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3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30)      完本感言(03-30)     

隨身英雄殺1593 永恒

  回到盤垣宇宙的鄭鳴,就在自己的體內,開辟出了一處靈地,將自己的父母親人,全部都搬入了這片靈地之中。
    只不過對于大多數的鄭鳴子侄而言,他們根本就不知道這一片靈地就在鄭鳴的體內,在他們的感覺之中,自己所在的地域,應該是一片天外福地,想要進出,需要鄭鳴賜下的玉符即可。
    而鄭鳴也很愿意生活在盤垣宇宙之中,在這段時間中,他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將三法上人從無上圣域中,接引了出來。
    歲月不知年,這些時日,鄭鳴徹底融入了家人的生活之中,對于外界時光的流轉,絲毫不在意。
    但是就在這不知年的時光要走下去的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了盤垣宇宙之中。
    在這道身影剛剛出現在鄭鳴所在世界的時候,鄭鳴就已經感覺到了這個身影的存在,他輕輕的抬起頭,卻并沒有動,而是朝著伺候在一旁的海麗絲道:“有一客人來訪,記住一定要講禮貌。”
    修為已經踏入一層古圣的海麗絲,在整個盤垣宇宙之中,可以說橫行無阻。但是對于自己師尊的交代,海麗絲一直都是無比的認真。
    能夠被自己師尊成為客人的,一定不是一般人,所以海麗絲在答應一聲之后,就快速的朝著外面而去。
    一個時辰過去,海麗絲還沒有接到那要來的客人,但是她的心中,此刻卻越發的冷靜。
    她相信自己的師尊,在這個時候,絕對不會和自己這個得意弟子開玩笑,而那個人到現在還不來,只能說明一個問題,那就是這個人的身份,不同凡響。
    青云主宰給海麗絲的感覺,就好似一座大海。
    在成為一層古圣之后,海麗絲甚至去找過大圣主,兩個人一番較量下來,最終的結果卻是平分秋色。
    但是現在看著青云主宰,她就覺得這個人比之自己,實在是強大太多太多了。
    如果說這個人是一座高山,那么自己只是高山下的塵埃,如果說這個人是一片大海,自己只能夠算作大海之中的一滴水滴。
    驕傲如海麗絲,此時不由生出了一種想法,那就是自己的師傅,也不如這個客人嗎?
    為什么自己在自己師傅的身上,并沒有這種感覺?
    “我不如你師尊。”青云主宰在看了海麗絲的第一眼,就淡淡的說道,他的眼眸中,全部都是真誠。
    “雖然我們兩個沒有真正的比試過,但是你的師傅,應該是我們古圣之中最強的。”
    “你之所以感覺不到你師傅的強大,并不是他不強大,而是你根本就感覺不到,這也就是為什么普通的人可以感覺到山的博大,感覺到海的無盡,卻感覺不到自己腳下的這片大地是何等的廣博一樣。”
    青云主宰的話,讓海麗絲豁然開朗,她朝著青云主宰抱拳道:“多謝主宰。”
    青云主宰輕輕一笑,說了句不用多禮之后,兩個人就走進了鄭鳴的靜室之中。面對鄭鳴的迎接,青云主宰很是客套了兩句,而海麗絲在恭敬的奉上了一些奇珍異果之后,就侍立在一側。
    “這一次我過來,是想邀請鄭兄回無上圣域的。”青云主宰在和鄭鳴客套了幾句之后,就沉聲的說道。
    回無上圣域,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精光,他平淡的道:“為什么要請我?”
