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540 求凰之意

  作為白家的九管家,白符一直都很是當自己是一個人物,但是他自己更清楚自己的地位。
    這一次白家貴女的成人禮,人族各方強者貴胄都會到來,這些貴胄強者,對于白符而言,那就是高高在上的天神,他白符只有捧著的份。
    至于其他的,隸屬于白家的各方勢力,他同樣得罪不起,在這個時候鬧出亂子的話,他這個九管家就吃罪不了。
    所以,他就將自己的目標放在了那些小實力上,這些小實力不但聽話,而且出手還大方。
    只不過這一次,這個叫做元日神朝的隊伍,讓白符很是不滿意,他在觀看進獻的禮物時,看上了一個進獻上來的女子,唔,姑且應該是這個小神朝的皇女。
    皇女怎么了,小國的皇女,在他白符看來,也就是一個侍女,也就是一個鄉村的野丫頭而已。
    他白符能夠看上,那是這鄉村小丫頭的福氣,可是那小國的使節,竟然好似防賊一般的防著他,實在是可惡至極。
    要不是這時候,實在是不好動手,而且那小國的使節也在拼命的阻攔,白符說不定就要動手硬搶。
    但是最終,想到自己家的主子吩咐的,在這一次要低調一些的要求,他就將自己心中的想法給壓了下去。
    想要跳到白家的枝頭當鳳凰的女子,他見到的太多了,開始的時候,一個個都對當家的白家爺們有著這樣或者那樣的想法,可是到了最后,還是不得不臣服在他白符的身下嗎?
    一個果子,對于白符來說,真的算不了什么,就算是他拿著這種果子去喂狗,也沒有人說什么。
    可是現在,這個小神朝的人,竟然敢偷吃了果子,而正好他九管家想要找事情,那事情就大了。
    看著這廝一副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模樣,白九冷哼了一聲道:“一個果子怎么了?這一個果子也是你這樣的人能夠吃的,我告訴你,你吃的這個果子,價值千萬混沌元晶,再加上你不告而取,更是罪加一等。”
    “我看在你們乃是前來供奉的使者的份上,這一次就不為難你們了,兩千萬混沌元晶,這一次就算了。”
    兩千萬混沌元晶,這個要求,頓時讓不少人倒吸了一口冷氣,那羅永楠更是覺得自己的心底發冷。
    他很清楚,自己帶來的所有供奉之物,也就是兩千萬混沌元晶的模樣。
    如果將這兩千萬的混沌元晶給賠了,他回去之后,該如何的交代,但是要是不賠的話……
    羅永楠的目光看相鄭鳴,這個人,同樣不是他能夠得罪得起的,想到此人的強悍,羅永楠卻也不敢說半點的指責之言。
    一個果子,兩千萬混沌元晶,鄭鳴雖然對混沌元晶的價值不太了然,卻也知道這廝的為難之意。
    一念之間,鄭鳴心中的怒意越發多了幾分,他看著正在自己面前,伸著手一副給自己要錢模樣的羅永楠,冷聲的說道:“老子吃你一個果子怎么了?老子這次來,是從你們白家弄個女人回去當老婆的。”
    這句話一出口,頓時四周嘩然!
    一些本來是看熱鬧的人,在聽到這話的瞬間,一個個脹大了嘴巴,他們有一種不相信自己耳朵的感覺。
    但是,很快他們就確定,這個人不是再說胡話,他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他……
    這個小國的土著,他……他說過來要將白家成人禮的貴女弄到家當老婆,這……這簡直就是對人族八家之中的白家最大的侮辱。
    羅永楠此時已經麻木了,如果他可以選擇的話,他一定將自己帶來的所有東西都給這個白九管家,從而讓他當作沒有聽到過這句話,但是他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
    白九管家那里,絕對不會答應他這樣的要求。
    他羅永楠這一次,真的是栽了
    而白九的臉上,同樣不好看,這不但是當著如此多的人打了他白九管家的臉,而且還對白家不敬,甚至這件事情,還會干系到高層。
    想到高層那些大人們的手段,白符就覺得自己的心底發寒,他自己那些小手段,沒有大人物注意,自然是一切安好,但是有大人物注意,那么就無可遁形。
    想到那位八層古圣當年所宣布的家規,白符就覺得自己的心在顫抖,他覺得這一次,自己過關的可能性,真的不大。
    他的雙眸中,全部都是憤怒,不,憤怒這兩個字,已經無法來形容他的心情。
    “你……你找死,你該死,你……”一個個你字從白符的口中說出,他看著鄭鳴的眼睛,幾乎被憤怒所占據。
    鄭鳴沒有理會白符,他的神色依舊淡淡的,而且一口咬在了那猶如窩著的麒麟的果子上。
    “味道也不怎么樣!”搖了搖頭,鄭鳴給出了這樣一個評價,說話之間,他更是扭頭要走。
    “你不能走,你們都是死人嗎?給我拿下,不要殺死了,我要活的!”白符高聲大喝,而他的身邊,數十名一品的古圣,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這些古圣,都是白家的培養出來的護衛,可以說每一個人放在外面,都能夠稱霸一方。
    只不過,他們在白家,也只是當護衛的份。
    看著這些沖出的護衛,鄭鳴的眼眸中閃過了一絲冷然,這些人對他來說,真的沒有什么區別。
    手掌輕輕的落在了自己的刀柄上,他冷冷的說道;“我數三聲,不滾的就死!”
