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1)      完本感言(04-01)     

隨身英雄殺1528 蒼穹裂

  艷紅如血的長矛,在鄭鳴的手掌之中,慢慢的變成了一灘血水,而就這血水形成的瞬間,鄭鳴快速的將星辰金等各種材料,快速的投入到那片血水之中。
    血水無聲,但是那些材料,卻在無聲無息的熔煉,最終化成碎末,成為了血水之中的一部分。
    隨著越來越多的材料投入,本來艷紅如血的血水,慢慢開始變黑了起來,到了最后,這些血水更是變成了漆黑如墨。
    當一如墨汁的血水靜靜的漂浮,再也升不起半點波瀾之后,鄭鳴的神色中,多出了一絲的欣慰。他雙手念頭閃動之中,那些漆黑如墨的水,就在虛空之中,慢慢形成了一柄刀的模樣。
    黑色的刀,長有三尺三寸三!
    沒有任何的花紋,沒有任何的法則,可是在這柄刀慢慢成型的瞬間,四周的虛空,都開始生出裂紋。
    此時鄭鳴所在的鎮魔塔,更是瘋狂的晃動,一副見到了主宰的模樣,對于鎮魔塔出現的這種情況,鄭鳴手指朝著那黑色的長刀一點,那漆黑如墨的刀頓時平靜了下來。
    當黑色的刀慢慢在虛空之中成型之后,感覺到缺了點什么的鄭鳴輕輕一笑,心中念頭閃動之中,一件件的材料,從他胸中的天地快速沖出。
    這些材料在虛空之中直接交融到了一起,也就是一刻鐘的功夫,一柄刀鞘就出現在了虛空之中。
    墨黑色的長刀震鳴,好似是對于自己的刀鞘很不滿意,鄭鳴看著那漆黑如墨的刀,輕輕的說道:“好了,這刀鞘雖然弱了點,但是將就著用吧。”
    漆黑如墨的刀再次快速的震動,好似在用這種方式,對鄭鳴表達自己的不滿。
    鄭鳴朝著那漆黑如墨的刀輕輕的伸手,刀就落入了他的手中,這柄刀乃是運用開天神器作為基礎打造而成,再加上鄭鳴投入了不少頂尖的天材地寶,所以論起品質,這柄刀比之那血色的長矛,還要強上幾分。
    但是這些并不是鄭鳴最看重的,鄭鳴最為看重的,還是這一柄刀乃是他自己煉制的,御使起來,這柄刀給鄭鳴的感覺,那就好似自己的臂膀一般。
    鄭鳴手托漆黑如墨的長刀,心中無數的刀法和刀意,都開始在他的心中閃動。
    在盤垣宇宙的時候,鄭鳴和大圣主兩個人催動一個宇宙的力量,在天地之中爭鋒,這種方式從外觀上看,自然是無比的讓人震撼。
    但是實際上,當體內天地形成之后,古圣們的戰斗方式同樣發生了改變。
    他們的攻擊有一種返璞歸真的味道。
    按照鄭鳴和天狼古圣的交談,以及查看從蒼嵐古圣他們那里得到的修煉筆記上看,這些攻擊的重點變成了速度、力量和神魂!
    有的攻擊注重速度,讓人措手不及,但是同樣,如果遇到防御驚人的對手的時候,速度的快慢,就已經難以起到任何的作用。
    但是同樣也有注重力量的,可是太注重力量的話,同樣會出現難以攻擊到對手的情況。
    以鄭鳴現在的修為,他每一刀斬出,可以說都是刀法,而且都算是玄奧無比,但是這些普通的刀法,對他而言,并沒有什么太大的用處。
    他需要的刀法,要么是提升速度,要么是提升力量,當然,最好的是兩者都能夠提升。
    讓自己體內的混沌之力,發揮出幾倍或者幾十倍的力量。
    太陰刀法,君臨天下刀法,這些刀法平時施展起來,倒也是很不錯,但是現在這些刀法在鄭鳴的眼中,已經是處處破綻,根本就不適合他自己使用。
    手握黑色的長刀,鄭鳴盤膝而坐,他心中之中無數的念頭,開始推演起自己以往所學過的刀法。
    這些刀法,在鄭鳴的感覺之中,雖然都有巨大的缺陷,但是同樣,它們也都有自己的可取之處。
    只不過這些可取之處太少,或者是對現在的鄭鳴來說,他們的可取之處用處實在是太小。
    無數的刀法,在鄭鳴的心中不斷的閃動,他們慢慢的在鄭鳴的腦海之中融合,從上萬種變成了上千種,再然后變成了上百種。
    刀法越來越少,而那黑色的寶刀上的殺意,卻變的越來越蓬勃,越來越森然。
    三十六種,十二種,四種……
    這些融合的刀法越來越少,但是融合的難度,也越來越大,雖然鄭鳴的悟性,已經超過了普通人,但是此時此刻,他依舊被這個坎所困住。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鄭鳴輕輕的搖了搖頭,他雖然推演到了最后,但是兩種四種刀法,還是難以融合為一。
    而難以融合為一的刀法,對他而言,就沒有什么太大的用處,甚至還不如普通的攻擊用的順手。
    “你是不是想要將這些刀法融合成為一種?”六棱晶體的聲音,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鄭鳴點頭,而六棱晶體則再次道:“對于這個,我可以幫你,只不過在幫了你之后,需要你給我準備三千塊撰風精金!”
