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548 簪花之禮

  ??對于來參加這次成人禮的貴胄公子而言,這一次的成人禮,讓他們感到無比的郁悶。
    別的不說,就說那白家貴女們獻藝的時候,就是他們這些貴胄公子表現的時機。但是這樣好的時機,最終卻是他們什么也沒有表現出來。
    除了一些早就和白家貴女有些聯系的,覺得這一次自己應該有希望的貴胄,其他人一個個都神色難看至極。
    而白家的眾多主事之人,此時神色也不怎么好看,甚至有人輕聲的對白云空建議,是不是貴女們的表演,再重新來一次。
    此人的意思,自然是路人皆知,而白云空對于這話總提議,實際上也很是動心,但是最終他在向上面的長輩提起懇請的時候,卻被上面的長輩給否決了。
    第一個走出的,是一個看上去十五六歲的可愛女子,她不如白云箐等人光芒耀眼,卻也是一朵讓人一見,就覺得賞心悅目之小花兒。
    “靈妹!”一個看上去穿戴文雅的男子,在看到這可愛女子走出的時候,就大聲的喊道。
    這文雅男子修為雖然不高,但是整個人,卻給人一種很舒服的感覺,這是一個挺有魅力的男子。
    “是史家的庶子!”有人認出了男子的身份,輕聲的說道。按照往年的規矩,如果有人在這個時候想要出頭,那就要受到其他人的挑釁。
    史家雖然是八家之一,但是一個沒有太多地位的庶子,就不要想其他人會給他顏面。
    更重要的是,現在這種時候,大家都在爭奇斗艷,誰也不會在這個時候,給誰顏面。
    “加油啊兄弟!”一個看上去面目精瘦,很是靈活的年輕人,輕輕的拍了一下那文雅男子道。
    而隨著這男子的開口,其他人也一個個都朝著那文雅的男子,發出了自己的祝福。這種場面也就是說,沒有人去爭取這個被稱為靈兒的女子手中的簪花。
    那文雅男子對于這種情況,簡直都有點不敢相信,甚至到了最后,文雅男子的眼眸中,閃動的都是激動之色。
    這一次,自己真的是心想事成了!
    也就在這文雅男子心中激動的時候,被稱為靈兒的女子緩緩的來到了他的近前,然后將一朵帶著露珠的紅花,輕輕的簪在了他的衣衫上。
    “好啊!”猶如潮水一般的掌聲中,叫做靈兒的女子紅著臉走了,但是四周眾人的人情,卻是越發的高漲。
    被簪花的文雅男子,此時整個人都激動不已,但是他畢竟不是一般人,也就是頃刻功夫,就聽清了四周一些人的低聲議論。
    “成了一對,哈哈哈,這一次,那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要搬起石頭砸自己腳了。”
    就算是再不知道情況的人,也明明白是什么原因,更何況自己這文雅男子,本身就是一個敏感的人。
    他有一種想要搖頭的感覺,因為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這件婚事能成,竟然是因為那人表現的太出色。
    有一個人來拉仇恨,好似也很是不錯啊!
    就在這文雅男子心中激動的朝著鄭鳴看來得時候,鄭鳴卻輕輕的搖了搖頭,這白家的貴女實在是太多,看來這一次全部都帶走,任務的艱巨性實在是太大。
    一時間,自己是完不成了。
    就在鄭鳴搖頭的時候,又有一個白家的貴女走了出來,此女身材婀娜,雖然不在四云三玉之列,卻也有這十分的顏色。在她走出之后,不少人的目光都亮了。
    女子輕輕一笑,并沒有看在場的任何一個貴胄公子,而是朝著白玉做成的的走廊盡頭而去。
    “按照往年的規矩來說,不將自己手中的簪花奉上,那就是沒有選中的人。”一個對白家貴女成人禮規矩研究不少的男子,帶著一絲喜色的說道。
    “沒有選中也好,大家還都有機會。”
    一輪的人不少,但是八大家族頂尖的那些貴胄公子,一個個卻是不一言不發,他們對于這等的普通的貴女并沒有太大的興趣,自然也就沒有什么期待。
    “鄭公子,妾身無比仰慕您,此花還請收下。”就在那女子就要走到百余走廊盡頭的時候,突然停了下來,面容中帶著一絲激動的說道。
    這一句話,頓時讓不少人心中黯然不已,可是他們卻不知道,這僅僅只是開始而已。
    第二個,第三個,第四個……
    鄭鳴手中的花兒越來越多,到了上百名白家的貴女走過之后,鄭鳴除了那位靈兒的簪花沒有得到之外,其他女子的花兒,都已經落在了他的手中。
    “我怎么覺得,這一次的成人之禮,被咱們兩個給攪了呢?”白云巖看著白玉堂嗎,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和白云巖的調侃相比,白玉堂有一種欲哭無淚的感覺,現在這種情況下,他作為主事者之一,說不得就要遭到整個家族的質問,到時候他老哥的地位,可就會動搖。
