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3)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3)      完本感言(04-03)     

隨身英雄殺1547 圣音化形

  白玉堂的心中哆嗦了一下,如果說他這輩子最怕的人是誰,那自然是他家族之中的老祖,但是要說他這輩子最恐懼的女人是誰,恐怕就要是這白云箐。
    猶如男人一般霸道的白云箐,可以說早就撕裂了白玉堂最后一絲的驕傲,每一次面對這個女人,白玉堂就覺得無比的壓抑。
    而這一切的原因,只因為他們都還小的時候,白玉堂因為奪了自己一個堂妹的零食,然后被白云箐重重的收拾了一頓。
    按照不少當時在場的人說,當時那一頓收拾,打的他白玉堂連自己的老媽都不認識他是誰。
    也就是因為童年的陰影,所以他見到白云箐就害怕,而他最想嫁出去的,同樣是白云箐。
    鄭鳴這家伙,竟然挑釁白云箐。
    這讓白玉堂在覺得這家伙是不是瘋了的同時,還有一種自己是不是選錯了人的感覺。
    要不是選錯人,怎么可能得罪白云箐呢?
    白云箐不但在白家威名遠播,實際上在那些紈绔公子們中間,同樣有不少人都聽說過他的名聲。
    所以這一次,這些來參加白家貴女成人禮的人,沒有一個準備將白云箐娶走,對他么來說,他們希望娶到的,是白家溫婉可人的貴女,而不是白云箐這樣,壓得他們一輩子抬不起頭的人。
    雖然白云箐,也不是一般的迷人,但是他們是真的不想太犧牲自己啊!
    鄭鳴本來準備將公孫大娘從英雄牌之中演化出來,但是在稍微的猶豫之后,他的心中就已經有了念頭,他并沒有朝著白云箐說什么,而是緩緩的扭頭朝著遠處看去。
    “昔有佳人公孫氏,一舞劍器動四方!”這兩句詩才剛剛出口,就有不少人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不屑之色。
    在整個無上圣域之中,修為高深之后,自然是受到所有人的恭敬,而那些只是賣弄嘴皮子的文人,在無上圣域之中,根本就沒有太高的地位。
    現在白云箐問鄭鳴自己是不是跳的不好,可是現在他竟然在這里吟詩,實在是找死。
    而白云箐此時的拳頭,早就已經握了起來,如果不是家族的這次成人禮有長輩盯著,現在的白云箐,應該上來就會給鄭鳴一些教訓。
    “觀者如山色沮喪,天地為之久低昂。
    霍如羿射九日落,矯如群帝驂龍翔。
    來如雷霆收震怒,罷如江海凝清光”
    鄭鳴這六個字吟誦出來的瞬間,虛空之中,出現了一個女子,雖然她的臉眾人依舊看不清楚,但是隨著鄭鳴手中長劍的舞動,一時間天地變色。
    那劍光之下,有九日掉落,有雷霆轟鳴,更有無數的江海翻騰波濤,神帝御龍車而行。
    一切的變化,讓人無比的震撼,就連白云箐這樣驕傲的女子,在這劍光之下,都神色大變。她開始的時候,還有那么一絲的不屑,但是當到了最后,她的目光,完全都被那舞動的劍光所迷醉。
    描寫公孫大娘劍舞的詩句,在鄭鳴的口中不斷的吐出,聽著這些話語的人,一個個看向鄭鳴的目光,充滿了驚懼。
    那公孫大娘的身影,越加的凝實,到了最后的時候,就真的有八千劍女,舞動在寶殿之前。
    “言出法隨,圣音化形!”隨著猶如八千條蛟龍消失在天際的劍舞,有人聲音中帶著驚詫的喝道。
    伴隨著這喝聲,所有的人也從那驚心動魄的劍舞之中清醒了過來,白云箐呆呆的站在哪里一動也不動,等有人招呼她,才清醒了過來。
    朝著鄭鳴看了一眼的白云箐,并沒有說任何的話,而是轉身退到了一邊。
    這女人說話好似不算話啊!鄭鳴心中念頭閃動,這一次他一定要將這寶殿拿下,但是他絕對沒有將這寶殿放在一個女人的承諾上。
    “哈哈哈,鄭圣子的表現,實在是讓在下佩服不已,哈哈哈!”那白家主持此事的年輕人,快速的朝著鄭鳴笑道,他輕輕揮手道:“剛剛看過如此驚心動魄的劍舞,不如咱們就聽一下我云瓏妹子的詩書如何?”
