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395 追上你的步伐

  “老托天,想開點,也就是二十年而已,二十年之后,你托天老祖還是一條好漢。”蝠影老祖拍著托天老祖的肩膀道:“雖然咱們兄弟以往有些不對付,但是我蝠影可以給你保證,絕對不會動你的地盤。”
    “相反,如果誰敢趁你沒有時間打理自己的地盤時動什么歪心思,我滅了他!”
    托天老祖長長的吸了一口氣,他并不是一個需要人規勸才能夠活下去的人,當年進入摩云山的時候,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外門弟子,正是靠著一步步的奮斗,才走到了今天。
    “那個……那個我實在是不明白,為什么會將我送給那個鄭鳴為奴,以袁前輩的身份,她怎么會拿我來討好鄭鳴呢?”托天老祖的聲音之中,帶著不甘,但是憤怒的說道。
    血刀老祖,蝠影老祖等人的心中,同樣思索過這個問題,但是他們兩個也不知道答案。
    就算是鄭鳴通過了煉心十二魔境,就算是鄭鳴有進入上門的潛質,但是袁靜空本身就是上門的人,她根本就沒有必要討好鄭鳴。
    更何況袁靜空對待鄭鳴的態度,溫和異常,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鄭鳴就是她心儀之人呢。
    但是這……這不應該啊!
    兩個人的心中,有著無數的猜測,可是現在,他們覺得對托天老祖的舉動,最好什么也不要想。
    安神的丹藥,托天老祖很快就讓人送來了,鄭鳴喝下去之后,就開始閉目養神,不過他的心中,想的最多的,還是姬空幼的態度。
    難道姬空幼真的是為了以后走更好的修行之路,所以才會猶豫,所以才會……
    “咚咚咚!”
    輕輕的敲門聲,打破了鄭鳴房間之中的平靜。鄭鳴的心一動,就感到在房門外。姬空幼正定定的站在那里,他緩緩的打開房門,就看到姬空幼正直直的看著自己。
    “你讓我先說!”就在鄭鳴準備開口的時候,姬空幼已經大聲的說道。
    姬空幼這般爭搶的模樣,鄭鳴還是第一次遇到,他遲疑了瞬間,就等待姬空幼說話。
    大大吸了一口氣的姬空幼。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堅定的道:“就在剛才,我已經答應了袁姐姐和她一起去陰女殿。”
    鄭鳴一言不發,他的心中,早就告訴自己,姬空幼的選擇,會是陰女殿。
    “是不是讓你失望了,其實在我心中,我真的好希望能夠和你在一起。”姬空幼那雙好看的眼眸,升起了一絲絲淡淡的霧痕。她聲音幽幽的道:“但是我的理智告訴我,我要想和你長久的在一起,去陰女殿。才是我最好的選擇。”
    “因為我在此地的話,也許。永遠也難以跟上你的步伐,也許永遠只能注視你的背影!”
    “當我跟不上你的步伐,當我永遠看著你在我的眼眸中越走越遠,我覺得咱們之間,就會出現……”
    姬空幼并沒有再說下去,但是她那婆娑的淚珠,卻一股腦兒的落了下來。
    鄭鳴聽著姬空幼好像刻骨銘心的傾訴,一時間心暖了起來,他直直的看著梨花帶雨般的姬空幼。心中有些明了。
    同時在他的心中,也有些了解姬空幼的想法。龍不與蛇居。雖然他鄭鳴絕對不會有這種念頭,但是自己表現出來的光芒,讓姬空幼感到了壓力。
    她為了能夠趕上自己的步伐,這個聰慧一如精靈的女子,做出了不做自己附屬物的決定。
    從這一點上,思想依舊是現代的鄭鳴,有一些欣賞,在他的眼中,姬空幼的選擇并沒有錯,甚至他覺得姬空幼的思緒,已經超過了……
    不過從更深的層次,鄭鳴感覺到的,是一種危機感,一種發自姬空幼內心的危機感。
    這種危機感,并不是因為鄭鳴的人,而是因為姬空幼從小生長的七情宗。
    沒有安全感的地方,才能夠在人的內心深處,種上一棵想要讓一切,都建立在自己實力上的心。
    “其實,我也想你去陰女殿,過不了多久,我應該就去上門找你了。”鄭鳴拍了一下姬空幼的臉,正色的道。
    ……
    夕陽下,古道邊!