    “如果我說無上圣域的諸位同道想鄭兄了,鄭兄一定不相信,實際上這個理由,連我自己都不相信。”青云主宰說完,哈哈一笑道:“真正的原因是在古神入侵之中,我們無上圣域節節敗退,現在泯滅的主宰,就已經有數十人。”
    主宰級別的存在,竟然死了數十人,這讓鄭鳴的臉色一變,他雖然擊殺了幽暗主宰,但是對主宰的戰斗力,還是有很清晰判斷的。
    現在無上圣域的古圣和古神才剛剛開戰,就已經身損了數十個主宰,這等的傷亡,實在是罕見。
    畢竟,整個無上圣域的主宰,也就是上百人而已。
    “死了這么多么?”鄭鳴看著青云主宰,沉聲的問道。
    青云主宰此時的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他沉聲的說道:“那些古神不知道怎么,竟然造就了一件無上神器滅生珠,在這顆珠子下,很多道友連神魂都沒有逃走。”
    “滅生珠這種東西竟然還在,奶奶的,我要報一箭之仇,要不是這東西偷襲,主人也不會身死啊!”在鄭鳴的腦海之中,一個身穿白色衣褲的小娃娃,張牙舞爪的嚷道。
    這小娃娃給人一種無比可愛的感覺,在讓人見到它的時候,絕對不會有人覺得,他的身上,隱藏著無窮的威力。
    萬界歸一鏡的鏡靈,在融合了所有的萬界歸一鏡的碎片之后,這萬界歸一鏡的鏡靈就化成了一個小兒的模樣,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鄭鳴在心中問道:“現在的你,如果遇到滅生珠,誰能夠獲勝?”
    “一半一半吧,那家伙雖然品級比我差了那么一點,但是被他偷襲之后,我的威力也減弱不少。”胖乎乎的鏡靈這一次回答的倒是無比的老實。
    “不過偉大的主宰,這不是還有您嗎?他的主人最多在力量上,也之時和您相同,但是在對于力量的運用上,他差了您好多好多的。”
    “您的十強武道之法,不對,應該是百強武道之法,那絕對不是它的主人可以比擬的,嗚嗚,人家現在最得意的,就是弄出了英雄牌的系統!”
    鏡靈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被鄭鳴關的時間實在是太長,所以一個瞬間,就說了一大推的話。
    鄭鳴笑了笑,算是對于這鏡靈的拱衛笑納了,而鏡靈此刻,接著道:“無上的主宰,這家伙并沒有老實的交代,那滅生珠一落,就能夠吸納無盡的生機。”
    “無上圣域雖然充滿了混沌之氣,但是在這滅生珠下,我覺得恐怕也抵擋不了多久。”
    鄭鳴聽到這里,似笑非笑的看著青云主宰道:“滅生珠吸納的生靈之氣多嗎?”
    青云主宰這一次來,目的就是無論如何,都要將鄭鳴請過去,畢竟鄭鳴能夠誅殺幽暗主宰的實力,已經遠遠超越了普通的主宰,在這滅生珠神器橫殺四方的時候,鄭鳴的重要性,就顯得無比的重要。
    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青云主宰并沒有將滅生珠的事情說出來,因為他怕自己說出滅生珠的情況之后,鄭鳴會選擇退卻,那樣的話……
    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青云主宰猛的朝著鄭鳴躬身道:“道友,在這件事情上,我不應該有所隱瞞,那滅生珠確實威力不凡,但是還請道友看在咱們同為古圣一脈的情分上,出手吧!”
