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413 路見不平

  當然,引導大眾輿論的這些人,就是以司空家族為首的世家大族,本來作為皇族,他們有守土之責,但是現在,他們第一時間將自己的子民舍棄。
    為了讓自己的家族有一個好的名聲,所以他們就將一切,都推在了鄭鳴的身上。
    都是那個該千刀萬剮的鄭鳴惹的禍,要不是他,狼旗就不會進入大晉王朝!這種怨氣,只是一天的功夫,就傳遍了大晉王朝。
    “爹爹,妞妞口渴!”一個頭上梳著麻花小辮,艱難的挪動著小腳丫的小女孩,有氣無力的朝著自己的父親說道。
    她的父親,是一個三十多歲,面目還算是俊朗的人,在一群逃難的人之中,也只有他,現在還穿著長衫!
    不過那本應該潔白的長衫,已經被塵土所侵蝕,變的一邊土黃,一邊灰黃,很是骯臟。
    中年人看著那嘴唇發干幾乎有了血痕的女兒,眼眸中生出了一絲不忍,他將自己手中的水葫蘆拿出,輕輕的晃了晃,就聽到里面很輕的撞擊聲。
    水不多了,而要到下一個水源地,還不知道要多長時間。
    “乖女兒,再走十里路,就讓你喝一大口。”中年人說話間,又朝著前方一指道:“聽說,再往前面五十里,就有一條大河,那里有好多的水。”
    女孩很是乖巧的點了點頭,她用自己的舌頭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聽話的點頭道:“爹爹,我知道了。”
    中年人點了點頭,拉著小女孩的手,繼續朝著前方走。
    “爹爹,咱們在家里呆的好好的,為什么要離開家啊?”小女孩的話語中,帶著一絲疑惑的問道。
    中年人遲疑了瞬間,最終還是沉聲的道:“乖女兒,咱們之所以離開,是因為災難要來了。”
    “災難,什么災難啊?”小女孩仰起頭,眼眸中充滿了好奇的道。
    中年男子嘆了一口氣道:“聽說有天荒之地的蠻人,要進攻咱們大晉王朝啊!”
    “爹爹,你不是給我說,咱們大晉王朝,有無數的軍隊,有無數的世家大族,他們……他們在保衛我們的安全嗎?”小女孩怯生生的道:“那些蠻人敢來,他們為什么不將那些蠻人打走啊!”
    中年人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遲疑,他心中很清楚,那些世家大族和大晉王朝的軍隊,都已經躲了起來。
    “他們……他們打不過蠻人,咳咳咳……”
    說完這句話之后,中年人就用力的咳嗽,一時間,他整個人,都好像要咳死一般。
    “那……那些世家大族都去了哪里啊?”小女孩歪著頭,一副疑惑的樣子。
    女兒的模樣,讓中年人覺得自己實在是有點說不下去了。他嘆了一口氣道:“軍隊和世家大族,都已經躲了起來。”
    “為什么啊,您不是說,咱們種地給王朝交稅,王朝就保護咱們的安全嗎?為什么在這個時候,他們卻躲了起來呢?”
    在女兒天真的問題下,中年人有一種難以招架的感覺,就在他尋思著該如何解釋的時候,一個壯漢怒聲的道:“這事情,還不是都怨那個鄭鳴嘛!”
    “要不是他得罪了天狼原,咱們怎么會逃離自己的家園,咱們怎么會過這種日子。”
    大漢的聲音剛剛說完,又一個瘦削的漢子一邊大口的喝水,一邊滿是憤恨的道:“就是鄭鳴那個惹禍精,人家只不過殺了他兩個侍衛,他竟然敢報仇!”
    “他也不看看,他面對的是誰?天狼原啊,那可是天狼原!他……就算他自己愿意找死,也不要帶著爺們去死,這大好的日子,爺還沒有過夠呢!”
    “對對對,鄭鳴這家伙,實在是不得好死,但是他死沒有關系,也不能讓我們跟著去墊背啊!”
    各種各樣的聲音,一下子亂成了一片,更有人揚著手臂,大聲的道:“老子是沒有見到鄭鳴,要是見到他的話,絕對給他來一個三刀六洞!”
    “殺了他,我就要看看,他的心是不是黑的,他坑害了我們這么多人,他……他不得好死!”
    聽著這些謾罵聲,中年人搖了搖頭,并沒有吭聲,只是拉著自己的女兒緩緩前行。
    可是就在這些罵聲告一段落的時候,就聽一個怯生生的聲音道:“我覺得,那個叫鄭鳴的大哥哥,他做的沒有什么錯啊,他為自己的下屬報仇,是正義的。”
    “反而……反而是國君收了咱們那么多錢,現在卻躲了起來,才是對不起我們。”
    小女孩的話一出口,頓時讓四周一片的沉寂,不少本來跟著那些起哄的人一起罵鄭鳴的聲音,在這一刻,都沉靜了下來。
    雖然大多數人的心中,都憋著一股氣,但是他們這股氣,并不是針對鄭鳴的!