    三千塊撰風精金,鄭鳴可是連一塊都沒有。他看著在自己心頭閃動的六棱晶體,輕笑著道:“你知道,我的手中根本就沒有那種東西。”
    “這個我知道,我又不是讓你現在就付。”那六棱晶體的話語再次出現在鄭鳴的腦海之中:“你只要在一千年之內給我就行。”
    這個倒是可以,鄭鳴隨即開玩笑的朝著六棱晶體道:“你還需不需要聲望值,我覺得自己的聲望值還有不少。”
    “我需要聲望值,主要是因為當時神識還有些模糊,現在聲望值對我沒有什么用處。”六棱晶體在鄭鳴的腦海之中,再次顯露出了一些文字來。
    鄭鳴想到前些時候六棱晶體和自己所說的一切,當下就道:“你不是給我說,你需要聲望值,主要是因為要遵循游戲規則,不想讓我不勞而獲嗎?”
    六棱晶體沉默,就在鄭鳴覺得,自己這樣做,是不是打擊了六棱晶體積極性的時候,卻見自己的腦海中出現了六棱晶體留下的一句話:“兩千塊撰風精金!”
    減少了一千塊撰風精金,鄭鳴的心中一喜。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柄刀。
    一柄烏黑的,三尺三寸三的刀,這柄刀在虛空之中只是輕輕的一斬,隨即消失的無影無蹤。
    但是看著這一刀,鄭鳴的心神卻是震動不已,因為這一刀,正是他夢寐以求的一刀。不,或者說這一刀,比他用盡心思勾勒的一刀,還要強大!
    一刀揮出,天地斷裂!
    磅礴的混沌之力,不但封鎖了四周那些對手可能躲避的方位,而且還將鄭鳴的攻擊力,足足提升了二十倍。
    這是一種絕對恐怖的提升,如果這一招刀法要是拿出去,還不知道能夠讓多少人瘋狂不已。
    蒼穹裂!
    這就是鄭鳴現在所施展的一招刀法的名字,他可以讓蒼穹崩裂,讓天地破碎,讓萬物化為飛灰。
    鄭鳴心頭參悟著招式,而手中的刀則慢慢的揮動,一刻鐘之后,這刀已經有一種停滯的感覺。
    但是那出現在鄭鳴的心頭,和鄭鳴參演了很久的刀招極其相合的蒼穹裂,鄭鳴依舊施展錯誤。
    力量增幅二倍!這樣的增幅對于體內隱含著一方天地的古圣而言,也不算是小,但是和蒼穹裂比起來,差的實在不是一點半點。
    哪里不對呢?盤膝而坐的鄭鳴,慢慢的參悟。隨著這參悟,他更是一次次的揮刀,一次次的頹然收刀。
    在鄭鳴的感覺之中,天地已經凝滯,一切都已經凝結,他的心,他的人,此時所關注的,唯有自己手中的刀。
    時間在鄭鳴這里,已經凝結,鄭鳴已經不記得,自己閉關了多長時間,也不記得,自己究竟已經揮刀了多少次。
    “斬!”淡淡的喝聲之中,鄭鳴再次揮動手中的刀,刀光閃過,平淡而普通,但是在這一刀揮出的瞬間,鄭鳴已經感覺到,這一刀的增幅,是二十倍。
    也就是說,自己剛剛的一刀,已經施展出來自己體內所蘊含的混沌之力的二十倍。
    這二十倍的增幅,靠的不是外間的天地,也不是大道法則之類的力量,他這次揮出的二十倍力量,完全都是自己對于本身力量的一種體悟。
    黑色的刀光,再次從鄭鳴的手中揮出,只不過這一次,漆黑如墨的刀在鄭鳴的手中,變的越來越亮,就好似議論赤紅色的光芒,破開了混沌一般。
    帶著熾烈屬性的混沌之力,讓鄭鳴的眼眸中多出了一絲的驚喜,也就在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體內的混沌之氣,已經有足足一半的數量,被轉變成了赤紅色。
    只要全部的混沌之氣都變成赤紅色,自己就能夠跨入混沌古圣的第二層,只不過到了那個時候,自己得自三法上人的那一絲先天不滅靈光,也就沒有什么用處了。
    就在鄭鳴準備出關的時候,一座轟隆隆的戰車,從遠處轟隆隆的朝著元日神朝的方向轟然而來。
    三十六個身材健壯的人族男子,每一個人的脖子上套著一根黝黑的皮縮,他們一個個躬身,用自己的身軀,帶動著那戰車的前行。
  想看好看的小說,請使用微信關注公眾號“得牛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