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415 天下自有義士

  來到一個廢棄的村落外,鄭鳴覺察到了前方竟然有人,而且不是一個人,是十三個人,十三個修為在九品以上的武者。
    五個九品,六個八品,兩個七品。
    剎那間,鄭鳴的心中,就對這些人的實力有了一個初步的估計,他沒有心思理會這些普通的武者,正要側牛而去,就聽有人笑道:“朋友,同是天下赴難人,既然相見,何不過來喝上一杯,也不枉這該死的老天讓我們相見一場。”
    說話的人,是一個粗壯的青年,他站在樹上,身后背著一柄巨刀。青年的面容雖然不是特別的英俊,但是卻有一種讓人一見,就心生好感的樸實。
    這青年鄭鳴早就發現了他,他之所以能夠發現鄭鳴,是因為他站在樹上,鄭鳴看著青年背后的刀,沉吟了剎那,淡淡的道:“也好!”
    一團篝火,在夜空中,顯得無比的明亮,而那篝火上烤著的一只似羊非羊的野獸,更是讓香氣隨著篝火四溢飄蕩。
    鄭鳴的手中,此時已經分到了一只烤熟的羊腿,他輕輕的啃著羊腿上的肉,靜靜的聽著這些臨時同伴的談話。
    而小金貓則懶洋洋的臥在鄭鳴的大腿上,一副大爺我很累,不要招惹大爺的慵懶模樣。對于鄭鳴不時的剔下來的烤肉,更是一副興趣缺缺的模樣。
    這位貓爺,并不是不吃肉,而是覺得這些粗肉,實在是讓貓爺興趣缺缺。
    “哈哈哈,諸位,我剛剛得到消息,說沁州名劍申不行申大俠,已經決定加入我們,這樣一來,我們狙擊那些狼騎的把握,就更多了幾分。”
    說話的,是一個面容俊秀的青年,他身穿一身白衣,整個人給人一種飄逸不凡的感覺。
    按照程勇的介紹,這個人名為王易之,是他們這群人的領頭者,而按照鄭鳴探測出來,此人就是這十三個人中唯二的七品武者中的一個。
    至于程勇,則是將鄭鳴領到此處的青年,此刻他已經結束了自己的警戒任務,正和鄭鳴一起大口吃肉,大口喝酒。
    從程勇的口中,鄭鳴也知道了這些人的目的,他們要西上天荒之地,他們要在天荒之地的入口,狙擊那些沖入大晉王朝的狼騎,按照他們的說法,他們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雖然鄭鳴覺得他們的力量并不算太大,但是對于他們這種行為,鄭鳴從心中,還是贊賞的,畢竟他們不像大晉王朝的權貴一般躲在京城,而是西上。
    這種西上的活動,聽說是一個女子發起的,而隨著這種活動的發起,已經有大量的熱血青年,從四面八方,朝著天荒之地的入口匯聚。
    不過鄭鳴還沒有從程勇的口中聽到那位岑姑娘的任何消息,只知道大家伙都尊稱她為岑姑娘。
    一陣歡呼聲在篝火的四周響起,更有人舉起自己手中的酒葫蘆,為那位沁州名劍申不行的加入,而歡呼雀躍。
    “尋歡兄,你來自南方,可能不知道申大俠的厲害,我告訴你,申大俠修為高深,聽說已經達到了凝煉真氣的地步,嘖嘖,那可是真正的五品強者。”
    程勇一邊和鄭鳴碰杯,一邊大笑著說道。
    五品強者,鄭鳴在心頭笑了一下,他并沒有給程勇報出自己真正的姓名,他說出的來歷,是南邊某個小州的武者,名字叫做李尋歡。
    而對于鄭鳴的這個來歷,包括那位王易之,都沒有絲毫的懷疑,在他們的心中,能夠去阻攔天狼原九大狼旗的,都是舍生忘死的好漢子,自然不會作假。
    更何況他們這個小隊,實際上來歷也各不相同,因為奔著同一個目標,所以聚集在一起。
    “再有三天,咱們就可以到達登元城了,在那里,咱們不但可以和更多道友匯合,還能夠見到岑姑娘!”王易之的聲音中,充滿了熱情洋溢的味道,很顯然,他對于見到那位岑姑娘,不是一般的向往。
    鄭鳴的心中,對于那位能夠組織無數熱血男兒聚集,抵擋九大狼旗的岑姑娘,心中也多了一絲好奇。
    畢竟一個女子,組織這種幾乎沒有成功可能的事情,更能夠一呼百應,號召如此多的人來,原本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歡呼聲隨著王易之的話響起,程勇等人一邊歡呼,一邊起哄道:“見到岑姑娘,在下死而無怨!”
