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416 小李飛刀

  程勇有些老實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愕然之色,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只是說出了幾句心里的話,卻變成了這樣。
    怎么自己一腔熱血而來,就變成了破壞抗擊狼旗呢?
    “我……我只是提出我的意見,王大哥你要覺得不對,可以不管,但是你……你不能說我不抗擊狼旗啊!”
    王易之哼了一聲道:“我王易之還是那句話,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你程勇不愿意遵從我們的規矩,那么從今日起,你就不是我們的人了!”
    “天明之后,就請你程兄和李兄自行離去。”
    說到此處,王易之的目光又掃了一眼其他人,淡淡的道:“如果其他兄弟有意見,也可以走。”
    王易之本來就已經拉攏了幾個人,再加上其他人對他的能力也有些信服,更何況在這通往天荒之地的道路上,如果單槍匹馬的話,很容易遇到不測,所以在場的人在沉默了一會之后,都不再吭聲。
    有幾個人,還帶著抱歉的朝著程勇看了一眼。
    程勇張了張嘴,想要開口說話,但是他卻沒有說出來,畢竟,很多武者看來,他們的顏面,比他們的性命還要重要。
    鄭鳴知道程勇想要說什么,但是這種事情,他真的沒有心思去管,畢竟,他對這些人而言,也就是一個過客。
    “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程勇一狠心,沉聲的道:“諸位兄弟在天荒之外再見!”
    “哈哈哈,真是無恥啊!”天剛剛亮。王易之的手中。拿著一個紙條。在仰天大笑。
    作為已經正式確立了領導地位的王易之,他的行為,自然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更有人快速的來到王易之的身邊,好奇的道:“王大哥,發生了什么事情?”
    “兄弟們,我剛剛接到了飛燕組的飛鷹傳書,那個叫鄭鳴的家伙。終于為他自己的行為,做出回應了。”
    王易之說到鄭鳴兩個字的時候,眼眸中除了一絲鄙夷,更多的是嫉妒,深深地嫉妒。
    “鄭鳴那家伙說什么,讓大哥你覺得如此的好笑?”說話的是一個精瘦的漢子,此人鄭鳴也和他說過兩句話,知道這個人做事有點圓滑。
    他這樣說話,目的自然是討好王易之。
    不過對于他這種小動作,大多數人都沒有理會。他們的心思,都已經落在了紙條的內容上。
    就連昨夜因為提出質疑。被直接開除到小團體之外的程勇,都圍了過來。
    “嘿嘿,鄭鳴讓人通告天下,說天下可以無憂,大家聽一聽,這話說的多么輕飄飄,他以為自己是什么人,一句話就可以解決九大狼旗的入侵,實在是無恥!”
    王易之一個無恥說出來,那瘦削的漢子就接著道:“九大狼旗出天荒,對于我們大晉王朝而言,就是滅頂的災難,就連各大世家和皇族都躲了起來,他鄭鳴還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實在是讓人感到心寒。”
    “可不是嘛,什么叫做天下無憂,他以為他是誰,要是有人相信了他的話,等九大狼旗進入境內,還不是死路一條!”有人聲音中帶著一絲憤怒的道:“對于鄭鳴誅殺天狼原的人,為自己的下屬報仇,我一百個支持!”
    “但是,他用這種手段糊弄天下人,卑鄙無恥,我一百個看不起他!”
    程勇聽著議論聲,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憤怒之色,他雖然想要加入那些人的討論之中,但是看到人家一個個對他露出的忌憚之意,最終他只能夠看向鄭鳴。
    “尋歡兄,我聽說鄭鳴誅殺了天狼原的人,為自己死去的下屬報仇時,我覺得他是一個真正的男人,但是現在,我……我實在是有點看不慣他。”
    “如果他覺得自己的行為,給大晉王朝的百姓,造成了不小的傷害,他可以率領自己的下屬,或者自己來到這天荒之地外圍,和我們一起抵擋九大狼旗。”
    “可是他怎么能夠愚弄人呢,一句輕飄飄的天下可無憂,誰又能夠相信呢?”
    “更何況,空口白牙的一句話,有個什么用處呢?”
    鄭鳴被程勇當著面如此說,心中升起了一絲小小的忐忑。但是他自己心中很清楚,自己說出的話,絕對不會不算數。
    所以在沉吟了剎那,他沉聲的道:“說不定,鄭鳴已經找到了解決問題的辦法。”
    “李兄你還是不要替他找理由了,他這種推脫責任、逃避責任的話,我看不起!”
