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579 寶鏡融合

  對于嗒旺多來說,他的人生,是圓滿的,作為神子,他本來就已經高高在上,更何況在成為神子的同時,他還是一個最頂尖的九層古圣的傳承者。
    在族群之中,別說普通的族人古圣,就是一些八層的古圣,對他都是恭敬有加。
    族群之中猶如浩日臨天一般的老祖,在面對他嗒旺多的時候,一般也都是笑顏相迎,很少會有針對他嗒旺多的指責,更不要說批評。
    這一次進入混沌神海,別人只能夠依靠名額進入,但是他嗒旺多卻依靠著自己傳承者的身份,帶進來了足足十五個屬下,雖然他們的修為被限制,但是這就是實打實的實力。
    對于那些在這里搜尋機緣的神子們,嗒旺多的心中充滿了不屑和憤恨,他不屑的是,這些人未來的成就,絕對不如自己,而讓他不爽的,則是這些家伙,正在竊取屬于他嗒旺多的榮耀。
    不錯,那些寶物,在嗒旺多看來,都是屬于他嗒旺多的,這些家伙竊取了屬于他嗒旺多的好處。
    吃了我的,都要給我吐出來,而且還要吐得更多。
    在眾多進入的神子圣女之中,他最注意的,就是神角族等幾個強大種族的天才人物,至于其他的,他根本就沒有在意。
    之所以提到鄭鳴,是因為這個家伙和神角族的存在走的實在是太近,而他一副一切都在掌中的模樣,讓嗒旺多從心中感到很是不爽。
    所以他想要在自己出去之后,就給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鄉巴佬一個教訓。
    可是,就在他覺得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時候,他自己信任的屬下力維,竟然朝著他出手。這種情況,讓嗒旺多的臉上,瞬間露出了一副的惱怒之色。
    嗒旺多是什么人,他乃是一方神子,對于自己的安全,他自然是有防范的。
    雖然有一點措手不及,但是嗒旺多還是快速的朝著力維揮出了一拳,與此同時,他的身邊,更是映現出了一道道的鏡光,要將力維的攻擊反射回去。
    一切都是那樣的完美。
    在嗒旺多的反擊和力量的反射之下,力維的身軀,直接在虛空之中崩潰開來,對于力維的死,嗒旺多的心中,升起的是一種暢快淋漓。
    順我者生,逆我者死!
    可是,就在力維死亡的瞬間,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巨大的恐懼,這種恐懼看不見,但是卻已經瘋狂的朝著他襲擊而來。
    在這種恐懼下,嗒旺多幾乎沒有任何的思考,直接揮動拳頭,朝著那恐懼的方向重重的砸了下去。
    那映照在他身上的反射光芒,此時變的更加的炙熱,嗒旺多不管此時偷襲他的是誰,他要做的,都是要將那偷襲者擊殺。
    也就在嗒旺多出手的時候,一柄黑色的刀劃破虛空而來,在這刀光之下,嗒旺多就覺得自己好似刀海之中的浮游,想要掙扎,卻怎么都掙扎不了。
    就在他心中有些著急的時候,那刀光已經快速的襲擊而來,嗒旺多的拳頭在和刀光接觸的瞬間,就崩碎了開來。
    因為得到了九層古圣的傳承,雖然這種傳承存在著巨大的缺陷,但是卻也給嗒旺多帶來了巨大的好處。
    別的不說,就說他的修為,因為得到了九層古圣的傳承,所以他吸納的混沌之氣,是最為精純的,而且為了修煉,他凝聚而成的真身,也是最為強大的。
    甚至族群之中的老祖,更是不惜重金,給他從其他種族交換到了修煉身軀的金身混沌液,讓他的身軀,比之普通的同族,不知道強大多少倍。
    但是現在,這一切在那一刀之下,全部崩潰。
    他現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自己身上的鏡光,能夠將那攻擊反射走,唯有反射了那些攻擊,他嗒旺多,才有可能活下來。
    只要活下來,自己就能夠借助自己四周屬下的力量,從這個可怕的對手追殺之下逃出去。
    可惜的是,就在那鏡光要凝集攻擊的刀光之時,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那鏡光就崩潰在了虛空之中。
    這種崩潰,沒有任何的預兆,甚至覺得自己對于那殘缺的鏡光已經完全掌握的嗒旺多,都沒有預料到自己的鏡光,竟然在這種時候,直接崩潰。
    為什么要崩潰,嗒旺多有一種想要瘋狂的感覺,要知道這個時候崩潰,帶走的并不只是他嗒旺多的榮耀,甚至有可能,被帶走的,還有他嗒旺多的性命。
    “饒命,我乃是古圣的傳承者,你只要饒了我的姓名,我保證我們可以平分古圣的傳承。”
    在性命面前,傳承雖然很重要,但是他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性命,是生命。
    可惜的是,鄭鳴怎么會聽嗒旺多的這些話,他手中的刀,朝著嗒旺多的身軀,直接斬了過去。
    刀光過,嗒旺多高大的身軀,被直接斬成了兩段,不過就是這樣,嗒旺多也沒有絕望,他所開辟的天地之中,孕育著一絲屬于他的真靈。
    雖然這真靈很弱,但是只要自己的真靈能夠逃走,他嗒旺多就能夠卷土重來。
    一道道的混沌之氣,匯聚成一刀旋風,從它的胸前沖出,可是就在這混沌之氣和刀氣接觸的瞬間,嗒旺多的神識,就覺得自己遇到了一座巨山。
    那些阻擊他的混沌之氣,在他的感覺之中,根本就不是混沌之氣,而是一個個寶塔,一個個古鼎,一個個寶鏡。
    這人的混沌之氣,怎么會是這個樣子?這是嗒旺多心中唯一興起的念頭,隨著這個念頭,他的真靈已經被那洶涌而來的混沌之氣,直接抹滅在虛空之中。
    也就在嗒旺多死亡的瞬間,鄭鳴伸手一抓,一個足足有三分之一的殘余鏡片,就已經被鄭鳴抓在了手中。
    這是萬界歸一鏡的殘片,在被鄭鳴抓住的瞬間,更是瘋狂的顫抖,想要破空而去。
    “將他扔進你的世界,我現在要吞噬了它,哈哈哈,多年不見的老朋友,你現在走的了嗎?”
