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398 天荒兇人

  雖然黑心老人重新回到鄭家,但是鄭鳴已經沒有再用黑心老人的心思,對他而言,黑心老人可以隨時帶著自己的女兒離去。當然鄭鳴也沒有心思管黑心老人的閑事。
    “我父親說,他一個半月就回來,可是這都快三個月了,也不見他的蹤跡,我……我……”南云錦的臉上,帶著深深的擔憂,不過隨即,一滴滴的淚花從她的眼中落下。
    這一刻,南云錦覺得特別的委屈,雖然她心中很清楚,鄭鳴并沒有任何的義務幫助自己尋找父親,但是她卻有一種委屈不覺從心中升起。
    這些天來,南云錦腦子里面閃過最多的,就是自己的父親是不是出事了。她住在鄭家,雖然吃穿不愁,但是卻很少有人說心里話。
    偌大的鄭家,和她關系最為親密的,就是端陽英和鄭小璇,端陽英雖然對她很好,但是她總是覺得自己和端陽英之間有那么一絲隔閡。
    所以自己的擔憂,她不好意思跟端陽英說。
    至于鄭小璇,這純粹就是一個無憂無慮的小孩子,她這種事情,和鄭小璇說,也沒有任何的用處。
    今日見到鄭鳴,她就覺得自己的心一下子踏實了很多,所以忍不住將事情給鄭鳴講了一下,但是,看鄭鳴那副波瀾不驚的樣子,又覺得心里無比的委屈。
    “壞哥哥,你欺負錦姐姐,你……”鄭小璇正拿著球玩,看到南云錦一時間哭的梨花帶雨,立馬就認定了是自己的哥哥欺負了南云錦。
    鄭鳴的頭就有點大,自己還沒有怎么說呢,你哭個什么勁,更何況我和你沒有什么關系啊!
    可是還沒有等鄭鳴開口。端陽英那邊走了進來,她看著滿臉淚痕的南云錦,又聽到了女兒的話,頓時狠狠的剜了鄭鳴一眼道:“鄭鳴,你……你怎么可以欺負錦兒?”
    面對一副氣呼呼的母親,鄭鳴的頭徹底大了。鄭小璇是個孩子,不知道眼前是什么情況,他還可以解釋一二,可是現在,連自己的母親都用這種目光看自己。
    冤枉啊,自己比那位竇娥還要怨,不,應該說冤上百倍。
    自己真的沒有對南云錦做什么,也從來都沒有想過對南云錦做什么。母親她老人家,為什么要用這種目光看著自己?難道她老人家真的以為自己的兒子……
    實際上這也怨不得端陽英,誰讓南云錦一副梨花帶雨的模樣,別說男人,就是女人,也難免心里憐惜。
    而此刻,在院子里的,除了鄭鳴之外。就只剩下鄭小璇。鄭小璇剛才,還怒斥鄭鳴為壞哥哥。說他欺負南云錦,這樣一來,端陽英不懷疑才怪呢!
    這些天來的相處,已經讓端陽英對南云錦擁有了巨大的好感,這丫頭雖然身子弱點,但是舉止文雅。性子柔順,容顏更是傾國傾城,最重要的是,對他們老夫妻倆來說,更是恭順。實在是兒媳的好人選。
    要是南云錦許配了他人,從端陽英這里,都覺得無比的可惜。
    不過端陽英畢竟是一個有正義之心的女人,她心中雖然愿意自己的兒子和南云錦相處,但是絕對不允許在自己的家中,出現欺負女孩子的事情。
    就算她心愛的兒子鄭鳴也不行!
    “母親,不是您想的那樣!”鄭鳴苦笑著說道。
    “不是我想的哪樣?人家錦兒在咱們家,就是咱們家的客人,你……你怎么可以欺辱人家,你個孽障,是不是覺得自己翅膀硬了,我就收拾不了你?”說話間,端陽英捋著袖子就走了出來。
    對于端陽英這個動作,鄭鳴還是熟悉的,他這些年來,倒是沒有被端陽英這么收拾過。
    只不過,他見過自己的哥哥,曾經被憤怒的端陽英,狠狠的收拾過很多次。
    雖然這些年來,鄭鳴已經將端陽英當成自己真正的母親,但是他也絕對不會任由母親這樣給收拾一頓。就在他準備三十六計走為上的時候,南云錦快速的上前拉住端陽英的手道:“嬸嬸,不是您想的那樣!”
