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8)      完本感言(04-08)     

隨身英雄殺1588 主宰到來

  鋪天蓋地的八品古圣,就算是主宰們面對的時候,都要頭疼。雖然現在鄭鳴表現的無比強勢,但是在一些人看來,此時的他,就是強弩之末。
    表現的越強,越是想要震懾四方,而那種一招出,數百人身亡的大招,更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用的。
    “找死!”對于這些心存僥幸之人,鄭鳴自然不會放過,他心中念頭閃動之中,整個人在虛空之中,就已經變成了無數道身影,而后朝著那些沖來的古圣打了過去。
    無數的身影,好似每一個都是真的,那上千八層古圣的臉色,頓時變的無比的難看。
    他們已經不想別的,他們能夠做的,就是運用自己的最強手段,將自己面臨的危險給擋回去。
    可是擋回去這三個字雖然很好寫,但是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也就是瞬間功夫,已經有數十名八層古圣,被鄭鳴所化出的虛影擊中。
    這種擊中,開始的時候,就和剛剛很多人的感覺一樣,并沒有給他們造成什么危害,可是就在他們快速的催動手段探查自己身上變化的時候,卻直接被化成了飛灰。
    一個瞬間,天昏地暗。
    “快跑,他……他已經成為了主宰!”有八層古圣高聲的爆喝,而后瘋狂的逃竄。對于這些剛剛要致自己于死地的人,鄭鳴自然沒有任何的客氣,他拳頭揮動之中,就朝著這些人追擊了過去。
    “鄭兄息怒!”淡淡的聲音,突然在虛空之中響起,伴隨著這聲音,就見一個身穿白色長袍,頭頂有著一個赤金色光圈的男子,如神如圣般的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那圣族的八層古圣,在看到老者的瞬間,眼眸中就流露出了驚駭之色,不過隨即,這驚駭之色就變成了狂喜。
    “主宰大人,鄭鳴在混沌神海之中得到了大機緣,這機緣是屬于我們整個無上圣域的,他鄭鳴不能白吞了這些機緣。”
    八層古圣的話,頓時讓四周變得無比的寂靜,雖然他們族群的主宰沒有過來,但是不少人的心中,現在是又升起了希望,他們奈何不了鄭鳴,但是他們的身后,可是有主宰,只要是主宰們出手,就沒有解決不了的問題。
    于是乎,這些八層古圣,都開始運用自己的特殊秘法,召喚本族的古圣。
    鄭鳴沒有理會那叫囂的八層古圣,而是將目光落在了那位緩步而來的主宰身上。他心中很清楚,現在最主要的麻煩,應該就在這位主宰的身上。
    對上主宰,自己會敗嗎?
    想到那萬界歸一鏡的鏡靈給自己說的話,鄭鳴的心中多了幾分的自信,他朝著那主宰一抱拳道:“見過圣云主宰。”
    那圣云主宰鄭鳴并不陌生,因為兩個人一起做過生意,別的不說,此時的的一鳴商社,就有職位主宰一成的股份。
    可以說,每一年,鄭鳴都要有巨量的財富,流入到這位圣云主宰的口袋之中,而圣云主宰則是為鄭鳴的商社,起到了保駕護航的作用。
    兩個人一直合作得很好,或者說,鄭鳴對于這位主宰的供奉,從來都沒有燒過,只不過現在,兩個人之間的關系,卻已經和以往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沒有想到啊!”圣云主宰看著鄭鳴突然感慨的說道:“我一直都覺得,你不是池中之物,卻沒有想到,自己到現在還是,小看了你,你何止不是池中之物,你簡直就是一個鯤鵬,現在是一飛沖天了。”
    看著一副感慨不已模樣的圣云主宰,鄭鳴輕輕一笑道;“這些年,如果不是主宰大人的支持,我也走不到今天。”
    “哈哈哈,說這些,已經沒有什么意思了。”圣云主宰說到此處,沉聲的說道:“老弟這一次在混沌神海之中究竟得到了什么樣的機緣,可以說一下嘛?”
    鄭鳴的眉頭輕輕地皺了一下,雖然對于圣云主宰還存在著那么一些尊敬的成分,但是事關自己的機緣,他又怎么能夠說出來。
    所以在輕輕地皺眉之后,鄭鳴的心中,就已經有了決斷,他看著圣云主宰,根本就不說話。
    這不說話,實際上就是一種態度,看著不吭聲的鄭鳴,圣云主宰的神色依舊不變。
    也就在這個時候,虛空之中出現另一個頭頂長著一根黑色小角的男子,從這男子的外形上看他應該是神角族的族人。
    神角族的主宰,在得到了神角族八層古圣傳來的消息之后,終于有點坐不住的他也趕來了。
    這位主宰朝著鄭鳴仔細的打量了幾眼,而后又朝著四周的一眾八層古圣看了一下,而后就不開口。
    隨著這位主宰的到來,諸天萬族之中主宰級別的存在,幾乎同時從四面八方的趕了過來,其中有不少主宰都是族中有八層古圣被鄭鳴斬殺的存在。
    這些主宰也沒有表現出應有的憤怒,他們靜靜的站在那里,只不過隨著他們一個個的到來,一股肅殺的氛圍,已經開始在鄭鳴的四周形成。
    “鄭兄,你殺我子侄兩個,是不是要給我一個交代!”終于,一個身體好似虛幻的主宰,目視著鄭鳴,淡淡的說道。
    對于這位主宰,鄭鳴還真的是打過交道的,每一年給他供奉的錢財,那是要用山來堆積的。
    要是以往,對于這樣一個存在,鄭鳴自然是畏懼的,但是現在,對于此人鄭鳴并沒有什么懼怕。
    “那青云主宰你想要什么?”鄭鳴看著那青云主宰,平靜如水的說道。
    青云主宰看著絲毫沒有對他有畏懼之意的鄭鳴,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精光,如果按照他以往的脾氣,鄭鳴這樣和他說話,他一揮手,就要這鄭鳴死無葬身之地,但是現在,鄭鳴已經不一樣了。
    “你說呢?”青云主宰猶豫了一下,并沒有給出一個直接的答案。
    四周其他的主宰,都在注視著鄭鳴和青云主宰的對話。等青云主宰的話說完,大多數人的目光,都緊緊的盯著鄭鳴。
    鄭鳴有一種感覺,這個時候,只要他稍微露出怯意,就會被這些匯聚而來的主宰們,撕的干干凈凈。
    “要我說,那就死了白死!”鄭鳴冷冷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