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397 觀日

  自從修成一品強者之后,就算是在血刀老祖面前,托天老祖也從來都沒有示弱過。可是現在,一個剛剛成為了三品武者的人,竟然壓制了自己溝通天地的那一絲真意。
    驀然間,一個念頭出現在了托天老祖的心頭,凝聚真意,溝通天地。但是真意又有高低之分,高等的真意,可以壓制低等的真意。
    自己凝結的巨力真意,在真意之中乃是第八品,并不是太強大,但是在峽谷十三國,卻也不算是最低。
    更何況自己的八品真意,在血刀老祖的七品真意之下,好像也沒有感到過什么壓抑。
    鄭鳴這才剛剛三品,他溝通天地之力,竟然能夠壓制住自己的溝通天地之力,這真意該是……
    當托天老祖快步的走到山頂時,鄭鳴身上的紅光,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背著手的鄭鳴,正靜靜的站在山上,他的臉上,更帶著一絲笑意。
    “接我一拳!”
    看到托天老祖到來,鄭鳴直接揮出了一拳。這一拳看上去簡單至極,但是這一拳在揮出的剎那,卻好像匯聚了四周全部的力量。
    第三品,溝通天地,借天地之力,從而讓自己的修為生生不息。這就是宗師之境,一個讓不知道多少人仰望的境界。
    雖然宗師不代表無敵,但是在凡人的眼中,宗師就是無敵。一個沒有突破三品的武者,他的身體之中,就算是藏著再多的真氣,總是有用完的時候。
    但是宗師不一樣,天地之力生生不息,溝通天地的宗師,就永遠不會疲倦。
    大晉王朝的歷史上,曾經有一個四品的武將,因為被人埋伏全部覆沒。可是就在他要戰死的時候,卻意外的突破了三品宗師之境。
    在憤怒和仇恨之心的作用下。這位戰將憑借著一人之力,硬憾人家十萬大軍,而且還一直殺了三天三夜,將那一只大軍殺的沒有半點斗志倉皇逃走。
    最后這場戰爭。他算是打贏了,戰后有人專門統計了一下,死在他手上的敵軍,就已經超過了兩萬。
    一連戰了三天三夜,這種戰果也讓整個天下都得出了一個結論。那就是能夠打敗宗師的,唯有宗師,一般人不要想和宗師為敵,因為那是找死。、
    所以宗師的地位,在天下才會這樣的高,至于一品的大宗師,更是可以主導一個王國的興衰。
    托天老祖面對著鄭鳴這一拳,心中念頭閃動間,就全力揮拳朝著鄭鳴迎了上去。
    他的拳,這一刻沒有絲毫的保留。他這一刻。既有些怕鄭鳴,更有一種要將鄭鳴打倒的心理。這種心理很是有些別扭,但是托天老祖這一拳,沒有絲毫的保留。
    大力真意,溝通四周天地之力,再加上自己體內真氣的積累。這一拳,足足可以打碎一座山峰。
    但是在四周天地之力灌入體內的瞬間,托天老祖陡然生出了一種感覺,那就是他那吸納天地之力猶如流水般的身體,這一刻吸收天地之力竟然慢了很多。
    而且天地之力涌入的數量。一下子更是少了三成。
    三成,聽起來好像不多,但是對于一個一品強者而言,失之毫厘。差之千里。
    這要是和同樣的強者對決之時,三成的差距,足足可以要了人的性命。一時間,托天老祖的臉色都變了!
    如果鄭鳴成長到一品,自己的真意,將會被壓制多少?自己的武技。又有多少威力?
    這么一想,讓托天老祖的臉色大變,可就在這一刻,鄭鳴的拳頭已經和他的拳頭在虛空之中碰撞在一起。
    兩個人,這一刻,就好像兩顆流星,在虛空之中分散開來,兩個人的臉色,更是變的一片艷紅。
    托天老祖一連退了九步,足足退到了懸崖的邊緣,這才算是穩住了自己的腳步。而鄭鳴則退出了十三步,他整個人已經飄在了虛空之中。
    從兩個人此時的情形來看,鄭鳴好像略遜一籌,但是托天老祖的臉上,并沒有絲毫勝利者的感覺。
    不但因為他是一品強者,鄭鳴才剛剛突破三品,更因為此時他的身軀,并不是太舒服。
    和鄭鳴碰了一拳的托天老祖,就覺得自己此刻的經脈之中,有著無數小針。這些小針流動之下,雖然不見得讓托天老祖痛不欲生,卻也難受至極。
    鄭鳴的真氣,恐怕比自己想象的還要詭異,要不然怎么會出現這種情況?
    一邊催動自己的真氣化解鄭鳴侵入自己靜脈內真氣的托天老祖,看向鄭鳴的目光,就多出了一種畏懼。
    鄭鳴此刻的心情,卻是無比的爽利,這一路行來,他終于還是邁出了踏入三品的一步。
    這一步的邁出,對于他而言,是一次巨大的飛躍。
    雖然太陽已經落山,但是他卻能夠感到在那遙遠的天際,一個火球依舊高懸,而且天地之間的太陽精氣,更是在不斷的朝著他身邊匯聚。
    三品,自己終于走出了這一步!
