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0 文王

  鄭鳴心說我往哪里請我師傅來,那雄霸就是我好不好,但是事情已是如此,鄭鳴也只能干笑著順水推舟道:“我一定將這件事情稟告師尊,請他老人家作主。”
    在談了幾句話后,祝心容和左老鬼兩個人就告辭離去,在回到兩人暫時居住的精舍,祝心容就有些不滿的埋怨道:“咱們不是說好了,不輕易表態嗎?怎么現在,你也不跟我商量就直接把態度給表達了?”
    “你這樣一來,你知道我這個當師姐的多尷尬嗎?”
    左老鬼看著氣呼呼的祝心容,趕忙解釋道:“祝師妹,剛才和鄭鳴師弟談的時候,我發現咱們已經沒有退路了。”
    “司空皇族那些人,現在不但準備拿鄭鳴師弟的人頭,去抵消天狼原的怒火,咱們定州的三大宗門,也是他們的眼中釘,他們絕對不會放過咱們。”
    說到此處,左老鬼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冷光道:“既然左右都是拼上一把,何不和鄭師弟聯合。”
    “更何況鄭師弟如此的淡定,我覺得他的身后,一定有一股龐大的勢力。”
    鄭鳴的身后,真的是半點實力都沒有,但是他有英雄牌,別說那天狼原,就算是再來一個鎮星宗,他也滅得了。
    不過在送走了祝心容和左老鬼之后,鄭鳴就快速的抽取英雄牌的界面,他現在手中英雄牌不少,但是通天教主基本上他不考慮。
    通天教主,那絕對是殺雞用牛刀,這種英雄牌。他準備放在遇到不可測的危險之時再用。
    比如像鎮星宗那樣的事情。如果沒有太古金烏的英雄牌撐腰。他鄭鳴早不知道死到哪里。
    所以這種保命牌,絕對不可輕易動用。
    剩下的,鄭鳴手中戰斗力最強的,就是帝釋天。作為風云之中絕代的人物,帝釋天的戰斗力絕對是超一流的。
    就在鄭鳴考慮帝釋天的瞬間,鄭鳴的心神不覺落在了自己的聲望值上。
    紅色的聲望值三十七萬八千六百零一。
    黃色的聲望值五十六萬三千八百五十五。
    怎么回事,自己的黃色聲望值上次看的時候,還有一百多萬。基本上快到一百二十多萬,現在不增加也就算了,怎么變成了五十多萬。
    就在鄭鳴惱怒的時候,那黃色的聲望值,就好像坐過山車一般,再次快速的掉落。
    五十六萬,五十五萬、伍拾肆萬……
    一眨眼的功夫,黃色聲望值就掉落了三四萬,這可是三十四次抽取英雄牌的機會。
    鄭鳴瞬間就明白了過來,這英雄牌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因為大晉王朝宣布誅殺自己。所以那些本來對自己存在著畏懼之心的人,不再害怕自己。
    他大爺的!
    如果說鄭鳴現在,最重視的是什么,他一定會告訴你,聲望值,聲望值,聲望值!
    聲望值對于鄭鳴而言,就是英雄牌,就是在這個世界安身立命的根本,現在他好容易掙到手中的聲望值竟然在下降,實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而面對飛速下落的聲望值,鄭鳴覺得自己最好的選擇,就是將這些聲望值兌換成英雄牌。
    抽,抽,抽!
    雖然知道一下子抽取一張洪荒牌的可能性真的很小,但是鄭鳴還是選擇抽幾把洪荒牌。
    一萬分之一的機率,自然是讓鄭鳴享受了一把萬物皆空的感覺。
    洪荒牌不行,那咱們換取封神牌,千分之一的機率,真的是難弄,在抽取英雄牌的時候,鄭鳴的心中閃過了一個念頭,那就是要是能夠使用英雄牌就好了。
    別的不說,就李英瓊的英雄牌,嘖嘖,使用起來就超爽,別說萬分之一的機率,就算是十萬分之一,百萬分之一的機率,好的牌也能夠抽取的道。
    可惜,不能用啊!
    沒有,沒有,沒有,呃怎么就會有了呢?再次抽中封神牌,這……這他怎么可能呢?”鄭鳴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他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這上面真的有人。
    通天教主已經抽到了,這次莫非是元始天尊,當然,闡教十二真仙也可以接受的。
    甚至……甚至隨便來一個截教的弟子,我也不覺得老天你在耍我啊!
    就在鄭鳴心頭無數念頭閃動的時候,他終于看清楚了上面的人物,這是一個充滿了不凡之氣的老者,一個讓人一見,就忍不住敬服的人物。
    文王姬昌!
    鄭鳴覺得自己的牙齒在打顫,他覺得自己的心在凌亂,他覺得自己的心頭,好像有一百萬個草泥馬在心頭呼嘯而過,他感到自己有點懵了!
    封神牌,大爺我辛辛苦苦抽取的封神牌,他……他竟然是一個文王姬昌,這……這讓人情何以堪啊,你就算是不給我出一個高手,你出個低手也行啊。
    黃天化、雷震子,甚至那不知名的******,俺也不嫌棄,你怎么可以給俺來這些東西呢?
