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4)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4)      完本感言(12-14)     

隨身英雄殺1529 至尊拉車

  以人為奴,拉車而行!
    這等的情形出現在元日神朝中,頓時引起了無數人的注意,更有人忍不住怒聲的道:“欺人太甚!”
    喝出這句話的,是一個看上去很年輕,但是整個人卻有一種頭角崢嶸的男子。他的喝聲,自然是招惹了不少人一致的叫好。
    只不過就在他說話的瞬間,那些本來拉車的人族,一個個連眼睛都沒有抬,甚至連看他一眼的念頭都沒有。
    這讓年輕的男子心中很是不高興,就好似自己的努力,一下子用在了狗身上一般。
    就在他準備在說兩句話,讓自己的名聲更上一層樓的時候,一根鞭子,就好似毒蛇一般,從遠處朝著那年輕人卷了過來。
    年輕人的修為不低,已經是小圣的巔峰,但是在這鞭子下,他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
    也就是瞬間功夫,那鞭子已經束縛住了年輕人的脖子,年輕人還想要掙扎,可惜在鞭子的揮動下,他整個人連半分的力量都施展不出來。
    這一刻,年輕人的眼眸中,全部都是恐懼,對他而言,自己的名聲雖然重要,但是性命更加的重要。
    但是這個時候,年輕人已經沒有別的辦法,他甚至連一點生息都發不出來。
    “找死!”冷冰冰的聲音之中,那鞭子抽動,年輕人的脖子直接掉落在了地上。
    也就在這一刻,無數的人靜寂了起來,他們看相那戰車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從戰車之中,走出了一頭黑色的,枯瘦如柴的黑熊,他的手中,拿著一條黑色的鞭子。
    對于這鞭子,在場的人可以說都不陌生,因為剛才就是這條鞭子,直接要了一個前途廣大的年輕人的性命。
    “加把勁!”黑熊咆哮,他手中的鞭子,在虛空之中化成無數的狂蛇,朝著那些拉動車子的人身上抽了過去。
    一道道血印,出現在這些人的身上,而且這些人的血液,都呈現出金黃色。
    “是……是皇族的血脈!”有人聲音之中,帶著一絲的震撼,不,應該說這些人的聲音中,帶著震怖。
    皇族在整個元日城之中,可以說至高無上,很多人都以和皇族有關而驕傲,但是現在,一個個純凈無比的皇族血脈,竟然被用來拉車,這實在是超越了幾乎所有人的認知。
    “啊,那個人是先皇,他……他是上一代的陛下,他老人家不是說已經……”一個面容蒼老的老者,手指著一個拉車的人族,聲音顫抖的說道。
    拉車的漢子高大威武,那張不怒自威的臉,此時已經充滿了麻木之色。聽著四周的議論,漢子的臉色平靜,就好似那些人說的不是他一般。
    但是圍在四周的人,還是快速的將他和他四周的那些拉車的人認了出來。從元日神朝開國的君主,一直到上一任君主,他們一個個,都在拉車的序列之中。
    眾皇竟然在拉車,這種的情況,對于這個元日神朝,可以說就是一場巨大的巴掌扇在了臉上。
    無數的人,從四面八方聚集了過來,作為本朝的權貴,他們看著那些麻木的皇者,一個個都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心情。
    “父皇!”清遠公主看著被稱為先皇的男子,聲音中充斥著悲痛,她想要沖過去,卻被三法上人一把拉住。
    三法上人得到的消息,是元日神朝的歷代先皇都已經死掉了,卻沒有想到,他竟然在這種情況下,見到了元日神朝的歷代先皇。
    這其中,就包括他的岳父,那位被稱為元日神朝最英明神武的君主。
    “交出那個人族的小輩,然后供奉十顆混沌元晶,否則,國滅!”手持鞭子的枯瘦黑熊,沉聲的說道。
    “陛下,這是熊尊者,他一直伺候在黑風古圣的身邊,他的話代表的就是黑風古圣。”一個看上去一陣風吹來,就可能被吹倒的老者,沉聲的朝著清遠公主說道。
    這老者雖然修為不高,但是在元日神朝之中,卻很是受尊重,因為他是元日神朝的智囊。
    聽到他的話,清遠公主的臉色顫抖了一下,她坐上君主的位置之后,越發感到了黑風古圣的威嚴。在這方圓百萬里之內,只要是黑風古圣愿意,他可以隨意的覆滅任何的國都。
    元日神朝有三個古圣的時候,都沒有辦法和黑風古圣爭斗,就更不要說現在了。
    “十顆混沌元晶,每一顆的價值,都在一座元日城之上,我們現在國庫之中儲存的混沌元晶……”清遠公主雖然武力不行,但是對于自己國庫之中的財務,卻是很清楚的。
    元日神朝根本就沒有十顆混沌元晶,也就在她說話的時候,那猶如風吹就倒的老者已經沉聲的道:“不夠的話,那就用其他的東西抵。”
    “國君陛下,萬萬不能讓古圣不高興,不然的話,咱們整個元日神朝,就沒有存活下去的可能。”
    清遠公主雖然心中不高興,但是她看著麻木的站在那里,就好似一個個奴隸一般的祖先,她的心無聲的顫抖了起來。
    “那他們要交出來的人是誰?”清遠公主沉吟了一下,朝著那老者問道。
    老者搖了搖頭,隨即一咬牙走上前去道:“尊敬的尊者,不知道您要我們奉上的人是……”
    “嘿嘿,就是那個叫做鄭鳴的小子!”帶著一絲快意的聲音中,又有兩頭身材高大的黑熊,從里面走了出來,其中一頭黑熊大聲的的道:“我師兄還少說了一個,那個叫做三法的小子,也不能饒恕。”
    “有好東西還不獻給古圣大人,死罪難逃!”
