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3-29)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3-29)      完本感言(03-29)     

隨身英雄殺1564 他們是怎么做到的

  圣族主宰!
    在無上圣域之中,如果說最強的種族,一般沒有人能夠答的出來,畢竟很多族群各有自己的手段,如果不拼命打上一場,真的難以分出誰才是最強的。
    但是公認的三大最強族群,卻是沒有太多的額爭議,而圣族,就是這三大族群之中的一個。
    圣族很強,圣族的主宰,在各大種族的主宰之中,同樣是最強之中的一個。而他的到來,對于人族的眾人來說,就是一個巨大的希望。
    因為,這位圣族的主宰,和人族比較親近,而人族在很多事情上,也都是依靠這位圣主的主宰來支持。
    而在人族之中,白家和這位圣族主宰的關系,可以說是最為親近的。所以白家老祖本來已經消散的野心,此時也開始翻騰起來。
    如果有圣族主宰出手,說不定自己還能夠在神龍口這一塊,搖下一塊肉來。
    就在他思索著該如何和這位圣族的主宰說話的時候,卻沒有想到那位圣主主宰已經和靈族的主宰笑著道:“你們都來了,我又怎能不來。”
    這句話說完,那圣主的主宰就冷冰冰的朝著人族八大家看了過來:“你們來這里干什么,滾!”
    前面幾個字,圣族主宰說的是平和無比,但是到了最后一個字,卻給人一種氣沖山河的感覺。自然,在這種感覺下的白家老祖等人族的老祖,一個個都覺得自己的腿在顫抖。
    他們很少面對主宰的怒火,而圣族主宰在和他們見面的時候,基本上都是和顏悅色,這樣的情形,讓他們產生了一些奢望,而現在,他們才算是明白,一個無上主宰發怒的情形。
    幾乎沒有任何的話語,白家老祖等人轉身就要離去,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卻聽鄭鳴道:“圣云主宰,這樣好似不好。”
    人族八家的老祖,在騰飛出百丈之后,就被人用一種五行的力量,緩緩的拉了回來。
    在這股力量下,他們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只不過現在的他們,在恐懼之中,還有那么一絲的期待。
    主宰言出法隨,乃是世間最為尊貴的人物,可以說天下間,根本就沒有人敢于質疑主宰的決定。
    現在,鄭鳴竟然當著如此之多的至高無上的主宰的面,質疑圣族主宰的決定,那么接下來鄭鳴將要面對的是什么,他們自然是清楚無比。
    而對于鄭鳴將要面對的情況,他們的心中,還充滿了期待!
    主宰之怒,那可是有毀天滅地的力量,鄭鳴這小子自己找死,他們自然是很樂意看著。
    但是等待著他們的場景,卻是讓他們一個個驚呆了。就聽那圣族主宰笑呵呵的道:“有什么不好?”
    這種反問,好似是在質疑鄭鳴,但越是這樣的質疑,也越是讓人族的眾人驚駭。
    質疑,主宰之間可能存在質疑,但是不是主宰的人呢,他們根本就沒有讓主宰在意的資格,對于他們,主宰們更是絲毫不用有任何的顧忌。
    只要一個巴掌,主宰們就能夠將所有的質疑,化成虛無。
    而此時,圣族主宰對于鄭鳴的話,竟然來了一個質疑,這種質疑,就好似朋友之間在講話。
    鄭鳴在面對圣族主宰的時候,并沒有太多的畏懼,他輕輕的道:“咱們神龍口的生意,那是要接著做下去的,如果現在有人過來找事,我們就這么讓他們走,那以后的麻煩,還是少不了啊!”
    鄭鳴的話語中,帶著一絲感觸的意思,聽著鄭鳴的話,圣族主宰輕輕的點了了點頭道:“你說的非常有道理,這樣,我也不殺你們,畢竟你們人族,對于無上圣域有著巨大的貢獻。”
    “現在,你們在這神龍口當仆役十日吧!”
    當仆役十日,這對于人族八個老祖而言,簡直就是最大的侮辱,可是現在,這話是圣族主宰說出來的,那么他們的心中雖然不爽,卻也要聽著。
    白家的老祖臉色變的無比的難看,但是最終,他還是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現在他已經完全感應到了神龍口的強大。
    四五個主宰趕過來撐腰,在這種大勢力下,他們差的實在是太遠了,而沒有懲罰,有時候比有懲罰還讓人恐懼。
    在對各位主宰表示感謝,而各位主宰也也開始離去后,白家的老祖終于找到了一個機會,攔住了一個看上應該是白家的族人的女子道:“神龍口,為什么能夠請到如此多的主宰?”
    年輕的女子,對于白家老祖本來還有那么一絲的畏懼,但是看著白家老祖這副模樣,她心中的畏懼就消失的干干凈凈,此時高傲的昂起頭道:“他們為什么不來?”
    “這些生意里面,有他們巨大的利益,嘿嘿,他們怎么回不來?又怎么能不來。”
    白家老祖的臉色,變得更加的頹然,他這個時候,才感到自己是何等的幼稚,又踢了一個何等強大的絆腳石。
    仆役的事情白家老祖并沒有做過,但是這些也難不住他,也就是一天的時間,敗家的老祖,就已經變成了一個合格的仆役。
    “白福,主人叫你!”一個看上去十幾歲的侍女,笑吟吟的朝著白家老祖叫到。
    白家老祖并不叫白福,但是來到這神龍口之后,他就成為了白福。雖然只有十天,雖然覺得無比的難過,但是白家老祖還是頂了下來。
    他快速的朝著鄭鳴的房間走了過去,而在推開鄭鳴房間門前,他更是恭敬的朝著鄭鳴說了一聲請見。
    “我這次叫你,是想要問你一些問題。”鄭鳴對于白家老祖,并沒有太多的為難。他這次叫過來白家老祖,就是想要問他一些問題。
    “您想要問什么,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白家老祖朝著鄭鳴拱手。
    以白家老祖的地位,他自然不能太必躬屈膝,但是現在這些話,實際上已經表明了他的態度。
    鄭鳴輕輕的笑了笑,他這次拉來白家老祖,想要尋那神鏡的下落,現在白家老祖如此的上道,鄭鳴就呵呵一笑道:“那就好,我問你,夢幻神殿中的東西,是從哪里得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