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10)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10)      完本感言(04-10)     

隨身英雄殺1534 大道之花


    
    第一五三四章大道之花
    蒼白的小花,搖搖曳曳,一副隨時都要崩碎的樣子。鄭鳴在看到這小花的瞬間,就有一種看到了世界生滅的感覺。
    “大道之花!”
    幾乎剎那,鄭鳴就已經肯定了此物的來歷,不過這一刻,鄭鳴的臉上并沒有太多的歡喜,他眼眸中更多的,是一種凝重。
    一種對即將到來危險的凝重。
    大道之花按照記載,唯有在七層以上的古圣墜落之時,才會在墜落者的遺體中長出。
    這蒼白無力的大道之花,看上去很是有一些先天不足,這自然和墜落者的修為有關,但是不管這墜落者究竟是什么樣的修為,有這大道之花的存在,本身就是那那死者的一種肯定。
    尸骨已經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這就和普通古圣的尸骨沒有太大的區別。
    這等的尸骨,鄭鳴并沒有太大的用處,他最為看重的,還是那大道之花。
    一念之間,鄭鳴揮動衣袖,就準備將那大道之花采進自己的天地之中。如果以他現在的天地而言,里面要是有一朵大道之花的話,那對于他以后的成長,是具有莫大的好處。
    可是,就在這大道之花搖曳的瞬間,鄭鳴的腦海之中閃過了一絲的驚駭。
    因為那一直都沒有什么動靜的六棱晶體,此時竟然在他的腦海之中,映出了一條線一般的生物。
    這并不是一條線,而應該是一條蟲。就在鄭鳴的心中映出這一條線的瞬間,一道白光,已經朝著他沖了過來。
    白光如電,轉瞬之間,就要沖入鄭鳴的體內,雖然不知道這是什么蟲,但是被這蟲沖入體內的話,鄭鳴覺得自己的結果絕對好不了。
    所以沒有絲毫的猶豫,來不久抽刀的鄭鳴,立掌為刀,朝著那條蟲斬了過去。
    猶如長線一般的蟲很細,細的就好似一條線,而鄭鳴的掌刀所凝結的光芒,卻在和這長線般的蟲接觸的瞬間,將這線蟲從中間直接破開。
    那隱藏在大道之花中的蟲頃刻之間,變成了兩個更加細密的長條,只不過它們并沒有死去,而是繼續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鄭鳴此時,已經從剛剛的震驚之中清醒了過來,而分成兩條的蟲,從速度上比之一條的時候,好似慢了足足一倍。
    這一倍的速度,讓鄭鳴越發有準備的時間,他依舊立掌為刀,朝著那兩條細長的蟲子斬了過去。
    一次,兩次,三次……
    當鄭鳴的手刀斬落數十次之后,那細長的蟲子,已經變成了數百條,而他們的速度在常人看來依舊不錯,可是在鄭鳴的眼中,卻已經算不了什么。
    一股混沌之氣,將這些蟲子全部包裹,隨著鄭鳴運轉混沌之氣中隱含著的火屬性,這些分裂出來的蟲子,在瞬間的功夫,就變成了赤紅色。
    雖然因為混沌之氣的包裹,暫時并沒有什么烤肉的味道,但是那些蟲子翻騰的力道,卻是減弱了不少。
    感應到這些蟲子已經沒有了太多的危險,鄭鳴就不再理會這些蟲子,而是轉身朝著那大道之花走去。
    大道之花的顏色,變的更加蒼白,好似隨時都有可能崩潰。鄭鳴自然不會讓這種難得的至寶白白毀在自己的面前,在稍微的沉吟了瞬間之后,他一揮手,就敞開自己體內的天地,將這大道之花,納入了自己開辟的世界之內。
    一道道的混沌之氣,在大道之花沒入鄭鳴體內的瞬間,就開始快速的灌入到大道之花中,雖然大道之花看上去,也就給人一種隨時都要崩潰的感覺,但是鄭鳴卻覺得,這大道之花在吸納了自己的混沌之氣之后,又多了一絲的生機。
    也就在這個時候,鄭鳴才明白,這大道之花殘缺的是何等的厲害,別的不說,就說這大道之花之中隱藏的大道氣息,就只有一種,而且還是一種殘破的青木氣息。
    不過就在鄭鳴的混沌之氣注入大道之花半刻鐘個之后,一縷縷青色的氣息,開始從大道之花上散發出來。
    青色的氣息很少,甚至可以說少的可憐,但是隨著青色氣息的注入,鄭鳴體內的混沌之氣,又增加了一絲的屬性。
    將心神從那大道之花上收回,鄭鳴沉吟了瞬間,目光就落在了那倒在地上的白骨上,不管這白骨生前究竟是什么樣的人,但是有一點鄭鳴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此人算起來,對自己也算是有恩。