    他們針對的,是大晉王朝,是那個讓他們不斷繳納自己的錢財,卻不能給自己保護的大晉王朝。
    他們跟著那些挑事的人一起罵鄭鳴,但是這并不表明,他們就沒有善惡之心。
    剛才他們選擇了盲從,但是現在,小女孩的話,卻讓他們清醒了過來。
    鄭鳴有什么錯?他只不過,在自己和自己的同伴遭到了欺辱的時候,選擇了反抗。
    這種事情,放在誰身上,誰不反抗!
    不反抗的人,還是一個男人嘛!
    一時間,那一溜根本就分不清多少的搬遷人馬,都陷入了詭異的平靜之中,不少人的神色,都變得無比的詭異。
    “馬勒戈壁的,小丫頭你胡說八道什么,小丫頭片子不知道胡說八道,是要死人的!”一個臉上有一大塊疤,看上去無比兇狠的大漢,快速的來到小女孩的身前,一個大大的巴掌,用力的扇了過去。
    小女孩只是一個孩子,她雖然有些聰慧,卻還沒有到應對危險的地步。
    所以在那一個巴掌打來的剎那,小女孩雖然本能的選擇了后退,但是她又能夠退到什么地方。
    還沒有等小女孩閃避,那一個巴掌,就重重的打在了小女孩的臉上。
    小女孩瘦弱的身體,被這一巴掌直接打的原地轉了三四個圈,然后重重的栽倒在地上。
    那中年文士,怎么也沒有想到,他心愛的女兒竟然遭遇了這種危險,他快速的朝著小女孩撲過去,瘋了一般的用手探查小女孩的呼吸。
    一滴滴鮮血,不斷的從小女孩的嘴角淌下,此刻的小女孩,臉色變的蒼白。
    “王八蛋,我跟你們拼了!”中年文士大吼一聲,朝著那壯漢直撲了過去。
    在大晉王朝,雖然普通人也修煉一些拳腳,但是中年文士在這方面,真的是一點都不擅長。
    所以他雖然瘋一般的撲了過去,但是還沒有等他撲到那人的近前,就被那壯漢一腳踢到在地上。
    中年文士雖然沒有昏死過去,但是他躺在地上的身軀,卻在不斷的痙攣著,那已經變形的臉顯得是那樣的痛苦。
    四周越加的平靜,但是不少年輕的漢子都緊緊的攥著拳頭。他們都是從一個地方出來逃難的,對于這對父女,他們都不陌生。
    雖然是在逃難之中,但是大家依舊忘不掉小女孩那猶如銀鈴般的笑聲,都忘不掉識數認字,見多識廣的中年文士給他們的幫助。
    “你……你怎么可以打人?”一個老漢,有些憤怒的質問道。
    看著老漢打抱不平的樣子,那壯漢哈哈大笑道:“老子拳頭大,老子就打了,你能咋地!”
    “你們這些鱉孫,你們的拳頭沒有老子大,你們的力氣沒有老子大,老子打了你們,是你們的榮幸。”
    “怎么,瞪我,你再瞪我,信不信我現在就將你的眼珠子挖下來!”壯漢手指著一個怒目而視的少年,聲音之中,帶著一絲血腥的威脅道。
    少年剛剛準備說話,就被他身旁的親友拉住,那些經歷了事情多的人,都知道這壯漢為人兇狠,很是容易說到做到。
    而就在有人朝著中年人走去,準備查看那中年人父女的傷勢時,那一直都沒有開口的瘦削漢子道:“都給我別動,讓他們死在這里,這就是胡言亂語的下場。”
    “好像這天下,就只有他們兩個聰明人一般。豬狗一般的東西,就是這種命,想反抗,那是找死!”
    這瘦削漢子的話,讓不少人臉上的怒色更多,但是卻也讓更多的人,眼中升起了畏懼。
    “我想問一下,你是什么樣的東西?”一個淡淡的聲音,陡然從遠處傳來。
    瘦削漢子的雙眸中,頓時升起了兇光,他雖然讀書不多,卻也知道這個人在罵自己。
    他朝著說話的方向看去,就看到了那說話的人,因為那說話人四周的人,早就已經躲開了。
    這是一個少年,一個騎在黑色的大牛身上的少年,少年的肩膀上,放著一只金色的小貓。
    看上去,這就是一個人畜無害的少年,一個跟隨著自家長輩,帶著行李逃難的少年。
    “老爺我是什么命,等一下你小子就知道了。”說話間,那瘦削的漢子騰空而起,朝著少年就是一拳。
    雖然瘦削漢子不壯,但是身手很快,那拳頭更好像旋風,朝著少年的頭直直的砸了下去。
    不少人都忍不住閉上了眼睛,他們覺得,只要少年被這一拳打中,那肯定會一命嗚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