    嗚嗚嗚,好命苦啊!
    雖然心中一陣的埋怨,但是鄭鳴還是定神朝著姬昌的英雄牌瞅了過去,就見上面寫了三項技能。
    文王八卦、王者之氣、仁者無敵!
    他大爺的,什么叫做王者之氣,什么叫做仁者無敵,誰能給告訴我,這文王姬昌的英雄牌,應該怎么用啊!
    鄭鳴仔細的瞅了一遍周文王的英雄牌,然后默默地將這張英雄牌收了起來,雖然這張英雄牌實在是讓他有點模糊,但是他的內容,卻給人一種吊吊的感覺。
    找個時候用一下,別的不說,那文王八卦用來算卦,應該還是不錯的。
    就在鄭鳴打定主意的時候,他陡然發現,自己聲望值掉落的速度,竟然更快了,不行,要快點抽了。
    封神牌又抽取了一百次,嗚嗚,十萬黃色的聲望值砸下去,什么也沒有。
    鄭鳴這一刻,就將自己心中的僥幸給放了下來,他決定,還是老老實實的抽取武俠牌吧。
    雖然這武俠牌抽取起來,同樣不容易,但是怎么說,武俠牌的成功率是十分之一啊!
    “陳近南,好像很厲害,為人不識陳近南,就稱英雄也枉然!但是陳總舵主實在是有點遜啊,他的武技在大晉王朝,頂多也就是排到五品。”
    果斷的將陳總舵主放在一邊,鄭鳴就爭分奪秒的抽取英雄牌,他不加速不行,聲望值在刷刷的掉,不快速的抽取,就可能出現大量的損失。
    “儀琳師妹,竟然抽到了儀琳師妹,你能不能告訴我,儀琳師妹可以給我什么啊,恒山劍法,還只是小成,楚楚動人,這算是什么技能。”
    “更何況俺一個大老爺們,你怎么可以讓我楚楚動人!”鄭鳴幾乎沒有任何的猶豫,就將儀琳師妹的英雄牌扔到了一邊。
    儀琳師妹就算是,要是有令狐師兄,倒是可以用一次。
    抽抽抽!
    鄭鳴已經不知道自己抽了多少張英雄牌,反正他仍的沒有用的英雄牌,就足足有二三十張。
    嗯,又一張,大爺的,武俠牌之中,竟然出現了一個武將,奶奶的,這也行啊,武將就武將吧,反正俺不挑食。
    等一下將他扔到就是,有什么不好搞定的,可是當鄭鳴的目光落在那武將牌上的剎那,鄭鳴的神色就是一變。
    風云*關羽!
    竟然是風云上面的關羽,鄭鳴定睛朝著那關羽的英雄牌看去,就見上面赫然標注著四項技能:烈火霸刀、亢陽之體、傾城之戀、初級空間真意!
    傾城之戀,竟然是傾城之戀,風云之中,傳說最為霸道的武技,威力還在摩訶無量之上的武技。
    而且這傾城之戀,還是一門群攻武技,一刀之下,可以讓一座城池,完全化成飛灰,這等的實力,可不是普通的武功可以達到的。
    可以比擬,甚至超過帝釋天的一張英雄牌,疊加,必須疊加!
    心中這個念頭升起的瞬間,鄭鳴就開始疊加,而且還是最大化的疊加。
    十萬一張,自己開始抽取的時候,好像有五十萬黃色的聲望值,一張英雄牌,可以得到十分之一的傳承,那么六張英雄牌,就能夠有……
    就在鄭鳴心中暗喜之時,一張風云*關羽的英雄牌,出現在了他的心頭。
    疊加了一張,怎么可能只疊加了一張呢?
    鄭鳴有些臉色不好的大量自己心頭的黃色聲望值,他在這個時候發現,他黃色的聲望值,已經到了一個很低的程度。
    二百三十一個黃色聲望值。
    這可以說已經達到了鄭鳴近一段時間以來,黃色聲望值的最低谷。
    下掉,這些黃色的聲望值,竟然還在下調,他奶奶的,不會這些聲望值,給自己弄成負數吧。
    一個周文王,一個風云*關羽,好像也有收獲,鄭鳴剛剛安慰好自己,就聽外面有人道:“鄭公子在嗎?小女子有事情要和鄭公子談一下?”
    柔柔的聲音,猶如流動在山泉上的流水。
    雖然鄭鳴一直相信女兒是水做的,但是在見到南云錦之后,他才越加感到這句話說的實在是太對了。
    南云錦柔柔怯怯的模樣,讓鄭鳴在見她的瞬間,心中就有一種想要欺負一下她的沖動。
    雖然鄭鳴是一個能夠把握自己情感的人,但是這種本能的沖動,也就是難以壓制。
    “南姑娘有事情嗎?”在定了一下心神之后,鄭鳴沉聲的朝著南云錦問道。
    ps:  祝各位兄弟周末愉快!吃好玩好心情好,別忘了給老貓投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