    看到鄭鳴沒有再朝著自己揮拳,托天老祖的心頓時放下了不少,他緩緩的退后幾步,走下了小山。
    在小山上思索了一夜的鄭鳴,在托天老祖的陪同下,只用了五天的時間,就回到了錦綸府。
    鄭鳴出去的這一段時間,錦綸府變的越加的繁華。雖然這里并不是定州州城的所在,但是鄭家在錦綸府,那錦綸府就成了無名有實的州城。
    進進出出的各家家主,都是向鄭家匯報領地事情的,作為清泉伯的鄭工玄,可以說是痛并快樂著。
    雖然鄭工玄的修為提升的慢,雖然鄭工玄以往只是一個小家族的長老,但是人家有一個了不得的兒子,就憑著這一點,整個定州,都要臣服在他的腳下。
    以至于很多人都感慨,自己奮斗一輩子要是不行的話,可以培養出一個好兒子來。
    鄭鳴的歸來,對于偌大的鄭家而言,那就是一場盛事,不但家里歡欣鼓舞,也就是一夜的功夫,所有定州家族的主事者,都開始朝著鄭鳴所在的地方匯聚。
    對于大多數人的拜訪,鄭鳴是能推就推,但是有些人,比如定州那些七品家族的主事者,鄭鳴就必須要見一下。
    “哥哥,把球給我,真是的,你還沒有錦姐姐玩的好,我不跟你玩了!”臉上紅撲撲的,好像一個紅蘋果的鄭小璇,手里拿著一個球,氣呼呼的道。
    鄭鳴一陣郁悶,雖然他在整個定州好像威風八面,但是面對這個嬌寵的小妹,他還真是束手無策,一點招兒都沒有。
    雖然這兩天,他并不準備修煉,卻也有不少事情需要他處理,可是還沒有等他做事,鄭小璇就跑過來要求鄭鳴陪著她玩球。
    對妹妹的要求,鄭鳴自然不能拒絕。但是這球雖是個小東西,但是技巧性還挺強。
    更重要的是,他玩球還要玩到鄭小璇的水平。
    結果只是玩了三兩下,覺得鄭鳴玩的技術不過關的鄭小璇,就開始嫌棄他了,不準備再和鄭鳴玩,而是準備去找南云錦。
    看著小臉鼓鼓,一副很是生氣的鄭小璇,鄭鳴沒辦法,只有陪著小心的道:“那我陪小璇去找南姐姐好不好?”
    “哼,這還差不多!”鄭小璇哼了一聲,一副勉強答應的樣子,但是看她蹦蹦跳跳的樣子,很顯然對于自己哥哥這種賠禮,她心中很是喜歡。
    南云錦和黑心老人,住在鄭家的配院里,這些天來,因為修煉和姬空幼的事情,鄭鳴差不多已經忘了南云錦的存在。當鄭小璇拽著他的手走進南云錦父女所在的小院時,就看到一個纖細的藕綠色身影,正看著花樹發呆。
    雖然只是一個身影,但是看的鄭鳴心中一動。
    一句已經記不清出處的詩句,陡然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落花人獨立,微雨燕雙飛!
    此情此景,讓鄭鳴覺得,難以用一個美麗來形容。
    不過這種美麗的景色,卻被鄭小璇打破了,她嘻嘻的笑道:“錦姐姐,咱們一起玩球吧。”
    正在盯著落花的南云錦,猛的扭過頭來,此刻的南云錦,面容如玉,但是此刻看到她,讓人記憶最深刻的,并不是她美麗無比的面容,而是那眉宇之間那一絲病弱之色。
    這是一絲忍不住讓人憐愛的神色,這種神色可以讓精鋼變成繞指柔。
    南云錦身上的毒,都已經被鄭鳴開的藥方拔出,但是她多年的病痛帶給她的積弱之色,卻是并沒有失去。
    看到鄭鳴,南云錦也不由得一愣,她隨即朝著鄭鳴行禮道:“拜見鄭公子。”
    “南姑娘不用多禮。”對于這個容顏好像在傅玉清之上的女子,鄭鳴雖然心中并沒有任何的綺念,但是此刻,依舊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
    兩個人說完這話,一時間竟覺得相對無言,不知該怎么是好了。鄭鳴尷尬之間,遲疑了一下,就朝著南云錦問道:“怎不見令尊?”
    “家父去了天荒之地。”南云錦猶豫了一下,低聲的說道。不過她的眼眸中,這一刻卻多出了一絲淚痕。
    天荒之地,鄭鳴不只是一次聽說過,他那匹大黑牛,就來自天荒之地。而且哪里盛產兇獸,偌大的天荒之地,對于普通人而言,就是禁區。
    黑心老人怎么去了天荒之地?鄭鳴眉頭皺了一下,卻沒有再問下去的意思。
    PS:  求推薦收藏月票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