李頭知道,這中年胖子的舅父,是皇家的人,是一個他仰望猶如星辰一般的人物。
    這般人物說出的事情,怎么會有假的呢?一時間,他的心中,充滿了歡喜。
    雖然家里窮,但是窮家總比沒有方向的逃難好,所以他快速的朝著那中年胖子拱手道:“趙大爺,您的好意,我老李家一輩子也忘不了。”
    “您慈悲為懷,我這里也沒有什么好報答您的,就給您磕幾個響頭吧,您別見怪。”
    看著老李頭歡歡喜喜離去的身影,中年胖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燦爛的笑容。
    他嘴中喃喃的道:“一百三十二家了,只要我再說動六十八家,就夠二百家了。”
    “完成二百家的數字,我就能夠在京城之中,得到一處容身的宅院,哈哈哈!”
    “老李頭啊,老李頭,你不要怪我心狠,這世道,人還不是為了自己活下去?要說起來,也是你自己夠愚昧的,你也不想想,什么是九大狼旗?”
    “他們威嚴如山,怎么會被一個小輩唬的老老實實的離去,你……你呀你,要怨就怨自己太傻吧!”
    自言自語之間,中年胖子就催動自己坐下的坐騎,朝著前方而去,他還要去尋找自己的下一個目標。
    偌大的大晉王朝之中,好像中年胖子這樣的人很多,而他們的作用,真的很大。
    也就是三天的功夫,就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口,開始從窮鄉僻壤之中走出,返回自己的家鄉。
    而鄭鳴公子說的,天下可以無憂的話語,也開始在這些人之中交口傳頌。
    關于鄭鳴公子的傳說,也越來越多,甚至已經有人開始神話這位鄭鳴公子。一些愚昧的村民,更是將他們沒有見過面的鄭鳴公子,當成了神一般的崇拜。
    甚至有的地方,都已經開始為這位鄭鳴公子修廟立碑,供奉了起來。
    鄭鳴自然不知道這一切,他和程勇兩個人走在一起,可以說兩眼一抹黑。
    在和程勇走了一天之后,鄭鳴就開始有點后悔自己和程勇一起走了,這個程勇,平時看起來老實巴交的,但是此人沒話找話的本事,實在是讓鄭鳴有點受不了。
    “尋歡兄,你家里有幾口人,父母高堂是不是還健在啊?”
    “尋歡兄,怎么沒有見過你的飛刀,呵呵,雖說飛刀在兵器之中上不了臺面,但是咱們兄弟都不是外人,你拿出來讓我看看唄?”
    “尋歡兄,你這樣英俊瀟灑,是不是有心儀的姑娘……”
    ……
    如此這般一連串的好奇,讓鄭鳴覺得自己的頭都有點大,唐僧啊這位!
    對付程勇這樣的人,最好的辦法,就是將他甩了,一走了之,但是鄭鳴和程勇這些天相處下來,發現這廝并不是一個壞人,相反是一個濫好人。
    要是不認識這樣的人,不管如何,鄭鳴都可以不管,但是認識,卻眼睜睜的看著這廝去送死,鄭鳴實在是有點做不到。
    畢竟兩個人,走的是同一個方向,他要是眼睜睜的看著這么一個人走向死亡,心里多少有點過意不去。
    所以,鄭鳴只能忍著這位老兄的嘮叨,和他一起走。
    “尋歡兄我覺得你這個名字起的可是真夠爽啊,人生在世,需當及時尋歡作樂,這等人生美事,說出來,又讓人覺得肅然起敬,你像我的名字,就不太好,程勇,程勇,聽上去就好像一個有勇無謀的莽夫一般!”
    看著一副搖頭晃腦模樣的程勇,鄭鳴有一種沖動,他很想告訴這家伙,你就是一個莽夫好不好。
    但是……但是他實在是說不出來,畢竟這廝也算是自己的朋友了吧!
    就在鄭鳴思索著是不是自己干脆關閉自己的聽覺,來一個耳不聞心不煩的時候,那一直站立在鄭鳴肩頭的小金貓,陡然發出了一聲喵叫。
    而踏踏實實趕路的程勇,也突然嗅了嗅鼻子。
    “鄭老弟,有血腥氣,前面一定有人在拼殺!”程勇手指著遠方,目光之中充滿了自信的說道。
    前方十里,是一座山峰,鄭鳴雖然已經達到了三品的境界,但是只要不催動自己的道心種魔大法,依舊感應不到十里外的情形。
    小金貓和大黑牛,兩個家伙來歷都有點神秘,對于它們有這樣的本事,鄭鳴并不覺得驚奇,但是程勇這樣一個只有八品的武者,竟然能夠感應到十里外的情形,這讓鄭鳴很是意外。
    “我這個人,天生鼻子好,嗚嗚,小時候我們家只要丟了東西,一般讓我找就行。”
    程勇說到此處,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很是有點自得的道。
    鄭鳴摸了摸腦袋,心中暗道:大哥你這樣牛,讓狗狗們怎么過啊!
    “那咱們怎么辦?”鄭鳴自然不會將心中的想法說出來,只是順著程勇的話茬道。
    “我輩人物,既然是慷慨赴難,自然不能見到危險就躲,咱們先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程勇一拍自己的胸脯,一副為了兄弟兩肋插刀的模樣。
    鄭鳴點了點頭,當下催動大黑牛,朝著山峰沖了過去。
    程勇的馬匹雖然不能稱得上神駿,卻也有兇獸的血脈,所以登山躍澗絲毫不在話下,但是這匹馬以往就算是速度再快,此刻卻是絲毫不敢越過鄭鳴的大黑牛。
    百丈高的山峰,也就是眨眼功夫就奔到了峰頂,鄭鳴凝眸朝著峰下看去,就見下方足足有上萬人馬,正在激戰。
    不,應該說,是上萬人正在劫殺一支隊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