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5 天狼原

  面對鄭鳴的攻擊,曾不露出了一絲冷笑,雖然他對鄭鳴照破自己的蹤跡感到驚訝,但是他同樣不覺得鄭鳴能夠怎么自己。
    風無處不在,自然能夠讓他隨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可是,就在他準備再次消失的時候,卻陡然覺得心神一陣搖曳,隨即就感到,自己好像身處在了一片殺戮的戰場。
    無數的人,在朝著他殺來,這些要殺他的人之中,有鄭鳴,有他的仇人,甚至有他已經死去的仇家。
    作為一個宗師級別的強者,曾不很能夠控制自己的情緒,剎那間,他就已經感到不好。
    可是就在他要從那種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的時候,一個拳頭,已經重重的擊打在了他的身上。
    曾不整個人,就好像一塊破布,重重的砸落在了地上。
    他就感到自己的體內,就好像一根根火紅的鋼針扎的一般,難受至極,不過,曾不并沒有先理會這些,他而是凝眸朝著鄭鳴的方向看了過去。
    “你……你那是什么手段?”
    鄭鳴使用的是一念魔生,突然之間的施展,讓本來能夠從他手中逃出來的曾不,失去了逃竄的機會。
    “一念魔生!”鄭鳴并沒有隱瞞,他這武技,乃是自己參悟,自己起的名字,自然也不懼怕其他人知道。
    “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告訴我,為什么來我這清泉伯府找麻煩?”
    曾不的心智,這一刻完全都沉浸在一念魔生四個字之中,在鄭鳴等了一刻鐘之后,這才喃喃的道:“好一個一念魔生,這次我輸的不冤。”
    “你問我為什么找上你清泉伯府,我告訴你,這件事情實際上和你沒有什么關系,我們來這里,只是要抓走一個叫做南云錦的女子。”
    “他爹黑心老人,偷了我們狼帝的九色幽蘭!”
    黑心老人偷了九色幽蘭,鄭鳴的心中,瞬間出現了九色幽蘭的資料。
    倒不是說鄭鳴見多識廣,實在是這九色幽蘭太有名了,它乃是大晉王朝記載不多的一品神藥,不但可以讓人脫胎換骨,更能夠提升人的修為。
    至于救命之類的事情,對于九色幽蘭而言,更不算是什么難得,只要是有一息尚存,就能夠直接救活。
    不過這九色幽蘭最重要的作用,并不是這些,而是煉制一種名為天心丹的丹藥。
    天心丹的作用,是提升武者對天地的感悟之力,顧名思義,這種天心丹對于頂級強者,有這巨大的吸引力。
    “鄭鳴,你也許不知道惹了多大的禍,你也可能不知道天狼原,你年輕不懂事,但是你可以現在請教一下你的師門長輩,看他們怎么說我們天狼原。”
    “哈哈哈,別說是你,就算是你們大晉王朝的劍帝金無神,對于我們天狼原也要顧忌九分。”
    鄭鳴并沒有立即回答這曾不的叫囂,他沉吟了一下,淡淡的道:“那九色幽蘭,并不是你們天狼原的。”
    這句話,鄭鳴的聲音不高,但是卻充滿了肯定的味道,聽到鄭鳴這句話的曾不,整個人頓時愣在了那里。
    他瞪大眼眸看著鄭鳴,想要從鄭鳴的眼眸中,看出鄭鳴從什么地方做出的這個判斷。
    但是鄭鳴只是冷淡的看著他,根本就沒有回答他這個問題的意思,甚至從鄭鳴的臉上,他看到了一絲譏諷。
    “九色幽蘭怎么不是我們天狼原的,他生在天荒之地,就是天荒之神對于他最親近子民的賞賜,那黑心老人膽大包天,偷取九色幽蘭,就該死!”
    曾不的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急促,很顯然,剛才鄭鳴的話,說中了他心中的隱私。
    鄭鳴這一刻,也差不多猜出了事情的大概,黑心老人這次去天荒之地給自己的女兒采藥,準備將自己的女兒造就成一個高手,卻沒有想到,運氣爆棚,采到了九色幽蘭。
    只不過他的運氣,好像在采集九色幽蘭之后,就已經用完,所以才會在采集九色幽蘭的時候,被人發現,然后陷入了人家的爭奪之中。
    至于黑心老人的身份是如何被人發現的,鄭鳴就不得而知,而這曾不找到這里,顯然那黑心老人和九色幽蘭都沒有落入天狼原的人手中。
    他們要用南云錦,威脅黑心老人。
    “鄭鳴,看在你年幼無知的份上,我可以給你一次機會,將南云錦交給我,然后對著天狼原的方向瞌三個頭賠禮,你殺死鹿家兄弟的事情,我做主就算了。”
    曾不用一種不甘的目光看著鄭鳴,臉上更是露出了一種恩賜的模樣道:“這是你最后的機會,你不要失去了他。”
    鄭鳴看著曾不,面容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譏諷,他帶著一絲冷漠的道:“去你媽的!”
