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399 金鐘罩

  “他們殺了木叔,跟他們拼了,咱們是鄭家的護衛,不能丟了咱們清泉伯府的臉面!”一個年輕的侍衛,聲音之中帶著無盡悲憤的喊道。
    說話間,那侍衛已經揮刀朝著左側的巨漢沖了過去,不過面對著侍衛的沖擊,那巨漢的臉上,除了譏諷,還是譏諷。
    他就在那侍衛來到自己近前的剎那,一揮自己的巴掌,朝著那侍衛重重的拍了過去.
    “小小蟲子,給我去死!”
    巨漢雖然身材高大,但是他的行動,卻是無比的敏捷,那大手更是詭異無比的,直接越過了侍衛的刀,朝著侍衛的頭頂重重的打下。
    如果讓這巨漢的手掌打在侍衛的頭頂上,這侍衛絕對是死路一條。但是巨漢那看似笨拙的一手,卻好像隱含著一種詭異的變化,讓人根本就躲避不了。
    鄭鳴雖然不記得年輕侍衛的名字,但是他絕對不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家的侍衛死亡。
    所以鄭鳴身形如電,朝著那侍衛的方位沖了過去。
    鄭彪看著那就要朝著自己眉心落下的巨手,就覺得自己的身體,好像被什么束縛住了一般。
    躲避,半點都躲避不了。他知道,自己即將要面對的,就是死亡,而對于死亡,鄭彪心中是有恐懼的。
    但是,他并不后悔沖上來。他來自鹿鳴鎮,是鄭家分支,雖然也算是鄭家的族人,但是實際上過的也就是和普通人一樣的日子。
    但是,隨著他眼中那個和藹可親的鎮首大人變成了清泉伯,他的人生發生了重大的轉變,他不再是鹿鳴鎮上無名的小子,而是定州清泉伯府的護衛。
    就在他成為清泉伯府護衛的時候,他的父親,也是鹿鳴鎮護衛隊的一個老成員,將他叫過去說了一段話。
    對于父親的訓話,他隨著時光的流逝,開始忘記,但是有一句話,卻永遠銘刻在他的心頭:鄭工玄一家對自己家有恩,而現在自己是鄭家的護衛,那就要用自己的命,來保護鄭家的安全。
    現在,死亡終于要出現在他的近前,但是他不后悔!
    既然躲不過,那就閉上眼睛,靜靜等死算了,自己是鄭家的護衛,就算是死,也絕對不丟鄭家的臉!
    這個想法,讓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眸,一個個思緒,開始從他的心中閃過。
    “二少爺應該會替自己報仇,對,二少爺一定會替自己報仇,而且以后,二少爺帶領著鄭家,一定會有更加精彩的表現,只不過這些,自己以后看不到了。”
    “哎,好可惜不能跟隨二少爺一起作戰,要是能夠跟隨二少爺的話,那我鄭彪……”
    “還有鄰居家的小紅,幸虧我還沒有向她表達我的心意,要不然的話我死了,她豈不是要為難!”
    無數的念頭,在年輕的心中不斷的閃動,最終,這些念頭化成了不舍,化成了……
    就在這不舍之中,鄭彪覺得時間好像過的有點慢,別的不說,那大漢的出手,應該很快,自己應該被他抓在手中才是。
    緩緩的睜開了眼眸,鄭彪就發現,自己的頭頂三寸高的位置,那巨手好像蒲扇一般的朝著自己壓來。
    只要一個剎那,自己就要死了嗎?這個念頭剛剛升起,就聽到四周一陣歡呼,他定睛朝著那巨手的位置一看,就見一只手掌,正托著那下落的巨手。
    這手掌和那巨手相比,實在是好比蒲扇碰到了樹葉,但是偏偏那好像蒲扇的巨手,在這白凈修長的手掌支撐下,半點也落不下去!
    順著這修長的手掌,鄭彪看到了一個帶著微笑的面容,面容俊朗,但是落在鄭彪的眼中,真正讓他感到最多的,還是從這面容上透露出來的熟悉的感覺。
    二少爺,是二少爺來了,自己的性命保住了!
    “你到一旁休息,等一下,我就讓你看看,招惹我們清泉伯府的下場。”
    柔和的聲音之中,鄭鳴的手掌,就開始變紅,變的猶如一塊紅玉般的紅。
    “鹿巴格,快閃!”一個低沉的聲音,陡然在虛空之中響起,那本來被鄭鳴的手掌托著的巨漢,在聽到這聲音的剎那,就要快速的退開。
    可惜的是,他的手掌,已經被鄭鳴赤紅的手掌吸住,想要躲開,又豈有那么簡單!
    而就在這一刻,那巨漢的手臂,已經在瞬間變成了赤紅色,巨漢那充滿了暴虐的臉上,一下子生出了無盡的痛苦。
    “啊啊啊,我要殺了你!”
    凄厲的喊聲之中,另外一個沒有出手的巨漢,陡然一伸手,從自己的背后,拿出了一根足足有小兒腰粗細的巨棍,朝著鄭鳴重重的砸了下來。
    在一般人看來,小兒的腰并不是多粗,但是那黝黑的巨棍,任何人在看到它的剎那,都有一種頭皮發麻的感覺。
    三千六百八十九斤!
