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1546 四云三玉

  飄渺的琴臺,一個身穿紫衫的女子,輕飄飄的落在琴臺上,她玉手輕揮,清脆的琴聲從天而降。
    女子雖然沒有扭頭,但是在那紫色云裳下顯露出來的無限美好的身姿,卻讓人忍不住心生迷醉。
    “是三玉之中的白紫玉,傳說此女生來精通撫琴,琴藝無雙!”有人看到紫衫女子的瞬間,聲音之中就帶著驚嘆的說道。
    “是啊,聽說她也是天地間,唯一依靠琴音,就成就古圣的存在,也是白家四云三玉之中,最多才多藝的才女。”
    “要是將她娶到手,那可是賺大了。”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中,更有不少人的眼眸中,閃過了愛慕之意,也就在那琴聲落下的瞬間,紫衫女子輕輕的扭過頭,朝著眾人輕輕的行了一禮。
    這一禮,猶如行云流水,讓人有一種眼花繚亂之感。
    鄭鳴看著此女,心中同樣升起了一絲的意動。現在他要將這座寶殿拿到手中,靠強搶絕對不行,別的不說,就白家那位老祖,就能夠直接鎮壓他。
    而不強搶,鄭鳴能夠使用的法子,就是讓白家將這座猶如夢幻一般的神殿送給自己。
    從白家拿這座神殿當成他們白家女子成人禮的地點來看,對于這座神殿,白家也是無比重視的。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讓人將整座神殿送給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鄭鳴現在要做的,就是表現的極其優秀,只有讓自己表現的無比的優秀,才有可能讓白家送這宮殿給自己。
    他在眾人對這白紫玉迷醉的時候,輕輕的站起道:“哈哈,剛剛聽到紫玉姑娘的琴聲,讓我也有點想要彈奏一曲的沖動,如果紫玉姑娘不嫌棄在下鄙陋,就有在下彈奏一曲如何?”
    鄭鳴的話,頓時吸引了無數人的注意,對于這個剛剛逼走了陳家驚世公子陳絕世的人,不少人的心中,有著深刻的印象。
    他們雖然覺得此人以后的命運堪憂,但是卻又有一種感覺,那就是陳家絕對不會,不,應該說陳家絕對不敢運用其他辦法對付此人。
    因為他表現的已經足夠優秀,已經成為了人族的希望之一,對于這種希望,人族一直都是無比的重視。
    現在,這家伙竟然還要彈琴,看來他的目標,應該是白家的這位紫玉姑娘。
    想想也對,作為四云三玉之中的佼佼者,白紫玉在白家的地位,可不是平常的人可以比擬的。
    如果鄭鳴能夠娶走白紫玉,那么人族白家的白家,就會和他綁在一起,在陳家對付他的時候,更要多出幾分的顧忌。
    “那就請鄭先生彈一曲。”白紫玉眼眸中流波閃動,而后淡淡的朝著鄭鳴說道。
    鄭鳴也不客氣,向前輕輕的邁了一步,就落在了那琴臺上,他手指輕輕的彈動,也就是傾刻功夫,一曲笑傲江湖,就在鄭鳴的手中響起。
    隨著對英雄牌系統的完全掌控,鄭鳴可以說想要什么英雄牌的技能,就能夠使用什么英雄牌的技能。
    而彈琴這一道,和其他技能可不同,彈琴講的是心境,如果心境達不到,就算是彈上幾千年,實際上也就是那個樣子。
    笑傲江湖曲的曲洋,本身就已經具備了一代宗師的心境,此時鄭鳴永運他將這一曲彈出來,可以說是完美無缺。
    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虛空就已經被鄭鳴的琴聲所占據,就是那本來還帶著一絲不屑的白紫玉,都用一種敬慕的目光看著鄭鳴。
    琴乃心生,從這個人的琴聲之中,白紫玉聽到的是高山流水,是陽春白云,是皎潔如月,是……
    也只有這樣的人物,才能夠配得上自己,這不是自己一直以來,夢寐以求的人嗎?