    三法上人在那黑風古圣到來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不好,現在兩頭黑熊的出現,印證了他的想法。
    自己這一次恐怕是在劫難逃,但是鄭鳴可是古圣,雖然只是一層的古圣,但是他應該能夠逃出去。
    通知鄭鳴讓他快走,但是就在三法上人準備掐動自己手中的傳訊玉簡時,卻突然發現,自己的手掌,竟然已經不聽自己的指揮。
    “呵呵呵,竟然還想要通風報信,可惡至極,你們將要供奉的混沌元晶增加一倍,不然的話,你們這些人,都將成為黑風洞中的奴隸!”
    干瘦的黑熊帶著一絲蔑視的朝著三法上人看了一眼,他的聲音中,更是帶著一絲的得意。
    而就在干瘦的黑熊點出三法上人的時候,那一陣風都要吹到的老者,快速的跪在地上,大聲的哀求道:“尊者大人,這個人不是我們元日神朝的人。”
    “他是一個外來人,還請大人明察秋毫,為我們做主,不要讓這個外人的冒犯,算在我們這些一直對無上的古圣大人恭敬有加的人身上啊!”
    清遠公主愣在了那里,這個搖搖欲墜的老者,對她可以說無比的忠心,卻沒有想到在這個時候,竟然直接將三法上人給賣了出去,沒有半點的遲疑。
    二十塊混沌元晶,他們神朝之中自然是拿不出來,但是這樣將三法上人這個對于神朝可以說有著大功勞的人,清遠公主同樣接受不了。
    也就在這個時候,就聽那干瘦的黑熊道:“他不是你們的人,我怎么看到,他跟著你們的國君一起出來呢?”
    “尊者大人,從今日起,她就不是我們元日神朝的君主,還請古圣大人饒恕我等。”干瘦的老者跟本就沒有朝著清遠公主的方向看一眼。
    “我為了神朝一直……”清遠公主沒有想到,自己這些年勞心勞力,到了這關鍵的時候,竟然被人直接拿出去給賣了,她覺得無比的悲痛,但是又說不出什么來。
    三法上人看著清遠公主,快速的來到她的身邊道:“他們要的是我,你將自己……”
    “不用,我在這里也呆的夠了!”清遠公主一拉三法上人道:“大不了也就是一死而已。”
    聽著這句話,三法上人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溫和,也就在這個時候,不少天元神城的頂尖強者,將他們兩個人緊緊的圍在了中間。這自然不是護衛,而是怕他們跑了。
    三法上人剛剛準備開口,就聽虛空之中有人道:“不就是一頭熊嗎,用得著如此的霸道嗎?”
    淡淡的聲音之中,一個身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這是一個身穿青色長袍的身影。三法上人對于這個身影無比的熟悉,如果說這個身影有什么不同,那就是這個人的身上,挎著一把刀。
    一把黑色的長刀!
    跨刀的少年,在元日神朝之中并不少見,但是這少年的出現,卻讓整個元日城,都為之一靜。
    那古樸的戰車內,混沌之氣快速的涌動,一道身影在這涌動的混沌之氣中若隱若現。
    “交出那一縷不滅靈光,我放你離去!”這聲音并不是太高,但是聲音之中,卻帶著一種無邊的威嚴。
    鄭鳴看著那黑色的戰車,他能夠體會戰車的主人究竟擁有者什么樣的修為,但越是這樣,他心中的戰意,也就變的越加的強大。
    “我這些天胃口不好,需要一些熊掌來補補,你既然來了,就不要走了!”鄭鳴看著那黑色的戰車,手掌輕輕的落在了漆黑如墨的刀柄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