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6)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6)      完本感言(12-16)     

隨身英雄殺1542 一刀破法

  陳絕世從一出生,就驚才艷羨,像鄭鳴這樣崛起的人物,他根本就沒有放在心上,至于利用鄭鳴為借口壓制白玉堂,對他來說,更算不了什么。
    最多,也只是一個樂子而已,要讓他對一個樂子有什么愧疚之心,那真的是想多了。
    而鄭鳴對他的譏諷,則被他視為對自己的挑釁,在面對這種挑釁的時候,他做出的選擇,就是讓自己的護衛出手,給那個敢于在言語上挑釁自己的小子一個教訓,讓他知道,有一些事情,不是他能夠胡說的。
    四層巔峰古圣的能力,陳絕世是無比相信的。
    但是,鄭鳴身上爆發出來的力量,讓陳絕世感到了一絲的威脅,他對于臨場突破,倒并不是太過在意,畢竟這天下,能夠臨時突破的人多了。
    但是鄭鳴斬出的那一刀,隱含著暴虐毀滅的一刀,讓他有一種心寒的感覺。
    他不知道,如果自己面對這一刀,究竟會是一種什么樣的情形。他幾乎本能的扭頭朝著自己的侍衛看去,就見那侍衛的臉色,一下子蒼白了起來。
    “呼!”
    那四層巔峰古圣在瞬間的功夫,就將自己抓出的手掌變成了防守的姿勢。不是他愿意換,而是他已經趕到,此時對自己最好的辦法,就是更換防守方式。
    如封似閉的拳法,將那四層巔峰古圣的防守,匯聚的猶如一座巨大的混沌山岳!
    可是鄭鳴的傾城之戀,也就在這一刻,重重的斬在了那混沌山岳之上,這一刀,將偌大的混沌山岳直接斬破,更在那四層巔峰武圣的身上,留下了一刀長長的刀痕。
    金黃色的血液,從那四層巔峰古圣的身上流下,雖然這種傷勢,對于四層巔峰古圣來說,并不是致命的傷勢,但是剛剛鄭鳴的那一刀,卻讓這位巔峰鼓聲沒有了斗志。
    “哈哈哈,兩位住手,今日是我白家的大喜之日,兩位如果在動手的話,就是不給我白家面子。”白玉堂看到鄭鳴竟然擊敗了那四層的巔峰古圣,臉上的笑容更多了一些。
    而站在他旁邊的陳絕世,則用一種厭惡的目光朝著那失敗的四層巔峰古圣掃了一眼,而后用冰冷無比的聲音道:“真是一個廢物。”
    這句話,讓那四層巔峰古圣的臉色一變,他這一次的失敗,讓他的心中本來就不怎么好受,陳絕世的話,更讓這種不好受提升了九分。
    在人族之中,四層巔峰古圣,那就是稱雄四方的人物,他們雖然不能被成為至尊,但是他們卻已經是人族之中的上層力量。
    他要不是深受陳家的大恩,再加上陳家老祖的要求,怎么會給陳絕世當侍衛首領。
    平日之中,他也覺得陳絕世對自己好似很尊重,但是現在,他才明白,在陳絕世這樣人的眼中,自己只不過就是一個可以利用的狗而已。
    這種感覺,讓他很是有屈辱感,伴隨著這種屈辱感的,自然是一種不甘,一種發自內心深處的,深深的不甘。
    “哼,小子你有點手段,但是光憑這些,在人族之中,還不到你橫行的時候。”陳絕世說到此處,目光朝著遠方掃了一眼,隨即催動自己坐下的金龍白獅獸,騰空朝著前方而去。
    “鄭兄,這小子就是一個被寵壞的家伙,鄭兄不要和他一般見識。”白玉堂對鄭鳴,顯得越加的親熱,這其中自然是鄭鳴給他找回了顏面,但是更重要的是,白玉堂通過鄭鳴的出手,已經越發感到了鄭鳴的價值。
    鄭鳴對白玉堂點了點頭,他此時到沒有心思和白玉堂在這里寒暄,當下開門見山的說道;“白兄,我這里剛剛突破,需要閉關參悟一段時間,麻煩白兄給我安排一個地方。”
    白玉堂哈哈一笑道:“這是小事情,白兄你放心就是。”
    說話間,白玉堂快速的掐動法訣,在他們兩人之間,就出現了一座靜室。這靜室通體都是用一種天藍色的石頭打造而成,看起來清靜雅致。
    鄭鳴也沒有客氣,直接走進了那靜室之中,從第一層的古圣突破到第二層,鄭鳴現在迫切想要知道的,就是自己現在的修為,究竟出現了什么樣的變化。
    體內的天地,本來黑色的混沌之氣,已經完全變成了赤紅色,這讓鄭鳴的胸中天地,一下子變成了赤紅色的一片,和這些赤紅色的相比,更讓人感到驚異的是,那赤紅色的不滅靈光,已經消失的無影無蹤。
    不滅靈光融入了自己的天地之中嗎?鄭鳴鎮定心神感應不滅靈光的存在,但是可惜,就算是他如何的靜心,那不滅靈光,就是沒有絲毫的蹤跡。
    對于這種情況,鄭鳴雖然感到有一些的不可思議,但是最終,卻也沒有再尋找下去。
    而那大道之花,依舊在散發著青木屬性的混沌之氣,在沒有屬性的混沌之氣灌輸下,大道之花每一次散發出來的青木混沌之氣,也就是很少的量,但是現在,已經形成了一股青煙,從大道之花上升起。
    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自己就可以踏足到第三品,成為一個三品的巔峰古圣。
    感悟了一番體內的變化之后,鄭鳴就從閉關的靜室之中走了出來,不過此時在外面等著他的,已經不是白玉堂,而是兩個看上去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子。
    她們在看到鄭鳴的瞬間,幾乎同時恭敬的朝著鄭鳴行禮道:“見過鄭公子。”
    兩個人族的女子,倒也稱得上是天姿國色,只不過她們的修為,卻是連圣級都沒有達到。
    看著她們一副討好的模樣,鄭鳴笑道:“白玉堂白公子去哪里了?”
