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412 天下之罪在鄭鳴

  跑了,就這樣跑了!那氣勢洶洶的聯軍,那好像不將鄭鳴置于死地就不罷休的大晉王朝的聯軍,居然真的跑了!
    姜元豐和冷淵影兩個人,直到所有的人都逃的干干凈凈,這才從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
    他們兩個飛快的對視了一眼,都從彼此的目光之中,看到了不信,看到了迷茫!
    畢竟,剛才發生的事情,對于他們兩個而言,實在是太神奇了,如果不是他們兩個沒有搞笑的天賦,說不定同時擺動雙手,還有一種搞笑的效果。
    鄭鳴立于山上,告訴那些氣勢洶洶的來人,要么死,要么滾,然后這些人都乖乖的滾了。
    他們的到來,就好像將自己的臉送上前來,讓鄭鳴用力的踩上兩腳,然后灰溜溜的離去一般。
    莫非鄭鳴那個師尊,真是天上地下,唯我獨尊的人物?要不然,怎么一句話,就將這些氣勢洶洶的來人,一個個嚇的屁滾尿流,一個個不吭一聲的逃了呢?
    鄭鳴也有點發懵,他此時一夫當關,實際上就是要發一個大招,心中十分不爽的他,希望來一個傾城之戀,讓那些將他當成禮物的東西,見識一下他老人家的厲害。
    順便,讓自己快要見底的聲望值,再升起來。
    姿勢,準備之類的東西,鄭鳴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著催動心頭的風云*關羽英雄牌,來一個傾城之戀的大招,那些家伙,卻好像狗一般,灰溜溜的逃走了。
    怎么會是這樣?
    可是事情就是這樣,就是這么神奇。就是這么不可思議,就是這么讓他有話說不出口!
    追上去,將這些不要臉的家伙統統殺了,他實在是有點做不出來,所以鄭鳴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人遠去。
    當然,和鄭鳴的摸不到頭腦相比。還有一些人,則顯得更加的尷尬,他們就是那些已經和司空老祖等人接觸的,定州的世家來人。
    司空老祖他們攻擊定州,這些世家在他們的眼中,是有一些用處的,但是現在,他們已經返回了京城,自然這些七品世家。也都沒有什么用處了。
    所以他們在走的時候,連和這些投降的七品家族招呼都沒有打一個,就走了。
    這一下,所有的七品家族,都坐蠟了。他們彼此的臉色,都顯得一片蒼白,他們都用一種看著天神般的目光,看著立于山峰之上的鄭鳴。
    鄭鳴身后。究竟有著一種多么強大的力量,才讓司空老祖等人。根本就沒有任何選擇的離去。而自己等人得罪了擁有這種力量的鄭鳴,那回去之后的下場,簡直不堪設想啊!
    “鳴少,我們也是萬不得已啊!”一個膽子比較小的家族首領,猛地跪在地上,大聲的哀嚎道。
    這冷不丁的一開口。立刻引起了其他家族的負責人齊刷刷的響應,一看有人率先跪在地上,一個個也跟著爭先恐后的跪倒在地。
    一時間,在那山峰下,上百個家族的頭領。撕心裂肺的朝著鄭鳴訴說他們的不得已,一時間,整個山峰下,簡直就哭成了一片。
    對于這些哭訴自己不得已的家族頭領,鄭鳴真的沒有什么心思理會他們,他自己清楚自己的事情,知道自己身后,真的沒有什么神秘的靠山。
    那威震大晉王朝的雄霸大爺,也就是他自己一個掩飾的身份而已,能夠在這個時候替他出面的人,鄭鳴真的想不出來一個。
    左老鬼和祝心容,這兩個人雖然已經明確表明站在自己這一邊,但是他們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確實沒有那個能力。
    至于托天老祖,這家伙雖然現在是自己的仆人,但是卻絕對不會幫著自己,更何況這家伙也辦不了這樣的事情。
    將姬空幼領走的魔道上門,他們好像有這樣的力量,但是他們不是早就返回了山門嗎?