    他說話間,整個身軀彎下的更狠。
    鄭鳴朝著青云主宰一揮手道:“這件事情,如果我不準備出手,也不會和你說這么多。”
    就在鄭鳴說話的時候,青云主宰就覺得一股力量,將自己的身軀緩緩的托起,在這股力量下,他青云主宰竟然難以興起半點的反抗之力。
    無上圣域,本來充滿了生機的無上圣域,此時好似被籠罩上了一層的陰云,別的不說,那處在無上圣域的植物,此時一個個都猶如霜打的茄子一般,一個個軟綿綿的,一副隨時都可能死去的感覺。
    綻放著各種光芒的神果和神樹,光芒雖然依舊在,但是顯得無比的暗淡,一些成了靈的存在,此時也顯得無比的暗淡,甚至可以說,這些存在都一副元氣大傷的樣子。
    “該死的滅生珠,老子要滅了它!”金剛主宰怒吼,他雖然威武依舊,但是一只手臂,此時卻枯瘦的好似死去的樹枝。
    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這條手臂的生機,都已經消失,如果不是金剛主宰非同一般,自己運用大神通將那些吞噬之力阻攔的話,恐怕枯萎的,就不是他的一條手臂。
    “好了,老金剛,你要是能夠將那滅生珠給干掉,老子給你當一萬年的奴仆,但是你根本就做不到,在哪里哈什么大氣。”說話的,是另外一個主宰,他光禿禿的頭頂,就好似一塊閃動著金色光芒的金晶一般。
    但是這主宰同樣不好過,因為他的一只眼睛,已經瞎掉了。
    “你他娘的再說一句。”金剛主宰本來就不是一個脾氣很好的人,此時被人搶白,顯得更加的憤怒。
    而那瞎了一只眼睛的主宰,脾氣同樣不好,兩個人眼見就要打起來。
    “好了,你們冷靜一下。”圣族的主宰揚了揚自己手中的寶杖,沉聲的呵斥道。雖然同樣是主宰,但是圣族主宰的威望很高,所以看到他發怒,金剛主宰和那瞎了一只眼睛的主宰雖然很是不爽,卻也不敢在多說話。
    “你們都安靜一下,現在咱們無上圣域正處在最危險的時候,只有我們同心協力,才有可能從這危險之中走出來,如果我們自己先打起來,那么誰也救不了我們。
    圣域的主宰說到此處,目視著蒼穹之上,那灰蒙蒙的陰云道:“現在青云主宰已經去請鄭鳴,如果鄭鳴出手,說不定我們還有一線的生機。”
    “那鄭鳴雖然殺了幽暗主宰,但是他靠的,并不是他的真本事,他靠的是自己的機緣,現在這種時候,他的機緣真的管用嗎?”金剛主宰大喝,聲音之中,充斥著對鄭鳴的不信任。
    其他匯聚在這里的上百主宰雖然都沒有說話,但是從他們的神色之中,可以看出他們對于金剛主宰的話,還是非常贊同的。
    畢竟,作為主宰,他們一個個都是高傲絕頂的人,現在被古神一族逼迫的龜縮在無上剩余,只靠以往的大陣來支撐,已經讓他們感到無比的沮喪。
    所以,在他們的心中,雖然很想有人救他們于水火之中,但是在他們的骨子里,他們不相信有人比他們還要強,不相信有人能夠救的了他們。
    圣族主宰聽著這些議論,輕輕的搖了搖頭,他倒不是對鄭鳴有多少的信心,而是鄭鳴實在是他們唯一的希望。
    滅生珠,這種滅世的至寶,他本以為就是存在于傳說之中,卻沒有想到,古神一族竟然真的練就了。
    在這種滅生珠下,不論是他,還是他的同伴,一個個都沒有任何的反擊之力,可以說,這滅生珠一出,就能夠讓整個無上圣域,最終崩潰成為了廢墟。
    無上圣域毀了,他們雖然心痛,但是卻也威脅不到他們的生命,他們自己開天辟地,他們自己的體內世界,都可以將本族的根本裝進去。
    但是現在的關鍵是,他們根本就逃不出無上圣域,隨著無上剩余的崩潰,他們這些人,同樣會崩潰。
    圣族主宰的目光和神角族主宰的目光在虛空之中碰在了一起,兩個人都沒有說話,但是兩個人都從彼此的目光之中,看到了彼此的擔憂。
    兩個主宰不怕死,他們已經活了太多太多的歲月,對于他們而言,如果自己身死,倒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關鍵是,他們難以接受自己族群的覆滅。
    鄭鳴,真的行嗎?