    王易之對于自己調動氣氛的手段很是滿意,他朝著在場的眾人道:“所謂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咱們這次狙擊九大狼旗,雖然憑借的是胸中一腔熱血,但是我們還要看到,光熱血是不夠的。”
    “我們只有嚴密的組合起來,才能最大限度的發揮我們的力量,才有可能成功的阻撓九大狼旗對大晉王朝的入侵,才有可能擊敗九大狼旗。”
    “所以,我認為,眼下的當務之急,就是立下諸位兄弟都能夠遵從的規矩,這樣咱們才能夠從各自為戰,變成同心協力,眾志成城!”
    從內心而言,鄭鳴對于這王易之的話,還是很贊同的,畢竟聯合在一起的人,比自由散漫的人,實在是要強太多了。
    但是他可不愿意被約束在一個小小的圈子之中,更何況他根本就不看好這個抵抗聯盟。
    雖然他們有的是熱血,但是按照托天老祖等人形容的九大狼旗的厲害,一些七品以下的武者,根本就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王大哥說得對,咱們這些人,要想擰成一股繩,那就要有規矩。”
    “這次咱們去見岑姑娘,同樣要接受岑姑娘定下的規矩,與其到時候猶如一盤散沙般的被岑姑娘看不起,還不如現在咱們就定下些規矩。”
    幾個看上去反應強烈的漢子,率先發言道,而這幾個開口的人,讓鄭鳴有一種感覺,那就是他們和王易之的關系都不錯。
    程勇皺了一下眉頭,不過瞬間,他就高高的揚起拳頭道:“我贊同王兄的意見。”
    帶上鄭鳴,一共十四個,一個人提議,十二個人贊同,這件事情,基本上就算是定了。
    可是那王易之此刻的心頭,并不爽利,在他的眼中,自己已經當了十三個人的小隊這么長時間的負責人,已經樹立了自己絕對的威望。
    現在的提議只要一出,應該所有人都同意贊同才是,可是有一個居然無動于衷,根本就沒有什么反應,這就讓他覺得,好像面對一盤讓人垂涎欲滴的美食,正當他大快朵頤的時候,無意中發現了一只蒼蠅一般。
    “李兄,你是不是對我的提議有意見啊?”
    雖然對這個有些神秘的李尋歡,王易之有些拿不準,但是他絕對不允許此時此刻,竟敢有人挑釁他的權威。
    所以,他直接單刀直入的朝著鄭鳴說道,因為他覺得,鄭鳴根本就夠不上讓他迂回選擇的資格。
    鄭鳴兩世為人,哪里看不透王易之的小把戲?他可沒有心思和王易之這等人有什么爭執,畢竟合不著。
    所以他淡淡一笑道;“我覺得挺好的,不過我就不參與了。”
    王易之的臉飛快的抽搐了一下,心說你媽你說話能不能不大喘氣,什么叫你就不參與了?
    “俗話說強扭的瓜不甜,既然李兄和我們不是一路的,那么我們只有分道揚鑣了。”
    王易之的話語,很是有些生硬,但是他還是朝著鄭鳴抱了一下拳,這是禮節,但是實際上,他是在趕人。
    鄭鳴實在是沒有心思和他這等人物計較,淡淡一笑的他笑著道:“既然王兄不愿意我留下,那我就在明天天亮之后離開,王兄意下如何?”
    王易之神色更加的難看,他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自己剛才趕鄭鳴走的行為,好像有那么一點的不妥當。
    但是事情已經做了,他也沒有什么后悔的,點了點頭道:“李兄什么時候離開都行。”
    說話間,王易之就不理會鄭鳴,而是向程勇等人宣布了一些規矩。這些規矩足足有二十多條,很顯然不是一下子能夠想的出來的。
    這個王易之,應該是有計劃的!
    程勇是一個心中藏不住事情的漢子,在聽完王易之宣布的一些規矩之后,他就沉聲的道:“王兄,對于您大部分的規矩,我都是遵從的。”
    “但是有一點,小弟覺得應該改一下,為什么我們不能和其他救援小隊的同道結交,更何況我們聚集在一起,冒著生命的危險,就是為了能夠抗擊九大狼旗,免得我們大晉王朝的河山生靈涂炭。”
    “既然大家連命都可以不要,為什么還要杜絕大家加入其他小隊?我覺得,在是不是加入其他小隊上,我們應該是自由的。”
    “畢竟,我們會聚在一起,是因為意氣相投,如果遇到更加可以托付生死的朋友,為何不能聚集在一起?”
    程勇這一番話,說的鄭鳴有些搖頭。雖然聽上去,程勇說的是他自己的心聲,但是一個以弱勝強的組織,要是隨意的組合穿插的話,那這個組織才是完了。
    要是鄭鳴處在王易之的位置,他就會用一些事例,告訴程勇一個組織紀律的嚴肅性,但是王易之這一刻,臉上卻露出了一絲明顯的暴虐之色。
    他手指著程勇道:“程勇,你是在質疑我的決定嗎?我怎么覺得,你不是來抗擊狼旗的,你是來破壞我們抗擊狼旗行動的,說,你究竟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