    瘋狂咆哮的聲音,在鄭鳴的耳邊響起,此時能夠發出這種咆哮的,自然就是已經聚齊了大半萬界歸一鏡的六棱晶體。
    剛剛在對嗒旺多的偷襲之中,它也是發揮了主要作用,要不是它在關鍵的時候,斷掉了寶鏡的反射,恐怕鄭鳴要想收拾嗒旺多,還是需要費一些手腳。
    對于這六棱晶體的要求,鄭鳴自然不會拒絕,畢竟沒有這六棱晶體,恐怕就沒有他鄭鳴的今天。
    在將寶鏡收納體內的時候,那些嗒旺多的下屬,此時也一個個的反應了過來。他們看著死去的,猶如死狗一般躺在地上的嗒旺多,那里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
    他們不敢相信現在的一切,但是事實卻在告訴他們,他們看到的,都是真的。
    嗒旺多,這個在他們眼中,從來都沒有失敗過的神子,在他最接近成功的時候,被人直接擊殺。
    神魂俱滅,再無生還的可能。
    看著突然出現的鄭鳴,所有的,都處在一種不知道該如何是好的狀態,雖然他們大多數人都是嗒旺多最忠實的屬下,但是現在這個時候,他們真的不知道怎么辦。
    嗒旺多死了!
    一道道目光,快速的聚集在了鄭鳴的身上,這些人,大多都是嗒旺多的追隨者,還有兩個是他的朋友,雖然他們和嗒旺多之間的關系不一樣,但是他們全部都算是嗒旺多關系最親密的人。
    很多人甚至有一種,想要借助嗒旺多的關系,讓自己一飛沖天的,現在一切都完了。
    不過這種憤恨的神情并沒有保持多久,大多數的人,都用一種恐懼的目光看著鄭鳴,嗒旺多的強大,他們心中清楚得很,現在這人能夠殺死嗒旺多,自然也能夠將他們誅殺。
    “為大人報仇!”一個屬于嗒旺多死忠的古圣,朝著鄭鳴沖了過去,不過很可惜,和他一起沖的人,根本就沒有,也就是一個瞬間的功夫,那古圣就被鄭鳴直接斬殺。
    “你……你盜取了神子的傳承!”一個看上去修為達到了五層古圣的強者聲音顫抖的說道。
    “不是盜取,而是這傳承,本來就應該是我的。”鄭鳴看著那些面目驚懼的古圣,絲毫沒有猶豫,直接殺了過去。
    他不是怕有人報復,而是怕麻煩,畢竟在這混沌神海之中,他殺人劫貨,沒有人會知道。留著這些人,讓他們散播自己得到了陀天古圣傳承,對自己沒有任何的好處。
    那些嗒旺多的追隨者,一個個也都反應了過來,他們在猶豫了剎那,一個個瘋狂的朝著四面八方逃竄。
    對于他們而言,現在聚堆跑,那一定是跑不掉,而分開跑的話,卻有可能出現漏網之魚,至于誰死誰生,那就看大家的運氣,這一點,誰也決定不了。
    可惜他們遇到的是鄭鳴,在他們朝著四面八方而去的時候,虛空之中就出現了鄭鳴無數的身軀,吞噬了鏡湖的碎片之后,鄭鳴分身的本領提升了百倍,此時的天空之中,到處都是鄭鳴的身影。
    也就是一個剎那,這些逃走的古圣,就消失的干干凈凈,也就在鄭鳴落地之時,那已經開始破碎的古殿,轟然倒塌下去。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