    白家少主的話,自然不會有人反對,更何況此時很多人都清楚,如果誰不長眼抓著這件事情不放松,那就是跟白家過不去,那就是自己給自己找不自在。
    “云空哥,剛剛聽到了鄭公子的詩,小妹心服口服,就不出來獻丑了。”
    說話的,是一個手持詩書的女子,她外貌婷婷裊裊,說話柔和無比,走動之間,更是自帶著一種詩書的氣質。
    白家少主白云空,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真的不知道,這一次白家貴女的成人大典,是成功了呢,還是在自己的主持下,一下子給砸了臺。
    應該算是成功了吧,嗯,應該算是成功,要不然的話,也不會有如此好的反響。
    不過他重重的看了鄭鳴一眼,這家伙已經連續讓其他來此的公子貴胄,沒有什么反應的時間,他該不會真的是想要將自己參加成人禮的姐妹,都給收了吧。
    “既然如此,那就進行下一個節目。”白云空的話剛剛說完,就見一個看似瘦若的女子走了出來。
    這女子可以用天姿國色來形容,但是她給人的感覺,卻是弱不勝衣,在走出的時候,她的目光就帶著一絲挑釁的落在了鄭鳴的身上。
    “鄭公子一連讓我三位姐妹輸的心服口服,那么小女子今日有些不服氣,可否請鄭公子指教一二。”
    說道此處,那柔弱的女子輕聲的道:“小女子別的也不會,就對軍陣之學精通一二,不如公子指教一二。”
    軍陣,這種法門對于靠著武力的武者來說,實在是很少有人在意,但是當進行大戰,特別是有圍攻情形的時候,這種軍陣卻又會重要無比。
    白家柔云,軍陣無雙,這種傳說,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起,就已經開始傳揚四方。
    而在這一次的成人大典上,七家公子貴胄的第一個目標,就是這個白柔云,畢竟得到了白柔云的話,就等于得到了一件可以讓自家整體實力提升的寶物。只是他們很多人也都清楚,這白柔云,恐怕白家不會下嫁。
    畢竟,一個精通軍陣的智者,在動輒驚天動地的戰斗之中,那用處實在是太大太大。
    鄭鳴對于軍陣,并不是太明白,他懂得陣法,卻沒有用過什么軍陣。沉吟了瞬間,鄭鳴就朝著那白柔云道:“白姑娘,不知道你所說的軍陣是何物?”
    白柔云愣了一下,隨即道:“軍陣之學,大多用于兩族開戰,當兩族實力相差不多的時候,就死軍陣之學顯示威力的時候。”
    說話間,白柔云一揮手,無數關于軍陣之學的內容,就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仔細的看了一番之后,鄭鳴就明白,所謂的軍陣之學,實際上也就是武將作戰的陣法。
    當然,這里還是有一些去別的,比如如何將所有人的氣息匯聚在一起。當然,在兩個人推演軍陣之學的時候,卻是用不到這個,因為這種推演,用的是一種軍陣棋。
    簡單的說來,去掉那些讓人難以掌握的東西,就是兩個頂級武將的軍陣推演。
    這個對鄭鳴來說,雖然是門外漢,但是他體內的英雄牌系統,卻是可以給他最有力的支撐。
    韓信、白起、廉頗還是……
    最終,鄭鳴選擇了韓信,在這件事情上,鄭鳴覺得韓信還是比較靠譜的,而韓信同樣沒有讓鄭鳴失望,如果真的匯聚大多數戰者的氣息,韓信是沒有什么用處,但是用戰棋推演,那可就不一樣了。
    鄭鳴云淡風輕的,將白柔云一舉拿下,雖然白柔云輸的很是不甘心,但是最終還是不得不向鄭鳴低頭認輸。
    白柔云的失敗,好似打開了一個魔盒,幾乎所有的白家女子,在上場之后,就開始對鄭鳴進行挑戰。而她們挑戰的內容,同樣是各種各樣。
    贏贏贏!
    接下來的時間,運用各種英雄牌的能力,鄭鳴贏得都有一些手軟,這些白家的女子,每一個在她們所精通的領域,都是不可多得的天才人物,但是她們很可惜,在比試之中,遇到了鄭鳴這種作弊的人,所以他們每一個都只能認輸。
    “大公子,別的公子都沒有選擇的機會,這樣下去,該如何是好呢?”一個白家的管事之人,話語中帶著一種擔憂的朝著白云空說道。
    白云空實際上也很無奈,這些姐妹進行技能的表演,也是她們自己的一種推銷,一般在這個時候,都會有其他家族的貴胄公子出來表現一場,就算是輸了,也會大家互相熟悉一下。
    現在到好,鄭鳴什么都包圓了,這讓其他人,還怎么在這成人禮上,完成自己的求凰大計。
    但是那些敗了的姐妹,已經無心再進行下去,自己總不能逼迫著她們,將這件事情再進行吧。
    所以心中雖然覺得不舒服,但是白云空也只能硬著皮頭道:“這件事情,就這樣吧!”
    當最后一個白家的女子敗陣之后,白云空有些干澀的道:“現在進行本次成人禮最重要的簪花之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