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414 世人無憂

  少年沒有動,對于那狠狠打來的一拳,就好像沒有看到一般,但是一直站在少年肩膀上的金色小貓,卻好像一條金線一般,朝著那瘦削的漢子沖了過去。
    “砰!”
    小貓的細腿,輕輕的踩在漢子的胸口上,那漢子本來前撲的身軀,就好像被萬鈞巨錘擊中一般,瘋一般的倒退了出去,重重的撞擊在地上。
    瘦削漢子在落地的剎那,雙腿一蹬,直接魂飛魄散。
    “你……你竟然敢殺我們的兄弟,你知不知道,你惹了什么大禍,你死定了!”刀疤壯漢又羞又怒,厲聲的喊道。
    “惹了什么大禍?”少年輕輕的重復了一句刀疤壯漢的話語,臉上露出了一絲不屑的道:“這句話,我真是聽得太多了。”
    “多的,你都想象不到!”
    那刀疤漢子陡然就覺得自己的身體有些發冷,他的心中,瞬間升起了一種感覺,那就是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一個和藹可親的少年,而是一個兇獸。
    一個可以瞬間,就能夠將他撕成碎粉的兇獸,一個強大的,充滿了狂暴氣息的兇獸。
    面對這種兇獸,最好的辦法,就是不要招惹,然后有多遠跑多遠,但是他又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跑不動。
    “你……我們……我們是皇家的人,你……你不能殺我們!”終于,刀疤漢子冷靜了下來,他的聲音之中,也不再顫抖了。
    可是他的話,卻惹得四周圍觀的人一片噓聲,雖然這些人已經猜到了刀疤漢子的來歷,但是他們此時聽到刀疤漢子親口說出來,還是覺得氣憤不已。
    作為皇家的司空家族,出賣了整個大晉王朝普通平民的生存不說,竟然還施展這種卑鄙的手段。
    他們根本就不配稱之為皇族,他們根本就不配作為皇族!
    “不要玩了,讓他們上路。”少年朝著那金色的小貓一揮手,然后凌空來到了那倒地的中年人和小女孩的身邊。
    他手掌朝著那中年人的胸口一拍,本來痛苦的難以站起來的中年人,臉上的痛苦之色瞬間消散。
    “大俠,還請您救一下小女,她只是一個孩子,她才七歲啊!”中年人根本就沒有顧得上理會自己的傷勢,而是快速的抓住少年的手掌,苦苦的哀求道。
    少年點頭道:“大叔你不用擔心,你女兒只是閉過氣去,沒有事情的。”
    說話間,少年將倒在地上的小女孩扶起來,輕輕的用手掌推動了兩下,女孩就睜開了眼眸。
    不過此刻,這女孩的眼眸中,已經沒有了剛才的靈性,她有些呆滯的睜著眼睛,一動不動。
    而就在這時候,那金色的小貓已經重新落在了少年的肩膀上。伴隨著小金貓的落地,刀疤漢子等人,都好像一條條死狗,癱瘓在了地上。
    他們身上沒有什么明顯致命的傷痕,但是眼尖的人卻能夠發現,在這幾個大漢的眉頭,多了一絲血痕。
    猶如殘陽般的血痕。
    “小妹妹,沒有事了,所有的事情都已經過去了,你要是覺得心里委屈,大哥哥在這里,你就給大哥哥哭出來。”帶著一絲柔和的聲音,在小女孩的耳邊響起。
    “哇!”小女孩在這聲音下,大聲的哭了出來。這一哭,就好像江河崩壩,根本就止不住。
    而一些看熱鬧的人,在這一刻卻松了一口氣,以他們的經驗,小女孩能夠哭出來,就好了。
    “快點走吧,還要趕路,再耽誤就要露宿街頭了。”
    “馮先生,您讓孩子好好休息一下,喝點水,快點趕路,我在前面等您。”
    “我這里還有一個苦梨,等一下讓丫頭吃了,也好有力氣走路,別說不要,丫頭是我看著長大的。”
    ……
    一片告辭聲中,人走了大半,而那面目還算俊朗的中年人手中,則多了不少的吃食。雖然這些東西在平時,根本就值不了幾個錢,但是在逃難的路上,卻是價值千金。
    “在下馮希杰,乃是疆州人士,此次為了逃難,卻沒有想到惹下了這等飛來禍事,如若不是大俠相救,我們一家人還不知道會怎么樣呢!”中年人在用袖子擦了擦自己手中的苦梨遞給女兒之后,朝著少年拱手道。
    年輕人拍了一下那金色的小貓,淡淡的道:“些許小事,閣下不必在意。”
    說話間,少年朝著黑牛一擺手,那有些龐大的黑牛,就晃晃悠悠的朝著少年走了過來。
    “大俠,雖然在下有點冒昧,但還是要請教您的尊姓大名,以后有機會,在下一定報答您的恩情。”馮希杰的態度,無比的堅定。
    少年已經來到了牛前,他嘻嘻一笑道:“相逢即是有緣,又何必在意這些。”
    “另外沒有什么災難,你們不必那么急匆匆的趕路。”說話間,少年已經飛身落在了牛上。
    那牛的速度很快,雖然是在人群之中,但依舊只是一個眨眼的功夫,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真是一個義士啊!”馮希杰感嘆了一句之后,陡然他感覺好像哪里不對,但是一時間,他又說不出這種不對,究竟出現在了什么地方。
    “那個哥哥,好像是朝著青荒口去的!”小女孩一邊啃著手里的苦梨,一邊輕聲的道。
    青荒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天狼原九大狼旗進入大晉王朝的入口,同樣是天荒和大晉王朝的交界處。
    現在他們這些人,就是要逃離,離青荒口越遠,代表著他們越安全,但是那個少年,走的方向,居然是青荒口!
