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8)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8)      完本感言(03-28)     

隨身英雄殺1575 陀天傳承者

  鏡湖平靜無波,但是實際上,里面卻是兇險異常,在力維進去之后,鄭鳴的神識,就已經籠罩在驚鏡湖的上空。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本來已經潛入水中的力維,就拼命的沖向了湖面,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恐懼,而在鏡湖的下方,此時正有一只巨大的兇獸,在拼命的追逐著他。
    那兇獸布滿了整個京滬。
    倒不是說那兇獸有多大,而是那兇獸在鏡湖之中,映現出了無數的分身,遙遙看去,就好似布滿了鏡湖的兇獸群。
    但是在鄭鳴的神識之中,他知道這兇獸只有一個,但是因為鏡湖的特殊情況,所以看起來,鏡湖之中的兇獸鋪天蓋地,讓人根本就看不出他究竟有多少。
    力維的修為雖然不錯,和這猶如巨魚,但是卻長了兩個粗壯短腿的兇獸并沒有太大的差距,但是面對兇獸那化身成為無數的技能,他只能望風而逃。
    “鄭先生,讓我上去吧,這兇獸實在是太強,我招惹不起!”力維看著冷厲猶如神人一般的鄭鳴,大聲的哀求道。
    鄭鳴并沒有說話,只不過他靜靜的站在那里,就好似一個神,如果力維不經過鄭鳴的同意,直接越界,那么他將要受到的,就是鄭鳴最強衡的打擊。
    “哞!”
    那猶如巨魚一般的兇獸,在虛空之中發出了一聲猶如牛一般的吼叫,隨即鋪天蓋地的獠牙,就朝著那力維的肩膀瘋狂的撕咬了過去,也就是一個瞬間,力維的左肩,已經失去了大部分的肉。
    對于力維這種遭遇,鄭鳴并沒有絲毫的憐憫,這家伙剛剛要將自己扔到這鏡湖之中,為的還不就是用自己做誘餌。
    如果自己的修為不如力維,那么被撕咬出一塊塊傷痕的人,就是他鄭鳴,而不是現在正在受罪的力維。
    作為古圣,身軀強健無比,但是現在這種狀況,古圣之體絲毫幫不了力維。
    “你覺得應不應該將他救上來?”鄭鳴沒有理會嘶吼的力維,笑著向那暗影一族的女子問道。
    “這個家伙留著沒有太大的用處?”暗影一族的女子在稍微沉吟了瞬間,輕聲的說道。
    鄭鳴看著那暗影一族的女子,臉上的笑容更多了幾分,但是隨著這笑容的出現,那暗影一族的女子在看相鄭鳴的神色上,就多出了那么一絲的恐懼。
    “鄭先生救命,鄭先生只要你饒了我,我們神子哪里,我什么都不會說,嗚嗚,我還可以幫助鄭先生說動我們神子化干戈為玉帛。”
    “鄭先生啊,饒命吧!”瘋狂的吶喊之中,力維整個人,都好似要瘋了一樣。
    鄭鳴的心頭,此時響起了萬界歸一鏡的聲音:“這鏡湖,竟然是那碎片吸納天地靈氣而成,這里……這里莫非就是當年古圣大人的世界。”
    陀天古圣在自己體內開辟的世界,這混沌深海竟然是陀天古圣當年開辟的世界。
    不是說,一個人只要死了之后,他所開辟的世界,都要消失在天地之間嗎?怎么這陀天古圣的世界,此時還會存在呢?
    難道那陀天古圣,還沒有死嗎?