    曾不沒有想到,自己的施舍,自己的好意,竟然得到了這樣一個回答。
    他有點看傻子一般的看著鄭鳴,不明白眼前這個少年,是真的傻,還是腦袋有問題。
    “你……你知不知道,你剛才拒絕的,是多少人夢寐以求,就算是將自己的性命拼上,都得不到的條件,你知不知道,剛才你拒絕的,是你們全家的性命!”
    “不,是所有和你有關系的人的性命,你死定了,這一次你死定了!”
    鄭鳴的腳,直接踩在了曾不的臉上,如果說他開始的時候,對于這個曾不沒有一絲好感的話,那么現在,他對于曾不可以說有的只是厭惡。
    無緣無故的打上自己家門,殺了跟隨自己家多年,猶如親人一般的護衛,還厚顏無恥的說,讓自己賠禮道歉,讓自己教出人來,他們以為自己是誰!
    作為狼帝下屬的狼主,曾不一向高高在上,在這大晉王朝,更覺得自己實在是高人一等。
    所以,他任由鹿家兄弟,對鄭家肆意殺戮,他對于鄭家,更只是當作一個可以予取予奪的對象。
    就算是對鄭鳴,他嘴中雖然說什么既往不咎,但是實際上也下定了決心,等將那叫做南云錦的女子帶走之后,就找鄭鳴算總賬。
    卻沒有想到,鄭鳴的腳,直接踩在了他的臉上,這種侮辱,他不知道自己多少年沒有受過,在被腳踩在臉上的剎那,曾不有一種想要瘋了的感覺。
    他覺得自己胸腔之中的熱量,在瘋狂的燃燒,他要爆發,他要將這個侮辱自己的人遂成碎粉。
    可惜,他做不到,那只壓在他頭頂的腳,就好像一座山,壓的他有點太不起頭來。
    “不管你是什么天狼原的人,殺了老子的人,你就要給老子償命!”說話間,鄭鳴的目光落在了那幾個慘死的護衛尸體上,然后腳下發力。
    千鈞的重擔,讓曾不覺得自己的頭有一種想要炸裂的感覺,他心中很清楚,雖然自己是三品強者,雖然自己的血脈之中有淡薄的青狼之血,但是自己的腦袋,絕對支撐不住鄭鳴的腳的用力。
    死亡,這兩個字曾不并不陌生,只不過對他而言,這兩個字,都是他主宰別人的死亡。
    但是現在,他的性命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這就讓他的心中,有一種瘋狂的感覺。
    怎么會是這樣?我怎么可能死在這種地方,啊啊啊,我只是來做一件小事,怎么能夠死。
    不能死,自己絕對不能死,作為天狼原最年輕的狼主之一,他有遠大的前程,他有讓人羨慕的……
    所以在剎那間,他大聲的吼道:“鄭鳴,你竟然要讓我給那幾個下賤的螻蟻賠命,你知不知道,我的性命,比他們金貴一千倍,不,一萬倍!”
    “他們死了就死了,普通的凡人,螻蟻而已,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給你十萬武者作為補償!”
    “對,十萬武者,另外,我還可以給你無數資源,我還可以給你……”
    在曾不有些瘋狂的許諾之中,鄭鳴冷漠的道:“在你的眼中,他們也許就是螻蟻,但是在我的眼中,他既然是我們鄭家的護衛,那就是我鄭鳴的家人!”
    “所以,你必須死!”
    守衛在四周的鄭家衛士,在聽到鄭鳴話語的剎那,一個個都感激的熱淚盈眶。他們雖然見識不多,但是他們能夠感覺到,鄭鳴話語中家人的含義。
    家人,二公子拿自己等人當家人,他為了給自己死去的同伴報仇,要殺了這個強橫的曾不。
    雖然他們不知道天狼原是什么地方,但是從曾不和那兩個巨漢表現出來的手段來看,這天狼原絕對不一般。
    二公子和天狼原對上,一定是一個巨大的麻煩。
    “二公子,您饒了他吧,為了我們樹立一個強大的敵人,不值得!”一個看上去有四十多歲的護衛,直接跪在了地上,聲淚俱下的向鄭鳴說道。
    鄭大洪,鹿鳴鎮的護衛隊員,可以說是鄭家的老人,鄭鳴小時候,他沒少護衛過鄭鳴的安全。
    現在,這個人跪在鄭鳴的面前,為的不是要鄭鳴給他們作主,而是不愿意給鄭家惹麻煩。
    鄭鳴明白鄭大洪的好意,但是他絕對不能夠接受。因為,這些人將他當成家人,那么他就更要將這些護衛當成家人。
    一個,兩個,五個,十個……
    隨著跪下的護衛越來越多,曾不的眼眸中欣喜越多了幾分,他覺得,這一下,自己的性命應該保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