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544 風神腿

  鄭鳴聽著挑釁之言,臉上露出了一絲淡淡的冷笑,對于這種挑釁,他早就做好了準備。
    用腿的追隨者,鄭鳴第一個念頭,就想到了聶風,雖然他還沒有想過將聶風的英雄牌提升到圣級會是一個什么樣子,但是憑借著聶風在腿力上的增幅,鄭鳴并不覺得聶風會敗。
    “比試自然可以,但是好似有些人忘了一些事情,他光說別人敗了怎么辦?怎么不說自己要是敗了的話,該怎么辦呢?”鄭鳴臉上掛笑,一副淡然的模樣。
    陳絕世沒有想到,鄭鳴不但會迎戰,而且還說出這樣的話來,對于自己的追隨者,陳絕世無比的有信心。
    這些追隨者,都是陳家選取了最為優秀的種子,然后投入到了陳絕世自己開辟的體內天地之中培養。
    他們在陳絕世的體內天地,最多也只是能夠提升到大圣的級別,但是因為他們乃是從陳絕世的體內培育出來的人物,所以他們就算是有機會突破古圣,也會成為陳絕世自己最忠心的下屬。
    “就憑你,也配問我敗了……”陳絕世的聲音之中,充斥著一副不屑。
    “我有沒有資格坐在這里,白家早就已經考量,閣下這般蹦出來,莫非是覺得整個白家都不如你。”
    鄭鳴朝著那坐在中間的文靜年輕人看了一眼,而后笑吟吟的朝著陳絕世說道。
    陳絕世的臉色變的越加的不好看,雖然他很驕傲,而且也目無余子,但是他很清楚,自己要是真的說出了這樣的話,那是誰也保不住自己。
    就算是家族,也不會冒著得罪白家老祖的危險,阻止白家的人教訓自己一頓。
    “有膽量你就派人上來!”想到自己竟然被一個無名小卒如此的譏諷,陳絕世的面色就變的無比的難看,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更有一些氣急敗壞。
    鄭鳴等的就是陳絕世的氣急敗壞,他淡淡一笑道:“我派人自然可以,但是賭斗嗎?自然要按規矩來。”
    “我輸了,我帶著自己的追隨者走,你要是敗了,是不是也帶著你的人從這里滾出去。”
    陳絕世已經不知道多長時間,沒有聽到滾出去這三個字,一時間他整個人,都有一種瘋狂的感覺。
    而且,他對于自己的追隨者很是有信心,這些經過了家族精心挑選的追隨者,每一個都是天下少有的人物,他們面對一個鄭鳴,又怎么會……
    “好,我跟你賭了,咱們三局兩勝,輸的人,從這里給我滾出去!”陳絕世雖然狂妄,卻也不是頭大無腦的人,在剎那功夫,就將一局變成了三局。
    鄭鳴不管陳絕世想什么,直接了當的道:“好,那咱們就先比第一局。”
    說話間,鄭鳴一揮手,運用混沌之力通過六棱晶體衍生而出的聶風,就出現在了大殿之中。
    “好帥啊!”有來參加大典的女子,聲音中帶著驚艷的喊道,在無上圣域之中,隨著人的面容可以隨意的調整,基本上已經沒有丑陋的男女。
    但是聶風的出現,依舊讓人感到驚艷,讓人經驗的不是他的面容,而是他的氣質。
    一個猶如輕風般的男子。
    “這個追隨者如果是一位古圣的話,那就好了。”寶殿內的空間中,一個白家的女子輕聲的說道。
    雖然她的話是有感而發,但是卻讓超過七成的白家女子,都忍不住點頭,甚至更有花癡者,話語中帶著感慨的說道:“追隨者我也可以愿意的。”
    只不過,她這話語,快速的就淹沒在了大多數的聲音之中,再也難以興起絲毫的波瀾。
    驕傲如陳絕世,很少被人搶了風頭,如果說之前的鄭鳴讓他不爽,那么現在的聶風,同樣讓他不喜歡。
    就好似一個經常當主角的人,不得不面對現在只能給其他人當配角一般。在剎那的震驚之后,他就朝著那將要出手的追隨者道:“廢了他。”
    “是!”那沉穩如山的追隨者,聲音中帶著無比強大的自信。
    而就在陳絕世說話的時候,也有不少人開始就兩個追隨者的勝敗開始評論。
    “絕世公子的追隨者,一看就是修煉了我人族的頂級戰技裂地腿,我覺得他這一次,一定是勝券在握。”
    “不錯,我覺得也應該是這樣,畢竟,那可是絕世公子啊!”