    白云巖拍了拍白玉堂的肩膀道:“好了小子,不用愁眉苦臉的,事情已經出了,咱們就是擔憂也沒有什么用處,更何況這件事情,說不定也會成為一件好事。”
    “成為好事?您覺得這還有可能成為好事嗎?”白玉堂的聲音中帶著顫抖。
    “怎沒有可能變成好事,你想想咱們白家舉辦了那么多次的成人之禮,可是出現過這種情況,沒有吧,沒有就說明這小子潛力無窮。”
    “說不定以后,他可以鵬程萬里,到那個時候,咱們兩個說不定就能夠成為家族的功臣。”
    白玉堂搖了搖頭道:“希望吧,我倒是不希望成為家族的什么功臣,我只希望,這件事情,到現在就行了。”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一身紫色衣衫的白紫玉輕飄飄的走了出來,她在見到鄭鳴的瞬間,眼眸中就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四云三玉可不要淪陷啊,要是他們淪陷的話,那么咱們兩個,就真的是家族的罪人了。”白玉堂雙手合十,一副祈禱的樣子。
    而七個本來就坐在第一排的七個貴胄公子,此時雖然依舊靜靜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但是他們的神色之中,卻多出了一絲絲的鄭重。
    他們這一次來白家,每一個人都有任務,那就是將白家的貴女娶走一個,雖然砸家族之中,他們并不是唯一的下一代核心人物,卻也是核心人物之一。
    能夠娶到一個白家的貴女,對他們來說,無比的重要,而一旦他們什么鎩羽而歸,那么對于他們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就會造成一定的沖擊。
    四云三玉,七個人對他們來說,那是正好,就看誰娶得比較高明一點,但是現在,鄭鳴的異軍突起,已經讓他們感到了深深的威脅之意。
    如果讓這個叫做鄭鳴的家伙,將白家的貴女全部都帶走的話,那么他們這些人,丟臉就丟掉了。所以在白紫玉出現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做好了求凰的準備。
    “鄭公子,紫云愿意和您學琴,還請鄭公子不要嫌棄。”白紫玉說話間,將自己手中的簪花,輕飄飄的送給了鄭鳴。
    鄭鳴看著一臉鄭重的白紫玉,心中升起的,卻是一種異樣的念頭,雖然他這一次,靠著英雄牌的技藝,可以說大發雄威,光芒萬丈。
    但是要說四云三玉之中,會全部選擇自己,他還真的不怎么相信,他只是想要弄到大多數,從而才能夠白家換取那神殿,卻沒有想到,這在他猜測之中,排在不可能前三甲之一的白紫玉,竟然真的向自己張開了懷抱。
    這之中,一定有一些自己不知道的問題。
    和鄭鳴所想的一樣,是有問題,特別是當四云三玉之中最不可能向自己臣服的白云箐也將自己的簪花奉上之后,鄭鳴就覺得自己好似遇到了麻煩。
    白云箐雖然是一個女人,但是鄭鳴從來都不敢將她當成普通的女人,這是一個有著男兒傲骨的女子,他怎么可能,就因為一次的賭斗,就向自己奉上一切呢?
    可是這件事情,結果還真的就是這樣,隨著最后一個白家貴女的領頭人物將自己的簪花交給鄭鳴的時候,這一場浩大的簪花之會,算是走到了盡頭。
    白云空等人,一個個都有些呆若木雞的看著這最后的結果,他們有一些不愿意接受,但是卻又不能不接受。
    至于那些貴胄公子,一個個看相鄭鳴的目光,有一種想要將鄭鳴給吃了的沖動,但是最終,他們一個個轉身離去,根本就不跟鄭鳴說任何的話。
    鄭鳴雖然感到這件事情,實在是順利的出奇,但是既然事情已經走到了這一步,那么鄭鳴接下來,就要按照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絕對不能半途而廢。
    “恭喜鄭兄。”白云空來到鄭鳴的近前,給鄭鳴露出了一個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他作為這一次的主事者,遇到這種情況雖然知道自己絕對沒有什么好果子吃,卻也要將這場戲唱下去。
    鄭鳴同樣朝著白云空笑道:“同喜同喜。”
    同喜你妹,白云空心中暗罵,但是表面上還是笑著道:“鄭兄,我這些姐妹,都將簪花給你,不知道你究竟喜歡哪一位?”
    “我這個人,一向不怕多。”鄭鳴一本正經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