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394 隨心所欲揉捏你

  鄭鳴并沒有注意玉牌的變化,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袁靜空手指的變化。
    雖然,他這一刻有點看不明白袁靜空手指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他的心中卻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袁靜空這輕輕滑動的手指,隱含著一種溝動天地的玄奧。
    只不過,這種玄奧,他現在還理解不了。
    做完了這一切的袁靜空,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笑容,她揚了一下自己手中的玉牌,朝著鄭鳴道:“這是控神牌,雖然有些粗陋,但是控制一個莽漢倒也可用。”
    托天老祖,一方魔道魁首,峽谷十三國魔道四大護道尊者之一。可以說跺一跺腳,峽谷十三國都要震顫。
    只要一言,就能夠決定姬空幼的命運,可是現在,這般的人物,就好像一個不值一提的小貓小狗一般,被袁靜空送給了鄭鳴。
    而且為了怕鄭鳴不好控制,還順便贈送了一個控神牌。
    鄭鳴不明白控神牌怎么用,但是血刀老祖等人,卻明白控神牌是什么東西,他們一個個臉色,都變的無比的難看。
    “鄭公子,將你的一滴鮮血滴在這控神牌上,就可以隨意的指揮被控神牌控制的人。”
    “來,小心的滴一滴血就行。”
    魅力無敵,這就是傳說中的魅力無敵嗎?自己就站在這里,連話都不用說,就有人將一個一品強者,當成禮物送給自己,這種感覺……
    鄭鳴此刻。心中一下子升起了心疼的沖動,之所以心疼,是因為邪王石之軒的四百多張英雄牌。都讓他給用完了。
    雖然推演武技,并沒有任何的錯,但是……但是那魅力光環,實在是用的太可惜了。
    嗚嗚,四百張石之軒的魅力光環啊!
    心中雖然有些懊惱,但是鄭鳴還是快速的分清了主次,他快速的將自己的一滴血滴在那玉牌上。
    血落在玉牌上的剎那。就無聲無息的融入到了玉牌之中。也就在這一刻,鄭鳴真實的感覺到,那玉牌和他。竟然有了一種親密無比的聯系。
    “肚子疼!”
    心中剛剛想到這三個字,那站在自己不遠處,臉色已經變的無比姜黃的托天老祖,就緊緊的抱著自己的肚子。一顆顆黃豆大小的汗珠。更是不斷的從托天老祖的臉上滴下。
    “疼,疼,疼死我了!”托天老祖抱著肚子,聲音之中,充滿了痛苦。
    袁靜空面對痛苦不已的托天老祖,臉上的笑容變得更加的燦爛,她輕笑道:“鄭公子,這奴婢就好像烈馬。都需要好好的調教一番,才能更加的聽話。”
    “這玉牌控制著托天的神經。只要公子想到什么,他就會有什么樣的懲罰,而且這種痛苦,比普通的痛苦,要強上三十倍。”
    血刀老祖等人都大大的吸了一口冷氣,在這個時候,他們才越加的慶幸。
    幸虧啊!
    幸虧這個女人選擇的不是自己,要是袁靜空給鄭鳴選擇的仆人是自己的話,那也逃不了。
    肚子疼,頭疼,渾身疼!伴隨著鄭鳴一個個念頭想出,托天老祖的身體瘋狂的朝著山石撞擊過去,甚至一座小山峰,都因為托天老祖的撞擊,變成了碎石。
    當把這些都來了一遍之后,本來氣勢雄渾的托天老祖,已經變的好像一只禿了尾巴的狼一般,畢恭畢敬的來到鄭鳴的身邊。
    雖然鄭鳴從這位托天老祖的身上,能夠感應到敵意,但是他感應到最多的,還是這位托天老祖的恐懼。
    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托天,以后你要聽從鄭公子安排,不然鄭公子只要毀了這控神牌,你就死無葬身之地,明白嗎?”袁靜空冷冷的朝著托天老祖吩咐道。
    托天老祖恭敬無比的道:“小的明白。”
    “好,鄭公子,他要是不聽話,你不要客氣。”袁靜空聲音柔和無比的道:“死了也就死了。”
    說話間,袁靜空的目光就落在了姬空幼的身上道:“你就是姬空幼吧,現在你闖過了煉心十二魔境,就有資格加入我們陰女殿,我問你,你可愿意加入我們陰女殿。”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姬空幼的身上。
    姬空幼覺得,自己能夠在被提出邀請的第一時間選擇拒絕,但是當姬空幼張嘴的剎那,她才發現,有些時候,自己真的將事情想的太簡單了。
    不,應該說,這個選擇對她而言,有點難。
    并不是說,她對于心中那個摯愛的男子,有任何的懷疑,而是她自己的心頭,有一種自卑。
    一種她從來都沒有想到要出現在她自己身上,但是這一刻,她卻并沒有懷疑她存在的自卑。
    “我想要考慮一下,不知道前輩可以不可以給我點時間?”
