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2 兵發定州

  在大晉王朝之中,金無神簡直就是一個神一般的存在,除了上門,沒有人可以質疑他的決定。
    甚至很多人都覺得,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建立一個一品家族,一個在任何方面都絲毫不弱于王謝兩家的一品家族。
    而這些年來,金無神唯一的弟子,就是卓英亢!
    果然,就聽被他判斷為卓英亢的少年道:“家師為了滄浪之巔的比試,還在閉關,晚輩雖然想要及時通知他老人家這件事情,卻也不敢打攪他老人家。”
    “不過家師一向以大晉王朝的利益為重,各位長者的決定,他老人家絕對不會反對。”
    那謝九叔點頭道:“哼,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要死要活都是自己的事情,只是得記住一點,只要別給咱們惹禍就行!”
    “天狼原十萬大軍,又豈是他能夠招惹的,這次不但是他,他的全家,都要當成向天狼原賠罪的禮品。”
    卓英亢點頭道:“天狼原的強大,我也聽家師說過,這個鄭鳴狂妄無禮,為了自己的兩個侍衛,竟然干出這種置整個大晉王朝于危險的事情。”
    “他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他就是一個魔,一個狂妄自大,卑鄙無恥的魔!”
    于禁隆聞聽此言,內心里不由得對卓英亢升起了一絲鄙夷。一個能成大事之人,必定會把自己對人對事物的喜好、情緒如此等等,深藏不露,像這等喜形于色,根本就沉不住氣之人,又怎么可能給劍帝金無神當弟子呢?真真是丟盡了他師父的面子啊!
    后來又暗自思忖,傳說中卓英亢對鄭鳴恨之入骨,看這卓英亢一副恨不得讓鄭鳴永世不得翻身的恨恨模樣,看來還真是有這么一回事,不過卓英亢和鄭鳴相比,明顯差的不是一籌。
    劍帝金無神這個弟子。收的不是太好。
    作為閎州的一州之首,于禁隆是很清楚事情發生的原因的,說實話,于禁隆在聽到事情的經過之后。第一個感覺,就是鄭鳴做的特別男人。
    一個男人,特別是一個強大的男人,就應該仗劍天涯,快意恩仇!
    如果人家打到你的臉上。將你家的人殺了幾個,你連屁都不放一個,那還算是什么男人。
    但是天狼原在大晉王朝的人心頭,留下的恐懼實在是太強了,所以太多的人恐懼天狼原,太多的人寧愿鄭鳴死,也不干得罪天狼原。
    所以,鄭鳴就成了他們眼中,給自己消滅禍事的替罪羊,而為了消減自己害怕的羞辱感。他們就將所有的一切不好的東西,都堆在鄭鳴的身上。
    他們要讓鄭鳴承受責任,他們要讓鄭鳴這樣那樣,他們的這些行為說起來還不就是一個怕字。
    這個道理,不知道多少人明白,但是這種謊言說多了,在很多人的眼中,也就成了真理。
    “不錯,鄭鳴就是一個無惡不作的魔頭,甚至他比魔頭還可惡。咱們殺了他。不知道救了多少人,這一次除魔衛道的盛典,一定能夠流傳后世。”
    那謝家九叔說的同樣慷慨激昂,他在說話的時候。目光更是朝著于禁隆看了過來。
    作為一家的家主,于禁隆這個人就是一個人精,他剎那間就明白了謝家九叔眼神的意思。
    這謝家九叔看自己,并不是說自己的意見多么重要,他是想要自己開口肯定他的意見。
    而他之所以會如此看中自己的意見,是因為他心虛。他需要自己贊同他的意見,和他一起胡說八道。
    雖然心中有一絲的鄙視,但是于禁隆還是鄭重的道:“卓少說得不錯,那鄭鳴肆意妄為,實在是罪惡滔天,簡直已經到了,不殺他不足以平民憤的地步。”
    卓英亢對于禁隆笑了笑,顯然對于他的話很是贊同。不過卓英亢和那謝家九叔,并沒有太多理會于禁隆,兩個人朝著于禁隆笑了笑,漫步走進了大殿。
    大殿之中,此刻已經坐了六七十個人,其中坐在最中間的,是司空家族的老祖。
    這位一品強者,在大晉王朝之內的名頭,也只是僅次于劍帝金無神,他看到卓英亢走進來,臉上露出了慈祥笑容道:“英亢賢侄,這邊坐。”
    說話間,他手指著離自己不遠的一個位置。
    這個位置的四周,坐的都是二品宗師,可以說這些人跺一跺腳,都能夠讓無數人震顫。
    可是在司空家族老祖給卓英亢指定位置的時候,他們這些人一個個都笑吟吟的看著卓英亢。
    卓英亢長身玉立,笑吟吟的朝著司空家族的老祖拱手道:“諸位前輩在前,哪里有英亢坐的位置。晚輩還是站在這里,聽諸位前輩的指示吧!”