    她看相鄭鳴的目光,慢慢的從欣賞變成了傾慕,到了最后,更是多出了一絲的崇拜。
    寶殿之內的空間中,那英武猶如男子的女子冷冷的哼了一聲,從她的神情之中,可以看出,此時的她,對于白紫玉的表現,非常的不滿意。
    “紫玉一直一來所想的,就是能夠找到一個能聽懂他琴聲的人,我們應該恭賀她才是。”那明顯是作為大姐的女子,聲音中帶著一絲感慨的說道。
    其他女子也都輕輕的點了點頭,不管她們在心中,對于鄭鳴有這樣或者那樣的意見,但是鄭鳴剛剛的表現,卻讓她們有一個感覺,那就是鄭鳴能夠配得上白紫玉。
    當鄭鳴一曲彈完,白紫玉看向鄭鳴的目光,已經充斥著崇敬之色,在這種目光下。
    任誰也能看得出來,這位四云三玉之中的人物,恐怕要墜落在鄭鳴的手掌之中。
    白云巖和白玉堂兩個人站在一起,白玉堂此時眼眸中閃過的,是一種不喜,但是白云巖則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了,他沒有按照咱們的安排走,實際上也是一件好事情。”
    “這說明,咱們的眼光很多,這個小子就算是不用咱們安排,也能夠走出一片屬于他自己的天地。”
    白玉堂勉強點了點頭,在他們白家,同樣存在著不少的派系,而他和白紫玉,卻不是一系的。
    “鄭先生的琴聲很好,接下來,讓我們欣賞一段劍舞!”那負責主持的白家年輕人在朝著鄭鳴送上來一個大大的笑臉之后,繼續沉聲的說道。
    劍舞這幾個字,頓時吸引了絕大多數人的目光,對于白家的女兒來說,歷來能夠表演劍舞的女子,都是白家數一數二的人物,甚至是白家年輕一代女子之中的扛鼎人物。
    本來輕柔的樂聲,剎那間變成了金戈鐵馬,甚至拿蔚藍色如夢如幻的寶殿,也變成了血紅色。
    雖然沒有尸山血海,雖然沒有流血漂櫓,但是那深深地血色,卻讓人看著都有些心顫。
    也就在那金戈鐵馬扣人心弦的時候,數十名白衣女子,出現在虛空的一片平臺上,她們一個個裝束緊身,手中的長劍,更是寒光耀眼。
    一道道的劍光,在這血紅的平臺上舞動,給人一種無邊的美感,而在這美感聚集之中,一個身高九尺的,手持巨劍的女子,出現在人群之中。
    蜂腰,寬肩,長腿……
    女子的身上,充斥著陽剛之氣,就是那剪短的頭發,精致的面容,讓她一出場,就直接成為了全場之中的中心。
    無數的眼眸被她吸引,這些被吸引者之中,就包括八大家的年輕人,他們不少人都繃住了呼吸,生恐自己的聲音太大,將這充滿了美感的劍舞給破壞了。
    四周的女子的,劍法越加的輕柔,而那充滿陽剛之意的女子,劍意卻是越發的厚重。厚重和輕柔,也就是半刻鐘的功夫,就已經達到了巔峰,給人一種吸氣都不行的感覺。
    鄭鳴的心神,快速的融入到英雄牌的系統中。此時,在英雄牌系統內,精通劍舞的公孫大娘等人,已經開始了表演。
    雖然論起修為,公孫大娘和那白家的差距根本就不能比,但是論起劍舞,白家的這些女子,還差了不少。
    鄭鳴看著公孫大娘的劍舞,又看著那快要完的劍舞,輕輕的搖了搖頭,這差距,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而鄭鳴這個搖頭的動作,卻被正在收式的陽剛女子看到,她的眼眸中,頓時閃過了一絲的寒光。
    作為白家女兒之中的領頭人物之意,白云箐平生最不喜歡的事情,就是讓人覺得自己不如一個男子,這一次的成人禮,雖然她也出臺,但是在心中,她已經打定主意,絕對不將自己嫁出去。
    她要留在白家,成為白家的頂梁柱之一。
    也因為這份驕傲,所以白云箐從來都不愿意聽到有人說自己的壞話,現在自己精心排演的劍舞,竟然讓人搖頭,這對于白云箐來說,就是一個打擊。
    等劍舞一收,她突然手指著鄭鳴道:“這位鄭公子,我剛才看到你搖頭,莫非是覺得我們的劍舞不好么?”
    白云巖的眉頭一皺,他怎么也沒有想到,這位最桀驁的妹妹,竟然在這種時候,朝著鄭鳴發難。
    鄭鳴已經被確定為他們白家需要拉攏的人,現在被發難,那以后鄭鳴對于他們該是如何的看法,一念之間,白云巖就有一種想要教訓一下這位妹子的想法。
    而一身紫衣,剛剛落座的白紫玉,此時眉頭更是輕皺,雖然她一直和白云箐關系不錯,但是現在看到她竟然為難鄭鳴,白紫玉心中就有一些不舒服。
    至于其他觀禮的人,特別是人族各大勢力的英俊年少,一個個則露出了期待之色。鄭鳴雖然沒有得罪他們,但是逐走陳絕世,一曲動的美人芳心,就已經讓他們心中嫉妒不已。
    現在,終于到了他丟臉的時候。
    “是不好啊!”鄭鳴并沒有準備給這個驕傲的白云箐面子,他很是直截了當的說道。
    白云箐的身體顫抖了一下,熟悉她的人,多明白這個女子,現在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
    她剛剛那句話,只是挑釁一下,如果鄭鳴說自己沒有那個意思,他也就算了,可是現在,這個混蛋,竟然好死不死的朝著自己說是不好。
    這不是打她的臉嗎?
    “鄭公子如果說得對,我白云箐任憑處置,但是你要是說不出一個子午丑來,莫怪小女子不客氣!”8)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