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392 魅力無敵

  煉心十二魔境,在魔道的記載之中,最多的,也只不過就通過了八九境而已。但是現在,鄭鳴和姬空幼兩個人,竟然已經到了最后一個魔境!
    托天老祖聞聽此言,心里不由得哆嗦了一下,這一刻,他仿佛看到這兩個人,正沖著他獰笑起來。
    “這不可能!”有些失態的托天老祖喊出這句話之后,就好像閃電般的朝著前方沖了過去。
    帶著玉璧的宮殿之中,代表著第十二個石室的位置,此刻正閃動著紅色的光點,這代表著有兩個人,都已經進入了第十二個魔境。
    一個在場人幾乎都不知道這究竟是什么的魔境。
    青色衣裙的女子,盤膝坐在石頭上,這幾天來,她幾乎都沒有離開過這石頭,但是此刻她的眼眸之中,卻閃動著一絲說不出的欣喜。
    不但能夠對抗煉心十二魔境,而且還能夠走到煉心十二魔境最后一境,這不就是自己需要尋找的人嗎?
    一旦這樣的人才被自己帶回,不但能夠給宗門添一天才人物,而且還能夠讓自己的地位,有一個不小的進步。
    心中念頭閃動的女子,臉上慢慢的升起了一絲寒意,她的嘴中,更是喃喃自語的道:“一男一女,希望男子能夠永落天魔欲境,女的出來就好。”
    說完這話,女子的臉上又露出了一絲自信的笑容,這煉心十二魔境、最后一關紅塵欲境,可以讓人那種從心底生出的欲望,直接提升一百二十倍。
    一百二十倍的欲念,就算是一個鐵人,也能夠被這種欲念燒成飛灰,更不要說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
    而這女子則不一樣,雖然是同樣的欲望,但是女子在這一方面的自制力要強得多。
    可是女子卻怎么也想不到,此時在那最后一個魔境之中,卻是一副和她心中所想完全不一樣的情形。
    嘴里念著經文的鄭鳴。盤膝坐在地上,猶如一個大德高僧一般,讓人肅穆。
    而姬空幼則緊緊的圍攏在鄭鳴的身邊,整個人就好像一條柔若無骨的蛇。在不斷的游動。
    面紅如火的姬空幼,此時整個人都有一種要燃燒的感覺。不過在這經文之中,姬空幼的目光,倒是在不斷的多出兩分清明來。
    看著姬空幼眼眸中的情形,鄭鳴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這煉心十二魔境闖過來,鄭鳴覺得,就這最后一個魔境難過。
    因為這個魔境中的字,鄭鳴看到的,并不是一個色,而是直白無比的欲。
    欲念的欲,一種發自人本能,一種讓人難以抵抗,不由自主的投身其中的欲。
    在將欲字運用道心種魔大法吸收之后,那本來已經融入到正面心神之中的十一個字。就好像瘋了一般,開始在鄭鳴的心頭快速的盤旋。
    這十二個字,慢慢的形成了一個圓環,此刻,更是出現了一種要融合的跡象。
    雖然這一刻對鄭鳴而言,是非常的重要,但是在鄭鳴心中,解救姬空幼更不能懈怠。
    所以鄭鳴在將那欲字吸納了之后,直接施展了一張邪王石之軒的英雄牌,用經文幫著姬空幼脫困。
    施展一念魔生的時候。鄭鳴還能夠抵擋自己心頭的欲望,但是在施展石之軒英雄牌的時候,鄭鳴就覺得這股火焰,在自己的心頭不斷的燃燒。
    不能隨心所欲!要不然姬空幼就會危險。一遍遍的在心中要求自己。但是鄭鳴卻感到自己胸中的火焰,一時間猶如火山。
    姬空幼緩緩的睜開了眼眸,此時她的臉上,雖然帶著一絲絲的紅潤,但是她的眼眸之中,卻是無比的清明。
    雖然此刻。她還是在石室之中,但是這詭異的石室,已經難以對她有任何的妨礙。
    姬空幼這一刻,就覺得自己心頭無比的清明,一些以往困惑在心的問題,好像在這一刻,都找到了答案。
    煉心十二魔境,雖然沒有讓自己的修為突飛猛進,但是姬空幼仍然有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
    這種感覺具體來說,就是姬空幼感到,這世上,好像已經沒有事情可以難住她,而她本人對于四方的世界,又好像多了一種詭異的親密感。
    玄之又玄,難以言表,但是她又確確實實的,感應到了這種玄奧的變化。
    她朝著自己身邊的鄭鳴看了一眼,眼眸中帶著無限的深情,雖然什么話都沒有說,但是鄭鳴卻能夠感應到姬空幼那一如海一般的深情。
    兩個人對視而笑,鄭鳴也停止了念經。
    鄭鳴同樣能夠感覺到姬空幼的變化,如果說以往的姬空幼,就是一個精靈,那么現而今的姬空幼,同樣是一個精靈,只不過是一個將自己完全融入了山野的精靈。
    似幻似真!