    那些白家的侍衛,一個個同樣是高傲的人物,此時怎么可能聽鄭鳴的話,在他們的感覺之中,這個和自己修為差不多的年輕人,實在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對于這樣的人,他們應該好好的教訓一番。可是,就在他們準備出手的時候,卻聽有人沉聲的說道:“怎么回事?”
    白符聽到這聲音,整個人就嚇得一哆嗦,他抬頭朝著前方看去,就見一個年輕人龍行虎步,傲然的走了過來。
    “三少爺,人家都欺負到咱們家門上了,小的就算是將這一條命拼了,也要將這敢于侮辱咱們白家的人誅殺!”白九說話間,一抖手,一道刀光,朝著鄭鳴洶涌的卷落下去。
    這刀光快如閃電,看著這刀光,鄭鳴的眼眸中露出了一絲的冷笑,他沒有任何的遲疑,直接揮動自己手中黑色長刀。
    蒼穹裂。
    一刀而過,那刀光直接被鄭鳴斬斷,而白符的臉上,卻全部都是不敢相信之色,這刀光封印在混沌原石之中,乃是一個三層古圣全力的一擊,乃是一個三層古圣為了獲得白符的幫助,送給他的保命之物。
    現在,為了殺人滅口,他直接用出了自己最強的手段,可是這種手段,竟然別鄭鳴直接給斬斷。
    此人的修為,應該是三品古圣!
    這個念頭,讓白符的臉色非常的不好,對于他而言,三品古圣是什么樣的存在,他最為清楚不過,那就算是在白家,也算是中層的存在。
    而在人族的實力之中,三品的古圣,更是能夠撐起一個中等的實力,就算是他,也不敢對三品古圣無禮。
    這年輕人,竟然是一個三品的古圣,怪不得他……
    就在白符的心中念頭亂閃的時候,就見鄭鳴的刀光已經落在了他的身前,只不過這一刀,鄭鳴并沒有戰下去,而是似笑非笑的看著那走過來的年輕人。
    年輕男子看著鄭鳴手中的刀,眼眸中閃過了一絲的驚訝,那一刀的威勢,他感覺的出來,如果自己面對那一刀,年輕男子覺得自己不一定能夠接的下來。
    “閣下在我白家動手,是不是太不給我白家面子了。”
    “三公子,這小子實在是太囂張了,他偷吃了我們家的果子不說,在……在小的阻攔他的時候,他還說,吃你一個果子怎么了,他還要找咱們家的姑娘回去當媳婦,小的實在是憤怒不過,才和他交手的。”
    白符不等鄭鳴說話,就快速的朝著那三公子說道,他的話語中,充滿了自己一切都是為了家族,這才奮不顧身的。
    那白家三公子的目光,仔細的朝著鄭鳴上下打量了幾眼,好一會,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的了然之色。
    “閣下是來自元日神朝?”
    鄭鳴看著這位白三公子的神色,心中就是一動,這白三公子,看來是得到了白云巖的提示,認識自己。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自然不能藏頭露尾,所以鄭鳴點頭道:“不錯,在下正是鄭鳴。”
    “哈哈哈,在前些時候,我巖哥還擔心鄭兄沒有求凰之意,現在鄭兄如此說,實在是太好了。”
    “我家的那些姐妹,雖然不說個個都是頂尖之選,卻也很是出類拔萃,這一次鄭兄可算是來對了。”
    說話間,他拉著鄭鳴的手,一副很是怕鄭鳴跑了的樣子。白符愣愣的看著鄭鳴手中的半顆果子,在看著一向都不怎么看得起人的三公子那熱情的神色,怎么還不明白,自己得罪了不應該得罪的人。
    只不過他就不明白,一個小小的元日神朝之中,怎么就有了這樣的人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