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553 雖九死而無悔

  ?萬獸匯聚,泰山壓頂。
    平天古圣看著眼前上百個人族的女子,眼眸中全部都是殺戮之意,雖然這些人都是女子,但是平天古圣的眼眸中,卻是沒有半點的憐憫之意。
    她們在自己的族人那里,都難以得到半點的憐憫,平天古圣又為什么要憐憫她們。
    這些女子,在人族之中的地位就算是不低,但是平天古圣還是要將她們撕成碎粉。
    要讓她們知道,它平天古圣的厲害,更要讓她們懊悔,自己活在這個世上。
    “逃啊,怎么不逃了?”平天古圣說的不是人族的語言,但是在無上圣域,所有的語言,在說出之后,都能夠被各族所共知。
    在平天古圣的話說出之后,白云凰等人的眼眸中,閃過的全部都是黯然,她們拼命的掙扎,她們用盡了她們能夠想到的所有手段,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她們什么也做不了。
    這種無奈,對于所有人而言,都是一種毀滅性的,更何況現在她們還要面對死亡。
    “我們可以死!”白云凰朝著平天古圣看了一眼,最終堅定的說道。
    “哈哈哈,人族之中,也就是你們這些小女子,還是有一些骨氣的,也罷,看著你們有骨氣的份上,我可以讓你們自盡!”平天古圣的聲音,再次在虛空之中回蕩。
    “主上,如此好的食物,怎可以讓她們自盡而亡?”一個長著獅子頭的妖族,大聲的朝著平天古圣說道。
    這妖族乃是一個三品的古圣,乃是平天古圣的心腹,很多時候,就算是平天古圣,也要給自己這個心腹一些面子。
    聽到自己的心腹的反對之言,平天古圣一揮手道:“她們就算是死了,我們也能夠吃。”
    坐在寶鏡之下觀看的白家眾人,此時一個個臉上都開始生出恐懼至極的寒意,特別是白云凰等女子的家人,在這一刻,一個個都顫抖不已。
    在他們的眼中,白云凰等人雖然反抗了老祖的命令,但是白云凰畢竟是他們的家人,她們又怎么能看著白云凰等人一口口被這些妖族給吃了。
    可是現在,他們一個個無能為力。
    “老祖,她們錯了,就饒了她們這些孩子一次吧!”一個白家的中年男子,突然跪在地上,大聲的哀求道。
    這只是一個開始,隨著這男子的哀求,越來越多的白家武者跪在地上,哀求老祖原諒白家的這些存在。
    聽著這些哀求聲,一些人的臉上露出了譏諷之色,而更多的人,卻是跟著那中年男子跪在了地上。
    “老九,站起來,老祖說了,誰犯了錯誤,就要受到應該的懲處,你這般不顧禮儀的哀求,莫非是想要脅迫老祖不成。”
    脅迫老祖,在家族之中,同樣是重罪,說出脅迫二字的,乃是白家一個威嚴的中年人,他的聲音同樣在顫抖。
    那哀求的男子雖然滿臉的不愿意,但是最終,他還是緩緩的站了起來,雖然他在家族之中的位置不一樣,但是脅迫家族老祖這種事情,他還沒有資格做到。
    就在兩人說話的時候,白云凰的目光已經看向了白云箐等人,她雖然早就預料到這個結果,但是此時就要離去,卻心中充滿了怨恨之意。
    “諸位姐妹,我們現在能夠做的,只有一死。”白云凰說完這句話,目光朝向天際,那雙充滿了智慧的眼睛,在這一刻,變的無比的明亮。
    “老祖,我知道你在看著我們,恐怕家族的其他人,也看著我們,借著這個機會,我要說的是,雖然死在這里,但是我們不悔!”
    “不悔!”白云箐緊跟著白云凰的聲音,從嘴中吐出了這么兩個字,而這只是一個開始,幾乎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其他女子一個個說出了同樣的兩個字。
    不悔!
    當最后一個不悔從白云柔的口中說出的時候,幾乎所有觀看的人,都從這話語之中,感受到了一種屬于鋼鐵的堅強,一種讓他們窒息和敬佩的堅強。
    雖九死而不悔!