    一頭粗壯的黑牛,代替了那本應該迎著西風走的瘦馬,讓那如畫的景致,少了幾分蒼然。
    畢竟,粗壯的牛,實在是有點太破壞畫風。不過和破壞畫風的牛相比,一只落在牛尾巴上的黑色小鳥,更讓人感到異樣。
    就見它昂首向天,一副天下英雄出我輩的模樣,實在是讓人覺得可笑至極。
    黑牛上,坐著的少年,好像在低頭思索著什么心事,時而歡笑,時而低頭沉吟。
    不過卻沒有人招惹這騎牛的少年,因為在少年的身后,跟著一個粗壯至極的兇惡大漢。
    實際上,按照此人的年齡,應該稱呼他為兇惡老者更為合適,之所以大家稱呼他為大漢,是因為他的年齡,看上去也只有四十多歲而已。
    這大漢的臉上帶著殺氣,一種生人勿近的殺機,他那氣鼓鼓的臉,更好像什么人欠他千百貫錢一般。
    偶然間,他抬頭看人,那被看的人就會覺得,渾身哆嗦,心在顫抖,這種顫抖,讓人恐懼至極。
    實際上,這些被大漢看的人,應該慶幸自己的好運,他們遇到這兇狠的大漢,而且在大漢不爽的時候,能夠活命,對他們來說,真是祖上冒青煙。
    不管這些人是不是覺得祖上冒青煙,鄭鳴此刻的心中卻是充滿了一絲淡淡的惆悵。
    雖然他從心中已經決定要放姬空幼走,但是看著姬空幼這樣無聲無息的離去,鄭鳴的心還是覺得有些失落。
    一個不愿意永遠凝視自己背影,一個要自強不息,一個說等她學成之后,要成為自己靠山的女子,自己又怎么能夠,對她有太苛刻的要求呢?
    上門陰女殿,應該是她最好的選擇。
    長長的吸了一口氣,鄭鳴的目光就落在身后的托天老祖身上,這家伙,應該是自己這次摩云山之行最大的收獲。
    看著托天老祖,鄭鳴的心中陡然生出了一種詭異的念頭,本來,他這次摩云山之行,要搶的是新娘。
    對,就是新娘,就是要成為托天老祖侍妾的姬空幼,可是現在自己帶來的,卻是新郎。
    用一句很是傷人心的話說,他沒有搶到新娘,卻將新郎給弄了回來,這種畫面,實在是……
    “托天,現在袁姑娘已經離去,我看你不如弄匹馬來騎著!”鄭鳴將心中那種邪惡的想法,在自己心中屏蔽了半晌,這才笑著向托天老祖道。
    托天老祖的臉色,并不是太好,特別是鄭鳴這句話,簡直讓他有一種發狂的感覺。
    本來,他和鄭鳴一起離開摩云山的時候,弟子已經給他準備了最好的車架,可是那位袁靜空,竟然說什么主人才騎牛,作為仆人擺什么架子?還是走路吧!
    一句話,讓他多少年出行沒有走路的一品強者,只能跟在黑牛的屁股后頭吃灰了。
    托天老祖看著鄭鳴坐下的黑牛,苦苦的說道:“算了,我一向覺得走著舒服。”
    鄭鳴一笑,也沒有再說什么,只是悠然自得的催動著自己坐下的黑牛往前走。
    托天老祖本來準備等鄭鳴再勸他兩句,只要鄭鳴再勸他,他就趕緊順水推舟,趕緊接受鄭鳴的好意。
    對他這一品強者而言,一匹坐騎,實在是太容易搞了,可惜,這個討厭的家伙只是輕飄飄的說了一句,就再也不敢開口提了!
    “鄭鳴,雖然我現在跟著你,但是你最好做一下準備,我這個人在一些事情上的要求比較高,你最好早做打算。”
    托天老祖昂起了頭道:“最重要的是,不要讓人打攪我,不然我不知道自己能夠做出什么樣的事情來。”
    說這句話的瞬間,托天老祖陡然露出了自己身上的殺機,作為一品強者,一舉一動之間,都能夠和自己的環境融為一體,并透過四周的天地,增強自身的氣勢。
    就托天老祖現在表現出來的氣勢,就算是六品武者,在這氣勢下,也要崩潰的沒有還手之力。
    可惜,托天老祖這次實在是夠悲劇,他選擇的對象,并不是那些一旦看到到一品強者就手腳發軟之人,而是鄭鳴。
    經過了煉心十二魔境的鍛煉,鄭鳴的神識,可以說已經達到了一個超脫的境界。此刻托天老祖的殺機,在他的眼中,那真的用處都用不上。
    鄭鳴平靜的微笑著,很是有一種陽光的味道。
    托天老祖雖然因為袁靜空的原因,成了鄭鳴的屬下,但是他并不準備對鄭鳴屈服,自然更不會表示自己的弱勢。
    就在他瞪大眼睛和鄭鳴對視的時候,他陡然覺得自己眼前的情形一變。四周那些小橋流水的景色,頃刻之間消失的干干凈凈,出現在他四周的,竟然是一個瘋狂的戰場。
    戰場之中,無數手拿刀劍的人瘋狂的朝著他砍了過來,這些人雖然修為不怎么樣,但是那實質一般的殺氣,卻說明他們準備要自己的性命。
    托天老祖從來都不是一個憐惜別人性命的人,更何況此刻,竟然有人要冒犯高貴的他。
    他本能的施展武技,要將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教訓一頓的時候,卻瞬間清醒了過來。
    “雕蟲小技,也敢在我面前施展,破!”
    伴隨著這喝聲,那些在他面前沖殺的場景,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再次出現在他面前的,是鄭鳴的笑臉。
    就在他準備毫不客氣的譏諷鄭鳴兩句,讓他知道和自己的差距時,鄭鳴身邊的人,卻讓他的心一驚!
    PS:  祝各位兄弟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