    “鄭公子,饒命啊,我告訴先生一個大秘密,只要先生能夠饒我這一次!”力維的身軀,已經被那怪獸吞噬的只剩下白骨,而在這種情況下,力維顯得無比的恐懼。
    大秘密,什么大秘密?雖然從心中,鄭鳴對于這力維并沒有任何的好感,但是他還是一伸手,就將那力維從無數兇獸影子的包裹之中抓了出來。
    “說吧!”很干脆的兩個字,卻帶著不容置疑的味道。
    力維瘋狂的喘著氣,對他來說,剛剛的情形,實在是太過危險,如果在又一次的話,他自己就要被嚇死。
    “鄭先生,您有什么天材地寶,能夠讓我回復一下再說嗎?”力維眼巴巴的看著鄭鳴道。
    他這個樣子,自然是想要和鄭鳴討價還價,對于力維的這種不知死活的要求,鄭鳴的反映無比的干脆。
    他什么也沒有說,直接一伸手將那力維抓起,然后朝著那鏡湖之中扔了過去。
    力維身上的傷勢,還沒有恢復多少,此時剛剛進入鏡湖,就被那因為美食被奪,心中正不爽的兇獸追擊,也就是瞬間功夫,他的一條手臂,已經被那兇獸吞了下去。
    “鄭先生饒命,我再也不敢了,我是一頭豬,還請鄭先生繞了我這一次!”力維此時的額臉色蒼白無比,從剛剛鄭鳴的動作中,他看出這是一個意志堅定,而且出手狠辣的主。
    如果自己再討價還價的話,說不定還要被仍出去。
    “我家神子,得到了陀天古圣的傳承,不,應該說,我家神子乃是陀天古圣的繼承者,他以后一定能夠崛起諸天,一定能夠稱雄圣域。”
    “鄭先生如果能夠歸附我們神子,那么你們兩個,一定會珠聯璧合,稱雄四方。”
    鄭鳴對于力維的為人,一點都不喜歡,但是他說的話,卻不由鄭鳴不重視,這個力維口中的神子,在鄭鳴他們進入這混沌神海的時候,并不是太出名,但是從力維的話語之中,鄭鳴卻感到了此人的不凡。
    得到了陀天古圣的傳承,自己繼承了英雄牌系統,應該是萬界歸一鏡的核心部分,如果這樣說,那么力維口中的神子,就不應該繼承。
    他心中念頭閃動之中,就猜到了另外一個可能,那就是自己和六棱晶體,并不是陀天古圣的傳承者。
    就在鄭鳴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那六棱晶體的字跡再次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中:“陀天古圣的后手不少,說不定這小子說的,就是真的。”
    鄭鳴笑吟吟的看著力維道:“你還有什么要說的嗎?如果沒有,就送你上路。”
    “鄭先生,您聽我說,我們……”力維還要說話,可是鄭鳴已經不愿意給他這個機會,抓住力維的他,轉身就要將力維朝著那鏡湖扔下去。
    “鄭先生,我知道你重視鏡湖的碎片,可是你知道,為什么我們神子也重視那些碎片,他卻沒有過來嗎?我告訴你,他是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力維此時并沒有掙扎,已經清楚是什么情況的他,知道在這個時候,自己就算是拼命掙扎,也沒有任何的作用,鄭鳴心硬如鐵,想要活命,就要給他能夠繞過自己的理由。
    “他去了一處地方,那里才是這鏡湖碎片的核心,鄭先生,知道他所去地域的人,只有我力維。”
    鄭鳴朝著那暗影一族的女子掃了一眼,而后目光落在了力維的身上,他沉吟了瞬間,就漫步朝著鏡湖之中走去。
    鏡湖之中的兇獸,猶如鋪天蓋地一般的朝著他沖了過來,看著那無窮無盡的兇獸,力維的臉上露出了恐懼。
    剛剛他親自和那兇獸戰斗的時候,根本就摸不清那一個兇獸的分身是真的,那一個是假的。
    而現在,他站在一邊觀看鄭鳴出手,同樣看不清楚,究竟那一個是真的,那一個是假的。
    這個時候的他,同樣看不清楚,那些鋪天蓋地而來的兇獸,究竟那一個是的真的,那一個是假的。
    想到自己剛剛經歷過的兇險,現在鄭鳴要同樣經歷一次,力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期待,他現在最為期待的,還是鄭鳴被這詭異的兇獸給吃掉。
    那樣的話,他就不用背叛自己的主子,甚至還能夠報仇,但是很可惜,就在他臉上充滿了期待的時候,迎接他的,卻是那暗影一族女子譏諷的神情。
    對于這暗影一族的女子力維的心中充滿恨意,要不是這個女子那似有似無的誘惑,自己也不會和鄭鳴打在一起。
    而最終,被鄭鳴扔到了鏡湖之中,也都是完全因為這個女子,要不然姓鄭的家伙,也不會對自己這么狠。
    就在他心中念頭翻騰的時候,就看到鄭鳴的拳頭,已經重重的擊打在了虛空之中。
    這一拳,是打空了!力維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譏諷的笑容,他每一次都用心的去判斷,去找最有可能是兇獸本體的地方出手,還每每被那兇獸逃掉。
    現在,鄭鳴打在虛空,怎么可能打住那兇獸。
    就在他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就看到那本來撲向鄭鳴的無數兇獸,一個個都瘋狂的倒飛了出去。
    而就在這倒飛的過程之中,更是有一頭兇獸,直接被鄭鳴的手掌抓住,硬生生的提了起來。
    而隨著這兇獸被捉,四周的兇獸,一個個也都消失不見。
    只是一拳,就將自己追得欲死欲仙的兇獸,全部弄得消失不見,一時間力維看相鄭鳴的目光,敬畏之色更多了九分。
    鄭鳴將這兇獸擊潰之后,那鏡湖變的越加的平靜,已經得到了寶鏡提示的鄭鳴,直接騰空落入了湖水之中。
    只不過在臨走的時候,他朝著那暗影一族的女子和力維兩個人的身上快速的彈動了兩下,算是給兩個人布下了禁止,兩個人要想從這禁止之中逃脫,就變成了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下面有不少的兇獸,他不會是要被兇獸給吞了吧!”在過了三個時辰之后,力維輕聲的朝著暗影一族的女子說道。
    暗影一族的女子剛剛要說話,卻發現四周的環境,一下子變幻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