    “青云主宰回來了!”就在那充斥著主宰的大殿陷入了沉寂的時候,突然有人驚聲的喊道。
    隨著這驚呼聲,無數的目光,朝著外面看去,就見青云主宰快步的走了進來。
    “怎么?那鄭鳴沒有來,他知不知道,如果我們無上剩余覆滅,他也逃不了啊!”金剛主宰的性格,是最為急切的,看到了一個人回來的青云主宰,立刻急聲的說道。
    其他人都沒有吭聲,但是一個個的目光之中,都帶著急切和焦慮,雖然他們大多數人,都覺得鄭鳴不可信任,但是對于他們而言,實際上鄭鳴是他們的唯一希望。
    如果沒有了鄭鳴的話,那么他們這一次可以說注定要墜落。
    “沒有,鄭鳴來了,他現在已經去了天外,要求那些古神退兵。”青云主宰快速的聲音,在眾人的耳邊響起。
    聽著青云主宰的話,大多數人都平靜了下來,但是隨即,就有人大聲的道:“他一個人去面對那么多古神,還有那滅生珠,他以為他是誰!”
    “太莽撞了,這簡直就是送死,青云主宰,在這種時候,你就應該攔住他,而不應該讓他去。”
    “是啊,他如果被古神給生擒活捉的話,那么……”
    就在眾人說話之際,虛空之中響起了猶如雷鳴一般的笑聲:“哈哈哈,就憑你一個小輩,也和我們說讓我們離去,實在是可笑至極,今日,就讓你葬身在此地!”
    無上圣域瘋狂的顫抖,無數準備戰斗的古圣,在這笑聲之中顫抖不已,更有人嘴中不斷的念叨著完了兩個字。
    滾滾的陰云,遮天蔽日,在這陰云下,天際之間,什么都看不見,什么也聽不見,整個無上圣域,都好似進入了一片靜寂無聲的死亡世界之中。
    等待,就算是主宰級別的存在,此時能夠做的,也只有等待,他們不是不想飛身突破滅生珠的封鎖,但是那滅生珠的威力實在是太強法,他們不敢讓自己冒這個險。
    一刻鐘,兩刻鐘,一個時辰,兩個時辰……
    天和地,在這時間的流逝之中,變成了靜寂,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一縷陽光,破開了陰云的籠罩。
    在這陽光下,無數的生機,快速的飛落,那本來搖搖欲墜的樹木和花草,在這生機的照耀下,瞬間就恢復了自己的巔峰狀態,更有一些即將干枯的河流,瞬間快速的流淌起來……
    金剛主宰那本來枯萎的就要掉落的手臂,也就是一個瞬間,就恢復了生機,不少受傷的主宰的傷勢,更是快速的恢復。
    “我的生機,我的力量!”金剛主宰大喝,他的這些東西,都被滅生珠吸走,現在這些東西重新回來,里面的原因,自然是可想而知。
    “走,我們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么!”在圣族主宰的提議下,數十名主宰騰空而起,他們本來已經做好抵擋滅生珠的封鎖,但是在破開虛空的時候,他們才發現,滅生珠的力量,好似已經消失了一般。
    在他們飛出無上圣域十萬里的虛空之后,他們看到了一個身影,一個手拿著一顆珠子,好似在慢慢研究的身影。
    那身影的四周,光明無限,就算是烈日,被這這身影奪走了光芒。而諸位主宰的到來,也讓那手拿珠子的人扭過頭來,他朝著圣族主宰等人一笑道:“古神他們,以后不會出現了。”
    這句話,說的很平常,但是聽在諸位主宰的耳中,卻讓他們一個個驚詫不已,在經歷了震驚和不信之后,一陣的歡呼聲,從諸位主宰的口中傳出。
    當諸位主宰再次看相那猶如太陽一般耀眼的光芒時,發現那人已經離去,但是他們還是畢恭畢敬的朝著那個位置行禮,一個個一眼眸中,全部都是敬畏。
    ……
    “哈哈哈,那些倒霉的古神,他們還用老眼光看人,我萬界歸一鏡已經不是當年的萬界歸一鏡,我……我最大的能力,不是戰斗,而是我的英雄系統!”
    天和地的盡頭,一個光芒耀眼的鏡子,正大聲的叫囂著,而在它的身邊,是一顆灰蒙蒙的珠子。珠子在閃動著灰蒙蒙的光芒,光芒中,映現出來的,依舊是那讓天河倒轉的一擊……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