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7 屈辱

  老者手指著中年人,一副恨鐵不成鋼的道:“你看著吧,這一次,一定會血流成河的!”
    “父親,那天狼原就算再厲害,但是咱們有劍帝金無神,有幾位潛修的一品強者,他們……他們應該不會太過分吧!”中年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服氣。
    說實話,中年人覺得自己的父親,在這件事情上,實在是有些太過謹慎了。天狼原雖然厲害,但是大晉王朝,也不是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最起碼,他們有金無神,有幾位一品強者,其中還包括他不敢說,但是在他心中,卻同樣難以匹敵的雄霸。
    “一品強者,嘿嘿,一品強者雖然不錯,但是你知道天狼原有多少一品強者嗎?他們的一品強者,比咱們峽谷十三國的人加起來都要多!”
    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譏諷,他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顫抖的道:“峽谷十三國對于天狼原而言,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天狼原踏滅峽谷十三國,并不是什么大的難事。”
    說到此處,老者的聲音有些飄忽的道:“二十年前,天狼原曾經想要進攻峽谷十三國,那個時候,峽谷十三國的強者都已經聯合了起來。”
    “但就是這樣,面對天狼原的進攻,一就沒有任何的勝算,天狼原一下子出動了十萬天狼軍!”
    “那可是全部都是由五品以上強者組成的天狼軍啊!”
    五品強者,在大晉王朝之中,足足可以成為一府的最強者,就算是再州城之中,五品強者也很少。
    十萬五品以上強者組成的天狼軍,其強大可想而知。更何況在作為士兵的五品強者之上,是一個個宗師境的高手。
    中年男子雖然模模糊糊的聽說過這件事情,但是對于其中的具體情況,卻并不是很清楚。
    “父親,那后來怎么了?”
    “后來,還不是上門出面,這才讓十萬天狼軍退回了天荒之地,但是你恐怕不知道,每一年,咱們峽谷十三國,都要向天狼原進貢。”
    說到此處,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回憶之色的道:“咱們段家,那個時候在疆州,只是一個七品的家族而已。”
    “只不過當時你有一個姑姑,在被天狼原的一個狼主掠走之后,受到了那位狼主的恩寵,這才有了咱們段家的崛起,就算是司空家族,對咱們也顧忌三分。”
    說到此處,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得意,很顯然,他對于自己家族能夠被作為皇族的司空家族顧忌,感到很是驕傲。
    但是那中年人的臉上,卻多出了一絲的羞愧之色。
    “這也是為什么,曾不狼主他們進入大晉王朝,第一個找的是咱們。”
    “哎,說起來這件事情,咱們做的也是有點魯莽,要是聽到曾不狼主的計劃之后,咱們能夠主動將這件事情攔下來,然后勸說鄭鳴教出人來,哪里還有這等的事情。”
    “失策啊,失策!”
    看著自己父親痛心疾首的模樣,中年人的心中一陣的煩躁,甚至他有一種看不起自己這個一手撐起了家族崛起的父親。
    “父親,現在說這些,都已經沒有用了,咱們該怎么辦?”
    老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遲疑,而后沉聲的道:“現在的情形,咱們雖然生路渺茫,但只有搏上一搏。”
    “父親您的意思,是給大晉王朝送信,讓他們組織峽谷十三國的武者,準備迎戰天狼原?”
    中年人的話還沒有說完,他的臉上,就已經被重重的擊打了一個巴掌。
    這個巴掌很狠,絲毫沒有留情的味道,雖然中年人的修為不低,但是在這一巴掌之下,還是被打了一個紅彤彤的掌印。
    “你這個孽障,胡說八道什么,你……你竟然想著抵抗天狼原,你知道天狼原是什么嗎?”
    老者手指著中年人,嘴里面厲聲的罵道:“天狼原的十萬天狼軍,根本就不是咱們這些人可以想象的。你要是不將這種抵抗天狼軍的心給我滅掉,明日我就革除你的家主之位!”
    “讓你這種人當家主,就是我對整個家族最大的不孝。”
    說到此處,老者的臉上,多出了一絲陰毒的道:“你立即讓你二弟帶上咱們疆州能夠置辦的最多的物資,還有,讓他們將疆州所有十五到二十五的女子都聚集起來,一起先送到天狼原去!”
    中年人的臉色,變的一片的蒼白,他雖然也經常賞賜人美女,但是一下子聚集一個州所有年輕的女子給人送去,他的心中,有一種屈辱感。
    可是,當他看到自己父親那帶著陰冷的目光時,他知道現在自己說什么都沒有用了。
    他不做,他們家會有人做,而且做的比他還要好!
