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557 不同的世界

  破碎的小世界,牛黃狗寶,鳳毛麟角,金猿神血……
    這些東西,都是鄭鳴在那深坑之中的收獲,要說這些收獲也算是不少,但是可惜,這些東西都被自己十強武道給打殘,用處真的不太大。
    用它們煉丹?看著那些破舊的東西,鄭鳴的心中升起了這樣一個念頭。他在思索了一下之后,就伸手將白紫玉給招了過來。
    “紫玉,你們姐妹之中,誰善于煉丹?”
    白紫玉正在鄭鳴和自己姐妹之間的謀劃之中糾結,此時聽到鄭鳴問煉丹的事情,當下就輕聲的道:“說了你也不認識,我將她叫過來。”
    也就是半刻鐘的時間,一個看似有些蓬頭垢面的女子,緩緩的走了過來,倒不是這女子長得丑陋,實在是這女子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就算是想要好看,也做不到。
    “這是晶玉妹妹,也是我們這些人之中,最擅長煉丹的。”白紫玉說到此處,好似覺得自己的話語信服力不夠,接著道:“就算是在我們家族之中,晶玉妹妹的煉丹之術,也要排在前十。”
    白家作為人族八大家之一,家業之大,可想而知。而在這樣大的家業之中,煉丹的高手自然是不少。能夠排在前十之中,可見這白晶玉,還是有一些本事的。
    “你看這些東西,能夠煉制什么丹藥?”鄭鳴雖然和白晶玉打的交到不多,但是此時也沒有虛偽的客套,直接了當的說道。
    白晶玉看著漂浮在空中的寶物,每一樣都是少有的至寶,畢竟這些東西,都是來自于一個個古圣。
    將妖族的古圣殺了,從它們的身上獲取修煉的材料,這種手段,可不是隨意一個人就可以做到的。
    “可以煉制三層以下的混沌元丹。”在仔細的觀察了一番之后,白晶玉的眼眸中帶著肯定的說道。
    三層以下的混沌元丹,這個說法,讓鄭鳴的心中打了一個突,他突然覺得,好似白晶玉的回答,前途并不是太光明。
    白晶玉從鄭鳴的神色之中,看到了鄭鳴的失望,她笑了笑道:“如果公子將這件事情交給小女子,我倒是有把握煉制一枚三層的混沌元丹。”
    三層,自己這就要突破三層,三層的混沌元丹,對于自己基本上沒有任何的用處。
    鄭鳴雖然失望,但還是一擺手道:“也罷,你就拿著去吧!”
    說完這句話,鄭鳴的心中突然一動,一直以來,因為無上圣域的層次遠遠的高于鄭鳴所在的盤垣宇宙,所以鄭鳴本能的覺得,這里的一切,都應該比盤垣宇宙厲害。
    可是此時,特別是施展出十強武道擊敗平天古圣這些人之后,鄭鳴的這些感覺,就消失了不少。
    他隱隱約約的覺得,好似這世界,并不是這樣的。
    “來,咱們談談煉丹之術。”鄭鳴朝著白晶玉揮手,一本正經的說道。
    但是他一本正經的話語,落在白紫玉的耳中,卻是另外一番的意思。白紫玉心思敏銳,剛剛鄭鳴明明連煉丹都不會,連自己所得到的東西能煉制什么都不知道,現在竟然要和白晶玉談論煉丹之道。
    這家伙,莫非是看著晶玉姐姐漂亮,所以動了什么心思不成。心中念頭閃動的白紫玉,雖然覺得自己的心中,有那么一絲酸酸的感覺,但是她還是覺得,自己在這件事情上,還是不應該嫉妒的。
    不管怎么說,鄭鳴并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他在名義上,是自己這些姐妹共有的夫君。
    想到共有,白紫玉的臉上有些發熱,她朝著鄭鳴一笑道:“我去看看云凰姐姐。”
    鄭鳴看著慌張而去的白紫玉,并沒有太在意,他稍微念頭閃動,就將太上老君的英雄牌技能,全部復制在了自己的心頭,要說煉器和煉丹,應該還是太上老祖,最為精通。
    白晶玉的臉色也開始泛紅,她雖然專注煉丹,但是在其他的事情,也不是什么也不懂,鄭鳴這些話語之中的意思,她隱隱約約都很明白。
    也正是因為明白,所以白晶玉才留了下來,她心中還一直糾結著,自己究竟應該拒絕呢?還是接受呢?怎么拒絕,才不會讓鄭鳴生氣呢?
