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576 難兩立

  鏡湖在整個混沌神海之中,雖然不是最大的,但是同樣不小,但是此刻,鏡湖正在用一種肉眼可以看到的速度,快速的消散著。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鏡湖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而那占地寬闊的鏡湖位置,此時只剩下一個鄭鳴。
    鄭鳴還是那身衣衫,還是那個笑容,看上去好似和以往,并沒有任何的區別,但是看著從鏡湖之中走出來的鄭鳴,暗影一族的女子心中升起了一種恐懼。
    一種發自內心的恐懼!
    這種恐懼,是一種從血脈之中透漏而出的恐懼,這是一種深入到了骨子里的恐懼。
    按照暗影一族女子的感覺,這種恐懼,并不是她自己所獨有的,而應該是她的祖先所造成的。
    如果是之前,她能夠感覺到這種恐懼,暗影一族的女子可以發誓,她絕對不會傻乎乎的對鄭鳴出手。因為她在修煉的過程之中,早就學會了趨利避害。
    至于那力維,臉色無比的蒼白,他雖然也感覺到了鄭鳴的變化,但是此時的他,卻是半句話都說不出來。
    甚至可以說,此時的他,已經徹底臣服在了鄭鳴的威勢下。
    “你們兩個在說什么?”鄭鳴開口,他神色平淡,但是那輕輕挑起的眉頭,卻閃動著一絲的喜色。
    這是一種掩飾不住的高興之色!
    “沒有什么,真的沒有什么,我們兩個都沒有怎么說話!”力維雙手快速的搖動,好似生恐鄭鳴懷疑他什么。
    至于那暗影一族的女子,雖然沒有快速的分辨,但是從她的神色之中,還是能夠看出她的畏懼。
    鄭鳴對于兩個人并沒有太在意,這一次進入鏡湖之中的收獲,可以說超過了他的想想。
    現在的他,實力有了進一步的提升,可也正是因為這個,所以他的心中升起了一種迫切。
    一種對那力維口中神子相見的迫切。
    一個傳承,只能有一個真正的傳人,而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鄭鳴自己無論是愿意還是不愿意,實際上現而今的他,都有一個敵人,而且還是一種有你沒有我的敵人。
    這個敵人,自然就是力維口中的那個神子!不是自己先動手,就是別人先動手,在這種情況下,鄭鳴的選擇很簡單,那就是自己先動手。
    他朝著力維看了一眼,而后淡淡的道:“力維,將你知道的,關于那人的一切,都告訴我。”
    鄭鳴的口中,并沒有提那人是誰,但是力維是什么人,他請客功夫,就已經明白了鄭鳴的意思。而在這個時候,已經有些人名的他,更沒有在這個時候投機取巧的想法。
    生而不凡,十歲之時,就有仙凰銜玉來投,自此之后鎮壓四方英才,未曾一敗……
    如果說這位神子的一生,那絕對是橫掃一切的一生。現而今,這位神子進入混沌神海,更是所圖甚大。而這個力維,因為跟隨那神子多年,再加上修為不煩,所以才被派來尋找鏡湖之中留存之物。
    “神子去尋找什么,并沒有跟我說,但是我要是猜的不錯,他應該去尋找陀天古圣留在這片混沌神海之中的殘余意識。”力維生恐鄭鳴過河拆橋,子啊自己將一切說出來之后,直接將自己給殺了,所以快速的將自己的推斷說了出來。
    陀天古圣,那可是古圣之中最為頂尖的存在,當年的眾多主宰之中,雖然沒有真正的分過勝負,但是這位陀天古圣的實力,依舊被認為是第一。
    只不過隨著陀天古圣的身死,關于陀天古圣的事情,也就變得冷淡起來,但是在那些傳說之中的事情,卻依舊讓人神往。
    鄭鳴雖然已經聚集了大半的萬界歸一鏡,但是他很清楚自己還沒有到心慈手軟的時候。
    一旦自己出于弱勢,那人絕對不會心慈手軟,他一定會將陀天古圣最強的寶物萬界歸一鏡收回去。
    而一旦到了那個時候,那么自己的一切,都會化為泡影,所以在這種事情上,歷來都沒有什么妥協可講。
    “力維,現在我有事情需要你辦,希望你能夠配合一下。”鄭鳴笑吟吟的看著力維,神色之中充滿了從容。
    對于鄭鳴的笑容,力維雖然從心中升起了一種不好的感覺,但是他還是恭敬的道:“大人,那是我的榮幸。”
    鄭鳴雖然在話語中對力維客氣,但是實際上,他卻直接朝著力維的頭頂一拍,剎那間,力維就發現自己已經不再混沌神海,而是處在一個全部都是用黃金堆積而成的世界之中。
    對于這個世界,力維太熟悉了,這世界根本就是他自己開辟出來的體內世界,也正是依靠著這體內時間,力維才有了現而今的實力。
    自己的意識,怎么到了體內世界,平常的時候,就算是自己的神識在體內世界,但是外界的一切,也不會對自己造成任何的困擾,可是現在,自己和外界,那可是一點的聯系都沒有。
    力維已經想到了這其中是什么原因,但是對于這種原因,他的心中卻有一些不愿意接受。
    也就在這個時候,力維發現自己的旁邊,還站著兩個人,一個是鄭鳴,另外一個是那暗影一族的女子,此時的兩人,同樣進入了他力維的體內世界。
    “這世界很不錯!”鄭鳴笑著稱贊了一句,也就在這個時候,力維突然發現,自己再次能夠看到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自己,正在混沌神海之中狂奔,就算是自己,在這一刻也感覺不到自己正在被什么所控制。
    但是他很清楚,現在的這具身體,并不是自己在指揮。控制這具身體的人,就在自己的身邊。
    “你這是要干什么?”力維看著鄭鳴,聲音中帶著一絲的苦澀,他實際上已經猜到了鄭鳴要干什么,但是此時,他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沒有什么,只不過是想要借助你的身體,搞一次突襲而已。”鄭鳴并沒有絲毫隱瞞自己想法的意思,直接了當的朝著力維說道。
    力維想要說什么,但是最終什么也沒有說出來,他看著正在狂奔的自己,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冷色。
    現在這種情況,對他最重要的實際上只有三個字,那就是活下去!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