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537 武圣

  對于鄭鳴而言,林雨容就是他身邊的一個過客,這個過客過去了,那么她就成為了過去,鄭鳴可沒有想過,再和這個差點沒有將自己給葬進去的女人有什么聯系。
    他接住玉牌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之后,就直接將渾源寶珠的任務給交了。結果就在他將渾源寶珠任務交接的那一刻,白衣男子快速的來到了他的近前。
    “你真的完成了渾源寶珠的任務?”白衣巡風使者見到鄭鳴的瞬間,眼眸中充斥著驚駭。
    作為巡風使者,他自然是最清楚這渾源寶珠任務艱難之所在,可以說這幾百年來,根本就沒有人完成過這個任務。
    “僥幸而已。”鄭鳴平靜的一笑,而后淡淡的道:“不知道尊敬當如何稱呼?”
    白衣男子這一次,神色之中充滿了鄭重的道:“我乃白云巖,乃是白家的人。”
    白家白云巖!
    鄭鳴點了點頭,他對于白家,并沒有什么深刻的印象,之所以點頭,只不過不想讓白衣男子尷尬。
    “兄弟,我聽說你是單身?”白云巖作為五層古圣,一直一來,都是牛氣哄哄,但是此刻他的笑容之中,卻充滿了一種叫做討好的味道。
    鄭鳴本想搖頭,但是想到盤垣宇宙的情況,他最終選擇了點頭,而那白云巖已經呵呵笑道:“實在是太巧了,那個再過十日,就是我白家這一代貴女的成人禮,兄弟你一定要參加啊!”
    說話間,雙手遞給了鄭鳴一個玉牌!
    這玉牌和鄭鳴成為預備圣子之時白云巖給鄭鳴的玉牌差不多,只不過上面畫著的,卻是一片白色的云彩。
    這白色的云彩雖然只有寥寥幾筆,但是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這云彩卻不只是云彩,他好似還蘊藏著一種古意,一種玄之又玄的精義。
    也就是剎那的功夫,六棱晶體在鄭鳴的要害之中,竟然映現出一道道光線,而按照這一道道光線的組合,鄭鳴也就是瞬間,就有點明白了過來。
    這個念頭的升起,讓鄭鳴一時間興奮不已,也就是剎那功夫,他的手掌就輕輕的揮動了一下。
    云無心以出岫!
    輕飄飄的一掌,好似沒有任何的力道,但是伴隨著鄭鳴這輕飄飄的一掌,虛空之中,卻出現了一道道的裂紋。
    最終,那隱含著混沌之氣的虛空,在這一掌之中,直接化成了碎粉。
    站在鄭鳴身邊的白云巖,眼眸中不但沒有生出因為自己家絕學被盜學而憤怒的神色,甚至此刻,他的眼眸中,還生出了一種叫做歡喜的東西。
    這一招乃是他們白家老祖所創,最終被削減了大半的奧妙,刻錄在家族的玉牌上,他代表著白家的威勢,但是同樣,也有為白家尋覓良才的意思。
    而這些年來,能夠在得到白玉牌,兵領悟出這一招云無心以出岫的年輕一代強者,并不超過三十個。能夠像鄭鳴這樣,一看到白云牌,就領悟出來的,更是一個都沒有。
    這家伙,絕對是一個頂尖的天才。
    “兄弟果然是天才人物,哈哈,我沒有看錯你,以后咱們兄弟,還是要多多親近才是啊!”在將對鄭鳴的評價提升了一個等次之后,白云巖對鄭鳴,顯得更加的客氣。
    兄弟,這兩個字,可不是白叫的,畢竟那白云巖,可是一個五層的古圣。
    鄭鳴輕輕的笑了笑道:“白兄夸獎了,小弟剛剛也是觀看這玉石和自己參悟的一門法訣相同,這才心中略有所感,才會施展出那一式。”
    “說起來,還是小弟該感謝白兄才是。”
    兩個人說話間,越發顯得有些親近,白云巖在和鄭鳴談論了一下人族的情況之后,在臨告辭的時候,這才輕聲的道:“老弟,作為古圣,我們怎么都要有追隨者。”
    “畢竟很多事情,我們都不能親自出手,追隨者還是能夠替我們做許多事情的。”
    “比如我們白家的這一次的成年禮,就有不少需要追隨者動手的地方,老弟要是覺得自己追隨者品質不高的話,可以給老哥我說,我的手中,還是有一些品質不錯的追隨者。”
    追隨者,鄭鳴還真的沒有怎么想過,他手中有一頭九頭獅子,還有一個天狼古圣,當追隨者的話,應該可以。
    “對了,我們人族的追隨者,都需要時人族,這個元日神朝之中,基本上沒有什么合適的。”好似明白鄭鳴的心思,那白云巖輕聲的說道。
    元日神朝之中,鄭鳴最為親近的,自然是三法上人,而除了三法上人之外,其他人鄭鳴還真的沒有怎么培養的心思。
