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1 外柔內剛

  南云錦猶如青蔥一般的雙手,輕輕的攪在一起,就見她玉齒咬著朱唇,一副欲言又止,目光看向鄭鳴時,更有一種畏懼,好像鄭鳴就是一只老虎。
    一只專門吃人的老虎一般。
    鄭鳴的心情不錯,畢竟抽到了兩張不錯的英雄牌,此刻看著南云錦的模樣,忍不住調笑道:“南姑娘要是沒有什么事情,那我就去先忙了!”
    “鄭公子,我聽說因為家父的事情,給公子您惹了大麻煩?”南云錦終于開口了,而且說到最后,她竟然昂起頭,滿是認真的看著鄭鳴。
    聲望值下跌,而且好像整個大晉王朝的家伙,現在都聚集起來,要討伐自己,這還真是一個麻煩。
    “也不算是什么麻煩,有人打上門來,我自然不能束手待斃不是嗎?”
    鄭鳴的平淡,讓南云錦的心好像被什么觸動了一下,她輕柔,卻堅定無比的道:“多謝公子這些天的照顧,云錦是不祥之人,給公子和鄭家帶來了這么大的麻煩。”
    “現在云錦就離開鄭家,請公子告訴那些人云錦的行蹤,相信他們不會在找公子的麻煩。”
    南云錦堅定的神情,讓鄭鳴的心中一動。雖然他年齡并不比南云錦大多少,但是兩世為人的他,在看人方面,卻也不是普通的人可以比擬。
    他能夠感到,南云錦這個時候,并不是矯揉作態,她是真的要離開鄭家,是真的希望用自己的行動,解決現在鄭鳴所面對的麻煩。
    外柔內剛!
    這四個字瞬間在鄭鳴的心頭閃動,鄭鳴覺得,眼前這個女子,不但是一個外柔內剛的女子,而且還是一個內心非一般剛強的女子。
    “我鄭家現在的事情,起因雖然有一點是因為姑娘你,但是更多的,卻是因為我鄭家。”鄭鳴拍了一下南云錦的肩膀,輕輕的道:“你不用有什么愧疚,也不用覺得對我們鄭家有什么虧欠,這件事情,沒有什么大不了。”
    “我處理了就是。”
    雖然南云錦已經從那些人的口中,知道這件事情真的很大,而且給鄭家帶來的威脅,是毀滅性的,但是鄭鳴的話語,卻讓她的心中一陣的安寧。
    她覺得,眼前這個男子,并沒有半分的欺騙她,她愿意相信他的每一句話,這種感覺,就算是面對自己的父親,也從來都沒有過。
    “那……那云錦就等待著公子的好消息。”臉龐升起了一絲淡淡紅暈的南云錦,輕聲的說道。
    看著南云錦婷婷裊裊的離去,鄭鳴這才收回了眼神,他朝著左側瞅了一眼,淡淡的道:“藏頭露尾的干什么,還不給我滾出來。”
    “嘻嘻,郎才女貌,造化一對,小女子怎敢打攪公子您的好事啊!”黑妖狐笑嘻嘻的開玩笑道。
    一身青色衣裙的黑妖狐,早就沒有了當年在撼云寨的妖艷,相反洗盡了鉛華的她,此刻卻是給人一種別樣的吸引力。
    鄭鳴看著越發風情動人的黑妖狐,笑了笑道:“聽說黑姐姐你現在可是炙手可熱,咱們整個定州,最少有一半的適齡男子,都像您求婚來著。”
    “怎么樣?有沒有挑花眼,要是有的話,我可以幫你參考一下?”
    黑妖狐沒有想到,自己竟然給鄭鳴反過來調戲了,她狠狠的瞪了鄭鳴一眼,隨即想到了自己準備報告的事情,一瞬間神色就變得凝重起來。
    “公子,我過來,是來向您匯報定州各大世家情況的。”黑妖狐說話間,從自己那細細的腰身袋子里,取出了一個小本,凝重的道:“現在定州的情況很不好。”
    “不,應該說,連錦綸府的情況都很不好。”
    錦綸府是鄭家直屬的府邸,其中有小部分的家族,都是鄭工玄親封的,可以說,整個定州之中,對鄭家最為忠心的,就是錦綸府的各大家族。
    現在,連錦綸府的情況都不好,可見定州其他地方,已經變成了什么樣的情況。
    “公子,我覺得我們現在應該采取一些措施,將那些忘恩負義之徒,好好的殺上一批,只有這樣,才能夠起到震懾作用,不然的話,后果堪憂啊!”
    說話間,黑妖狐就將小本遞給了鄭鳴,鄭鳴翻看小本看了幾眼,就見上門寫到:“沈家家主沈安之弟沈云平,秘密前往閎州聯軍駐地,求見王家三長老……”
    “紅土七府聯合派出使者,前往面見司空家族的主事者,他們的底線是能夠保住自己家族的榮華富貴。而他們可以聽從聯軍的任何調遷……”
    “龍家的家主龍三淖,這些天已經了離開家族,說是去游歷,但是實際上已經出現在各大家族的聯軍之中。”
    ……
    一條條的消息,出現在鄭鳴的眼前,如果是熟悉定州情況的人,在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唯一能夠給出的總結,恐怕就是一句話,大難臨頭各自飛!