    姬空幼的話,讓袁靜空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明顯的不悅,就在她準備對姬空幼進行呵斥的時候,她的目光下意識的落在了站在姬空幼身旁的鄭鳴身上。
    隨即,那本來憤怒的神情,一下子變的柔和了起來:“既然你想要思考一下,那看在鄭鳴公子的份上,就讓你好好的考慮一下吧!”
    鄭鳴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絲愕然,他同樣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姬空幼的選擇是思考。
    雖然他并不覺得,自己可以幫助姬空幼做出任何的決定,但是他同樣不希望,姬空幼給出的,是一個這樣的答案。
    不過暫時,他沒有時間考慮這個問題,因為那袁靜空有些火辣辣的目光,正朝著他看來。
    袁靜空這個女人,實在是有點太纏人了,更何況自己的石之軒英雄牌,現在差不多已經快要到時候了。
    所以鄭鳴在遲疑了瞬間,就朝著袁靜空一拱手道:“袁姑娘,在下有些疲憊,想要暫時休息一下。”
    “嗯,鄭公子過煉心十二魔境,心神雖然得到了不錯的鍛煉,但是消耗同樣巨大。”
    “不過現在最好不要睡覺,也不要運功調息,最好是靜心安神的修養。嗯,等一下,我讓人給公子做一副靜心安神的湯藥,公子喝下去就好。”
    袁靜空的臉上雖然有那么一絲不舍,但是最終她還是非常誠懇的說道。
    “托天,你給你家主人好好安排一個住處,萬萬不要打攪了鄭公子的休息,明白嗎?”
    托天老祖這個時候,雖然依舊是氣勢洶洶的模樣,但是他已經沒有了以往的氣勢,當下畢恭畢敬的答應道:“大人您請放心,我一定會安排好的。”
    托天老祖給鄭鳴安排的,是他摩云山最好的院落,在仔細的吩咐了一番之后,這才小心的離去。
    在走出小筑之后,托天老祖看著四周的環境,簡直就有一種想要碰頭的沖動。
    什么情況,這是一個什么情況,自己堂堂的一個魔道祖師,竟然莫名的成了人家的仆役。
    這種情況,托天老祖根本就沒有想過,特別是這幾天,他正準備納幾個侍妾,讓自己那丟失的面子,能夠找回來一二。
    可是現在,別說面子,就算是里子,他都丟完了!
    但是想遍他心中所有的記憶,他現在唯一能夠走的路,好像只有一條,那就是死路。
    只有走了這一條死路,他才能夠得到自由,只有走了這一條死路,他托天老祖,才能夠維持自己的尊嚴。
    可是,托天老祖走到今日,不知道耗費了多少的精力,不知道經歷了多少的生死,他還有五十多年的壽命,他怎么舍得,就這樣將自己的壽命扔掉。
    但是給人家做奴仆,實在是丟臉啊!
    就在他心事重重的陷入思索的時候,就看到血刀老祖和蝠影老祖迎面朝著他走來。血刀老祖的神色很平靜,但是看向他的目光,多了一絲的憐憫。
    至于在托天老祖眼中,應該是幸災樂禍的蝠影老祖,這一刻給他的感覺,卻是兔死狐悲。
    對,就是兔死狐悲,好像這一刻,蝠影老祖真的成為了他托天老祖的朋友。
    “托天,事已至此,反抗也沒有用,不過袁前輩既然說二十年之后放你自由,她老人家一言九鼎,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按照她老人家的法旨做吧!”
    說話的是血刀老祖,在說完這句話之后,血刀老祖重重的在托天老祖的身上拍了一下。
    托天老祖覺得很委屈,作為魔道強者,他不知道有多少年不知道流淚的感覺了。
    可是這一刻,他心中升起了一種感覺,那就是他的眼眸之中,竟然有一種淚眼朦朧的趨勢。
    太委屈!實在是太委屈了!
    這巨大的變動,簡直讓托天老祖難以接受,他怎么都不明白,為什么會這樣。
    就在一個時辰之前,他還是堂堂魔道尊者,還是一方霸主,可是這一個時辰之后,他竟然成為了人家的奴仆,而且還是連自己生死都控制不了的奴仆。
    當奴仆吧,他也認了,如果是那位袁前輩的奴仆,他心中說不定還覺得能夠高人一等。
    可是他竟然成為了鄭鳴的奴仆,而且還是那位袁靜空,當成禮物一般隨手送給鄭鳴的禮物。
    嘖嘖,這些年,他并不是沒有辦過這種事情,比如將一個美貌的女子,隨手賞賜給一個自己喜歡的弟子,或者是將一個高手賞賜給自己的弟子為奴。
    但是這種事情,他怎么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淪落在自己的身上。在袁靜空的面前,他就覺得自己好像一只小貓小狗,直接就給送人了!
    ps:  求推薦收藏訂閱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