    白家的大殿,沒有人吭聲,也沒有人說話,但是所有看著那副畫面的人,一個個都緊緊的攥著拳頭,他們看著那畫面之中一個個女子,他們聽著那一聲聲的不悔。
    “哈哈哈哈,還真的是女中豪杰,你們放心,等你們死了之后,你們的軀體,我們一定好好的品嘗。”平天古圣仰天大笑,聲音震動四方。
    對于平天古圣而言,現在這些女子的行為,已經震動了他麾下不少的妖族,他只有用這種通過法子,重新激發自己屬下的兇性,重新……
    白云凰笑了笑,手掌輕輕的翻動,她白玉一般的手掌,就要朝著自己的頭部落下,因為沒有什么秘法可以施展,所以此時的她,只有用最簡單的辦法結束自己。
    從生到死,是一件讓人很是不舍的事情,但是現在,就算是他的心中有再多的不舍,也只能將自己的性命結束。
    畢竟,不結束自己性命的話,那么就會有更加悲慘的命運等待著自己,作為白家這一代貴女之中的佼佼者,白云凰寧愿一死,也決不會忍受這種屈辱。
    在眾多看著白云凰舉起手臂的人之中,就有鄭鳴,他一直都和白紫玉在一起,當他從參悟之中走出來的時候,就已經處在了被圍的境地之中。
    白云凰等人沒有告訴鄭鳴任何的事情,因為在她們看來,既然怎么都是死路一條,告訴不告訴鄭鳴,都一樣。
    鄭鳴的手中,依舊抱著自己的刀,他的手臂,被白紫玉緊緊的拉著,雖然白紫玉看似柔弱,但是從白紫玉的目光之中,鄭鳴看到了一絲的死志。
    兩個差不多達到了五層古圣的妖族,鄭鳴輕輕的搖了搖頭,他推演出來的十強武道,已經越發強了幾分,此時看著平天古圣,也沒有以往的壓力。
    “死了,真的挺可惜的,我不想死。”鄭鳴看著白云凰,笑吟吟的說道。
    這句話一開口,瞬間打破了所有的寂靜,不但平天古圣,所有的妖族,所有的白家貴女,還有所有觀看這個場景的人,都朝著鄭鳴看了過去。
    鄭鳴的光芒,早就被這些視死如歸的白家貴女所遮擋,被這些白家貴女所取代。
    而現在,作為眾女之中唯一的男子,鄭鳴終于說話了,可是此時,鄭鳴的話語,卻讓不少人皺眉。
    人家所有的女子,都有視死如歸的心思,可是你一個男子,竟然不敢死,實在是丟人現眼。
    陳絕世冷笑,他看著鄭鳴的眼眸中充滿了譏諷,現在不想死了,可惜晚了,在那白家的成人禮上,你不是光芒耀眼,你不是不可一世嗎?
    沒有想到吧,這一次白家的成人禮,讓你光芒萬丈,但是他同樣,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至于白云空和白玉堂等和鄭鳴認識的人,雖然感到鄭鳴就這樣死了,也很是可惜,但是他們同樣對于鄭鳴的表現,覺得有些失望。
    畢竟,鄭鳴是他們所選擇的人,這樣的人,如果表現的太差的話,那么對它們的顏面,同樣是一種侮辱。
    “奴性十足!”一個聲音,在白家的大殿之中響起,對于自己姐妹的死,大多數人雖然心中充滿了不甘心,但是卻沒有任何的辦法,畢竟,這是老祖的決定,但是鄭鳴這樣一個人,此時竟然表現的如此弱懦,讓他們感到無比的鄙視。
    說出這句話的,是一個英俊的少年,他是白云凰的弟弟,在白家擁有著年輕一代領軍人物的名頭。
    其他年輕人對于鄭鳴,更是一陣的臭罵,在他們看來,鄭鳴根本就不用存在于這個世上,他的存在,對于那些白家的貴女,簡直就是一種巨大的侮辱。
    “你不愿意和我們一起死嗎?”白紫玉看著鄭鳴,聲音之中,帶著那么一絲的失望,雖然白紫玉很清楚,自己等人連累了鄭鳴,但是她還是愿意和鄭鳴生同枕死同穴。
    鄭鳴看著一身紫衣的白紫玉,平靜的說道:“這個死,我自然是不愿意的,你知道的,我在這個世上還沒有活夠。”
    說話間,他的目光就落在了平天古圣的身上道:“我以前有一頭坐騎,也是一頭牛,和你長得也差不多,看在它的份上,你們都走吧!”
    平天古圣在眾多的古圣之中,一直都是以耳朵靈敏著稱,但是此時,它覺得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壞了,要不然的話,它怎么會聽到這樣不著邊際的話。
    讓自己等人走,他知不知道,他現在正處于自己等人的包圍之中,只要自己愿意,隨時都能夠要了他的性命。
    一個二層古圣,不應該是接近了三層的古圣,竟然和自己如此的說話,他不想活了嗎?
    “哈哈哈哈,你小子知道自己再說什么嗎?”平天古圣昂頭大笑,眼眸之中,全部都是譏諷之色。
    那些平天古圣的下屬,一個個也跟著大笑起來,在他們的眼中,自己真的是遇到了這世上最好笑的事情。
    笑聲如雷,震動四方,更有一頭豹型二層巔峰的古圣走出,冷冷的道:“我現在就送你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