    說過這幾個字,好像也覺得自己有點用詞不當的南云錦,一時間變的滿臉紅霞,她又羞又急的解釋道:“鳴少沒有欺負我,是我想到父親多日不歸,心里難過,這才難免落下淚來……”
    “好孩子,你爹不會有事的!”端陽英輕輕的拍著南云錦的肩膀,柔聲的勸慰道。鄭鳴大大的松了一口氣,可是就在他準備脫身的時候,就聽外面傳來了一聲巨響。
    聽到那一聲巨響的剎那,鄭鳴就已經反應了過來,那一聲巨響,代表著自己家的門被人給拆了。
    自從打下定州,鄭鳴還是第一次遇到自己家的門被人給拆了的情況。
    他不知道是誰拆了自己家的門,但是一股怒火,從他的心頭直升而起。他朝著端陽英道:“母親,你們先聊,我看看究竟出了什么情況。”
    說話間,鄭鳴化成一片虛影,消失在了院落之中。
    清泉伯府門口,此時已經圍了不少人,這些人大多是清泉伯府的武者,此時幾乎所有人都眼中冒火的看著兩個猶如鐵塔一般的巨漢。
    一般來說,魁梧高大的,就是大漢,但是這兩個人,卻只能稱作巨漢!因為他們的高度,實在是讓人仰望。
    一丈半,這兩個人的身高,足足有一丈半,在平均身高只有八尺的時候,這兩個人足足比普通人高一倍。
    如何形容這兩個人,最簡單的一個字就是大,大手大臉大胳膊大腿大眼珠子!
    而這兩個人的裝束,和普通人也不相同,他們身上穿的并不是大晉王朝普通人穿的衣褲,他們穿的是獸皮。
    左側的巨漢,通體****,只有在腰間,圍了一條五彩斑斕的老虎皮,而右側的巨漢好像比他的伙伴強一些,他的腰間,除了圍了赤紅色的老虎皮之外,手腕處還帶著用獸牙做成的手鏈。
    大晉王朝之中,也有獸牙手鏈賣,只不過那些獸牙,基本上就是狼和老虎等野獸,但是這右側巨漢的手鏈,卻不知道是什么野獸的牙齒做的,最小的牙齒,也有半尺多長。
    這兩個人站在清泉伯府門前,就好像兩個野獸,從他們身上發散出來的,更是一股股生人勿近的氣息。
    當鄭鳴趕到的時候,就見清泉伯府的大門已經被打成了三段,那清泉伯府的招牌,被右側的巨漢拿在手中。
    不過更讓鄭鳴憤怒的是,七八個人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從他們身上的氣息,鄭鳴可以感覺到他們進氣少,出氣多。
    清泉伯府的護衛,并沒有太大的高手,他們主要都是從鹿鳴鎮跟來的老護衛。
    這些人的修為雖然普通,但是他們卻是鄭家真正的嫡系。可以說每一個人,都對鄭鳴家死心塌地,忠心耿耿。而且多年的相處,讓他們在鄭家,更好像一家人。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無論是鄭鳴還是鄭工玄,都對這些人愛護有加。
    畢竟,這是跟著鄭家起家的人。
    倒在地上的七個人,鄭鳴都熟悉,甚至他小時候,有三四個人曾經帶著他玩耍過。另外還有一個,是鄭工玄奶媽的兒子,在這一點上,和鄭工玄的兄弟差別也不太大。
    這是一個憨厚老實之人,因為自己的武力不行,所以對鄭工玄多次對他的提升,都婉言謝絕了。
    在鄭家掌控了整個定州之后,鄭工玄曾經有心提拔一下自己這個不是兄弟,卻也勝似兄弟的人,讓他找一個地方,做一個縣的頭領,建立一個九品家族。
    九品家族需要底蘊,需要一族高手的支持,但是這并不是必須的,以鄭家現在的地位,要封一個人成立家族,也并不是什么太難的事情。
    因為,他們夠強大!
    他封的下屬,整個定州,絕對沒有人招惹,甚至很多人還會想方設法的巴結討好。
    但是這個老好人,并沒有接受鄭工玄的好意,按照他的話說,他這個人武功不行,也沒有什么能力,還是留在鄭家當個護衛比較安心、踏實。
    在他的再三要求下,鄭工玄就讓自己這位兄弟做鄭家的侍衛小頭領,卻沒有想到,此人竟然死在了鄭家的門口。
    他的頭,撞在了柱子上,鮮血將他的四周染紅了一片,如果不是對這個算是自己親戚的大叔熟悉的緊,鄭鳴怎么也不敢相信,這個經常和自己笑著打招呼的人,竟然已經成為了一個死人。
    鄭鳴的眼眸中,充滿了憤怒的火焰,他雖然不能算是明察秋毫,但是卻知道自己這個叔叔,在鄭家的身價提高之后,待人同樣是謙和有禮。
    這是一個沒有什么本事的老好人,但卻是一個對他們鄭家忠心耿耿,把鄭家當成自己家的老好人。
    鄭鳴從來沒有因為他是一個老好人而看不起他,他也熟悉了這個人在自己出去歸來的時候,笑吟吟和自己打招呼的情形。
    可是現在,這個人,竟然死了,而且還是死在了自己家的大門口!
    “讓那個什么清泉伯給我快點滾出來,不然老子就將你們這王八窩給你們拆了!”左側的巨漢晃了晃自己好像蒲扇一般的大手,眼眸中滿是暴虐的吼道。
    鄭家的侍衛們,眼眸中都不無畏懼的看著這兩個巨漢,在他們的眼中,這兩個人,實在是太過詭異了,他們根本就不是人,他們是魔鬼!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