    至于其他的人,鄭鳴就想不到了。
    不過,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他都準備查清楚,畢竟這事情,關系到他今后要走的路。
    所以鄭鳴在朝著姜元豐和冷淵影點了一下頭之后,就騰空而起,朝著錦綸府的方向飛馳而去。
    消息的傳播,很是快速,更何況是這種關系到整個大晉王朝興亡的事情。
    作為大晉王朝的統治者,司空家族雖然不愿意九大狼旗進入定州的消息傳播出去,但是那些跟隨著他們來到定州的家族,卻都以最快的方式,將消息傳遞到了自己的家族。
    而一些和他們關系好,更擁有著各種親屬、附屬關系的家族,也都聽到了消息。
    所以,這九大狼旗要親入定州,找鄭鳴算賬的消息,就好像一陣旋風,快速的席卷整個大晉王朝的大小世家。
    鄭鳴在回去的一個時辰之后,就已經得到了消息,他在這一刻,有一種哭笑不得的感覺。
    這九大狼旗,實在是太給面子了,嗯,就在自己將司空家族組織的各大世家聯軍給堵在山口的時候,他們就幫忙說要親自取自己的性命。
    奶奶的,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好好謝謝他們,畢竟他們讓自己很是風光了一把。
    “鄭鳴,你有沒有特別親密,外人卻不知道的親屬?如果有的話,我可以向周天魔神發誓,保護他的安全。”托天老祖就站在鄭鳴的身邊,在聽到了九大狼旗要入定州的消息之后,他眼珠轉動之間,輕聲的問道。
    鄭鳴沒有想到一向在自己這里不怎么說話的托天老祖,突然說出這種話來,但是他瞬間明白了托天老祖的意思。
    這家伙,是想用這種方式,從自己的身邊逃走,雖然這種方式好像有點風險,但是實際上,在這種大勢下,好像是最為安全的。
    “看來你是聽說過九大狼旗?”
    托天老祖點頭道:“天狼原的九大狼旗,知道的人不少,說起來,這天狼原一共有十大狼旗,只不過其中一支,拱衛狼帝,地位超脫,所以就成了九大狼旗!”
    “按照魔道之中有一個去過天狼原的前輩記載,狼帝的位置,是從九大狼旗的旗主之中選出來的。而每一個狼旗的旗主,都是一品的強者。”
    “甚至是超一品的強者,而且每一支狼旗,都擁有著強橫的戰斗力,可以說一支狼旗,就能夠滅亡大晉王朝!”
    “你殺的那個曾不,在天狼原雖然也算一個人物,但是他的地位和各旗的旗主,差的實在是太遠了,就算是給曾不報仇,也用不著出動一個狼旗的兵馬,更何況一下子出動了九個狼旗!”
    鄭鳴點了點頭道:“看來,這次天狼原好像是傾巢而出了。”
    托天老祖點了點頭道:“也算是吧,鄭鳴,這一次,別說是你師傅,就算是普通的上門弟子出面,都沒有任何的用處,你啊,還是做好準備吧!”
    “那個你只要將我的禁止玉符給我,我可以保證,絕對讓你那個親屬,成功的長大。”
    “甚至我可以收他為弟子,讓他在魔道之中出人頭地,更能夠讓他享受無邊的榮華富貴……”
    看到鄭鳴絲毫不為所動的樣子,托天老祖著急道:“就算你留下我,也沒有任何的用處,我絕對不是九大狼旗任何一個旗主的對手。”
    “你留下我,只是拉一個陪葬的,趁著我現在還沒有暴露出來,給你家里留一個后路吧!”
    托天老祖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口才,原來是這樣的好,他的眼眸,直直的看著鄭鳴,他相信在這個時候,鄭鳴一定會做出最明智的選擇。
    嗯,鄭鳴絕對不會拒絕的。
    “我還真沒有需要你幫我照顧的人,另外啊,你就將心放進肚子里,不就是九大狼旗么?不用太放在心上。”
    鄭鳴說話間,就轉身而去,此刻他肩膀上的小金貓,更是給了托天老祖一個鄙視的眼神。
    那眼神,真的是**裸的鄙視,看到這個眼神,托天老祖就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被鄙視了不說,而且還是被一只貓鄙視了,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鄭鳴,你……你會后悔的!”
    鄭鳴并沒有將九大狼旗的到來放在心上,但是整個大晉王朝,卻已經卷起了一陣旋風。
    那些有家有業的世家大族,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家業一扔,然后帶上家族最重要的子弟和金銀細軟,快馬加鞭的朝著京城的方向趕。
    至于那些小家族,則是快速的分散人手,甚至有的家族,更是將自己家族的人手直接分散到了深山荒野之中,想要等狼旗過后,一切都安寧了,他們再回來。
    和這些大小的世家相比,最苦的,無疑是那些普通的老百姓,特別是那些處在狼旗進入定州一線的百姓,更是一下子陷入了水深火熱之中。
    他們在聽說了狼旗的可怕之后,大多攜家帶口的四處逃竄,因為沒有消息,所以他們根本就不知道京城方圓五百里,狼旗不會進入。
    他們漫無目的地四散奔逃,他們之中更有人大罵那些有著守衛疆土之責的世家大族。
    而這罵聲,慢慢的,在一些有心人的引導下,就開始聚集在了鄭鳴的身上。
    ps:  封推期間,老貓會克服困難,盡可能多更,求兄弟們給力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