    鄭鳴搖了搖頭,也沒有和程勇爭辯的意思,在他看來,自己做的這件事情,根本就不用和任何人解釋。
    他朝著大黑牛一招手,那已經吃的飽飽的大黑牛,就晃晃悠悠的來到了他的近前。而已經變換成了黑色的小金貓,則大搖大擺的趴在大黑牛的頭頂上。
    “尋歡兄,你那只貓不是金色的嗎?怎么現在成黑色了?”就在鄭鳴準備登上牛背的時候,程勇面帶疑惑的問道。
    對于小金貓這家伙不斷變色的情況,鄭鳴也有點頭疼。但是小金貓的這種能力對他而言,也不是沒有任何的幫助,所以他對小金貓這種變形的行為,也就沒有怎么阻攔。
    現在聽到程勇的話,眉頭就露出了一絲的黑線,他狠狠地瞪了一眼小金貓。
    已經感應到鄭鳴不高興的小金貓,瞬間又變回了金色,這時鄭鳴沉聲的向程勇道:“程兄,你看錯了,這明明就是一只小金貓嘛!”
    程勇瞪大眼睛狠狠的朝著小金貓看去,就見在清晨陽光照耀下,小金貓顯得越加的神駿。
    他不由得揉了揉眼睛,怎么可能?自己剛才看的時候,明明就是一只黑色的小貓,可是現在,怎么成金色的了。
    “這……這是怎么回事?”
    就在鄭鳴心中快速的思索,該如何將程勇這可憐的孩子給忽悠過去的時候,就見程勇用力的在自己的頭上打了一巴掌道:“看來俺的眼睛真是出毛病了啊!”
    好好的一個人,愣是被小金貓這么給忽悠的傻了,鄭鳴的心中,不由的為程勇這家伙默哀。
    而當他的目光落在小金貓身上的時候,他就覺得小金貓那金色的貓眼,竟然也在笑。
    就在鄭鳴準備和程勇說什么的時候,王易之等十三人,已經策馬奔騰而去,絲毫沒有和鄭鳴兩個人打招呼的意思。
    程勇看著那奔騰而去,轉眼就消失在他的視線之內的眾人,眼眸中多出了一絲寥落。
    “都是慷慨赴死的漢子,你們不要我,要我老程的人多的是!”程勇說話間,朝著鄭鳴一揮手道:“尋歡兄,咱們兩個也去見岑姑娘,說不定咱們兩個,還能夠在這片亂世之中,做出一些讓人矚目的大事。”
    “這個是一定的。”鄭鳴淡淡的道。
    程勇哈哈大笑道:“李兄你這豪氣,我真的挺喜歡,對了,咱們也算是認識了一段時間,還不知道李兄你的兵器是什么呢?”
    “我用的,自然是飛刀。”鄭鳴仰望天際,很是自然的道。
    程勇卻覺得鄭鳴這句話很別扭,怎么你就自然用飛刀,你叫李尋歡,和飛刀有什么關系。
    不過這程勇一向神經夠大,所以也沒有怎么在意鄭鳴的話,他朝著前方一指道:“李兄,咱們過去吧!”
    在鄭鳴的想法之中,他本來就想今天和程勇等人分開,但是現在只有程勇一個同伴,他倒是起了和程勇同行一段的想法。
    畢竟一路上,有個人說話,也挺不錯。
    策馬揚鞭,帶動漫天的煙塵,自有它獨特的美麗。不過就在鄭鳴沉浸在這一分美麗的時候,他那句話,已經傳遍了天下。
    大晉王朝的權貴們,雖然已經選擇了獨自逃生,但是他們的情報系統,卻沒有完全舍棄,可以說,大晉王朝最快捷的情報系統,依舊掌握在他們的手中。
    所以,他們第一時間就得到了鄭鳴向整個天下的傳話。
    “哈哈哈,真是夠狂妄的,天下可以無憂,他覺得他是誰,敢放出這樣的狂言。”司空家族的老祖,坐在那高高的龍椅上,話語中充滿了不屑。
    而站在他麾下的司空家族的掌權者,也都跟著哈哈大笑起來,雖然在他們的心中,鄭鳴是一個人物,但是在他們看來,這一次鄭鳴實在是太不自量力了。
    他覺得他是誰?他竟然敢說九大狼旗的入侵,是天下可以無憂,吹牛也不打個草稿,更何況他自己的生死,都不掌握在他的自己的手中。
    九大狼旗這次進入大晉王朝,還不是要取他鄭鳴的性命?現在鄭鳴連自己的性命都保護不了,他憑什么告訴其他人天下現在可以無憂?
    “老祖,我覺得咱們應該向天下宣布他的誑言,讓這小子,受到天下人的鄙視。”說話的是一個三品宗師,他說話時,眼眸中更露出一絲寒光。
    司空紫符看著這說話的人,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了然之色,此人乃是司空紫符遠方的三叔,和司空紫符沒有什么可以讓人愉悅的情分。
    甚至兩者之間,還多有一些怨言。畢竟權利就那么大,司空紫符當了國君,那其他人的權利,就受到了限制。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