    高等的修煉,就是修心,無論是普通武技的參透,還是高等武技對天地的感悟,靠的出了本人的聰明才智外,更重要的卻是一個人的心智。
    煉心十二魔境,就是一種鍛煉心智的東西。
    如果將姬空幼本身的心智比作一個蟲子,那么現在透過了煉心十二魔境,姬空幼的心智,就已經變成了一只美麗的蝴蝶。
    這種變化,不但耀眼,而且長久。
    兩個人手握著手,走出了那后面的通道。而當他們走出通道的時候,看到的不但是托天老祖等人,更看到了那被簇擁在中間的女子。
    身子的衣衫按照鄭鳴所居住世界的標準,是有一些的暴露,但是按照前世的標準,卻還算是有些保守。
    因為鄭鳴已經有些時候沒有見過這種裝束,所以不由多看了兩眼,而就是這兩眼,讓他覺得自己肋下的軟肉一疼。
    不用回頭,他就能夠感到,有一個白白嫩嫩的小手,正在自己的肋下做動作。
    “小丫頭還挺會吃醋嘛!”女子輕輕一笑,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一種無形的魅力。
    對于這種魅力,鄭鳴平靜無比,畢竟那煉心十二魔境之中的東西,比女子這一笑,強的實在是太多了。
    血刀老祖等四人,都用一種詭異的目光看著鄭鳴和姬空幼,雖然他們通過和煉心十二魔境相連的玉璧,已經知道鄭鳴兩人進入了煉心十二魔境最后一境,但是現在,看著兩個人真真切切的走出煉心十二魔境,還是讓他們心中升起了一絲不信。
    怎么可能?
    多少年來,這煉心十二魔境,他們魔道中的精英都沒有人闖過,現在不但有人闖過了煉心十二魔境,而且闖過的人,一下子還是兩個。
    不敢相信,但是兩個人還活生生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鄭鳴并沒有理會血刀老祖等人的心思,他來到這摩云山,為的就是帶走姬空幼,現在目的已經達到,他也沒有心思和血刀老祖等人糾纏。
    更何況那被血刀老祖一行人簇擁的女子,給他一種壓迫感,他雖然不怕,卻也不愿意節外生枝。
    “咱們走吧!”鄭鳴一拉姬空幼的手道。
    姬空幼對于鄭鳴的建議,自然是言聽計從,她溫順的點了點頭,就和鄭鳴一起轉身離去。
    托天老祖的外表,雖然是一副粗豪的模樣,但是實際上卻并不是一個莽撞之人,相反他的心思,還很細膩。
    鄭鳴在他的眼中,是一個讓他深深忌憚的人,而這等人最好的歸宿,就是死。
    陰女殿的這位不知名的前輩,既然討厭男子,鄭鳴又如此不識趣,自己要是能夠加上一把火,讓這位前輩對鄭鳴出手。
    最好是將鄭鳴斬殺,將那姬空幼也……
    “鄭鳴,前輩面前,你怎可以如此無禮,還不快點跪下見過上門的前輩!”
    上門,這兩個字,鄭鳴聽了不少次,可以說鄭鳴對于上門,真是沒有絲毫的好感。
    他不懼上門,自然也就沒有心思和那上門的女子糾纏,所以根本就不理會,拉著遲疑了一下的姬空幼,繼續朝外走。
    托天老祖的臉上,頓時露出了一絲喜色。
    可是站在一邊的羅剎老祖,心中卻是一陣著急,他本來對鄭鳴和姬空幼就很有好感,此刻見到兩個人竟然從煉心十二魔境之中沖出來,心中更是為兩個人感到無限歡喜。
    卻沒有想到,兩個人這還沒有站穩腳跟,竟然被托天老祖挑撥的得罪上門的人。
    作為一個女子,羅剎老祖對于陰女殿的這位上門的前輩,是如何的討厭男子,心中有一個清晰無比的認識。
    姬空幼得罪了這位前輩,羅剎老祖覺得自己要是說情的話,應該能夠挽回過來,但是鄭鳴是一個男子,他得罪這位前輩的后果,好像只有死路一條。
    怎么辦?難道真的看著鄭鳴死去?
    想到這位上門前輩舉手投足之間,就已經將托天老祖打的難以招架的情形,羅剎老祖越加的心急。
    血刀老祖皺了一下眉頭,他對于托天老祖這等卑鄙的小人行徑雖然不喜歡,卻也不敢說什么。
    畢竟,他也是男子,面對古怪的陰女殿,他也不愿意給自己招惹什么麻煩。
    “這位公子請留步。”輕柔的聲音,充滿了柔和,甚至給人一種說出這句話的人,帶著一絲哀求的味道。
    聽到這聲音的剎那,血刀老祖覺得自己的牙有點發酸,這聲音,實在是有點太酥啊!
    就算是以媚功著稱的魅誘門的弟子,說出話來,也達不到這樣溫柔似水軟綿綿的程度啊!
    PS:  周末有事外出了,更新晚點,抱歉!票票還是要投的啊,祝各位兄弟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