    這就是巨棍的重量,它并不是普通的鋼鐵鑄造而成,而是由天荒之中特有的烏鐵鋼鑄煉而成。
    烏鐵鋼字大晉王朝之中也有賣的人,只不過一塊拳頭大小的烏鐵鋼,就需要十萬兩黃金。
    就算是這樣,這種烏鐵鋼,依舊是供不應求,因為,它實在是太搶手了,以烏鐵鋼打造的兵器,不但能夠成為寶刃,而且還能夠讓寶刃的品級,在八品以上。
    可以說,一塊烏鐵鋼,可以讓無數高高在上的武者為之瘋狂,可是現在,這好像萬金難求的烏鐵鋼,被人粗糙的弄成了一根棍子,然后用來砸人。
    鑄造師們要是見到這種情況,一定會痛哭流涕,詛咒那些拿烏鐵鋼不當寶貝的人死無葬身之地。
    不過就算再怎么詛咒,那些人也必須要承認,烏鐵鋼實在不是一般的東西,就算用來砸人,也是最好的砸人武器。
    巨棍砸落的瞬間,棍頭就生出了一陣陣的罡風,讓那空氣生出了一種摩擦的爆破聲。
    “二公子快躲!”和鄭鳴挨得最近的鄭彪,想都沒有想,大聲的朝著鄭鳴喊道。
    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鄭鳴不但沒有躲閃,甚至連抵抗的意思都沒有。好像被鄭彪聲音吸引過來的他,朝著鄭彪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
    這笑容很好看,很燦爛,但是這個時候,鄭彪要看的,并不是鄭鳴的笑容。
    他幾乎有種要哭出來的感覺,危險,現在很危險,為什么……為什么二公子不躲閃!
    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喊聲,所以讓二公子分了心?要是那樣的話,自己就是萬死也難于贖罪了!
    而那手掌被鄭鳴拖住的巨漢,眼眸中卻升起了狂喜之色,雖然偷襲的人并不是他,但是此刻,最希望鄭鳴去死的人,就是他,因為這個人讓他恐懼。
    他的智商雖然并不是太高,但是天生的,猶如野獸一樣的恐懼,讓他感到自己現在很危險。
    這個比自己低了很多,臉上好像掛著燦爛笑容的年輕人,真的很危險。
    這就是一只人形兇獸,而且還是天荒之中,最強大,最危險的兇獸。一般來說,面對這種兇獸,最好的選擇,就是讓他永遠的死去。
    巨棍呼嘯,這和空氣摩擦的聲音,是如此的好聽,而他最希望聽到的,是骨斷筋折的聲音。
    他相信,這聲音一定會無比的悅耳,而那伴隨著這骨斷筋折聲音而來的慘叫聲,更會是讓他難以忘記的美妙聲音。
    “當!”
    為了聽到骨斷筋折的聲音,巨漢幾乎側起了耳朵,他的聽力很好,但是他不愿意放過哪怕是一絲聽得更清楚的機會。
    但是,伴隨著那巨棍擊打在鄭鳴身上的剎那,響起的,是一聲劇烈的鐘響。這鐘響,就好像九天金鐘,響徹大地。
    整個錦綸府,都因為這一聲鐘鳴而顫抖,甚至有人被這鐘聲震的腦袋發暈。而那側耳準備細聽的巨漢,甚至覺得自己的耳膜一陣疼痛。
    這巨漢說起來也夠倒霉,鄭鳴那隱含著太陽精火的真氣,已經猶如跗骨之蛆般的沖入他的體內,讓他疼痛不已,現在再加上那耳膜的疼痛,可謂是雪上加霜。
    但是,他顧不得這些,他瞪大眼睛,看著身上被一層赤紅色的鐘狀物品包圍的鄭鳴。
    那赤紅色的巨鐘,倒扣在鄭鳴的身上,乍一看這鐘,好像有一些不起眼,但是細看的時候,卻能夠發現,這鐘竟然呈現著一種詭異的龍象花紋。
    就是這鐘,震飛了自己兄弟手中的巨棍,不,比震飛還要厲害,因為他看到了自己兄弟虎口處的血痕。
    作為兄弟,他們之間,是最了解的,他們不但了解彼此之間的性格,更了解彼此之間的力量。
    他清楚,自己兄弟那一棍的力量。
    光憑著一個詭異的鐘型防御,就可以震飛自己兄弟的巨棍,這人絕對不是自己兄弟可以抵擋的。
    “大哥,快走!”
    “兄弟,快走!”
    兩個巨漢在同時吼了一聲之后,就挪腿準備跑路,對于他們而言,自幼天荒之中的生活,讓他們養成了遇到大的危險,立即逃離的習慣。
    可惜,這一次,他們想要走,但是鄭鳴卻怎么能夠放他們走!幾乎就在那大棍被崩飛的巨漢逃走的剎那,鄭鳴的身軀,就直直的朝著那巨漢撞了過去。
    六層氣鐘的金鐘罩,不但讓鄭鳴刀槍不入,更能夠讓他能夠將自己當成一個武器!
    那巨漢雖然戰斗經驗很是豐富,但是在金鐘罩撞來的剎那,還是被直接撞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