    就在她心中一個個念頭閃動之中,鄭鳴已經開始將自己所知的煉丹術,和白晶玉交流了起來。
    也就是幾句話的時間,白晶玉就愣在了那里,雖然鄭鳴的丹道理論,她是聞所未聞,但是聽到鄭鳴的話語,她的眼眸,頓時就亮了起來。
    而就在這一刻,鄭鳴的眼睛之中,卻一下子放松了不少,甚至可以說,這一刻的鄭鳴,眼睛之中,多出了無數的笑意。
    來到這無上圣域,鄭鳴本覺得自己的優勢已經所剩無幾,甚至連英雄牌系統都廢了。但是隨著慢慢的接觸,隨著十強武道的展現,鄭鳴慢慢的發現,自己想的有點偏差。
    而和白晶玉相談之后,他才真正的了解到,這個世界,實際上并沒有自己所想的那樣復雜。
    此時的人族,是比鄭鳴所在世界的人族不知道強大多少,但是這個世界的人族,走的卻是另外的一種發展道路。
    比如他們修煉,都是最簡單的錘煉自身,至于天材地寶的用法,更是非常直接的納入身體的天地之中。
    雖然這種用法,好似沒有任何的后遺癥,但是什么君臣相佐,什么低級的匯聚可以衍生更高級的存在,什么……
    鄭鳴的笑容,越來越燦爛,而白晶玉的神色,卻變的越來越勉強,這個家伙,這樣看著自己,是不是太……
    就在白晶玉的心中念頭亂閃,想到這個家伙要是對自己沒有安好心的時候,自己究竟該怎么做的時候,卻聽鄭鳴在這一刻,突然道:“你覺得,我要是改良一下丹方如何?”
    “改良丹方?白晶玉的小嘴長的大大的,這一刻的她,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雖然白晶玉也要承認,鄭鳴是一個非常有本事的人,但是改良丹方這種事情,真的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更何況很多人在改良丹方的過程中,丹方還沒有改好,卻已經將自己給陷了進去。
    “丹方這種東西,能不改良,我覺得還是不要改良的好,畢竟它……它是經過很多人千錘百煉弄出來的。”白晶玉沉吟了一會,這才正中無比的朝著鄭鳴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同時,她的心中,對于鄭鳴這種異想天開的想法,實在是腹誹不已,畢竟她白晶玉修煉丹道多年,也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能夠改良丹方。
    鄭鳴已經從白晶玉那里,知道了無上圣域煉丹的原理,他并沒有和白晶玉爭辯,而是緩緩的站了起來。
    自然,這種站起,也就是鄭鳴結束這次談話的標志。
    白晶玉對于這一次的談話,并沒有太放在心上,她見鄭鳴離去,也去忙碌自己的事情,不過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就在他剛剛離開鄭鳴一會,就看到了等候在那里的白云凰等人。
    “他給你說什么了?”第一個問話的,是白紫玉,雖然她和白晶玉關系很不錯,但是自己還是沒有忍住。
    白晶玉并沒有往其他區的地方想,她輕輕的哼了一聲道:“這個鄭鳴,實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他……他竟然想要改良丹方,這個丹方,豈是那么好改良的。”
    在白晶玉說出天高地厚幾個字的時候,發現其他姐妹都用一種異樣的目光看著自己,這一刻,白晶玉突然想到,鄭鳴在白家的成人禮上,那變態的表現。
    他在煉丹上,雖然說的一些東西很新奇,但是那只是沒有經過檢驗的猜想。而憑著一腔熱血,去改良丹方,這種事情,怎么可能成功呢?
    不可能,煉丹和其他的東西不一樣,就算是有天賦,想要改變什么,也是難上加難。
    “大姐,我覺得他也就是說說,那個……那個咱們向宗廟申請他成為圣主的事情,怎么樣了?”白晶玉叉開了話題問道。
    白云凰負責大略,可以說深受自己這些姐妹的信服,但是此時,聽到白晶玉的問話,白云凰的臉色,就變的有些難看。
    “咱們還是有點太小看老祖們的決心了。”白晶玉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的感慨。
    老祖們的決心,這一句話,頓時讓白晶玉的心沉到了谷底,她們所設想的,只要鄭鳴走向圣主,那么她們就可以受到宗廟的庇護。
    “宗廟拒絕了鄭鳴的考核,并說……說鄭鳴已經被開革出人族,據我一個姐妹說,是咱們老祖和其他七家的老祖,一起商議的結果。”白云凰說到此處,目光看著天際道:“看來,我們的反叛,已經讓老祖當成了一個必須要打掉的心頭刺了。”
    四周的白家姐妹,一陣的靜寂,她們在這個時候,感到了無所不在的壓力,這種壓力,猶如山岳,壓的她們根本就喘不過來氣。
    本來對于這些,她們覺得自己已經做好了準備,誰知道隨著事情的發展,她們才發現,這種壓力,才真正的開始。
    她們現在,已經沒有了信心,更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這種壓力下,挺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