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551 神龍口

  神龍口很大,面積算起來,足足有上萬里,這里物產豐富,各種各樣吸納著混沌之氣的果子食物可以說隨處可見。
    “夫君,該吃飯了。”白紫玉俏生生的站在鄭鳴的身前,在她身前的托盤中,放著三個小盤子。
    這三個小盤子之中,分別放有一盤紫色的果子,一只烤好的小獸,還有一大碗冒著熱騰騰蒸汽的湯。
    從這湯的蒸汽之中,鄭鳴可以感應出這里面的混沌之氣很足,而且還都是現在鄭鳴所需要的青木混沌之氣。
    朝著白紫玉笑了笑,鄭鳴就將那湯端了過來,隨即一口氣,將湯就喝了下去。
    “湯很不錯。”鄭鳴看著白紫玉,笑嘻嘻的說道。
    白紫玉則帶著一絲嗔怪的道:“夫君,人家吃飯,都是要先吃食物后吃湯的。”
    鄭鳴笑了笑,抓起幾個紫色的果子吃了起來,這些果子雖然從表面上看,并沒有任何的不同,但是咬開一個,里面就會映出一棵青色的大樹影子。
    這大樹雖然不是頂尖的至寶,卻也是少有的奇珍,隨著幾個果子入口,鄭鳴就覺得自己體內的青木大道之氣,再次增加了不少。
    “姐姐她們昨日發現了妖族的人。”白紫玉在幫著鄭鳴收拾了眼前的雜物之后,眼眸中帶著一絲擔憂的說道。
    鄭鳴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他心中清楚,白紫玉提到這件事情,并不是要讓他幫忙干什么,而是將這件事情告訴他而已。
    來到神龍口已經三個月,這三個月之中,神龍口這片幅員遼闊,而且物產豐富的地域,不但沒有人來投靠,甚至一些本來住在這里的住戶,都已經離去。
    更不要提白家以往駐扎在這里的一萬戰兵。
    他們這老龍口,對于那些妖族的強者們來說,簡直就是不設防,而且鄭鳴還感到,白家的強者,絕對關注著神龍口,他們就算是想要離開,都不可能。
    這些天來,鄭鳴一直都在修煉,大道之花不愧是混沌之中的至寶,雖然殘缺很大,但是產生出來的混沌之氣,卻是十成十的沒有任何的問題。
    經過這些天的修煉,鄭鳴覺得自己體內天地的青木之氣,已經衍生出了大半,經過一段時間的打磨,他就可以正式進軍三層古圣。
    古圣到了第三層,就是另外一番的天地。
    不過和第三層的古圣相比,此時鄭鳴最看重的,還是對十強武道的修煉。
    十強武道乃是這些天,鄭鳴給自己選擇的最適合的功法,他透過那六棱晶體形成的殘缺寶鏡,可以衍生出十個自己隨心所欲的人物,這十個人物對鄭鳴來說,最多也就是和他本身的戰力相等而已。
    但是當他將這十個分身換成十個在刀槍劍戟等十種攻擊方面最強悍的武者,然后通過本尊打出十強武道的時候,鄭鳴感到這種武技對于自身實力的增幅,足足達到了一百八十倍。
    對于這個增長,鄭鳴并不是太滿意,他不斷的提起武無敵的英雄人物,希望能夠讓自己的十強武道變的更加完美。
    等白紫玉離去之后,鄭鳴一念之間,十個人物出現在了鄭鳴的四周,他們分別是白發蒼蒼的張三豐,冷厲無雙的西風吹雪,還有那號稱靈犀一指的陸小鳳……
    十個在各自技藝之中號稱無雙的人物,出現在鄭鳴的四周,他們的招式,都沒有按照十強武道的內容打出,而是施展自己最強的手段。
    而鄭鳴,則引導他們每一招的力量,從而匯聚而成十強武道,在這研究之中,鄭鳴發現十強武道,實際上在很多的時候,都可以變的更加的強大。
    之所以現在在他的手中,只是增幅一百八十倍,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他使用的人物配合還是有一些問題。
    這些人物雖然是最頂尖的,他們打出的招式,同樣是最為頂尖的,但是他們匯聚在一起的力量,卻不是最高明的。
    十強武道,武道無敵。
    在一百八十倍的增幅之下,鄭鳴覺得,自己的力量,應該已經達到了五層古圣的巔峰,甚至弱一些的六層古圣,也不是沒有一戰之力。
    越級挑戰六層古圣,對很多人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夢想,但是對鄭鳴而言,十強武道和那寶鏡的存在,讓這一切,變的都不是那么的困難。
    將達摩祖師換成掃地僧,將傅紅雪換成傳鷹,或者是將西門吹雪換成葉孤城……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不斷的閃動,他同樣在一點點的實驗,而這些實驗的目的,就是讓鄭鳴的十強武道,變的更加的強大,更加的狂暴。
    “姐姐,按照我們內線提供來的消息,平天古圣已經開始召集人手了。”柔柔怯怯的白云柔,輕聲的朝著那雍容的女子說道。
    雍容女子并沒有吭聲,他對于這種情況,可以說早就有預計,所以此時的她,也沒有太多的憤怒。
    “哼,家族那些人,真的是恨不得我們早死啊!”白云箐的手掌重重的拍在桌子上,眼眸中充斥著怒火。
    按照她們的估計,平天古圣就算是要得到白家的消息,最少也要十年時間,畢竟要組合人族之間,消息并不是很通暢,而借住自己家的威名,平天古圣絕對不會立刻行動。
    但是現在,時間才剛剛過了三個月,平天古圣就已經蠢蠢欲動,這之中,自然有人推波助瀾,按照她們姐妹的估計,這推波助瀾的人,脫不了他們家族的人。
    這些人,讓白家姐妹憤怒不已。
    白云凰,白家眾女的大姐,她朝著白云箐看了一眼,而后搖了搖頭道:“咱們在被家族發配到這里來的時候,不就是已經想好是一種什么結果了嗎?”