    “十五以上太少,放寬一下,十三以上吧!”老者遲疑了一下,重重的道。
    “父親,十三歲還是孩子?”中年人終于有點忍不住道。
    “滾,你要是做不了,就讓你其他兄弟來做,哼哼,都是鄭鳴造的孽,她們要怨,就怨鄭鳴去吧,對了,你立即通知司空皇族,讓他們十日之內,將鄭鳴擒下,送到天狼原。”老者的臉色,猙獰無比的吼道。
    ……
    做為一國之君,司空紫符最近的日子,過的很是不錯,不說王謝家族現在對他挺客氣,就是那定州,也沒有人鬧騰了。
    王家那個倒霉的家主死了,一時間他的國君的權威大漲,雖然很多人都清楚,那倒霉家伙的死,和他司空紫符沒有半毛錢關系,但是他畢竟是國君。
    是被護國劍神所認定的國君。
    只要金無神在滄浪之顛擊敗雄霸,最好是能夠擊殺雄霸,那就找鄭鳴小子算總賬。
    不過這小子的手段,也真是夠高的,竟然成為了赤炎山的山主,聽說那赤炎老祖,死的有點不明不白。想來那赤炎老祖之所以會死,絕對是因為雄霸的出手。
    要不然,葬劍宮和無花谷,也不會和鄭家在定州和平相處。
    雖然一個定州,好像就這樣被鄭鳴給納入囊中,但是司空紫符并不覺得自己有什么損失,那個定州本來就不屬于自己,丟了也就是丟了。
    “陛下,您該服藥了!”一個長相有些笨拙的太監,笑瞇瞇朝著司空紫符說道。
    正在想著雄霸死在金無神劍下,自己該如何收拾鄭鳴的司空紫符,此刻差點沒有暈過去。
    什么我該吃藥了,難道我的想法太離奇,所以你說我應該吃藥了不成。
    這個念頭,在司空紫符的心頭一閃,頓時讓司空紫符怒形于色。雖然在各大家族面前,他司空紫符就是一個傀儡一樣的人物,但是在這皇宮之中,他可是能夠隨意決定一個人生死的人。
    就在他怒目朝著那太監看過去的時候,就發現那太監手中紅彤彤的丹藥是那樣的可愛。
    龍豹丸!
    在這三個字從司空紫符的腦海之中掠過的時候,司空紫符就覺得自己的心中,有一團火焰,在熊熊的燃燒。
    這幾天,有人送給了司空紫符一項既能夠修煉武技,更能夠享樂的法門,司空紫符是如獲至寶,甚至可以說是勤練不息。
    只是這法門雖好,修煉的時間多了,司空紫符就有一些力不從心,甚至有些筋疲力盡。
    于是就有人獻上了這龍豹丸的秘法,司空紫符試了一下,果然很是不錯。
    “取上來吧!”司空紫符在猶豫了一下,就沒有了懲罰那太監的想法,畢竟他的胸中,可是有著那么一團火焰,在胸中洶洶的燃燒呢。
    將一枚龍豹丸吞下,司空紫符就覺得自己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他虎視鷹揚,一如四方之主,天地明君!
    “再給我一顆!”正準備大踏步向前的司空紫符,突然想到了什么,沉聲的朝著那太監說道。
    太監猶豫了瞬間,剛剛準備勸說一下司空紫符,但是看著司空紫符那已經發紅的臉,最終還是又給了司空紫符一顆。
    兩顆龍豹丸的力量,讓司空紫符整個人,都有一種要飛上天的感覺,可是就在他折騰了一個時辰,修煉的正飛入云端的時候,陡然有人怒吼道:“司空紫符,給我出來。”
    這一嗓子,讓司空紫符差點沒有嚇出毛病來,他哆嗦了瞬間,這才快速的跑了出來。
    要是一般人這樣吼,司空紫符絕對要他的性命,但是這樣吼的人是他的叔父,而且還是一個宗師級的強者,他哪里敢和這位家族地位高于他的人犟嘴。
    雖然身體上無比的難受,但是司空紫符還是快速的穿上衣冠,快速的跑了出來。
    “拜見叔父!”司空紫符規規矩矩的彎腰行禮,只是這腰實在是有點彎不下去,所以一時間覺得有些難受。
    那被他稱為叔父的男子狠狠的瞪了司空紫符一眼,然后怒聲的呵斥道:“祖訓第三條!”
    司空紫符打了一個激靈,他知道祖訓第三條的內容,在司空家族,能夠被列到祖訓第三條的東西,他的內容可想而知。
    “組訓第三條,有金羽詔書,就算是任何時候,都要第一時間處理,否則……”
    司空紫符背到這一點,就有點背不下去,因為再背下去,他的皇位就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