    “是啊,雖然人的資質有差距,但是更重要的,還是后來的培養,陳家的底蘊果然不凡,竟然……竟然拿著裂地腿來培養追隨者。”
    就在這各種各樣的議論之中,那男子已經朝著聶風上前一步道:“我乃純駿,乃是驚世公子的追隨者,等一下,我相信你會永遠記住這個名字的。”
    “好啊,我乃是聶風!”聶風雖然在行動上,對于鄭鳴是無比的服從,但是實際上,他卻也有著自己的意志。
    純駿對于自己的話語竟然被聶風無視很是不爽,但是他并沒有說什么,而是嘿嘿一笑,隨著這場比試的主持者說了一聲開始,就一腳踢出。
    這一腳,沒有任何的變化,直來直去,但是在這一腳踢出的瞬間,不少人都有一種四周天地都壓制的感覺。
    “果然是裂地腿,傳說這武技不但有著十倍的增幅,而且還能夠定住自己四周的虛空。”
    “是呀,這個聶風,現在只能和他硬拼,嘿嘿,我可是不看好他,硬拼純駿,他差的遠了。”
    “誰說不是,那純駿是什么樣的人物,和他硬拼,沒有點本事,還真的不行啊!”
    就在純駿的嘴角露出一絲殘忍之色,就在不少為聶風氣質所迷醉的女子,眼眸中全部都是喜悅的時候,在眾人的眼中,本應該硬拼的聶風,卻化成了一縷清風,消散到了純駿的身后。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在裂地腿的籠罩下逃走。”
    “那不是逃脫,那是一套身法好不好,你這樣不知道的,最好還是不要亂說啊!”
    “嗯,應該是一套身法,而且還是一套絕世的神法,要不然的話,也不會如此輕易的,就從那裂地腿下逃出來。”
    對于自己的腿法,純駿可以說是最為了解的,在一擊不中的瞬間,他看向聶風的神色,就多了不好的鄭重。
    “本來,我還準備掩藏一下實力,從而將最后的底牌留在最為關鍵的時候,但是今日,你成功激起了我使用這底牌的心思,結果一腿!”
    裂地腿猶如利斧,大開大合之間,可謂是縱橫無匹,但是那純駿此刻,施展的裂地腿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比如此時他的腿,在踢出的剎那,竟然化成了三千腿影。
    三千腿,每一腿都猶如實質一般。
    如果這三千腿在盤垣的宇宙之中借助大道之力,在鄭鳴看來,并沒有太大的威脅,但是此時,這純駿運用的,卻是最純粹的肉身的力量。
    “他最精通的不是裂地腿,是咱們人族另外一種頂級武技幻影腿,真是沒有想到,這純駿竟然將速度和力量完美的融合在了一起,很厲害啊!”
    有人族的古圣,看著那漫天的腿影,輕聲的評判道,而從這評判之聲中,更可以看出,這古圣對于這場比試的評判,已經朝著那純駿落了過去。
    對于這種評價,此時同樣沒有人反對,在大多數人看來,裂地腿下的純駿,本來就已經夠厲害,現在加上這幻影腿,他在人族,特別是在古圣之下的排名,應該非常的高。
    陳絕世的臉上,笑容變得更加的燦爛,對于自己這個下屬的表現,陳絕世感到非常的滿意。
    在這種關鍵的時候,給自己爭取到好大的面子,這種屬下,以后一定要好好的賞賜,他現在最想要看到的,就是在這鋪天蓋地的腿法下,鄭鳴的那個追隨者英俊的臉,會被這狂風暴雨的攻擊轟碎。
    “小道而已。”帶著一絲平和的聲音,從聶風的口中呼出,隨著這喝聲,聶風同樣騰空而起,他的雙腿,幾乎同時快速的揮了出去。
    如果說那純駿的腿影是鋪天蓋地的話,那么此時聶風的腿影,就好似無處不在的風,這風雖然沒有純駿表現的狂暴,但是卻能夠穿透純駿腿影的每一道縫隙。
    “這是什么腿法!”
    有人驚聲的呼和,更有人在這一刻瞪大了眼眸,而就在這呼喝和驚疑之間,無盡的腿影已經消失的干干凈凈,映入他們眼簾之中的,是一個從天而降,一如天神的身影,以及一個重重的朝著大殿外部沖出去的身體。
    “轟!”
    純駿的身體,重重的撞擊在了神殿那透明但是卻堅固無比的墻壁上,也就是剎那,那純駿就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純駿的口中在吐血,但是就算是這樣,他還是堅強無比的從地上爬了起來,在朝著聶風恨恨的看了一眼之后,他快速的跑道陳絕世的身邊跪下道:“屬下無能,讓公子丟臉了,請公子責罰!”
    “那好,你去死吧!”陳絕世對于這個給自己丟臉的下屬,沒有絲毫的憐憫之心,手掌揮動之中,一拳就重重的擊打在了純駿的胸膛之上。
    瞪大眼睛的純駿,怎么也沒有想到,自己竟然落得這個下場,他雖然不甘心,卻還是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這才是第一場,你不用太驕傲!”陳絕世看著鄭鳴,一字一句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