    “真不少啊,繼續關注就是。”鄭鳴將小本隨意的翻了一遍之后,淡淡的說道。
    黑妖狐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急色,她忍不住聲音高了幾分道:“公子,您要是現在再不處理,恐怕就真的麻煩了。”
    鄭鳴淡淡的道:“就是一群小蟲子,翻不起任何的浪花,我正愁如何安置那些跟隨咱們進入定州的下屬,他們要投靠新的主子,正是好時候啊!”
    說話間,鄭鳴朝著黑妖狐笑道:“你將心放在肚子里,這天啊,翻不了。”
    黑妖狐定定的看著離去的鄭鳴,心中安定了兩分。
    ……
    大晉王朝,三十個頂級世家,再加上五個三品以上的宗門,一下子匯聚了五十多位三品以上的宗師級高手。
    平常的時候,宗師級的高手大都閉關修煉,一般人想要見一面,都很是艱難。
    但是現而今,這宗師級高手,就好像一顆顆大白菜,出現在閎州境內。
    閎州的州主于禁隆,乃是一名身材高大,威武有力的男子,但是此刻,這個閎州的州主,卻好像一個仆役一般的站著。
    他所站的位置,不時州主府的大殿之內,而是州主府的大殿之外,平常他主持政務的時候,他的隨從所站立的地方。
    不過他的臉上,并沒有任何的不高興,甚至從他的神情上,都看不出任何半點的異樣。
    這位閎州的一州之主,對于自己所面對的情況,沒有半點的怨言,甚至他在這隨從的位置上,做的還很是盡心盡力。
    “謝九叔,侄兒給您請安了,您里面請!”當他看到一個四十多歲,面目俊朗的男子邁步走過來的時候,他第一個應了上去,滿臉笑容的說道。
    那被他稱為謝九叔的男子,論起年齡,比于禁隆還要年輕七八歲,但是他不但是謝家的宗師級高手,在輩分上,更比于禁隆高。按照于禁隆奶奶哪里算,于禁隆就是要叫這男子為叔。
    “哦,你小子在這里站著很好,記住,一定不能出差錯,明白嗎!”謝九叔朝著于禁隆點頭,輕聲的交代道。
    “請九叔放心,侄兒一定小心伺候,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差錯出現。”于禁隆拍著自己胸脯道。
    那謝九叔點頭,并沒有和于禁隆多說什么,漫步走進了大殿。雖然于禁隆是于家的家主,但是在他的眼中,也就是一個晚輩,還不值得他去理會。
    于禁隆同樣并不覺得自己受什么冷遇,這些能夠走進大殿的人,每一個跺跺腳,整個大晉王朝都要顫抖,他于家也只有一個老祖,能夠進入其中。
    隨著一個個于禁隆以往只是聽說的人走進大殿,于禁隆就覺得自己臉上的笑容,都有一種要凝固的感覺。
    但是,就算是這種發酸的感覺不好,他還是要笑,不但要笑,而且還要笑的燦爛。
    “哈哈哈,您來了,快里邊請!”在看到一個身影走過來的時候,于禁隆趕忙拱手道。
    不過當他看清楚來人的模樣時,頓時就覺得自己有點虧了,一個十五六的年輕小子,憑什么擔得起自己的點頭哈腰,自己這也是忙糊涂了,連人都不看就……
    雖然心中于禁隆有些憋屈,但是他卻絲毫不敢發作,更不敢有什么找回面子的想法。
    因為他不敢惹里面的人生氣,里面那些人不但修為高超,而且脾氣古怪,自己陪著小心,還差點就沖撞了人,現在要是不悠著點,說不定就會……
    就在他準備不理會那年輕人的時候,就見那謝九叔已經滿是笑容的從大殿之中走出來,他滿臉燦爛的朝著那年輕人打招呼道:“英亢小弟來了,我算著你快到了,就去外面迎你,卻沒有想到有點事情給錯過了。”
    謝九叔有沒有迎接這少年,于禁隆不知道,但是他知道,能夠讓謝九叔說出那句話,實際上,就已經是非常的不容易。
    這個年輕人不簡單,自己剛才行的禮,更是沒有白費。
    被稱為英亢的少年看到謝九叔,平如水面的臉上,也露出了一絲的笑容,他朝著那謝九叔抱拳道:“晚輩參見謝前輩!”
    謝九叔趕忙伸手攙住少年道:“英亢你這是干什么,怎么看不起我這個兄長不成?”
    “呵呵,英亢哪里敢,只不過是家師交代,對待各位前輩,一定不能失禮。”年輕人溫爾文雅的說道。
    謝九叔手指著年輕人道:“您師尊的身份,在整個大晉王朝,那是獨一份,除了幾位長輩之外,又有誰敢說,可以和您師尊相提并論!”
    “咱們互稱兄弟,這才是最合適的。”
    說到此處,謝九叔一抱拳道:“不知道令師有沒有過來,幾位前輩可都等著他來人就主持大局呢?”
    于禁隆這一刻,陡然想到了這個年輕人是誰,卓英亢,劍帝金無神的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