    如果不是此人身孕育的大道之花,自己也不會有這樣的機緣,所以在沉吟之中,鄭鳴還是朝著那軀體輕輕的行了一禮,而后雙手朝著虛空一分,一個洞穴,就出現在了海底。
    這個洞穴不大,但是將這白骨藏下是綽綽有余,也就是頃刻之間,白骨已經沒入到了洞穴之中,而那洞穴,也在鄭鳴的催動下,快速的合攏。
    也就在鄭鳴要離去的時候,他發現剛才白骨所在的位置上,竟然出現了一塊銅片。
    這銅片銹跡斑斑,根本就看不清楚上面究竟有什么,而當鄭鳴的神念朝著那銅片掃過去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神識,就那個人感覺不到這銅片。
    如果不是鄭鳴的眼睛看到這銅片,那么依靠神識的鄭鳴,絕對不會覺得,自己的面前,竟然還有這么一塊詭異的銅片。將銅片招手拿在手中,鄭鳴發現這銅片上,好似隱含著一些符號。
    可惜,那些符號亂七八糟,他什么也沒有看清楚。最終鄭鳴還是將這銅片收入自己的儲物手鐲之中,等見到一些猶如將自己拉入無上殿堂的白衣男子那樣的人物,讓人家幫自己看看這究竟是何物。
    鄭鳴就銅片的問題,倒是問了六棱晶體,但是那六棱晶體也答不出來,不過在最后六棱晶體很是小心的告訴鄭鳴,說這詭異的銅片,應該是什么東西的碎片。
    有六棱晶體的領路,接著一路上,鄭鳴都走的無比的順利,當鄭鳴感覺到那渾源海水越來越深,帶來的壓力越來越大的時候,六棱晶體在鄭鳴的腦海中,閃現出了小心兩個字。
    鄭鳴當下凝眸朝著四周看去,就見雖然還是海水下,但是此時的海底,卻呈現出山川起伏之勢。
    別的不說,就在自己的前方,就有一道長有萬丈的巨大鴻溝,里面黑漆漆的,看不清楚有什么。
    按照六棱晶體給出的路線,鄭鳴無比小心的前進,一個時辰過去,鄭鳴并沒有看到任何的危險。
    雖然他心中告訴自己,這只不過是因為他有六棱晶體指路,但是隱隱約約之中,鄭鳴還是有一種放松的感覺。
    也就在他繼續前進了一刻鐘的剎那,鄭鳴陡然覺得一股磅礴的吸力,朝著自己蜂擁而來。
    在這股吸力下,他身體之中的混沌之力,就好似遇到了狂風的小樹,在這瘋狂的力量下不斷的搖曳著。
    而他的身軀,更是隨著這股吸力不斷的朝著那個吸力沖來的方向而去。
    “是膜蠱魚獸!按照吸力的反向呈太極線游走。”六棱晶體的話語,再次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雖然不知道膜盅魚獸是什么,但是鄭鳴此時還是老老實實的按照六棱晶體的提示前進,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鄭鳴已經游弋在一個大大的漩渦之中。
    百里之外,林雨容站在一片海水之中,看著前方巨大的漩渦,現而今的林雨容,已經沒有了剛剛進入渾源海之時的優雅淡定,別的不說,在她的肩膀位置,此時就有一道深深的裂痕。
    這裂痕長有一尺,雖然已經不再流血,但是兩邊的肌膚,卻也沒有重新粘合的跡象。
    很顯然,這是一種要命的傷害,就算是林雨容如此強大的修為,也只是將這種傷害壓制住而已。
    “泯滅漩渦!”看著那巨大的漩渦,林雨容的眼眸中,閃動的時候一絲的黯淡。
    本來,她對于這次闖過渾源海,還是很有信心的,在這件事情上,她的投入同樣是空前的,可以說她大部分的積累,都投入到了這件事情之中。
    但是進入渾源海,特別是好幾次差點死掉的經歷,讓林雨容的信心一下子掉落了谷底,甚至有一次,她差點就已經選擇了放棄。
    渾源海中,無時無刻沒有危險,這是林雨容在進入渾源海之時,一個和她關系很好的長者對她的勸告,當時她并沒有太多的在意,但是現在,她卻覺得這是最好的兩眼。
    四周孤寂,沒有半點的聲音,林雨容突然想到那個因為喜歡自己而進入渾源海的預備圣子。
    自己這樣的人物,都艱難掙扎著差一點死掉,那個預備圣子,恐怕早就不知道變成了那一只海獸的食量。
    或者已經葬身在某一個絕地,神魂具滅,尸骨無存。自己當時,實際上應該和他聊一聊的,別的不說,就憑著人家不計生死的跟著自己進入渾源海。
    林雨容心中念頭千轉,最終她晃了晃頭,為了一個已經注定死去的人,自己何必如此的關心,死了也就死了!
    前面的漩渦,自己雖然準備的不少的手段,但是說不定也要葬身其中,到時候,自己也就不欠他什么。
    這個想法生出的瞬間,林雨容的身軀朝著漩渦的方向前進,也就是這一刻,她看到了漩渦之中,好似有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