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396 紅日東升

  袁靜空,這個該死的女人!她居然一動不動的站在鄭鳴的身邊,冰冷的目光,正冷漠至極的看著自己。
    雖然托天老祖不相信袁靜空這個女人會殺了自己,但是他對袁靜空已經怕到了骨子里。
    “你好大的膽子啊,托天老祖!”袁靜空的臉上,帶著一絲笑容,但是這笑容在托天老祖的眼中,那簡直比鬼都要可怕。
    能夠成為一品強者的,都是了不得的聰慧人物,托天老祖外表粗豪,但是內心卻是細膩的很。
    他清楚這個時候最好的選擇,就是示弱,讓袁靜空看著自己可憐,然后將自己放掉。
    沒有第二個選擇!
    在陰女殿的人面前逞強,那簡直就是找死,所以第一時間,托天老祖就跪在地上道:“托天一時糊涂,還請袁前輩原諒,以后托天一定好好跟隨鄭鳴公子!”
    “鄭鳴公子讓我向東,我絕對不會向西,如果……”說完這句話的瞬間,托天老祖陡然心中一動,他當下緊守心神,再次凝眸朝著鄭鳴看去的時候,就發現鄭鳴正靜靜的看著自己,哪里有什么袁靜空?
    自己被鄭鳴給耍了!
    這個念頭一升起在心頭,托天老祖就覺得自己的怒氣澎湃如山,但是也就在這個念頭升起的瞬間,他對鄭鳴升起了一絲深深的恐懼。
    雖然鄭鳴弄出的幻境,好像沒把自己怎么樣,但是托天老祖心中清楚,若是趁著自己下跪之際,鄭鳴朝著自己攻擊,說不定自己就要栽在鄭鳴的手中。
    “托天你剛才的話好像沒有說完,怎么不接著說啊,我還想要好好聽聽呢!”鄭鳴看著憤怒不已的托天老祖,聲音里帶著一種調侃的味道。
    托天老祖從地上爬起來,狠狠的朝著鄭鳴瞪了一眼,卻不敢說話。
    鄭鳴此刻。心中也是歡喜的緊,雖然他知道自己這一念魔生之術,對于武者而言,絕對有巨大的作用。卻沒有想到,竟然能夠鎮住托天老祖。
    第一個殺戮之境,只是讓托天老祖沉迷了一瞬間,但是第二個恐懼魔境,自己將那魔境之中的人。從無數魔影轉化成了袁靜空,卻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托天老祖跪拜的時候,自己要是突然對托天老祖動手,擊殺托天老祖的可能性,絕對在三成以上。
    擊殺一個一品強者的難度,實在是太大了,就算是一品之間,也很少有三成把握擊殺一個同樣是三品存在的人。
    一念魔生,只要自己運用得當,絕對是一個超好用的手段。
    托天老祖怒視著鄭鳴。他想要不說話,但是最終,他還是沉聲的道:“我以后一定遵從公子您的命令。”
    說話這句話,托天老祖就不再看鄭鳴,他的胸口,更是劇烈起伏,可見他已經憤怒到了一定地步。
    鄭鳴淡淡的點了一下頭,然后冷漠的道:“托天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雖然殺了你有點可惜,但是你要是惹我不高興。殺了也就殺了!”
    如果沒有剛才的幻境,托天老祖對鄭鳴的話雖然有點害怕,卻也有更多的不忿,但是現在。他看著鄭鳴那有些燦爛的笑臉,心中真的很恐懼。
    一個時辰之后,鄭鳴和托天老祖就在一片樹林停了下來,兩個人都是高手,這樹林雖然陰暗,卻也沒有讓兩個人感到任何的不適。
    托天老祖弄了一堆火。而小金貓則抓了一個三十多斤的小鹿,鄭鳴將小鹿收拾了一番之后,就開始烤制鹿肉。
    肥厚的鹿油滴在火堆上,不斷的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音,而那烤肉的香氣,更是朝著四面八方彌漫。
    “托天,你給我說一下,你是如何晉級三品的?”鄭鳴擺弄著鹿肉,隨口朝著托天老祖問道。
    晉級三品,對于不少武者來說,都是一個秘密,但是鄭鳴和托天老祖之間的關系不一樣,托天老祖現在是他的仆役,哪里敢有什么隱瞞?