    只不過對三法上人拔苗助長……
    “我們的追隨者,應該有什么樣的修為?”鄭鳴沉吟了剎那,朝著那白云巖問道。
    “這個最少也要擁有圣者的能力,很多古圣都在自己的天地之中,培養自己的追隨者,你老弟一看修煉的時間不太長,恐怕還沒有來得及培養吧。”
    白云巖依舊笑嘻嘻的,但是給鄭鳴的感覺,卻是這個家伙正在想方設法的,要將什么追隨者扔給自己。
    這怎么能成,自己雖然對于白家不是那么的抵觸,但是鄭鳴絕對不愿意自己的一切,都在白家的掌控之中。
    所以在稍微猶豫了瞬間,鄭鳴就擺手道:“白兄,我實際上也培養著自己的追隨者。”
    心中念頭閃動,他就聯系上了六棱晶體,這家伙能夠換取人物,現在自己提供修為,應該可以衍生出人物來。
    一念之間,一個紅臉大漢就從鄭鳴的天地之中走了出來,大漢身高九尺,三尺長須飄灑胸前,一雙丹鳳眼開合之間,好似隱含著無窮的殺機。
    看到這紅臉的大漢,那白云巖就是一愣,雖然大漢的修為,也就是圣者的級別,但是在他的感覺之中,大漢的氣勢,好似并不弱于他。
    不對,應該說,這大漢的氣勢,竟然比他還要強盛。他有一種感覺,如果自己和這大漢作戰的話,那么這大漢,絕對會一種俯視的態度面對自己。
    這不是猜測,而應該是大漢心中真實的寫照。
    人族并不缺少資源,也不缺少英才,最缺少的,卻是這種一往無前的傲然之士。白云巖拿著這個人和自己屬下的那些追隨者快速的比較了一番。
    而這比較的結果,讓白云巖很是有些失望,因為他發現,在這比較之中,自己的那些屬下,簡直就是一群豬狗。
    雖然一個個修煉刻苦,而且一個個在修為上,好似不比這大漢弱多少,但是兩者如果比斗,白云巖覺得十成十,自己的那些屬下,應該會敗陣。
    “某家關某有禮!”那大漢說話間,朝著鄭鳴抱拳為禮。
    鄭鳴對于關羽,此時心中也充滿了驚詫,他在和六棱晶體交流了之后,就決定從英雄牌系統之中,找出一個追隨者來。
    雖然這個英雄的修為境界,并沒有什么改變,但是鄭鳴卻直接將他的力量,化成了自己體內的混沌之氣。
    這種混沌之氣,可以讓關羽的力量,直接達到大圣的級別,而按照鄭鳴對關羽的感覺,好似對于這種力量,關羽駕馭的并不是太困難。
    “不用多禮,這位乃是白云巖古圣,你來見過!”鄭鳴手指著白云巖,沉聲的說道。
    關羽一直都是一個很驕傲的人,就算是面對自己一直都不如的人物,他在心理上,都保持著自己的驕傲。
    “有禮了!”只是淡淡的抱了抱拳,而后就沒有了下文。
    白云巖也不生氣,在他的感覺之中,這個關羽,簡直就是價值連城,此人的修為雖然不怎么出色,但是此人的氣勢,卻充滿了一往無前。
    如果這個讓培養的當的話,那么說不定還能夠成為一尊古圣,甚至是高級古圣。
    “鄭兄,我正好也有幾個追隨者在這里,不如讓他們比試一下,你覺得如何?”在沉吟了瞬間之后,白云巖就提出了這么一個要求,他想要用實戰,來檢驗一下鄭鳴這個傲氣十足的下屬。
    鄭鳴點頭道:“也好,那就比試比試!”
    白云巖的追隨者來得很快,這是一個猶如老農一般的老者,整個人站在那里,并沒有任何逼人的氣息,但是他給鄭鳴的感覺,卻猶如磐石一般。
    老者在聽到要和關羽比試的時候,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冷然,作為白云巖手下最近接古圣的存在,他的心中,有著自己的驕傲。
    “來吧,我站在這里……”老者的話還沒有說完,關羽的手中,已經多出了一柄青龍偃月刀,而就在這青龍偃月刀揮動的瞬間,一匹赤紅色的駿馬,更是出現在了關羽的麾下。
    人借馬力,馬借人威,也就是一個瞬間,關羽就已經出現在了那老者的身前,隨即,最為簡單,但是卻隱含著一種一往無前氣息的一道,轟然斬下。
    老者雙拳揮動,在虛空之中化成了一塊巨大的磐石,擋在了自己的身前。
    這是混沌之氣化成的磐石,可以說堅硬無比,但是,就在這磐石形成的瞬間,關羽的青龍偃月刀,已經重重的斬在了磐石上。
    赤紅色的火焰光芒下,老者的磐石被直接斬成了兩段,青龍偃月刀,更是朝著老者的身軀,重重的斬落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