    “三少爺讓奴婢給鄭公子道歉,他因為家里的事情實在是太多,所以去處理事情了,不過三爺說,在成人禮開始之前,他一定會和鄭公子您匯合的。”站在左側,看上去有些成熟一些的女子,嬌笑著說道。
    鄭鳴點了點頭,他在問了這兩個女子幾個問題之后,就想到了羅永楠等人。
    雖然他和白玉堂一起來的白家,但是羅永楠等人一直都跟在后面,自己剛剛突破就直接閉關,也不知道現在羅永楠等人怎么樣了。
    “您說的那些人,奴婢真的不知道,不過大人您不用著急,奴婢這就替您打聽一下。”那站在左側的侍女,在聽到鄭鳴的問題之后,快速的說道。
    鄭鳴點頭,他這個時候,開始朝著四周打量,并不是他不想要使用神識,實在是在這有八層古圣坐鎮的地方,如果使用神識,那就有些自不量力的味道。
    這是一片占地百畝的院落,除了自己剛剛居住的房間之外,還有亭臺樓閣,小橋流水,顯得無比的清幽。
    但是在這清幽之中,鄭鳴還是感覺到了一種叫做豪奢的東西,比如那一朵朵綻放的,可以讓人修為提升的花兒,還有那用來鍛煉武器的混沌金晶石堆積成的假山。
    而鄭鳴相信,自己所居住的地方,對于人族八家之一的白家而言,絕對不是什么頂尖的地方。
    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羅永楠就被人找了過來,他看著鄭鳴所在的院落,眼眸中全部都是羨慕之色。
    這種地方和他們所呆的院落,實在是不可同日而語,雖然他們所呆的院落也算是幽靜,但是上百人聚集在一個半畝方圓的院子中,擁擠可想而知。
    不過隨即他就想到了鄭鳴的身份,臉上越發多出了幾分的恭敬之色。
    “大人,小的聽說,在今晚的成人禮上,有人準備要給大人您好看。”羅永楠在簡單的和鄭鳴說了一下他們這些人的情形之后,輕聲的向鄭鳴稟告道。
    鄭鳴神色淡然,他擊敗了那個驚世公子的下屬,讓那位驚世公子的心中憋著一口氣,因為白家的關系,那驚世公子又不能用別的方法對付自己,所以他能夠做的,就只有在那成人禮上,給自己下一些絆子。
    對于這些,鄭鳴并不在意,他現在修為提升,還正想要招人實驗實驗自己的手段。
    按照白云巖給自己的說法,只要成為預備圣子的人,都會受到整個人族的庇護,就算是人族八家那般的勢力,也不能對預備圣子動手。
    當然,同級別的比試,倒不在其中。
    要不是有這種好處,鄭鳴可不愿意用一個預備圣子的名義束縛住自己,至于同級別的存在,鄭鳴并不覺得自己需要畏懼誰。
    看到鄭鳴并不在意,羅永楠搖了搖頭,他該說的話都已經說了,如果在講下去,只能是讓這位大人物心生不喜,這對他來說,并不是一件好事情。
    在說了一些話之后,羅永楠就告辭離去,也就在這個時候,那雙生侍女再次出現在鄭鳴的身前,只不過他們這一次過來,主要是恭請鄭鳴前往參加成人禮的。
    對于這能夠看到人族大部分精英的成人禮,鄭鳴的心中還是充滿了期待的,他當下稍微整了一下衣衫,就在兩個侍女的陪同下,朝著院外走去。
    “快點走吧,等一會就沒有好位置了。”行走的路上,一陣緊急的催促聲,在鄭鳴的耳邊響起:“聽說這一次,不但有白家的貴女,就是林雨容也來了,還不快走!”
    林雨容,鄭鳴覺得這名字有點耳熟,但是卻一時間想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