    “我們既然已經做好了準備,又有什么可憤怒的。”
    聽了自己大姐的話,白云箐臉上的憤恨之色這才少了一些,而白云柔接著道:“按照我的估計,咱們這一次收住神龍口的可能性,真的很小。”
    “有多小?”白云箐看著白云柔,沉聲的問道。
    “半成,而且還是平天古圣的部下出現巨大的問題,不然的話,咱們這些人,是根本就守衛不了神龍口的。”白云柔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黯然。
    三個女子,雖然一個個心比天高,但是此刻她們卻不得不面對一個事實,那就是在絕對的力量碾壓之下,她們所能夠依仗的東西,是那樣的不堪一擊。
    就在三個人沉默的時候,白紫玉快步的走了進來,她朝著白云箐和白云柔看了一眼,然后朝著白云凰跪了下來。
    “大姐,老祖只是為了懲罰我等,還是讓他先走吧,他留在這里,也沒有什么用處。”
    雖然白紫玉沒有將這個他是誰說出來,但是在場的眾女,都知道她所說的是誰,一時間,在場的眾人都沉默了下來。
    白云凰將白紫玉扶起來,而后淡淡的說道:“妹妹的心思我明白,實際上,我也很想讓妹妹和他離開這神龍口,但是那是不可能的,老祖是不會答應的。”
    “你們這個時候離去,不但離開不了老龍口這個險地,而且很有可能,是一去難返。”白云凰說到此處,聲音中帶著一絲苦澀的道:“老祖的震怒,不是我們可以猜度的。”
    聽著白云凰無奈的話,白紫玉的眼眸中留下了淚珠,她這些天來,可以說對鄭鳴用情至深,很是不愿意在他們即將覆滅之時,將鄭鳴給拉上。
    “妹妹,那個男人能夠陪著咱們姐妹一起死,是他的榮幸。”白云箐話語之中,帶著一絲堅定的道:“要是他對你有什么埋怨,我去和他談。”
    白云箐會怎么樣和鄭鳴談,在場的人都清楚,白紫玉搖頭道:“姐姐還是不要和他談的好,這些也不是他和我說的,而是我自己自作主張來找大姐的。”
    白云凰笑了笑道:“好了,這件事情,咱們不要說了,反正都是要一死,咱們就好好布置一下,省的到時候,咱們敗得太慘,丟了自己的人。”
    以往,白家的子弟在死戰的時候,都會說不要丟了白家的人,但是現在,這種話卻變成了不要丟了自己的人。
    一時間,白云箐和白云柔兩個人的臉上都露出了異樣,但是最終,這些異樣都變成了一種斗志,一種從內心深處發出的斗志。
    “大姐說得好,咱們無論如何,都不能夠丟了自己的顏面,就算是死,也要讓家族的那些人看一看,咱們這些女子,比他們強一百倍。”白云箐說完這些,眼眸中的堅定之色更多了幾分,她甚至帶著一絲期待的道:“不知道那些家伙知道咱們殺傷平天古圣的時候,是什么模樣。”
    “自然是嚇得說不出話來。”
    幾個女子的笑聲,回蕩在房間之內,只不過在她們各自開始行動的時候,一股屬于戰爭的陰云,已經開始籠罩在了神龍口的天空之上。
    而在此刻的十萬里之外,一頭身形高大,體壯如山的黑色牯牛,正帶著一眼望不到邊的獸群,呼嘯著從遠處瘋狂而來,他們所到之處,山河變色。。
    a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