    “哈哈哈,賢侄你客氣了,你代表的是令師,按說應該坐著最中間的位置才是,只不過現在我們正需同心協力誅滅鄭賊,所以老朽當仁不讓的坐了次位。”
    司空家族的老祖哈哈一笑道:“要是賢侄再不肯落座的話,那就是覺得老朽失禮啊!”
    司空家族是大晉王朝的皇族,司空老祖更是一品強者,他在大金王朝之中的地位,可以說也就是比劍帝金無神差一點,至于卓英亢,在他們的眼中,只是一個晚輩。
    卓英亢見司空老祖話語說到此地,當下趕忙道:“既然各位前輩如此厚愛,那晚輩卻之不恭了。”
    隨著卓英亢的落座,不知道多少道目光從他的身上掠過,更有人心中暗自思量,自己家中是不是還有沒有成婚的晚輩,要是能夠將晚輩嫁給卓英亢,那就實在是太好了。
    “諸位,鄭鳴罪惡滔天,可以說是十惡不赦。現在咱們已經聚集完畢,就應該以最快的速度,斬首鄭鳴,也只有這樣,咱們才能夠有時間挽回天狼原的憤怒。”
    司空老祖聲音響亮的道:“天狼原的厲害,咱們大家伙應該都明白,要是讓天狼原發兵的話,那傾巢之下無完卵,任何一個家族,都難以保全自己。”
    “雖然金無神兄現在來不了,但是咱們現在也不能等下去,我提議,由我和王兄、謝兄以及問劍閣的閔長老,以及程家等十三位二品宗師應付雄霸!”
    “雖然我們不見得能夠誅殺雄霸,但能夠保證,讓雄霸難以救援那鄭鳴小兒!”
    一下子出動四個一品,還有十三個二品宗師對付一個雄霸,卓英亢的心顫抖了一下。
    他的師尊金無神和雄霸在大晉王朝之中,可謂是并列的兩個存在,現在他才算是真的明白自己師尊的地位。
    如果不是到了這種關系到各自生死的時刻,絕對沒有人愿意得罪雄霸這等的存在。
    謝家的老祖點頭道:“我同意司空兄的安排,在這里,我只說一點,那就是大家一定要各司其責,鐵壁合圍,鄭家所有的人,一個都不能逃掉。”
    “只有將這些人全部擒殺,才能夠表示我們對天狼原的誠意,也能夠更容易獲得天狼原各位大人的原諒。”
    謝家老祖的話音一落地,就有人恭維道:“謝老哥說的非常的對,咱們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要表達出咱們的誠意,誰要是放走了鄭家一個,那么就別怪我手下無情。”
    “對,一定要將鄭家斬盡殺絕,據我所知,鄭鳴一共有親人四個,這四個人,哪一個也不能跑了。”
    要是以往,這些叫囂聲,卓英亢一定非常的反感,但是現而今,他的心中,卻升起了一種久違的興奮。
    斬下鄭鳴的頭,殺光鄭鳴的家人,殺光所有和鄭鳴有關系的人,想一想,就讓人覺得有些興奮。
    要不是他卓英亢要保持劍帝弟子的榮耀,要不是他卓英亢不愿意丟了自己的臉面,他一定會跟著這些人議論該如何虐殺鄭鳴和他的家人,從而求得天狼原的歡心。
    “賢侄,你不要覺得他們太過分,實際上他們也不愿意這樣,畢竟這世上,誰都要活下去不是,那鄭鳴既然打破了大家的安全保障,拿他就必須付出代價。”
    傳音的是司空家族的老祖,他的話語中,充滿了長輩對晚輩的諄諄教導,但是聽的卓英亢心中卻有些反胃。
    他很想告訴這個道貌岸然的家伙,自己絲毫沒有反感,自己絲毫沒有不高興,相反,自己很高興!
    而且自己還覺得,有些人的手段,實在是太仁慈。
    “前輩教訓的是,所謂殺一人不為惡,救一人不為仁,前輩卻殺一人而救整個大晉王朝,鄭鳴那救一人的小善,和您相比,實在是差的太遠了。”、
    卓英亢說的正義凜然,而那坐在收尾的司空老祖等人,一個個都仰天大笑。
    特別是司空老祖,他滿是欣賞的看著卓英亢道:“賢侄不愧是咱們大晉王朝的一品奇才,哈哈,這句話說得好,說的透徹!”
    說話間,他就將卓英亢的話朝著在場的人說了一遍,一時間歡呼般的聲響直沖云霄,幾乎所有人都在為卓英亢的話而歡呼。
    不過也有值守在一邊的普通弟子,臉上露出了鄙夷之色。
    “出發,兵發定州!”司空老祖一揮衣袖,聲音中充滿了威武的氣勢!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