    “爹爹,您不是說,越往那邊走,越危險嗎?這位哥哥怎么去了青荒口,他這是要干什么啊?”小女孩說到這里,猛地從地上站起來道:“父親,那位哥哥是不是不知道青荒口危險啊!”
    “他知道,但是他還是要去!”馮希杰的聲音中,帶著一絲由衷的敬慕:“慷慨悲歌,以命赴國難,此乃真正的俠者!”
    “這天下,這大晉王朝,還有這般的存在,實在是我等的幸事,他們才是這個天下的脊梁。”
    小女孩不太懂自己父親所說話語的意思,但是她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這位哥哥,實在是太帥了!
    “爹爹,咱們慢慢走吧,那個哥哥說,沒有什么災難的,咱們慢慢走就行了。”
    “或者,咱們還是回家去吧,妞妞想要回家了。”
    對于少年的話,馮希杰很想相信,但是他心中更清楚,災難已經迫在眉睫。雖然那少年救了自己等人,但是他絕對不會將自家的性命寄托在少年的話語上。
    雖然他很愿意相信少年,但是那天荒之地的強大,卻讓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去賭。
    策牛奔騰的鄭鳴,并不知道自己的話沒有起到什么大的作用,但是這對他而言,并不是太重要。
    重要的是,他做了!
    紅色的聲望值,雖然沒有掉落,卻也沒有增加,而黃色的聲望值,現在已經剩下不到一百個了。
    一百個黃色的聲望值,以往在鄭鳴的眼中,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但是這卻是他聲望值見底之后,聲望值最多的時候。
    踏馬古道,一路西行!
    鄭鳴目視著那些已經沒有了炊煙的村莊,看著那早就失去了生機的城池,心頭的憤怒,越加的磅礴了起來。
    大晉王朝,司空家族的選擇,他已經清楚,他更清楚這些空曠的地域的百姓,都已經被丟棄,被司空家族丟棄,他們在司空皇族的眼中,恐怕就是消除天狼原憤怒的禮品。
    從斬殺曾不到現在,鄭鳴并不認為自己有什么錯,他要是不斬殺曾不,他自己的心中,才會升起一層層的陰影。
    但是,這些普通的群眾,也沒有任何的錯,他們本來過著他們平淡的生活,他們體會著屬于他們這些凡人的幸福和哀傷,但是現在,他們一個個都在背井離鄉,倉皇逃亡。
    沒有錯,他們也沒有錯!是誰的錯,是天狼原的錯,是他們的強橫霸道,更是大晉王朝的錯,大晉王朝作為這片土地的統治者,他們卻直接將這些子民丟棄。
    像垃圾一般,直接丟棄,而丟棄這些人的目的,只是不給自己惹麻煩,只是要用他們來平息天狼原的憤怒。
    無邊的天地,鄭鳴感到無比的空曠,可是這一刻,他的心無比的堅定。
    既然這件事情大晉王朝管不了,世家大族只是知道奔跑,那么他鄭鳴,就要管這件事情。
    這個事情因他而起,他就要解決,他絕對不能讓這些普通的平民,因為他的事情而受連累。
    拍了拍自己肩膀上的金色小貓,鄭鳴發出了一聲長嘯,雖然在走出定州的時候,他已經有了初步的打算,但是這一刻,他才真的堅定了自己的心志。
    “通告天下,鄭鳴當擋九大狼旗于天荒之外,世人無憂!”快速的在一片錦帛上寫下這行字,鄭鳴就從大黑牛的帶著的兜囊中,拿出了一個竹筒。
    竹筒之中,有的是一只飛行絕跡的鷹雀,經過了鍛煉的它,可以用最快的速度,飛到定州。
    本來,鄭鳴很想將這竹筒放在自己那得自鎮星宗的神秘手鐲之中,但是因為這鷹雀是活物,進入那手鐲的空間之內,活不了太長的時間,這才隨身攜帶。
    一揚手,鷹雀東去,鄭鳴的眼眸,也多出了一絲淡淡的冷意,他輕輕的催動自己坐下的大黑牛,整個人慢慢的融入到了點點夕陽之中。
    “嗯,竟然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