    “我晉級三品,除了自己的積累之外,更有機緣。”托天老祖遲疑了一下道:“當年我正在和人拼斗,生死邊緣,直接突破了第三品。”
    晉級三品,是一個巨大的坎,很多時候,這個坎難以過去,但是又有不少時候,卻能夠直接踏破。
    托天老祖雖然性子暴虐,但是總的說來,這個人在武道上的修煉,卻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擬的。
    鄭鳴在和托天老祖一問一答之間,得到了不少東西,最起碼在突破三品上,鄭鳴已經有了一些了解。
    他有不少突破三品,身融天地的機緣,但是這些感悟的真意,都不是他想要的,所以他在即將跨出這一步的瞬間,最終還是停了下來。
    紅日照大千的法門,他現在已經足用,但是他對于紅日照大千真意的參悟,還沒有達到他需要的地步。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頭不斷的閃動,最終,他下定了決心!苦修,接下來的一個月,他要進行一個月的苦修。
    這一個月之中,他不準備利用英雄牌中的聰慧,他要用自己的心,去體悟天地,去體悟這天地之間的奧義,從而讓自己真正的身容天地。
    清晨,當天地之間第一縷光芒照耀天地的時候,鄭鳴站在山頭,靜靜的觀看旭日的升起。
    那紅紅的日光,照耀天地萬物,剎那間,就讓這天地變成了一片紅色。
    雖然這光芒并不耀眼,但是卻照亮了整個乾坤。
    中午,鄭鳴追尋著太陽的腳步,感受著那滾滾的日光的熾烈,他一步步的行走在大地上,偶爾昂頭看天,就感到那好像變小的陽光,離自己是那樣的接近。
    黃昏,夕陽西下,落入的余暉,將一切的一切,都映照成了一片金色。
    至陽之道,是毀滅,至陽之道,同樣是萬物生長的基礎,至陽之道……
    無數的念頭,在鄭鳴的心頭閃動,而鄭鳴的眼眸,卻一次次的在變亮。
    跟在鄭鳴的身后,照顧著鄭鳴的黑牛和小金貓,開始的時候,托天老祖對于鄭鳴選擇的這種修煉方式,覺得有些可笑。
    畢竟在他多年的修煉之中,他還從來都沒有見過走路修行的人,但是慢慢的,半個月走下來,托天老祖看向鄭鳴的目光,已經多出了一種由衷的敬慕。
    夕陽西下,鄭鳴的身影就在他的前方,但是托天老祖卻感覺不到鄭鳴的存在。
    在他的眼中,正在前方行走的鄭鳴,并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片陽光,一片正在自己面前慢慢行走的陽光。
    這一片陽光,已經融入了虛空,這一片陽光,已經融入了大地,這一片陽光……
    鄭鳴在上山,他面前是一座很小的山,從山腳到山峰,只有上百丈的高度。
    如果是托天老祖,他只需輕輕的一躍,就能夠落在這山上,但是此刻,鄭鳴在一步步的上山。
    夕陽已經落下,天地之間的光芒,也變的越加的暗淡。當鄭鳴走到山腰的時候,整個天,都已經暗淡了下去。
    托天老祖跟著鄭鳴的身后,默然無言,他知道現在的鄭鳴,已經處在了一個關鍵的狀態,只要能夠跨過這一步,鄭鳴的修為,將會有一個巨大的提升。
    這種提升,讓托天老祖感到羨慕,更讓托天老祖感到深深的嫉妒。雖然這些天,他沒再看見過鄭鳴出手,但是他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鄭鳴的基礎,已經達到了非常牢固的地步。
    甚至他覺得此時的鄭鳴,就好像一個隨時都能夠噴發的巨大火山,他需要的不是能量的變動,而是那么一點點的火種,能夠將他整個人進行引燃的火種。
    行走千山,體悟天地,鄭鳴正在搜尋著那一點火焰,好像他已經快要找到了!
    一次次,托天老祖的心中都有一種沖動,那就是將鄭鳴這種體悟給他破壞掉,但是每每想起鄭鳴那一念魔生的情形,他都將這種想法強制給壓了下去。
    他恐懼鄭鳴!
    雖然不愿意承認,但是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從他的心靈深處,他對這個鄭鳴,有一種本能的恐懼。
    嘆了一口氣,托天老祖將最后一絲破壞鄭鳴修行的心思從心頭趕了出去。這讓他的心有一些輕松,但是同樣,也讓他感到自己的屈服。
    抬頭看天,天已經開始黑了,但是當他朝著鄭鳴的方向看去的剎那,卻陡然發現,鄭鳴已經消失不見。
    作為一品強者,心念閃動之間,就可以感覺到方圓百丈之內的風吹草動,但是現在他卻根本就感覺不到鄭鳴的存在。
    難道鄭鳴已經離去?不可能,就算是此人準備離去,也絕對不會將自己這個仆人給扔掉。
    畢竟自己這個仆人,在他的眼中,還是挺有用處的。
    心中一驚的托天老祖,剛剛準備四處搜尋鄭鳴的下落,就感到自己的四周,一下子熱了起來。
    在他的眼眸之中,一輪紅日,從那山頭,緩緩的升起。
    紅日東升!
    這夕陽才剛剛落山,竟然就出現了紅日東升的情形,這是什么鬼,這個時候,怎么會有紅日東升?心中驚駭的托天老祖,隨即就感到了這紅日的不同。
    雖然這紅日的光芒并不是太耀眼,但是他能夠從中感受到一種博大浩然的感覺。
    他的修為,正在被壓制,本來與天地擁有著獨特溝通的托天老祖,更是覺得自己和天地之間的那獨特溝通,正在變淡,能夠借助的天地之力,更是在流逝。
    怎么會是這樣?
    PS:  求推薦收藏月票訂閱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