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11)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11)      完本感言(12-11)     

隨身英雄殺1526 不滅靈光

  兩頭黑熊圣者,小小的眼睛之中,閃動的都是傲然!在他們看來,這方圓百萬里的范圍內,沒有人敢于反抗他們兩個人。更新快無廣告。
    當然,這些人畏懼的,不是他們兄弟,而是他們兄弟的師尊大人,但是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兄弟兩人說話算話!
    就在兩個人笑吟吟的看著一切要隨著自己的想法進行下去的時候,他們看到了鄭鳴的手掌輕輕的握了一下。
    握拳,不服么?
    這個念頭在兩頭黑熊心中閃動的瞬間,兩頭熊心中的傲然就更多了幾分,不過隨即,他們的耳邊就響起了一陣的哀嚎。
    “饒命啊!”這哀號聲聽到兩頭熊的耳中,頓時讓這兩頭熊的神色變的無比的難看。
    兩頭熊已經聽出了這哀嚎的是什么人,而當他們朝著哀嚎的方向看去的時候,就見蒼嵐古圣等三人的靈光,已經在這一握之下,灰飛煙滅。
    它們兩個已經說了,要保住這三個古圣的性命,可是現在,三個古圣的性命不但沒有保住,還直接被滅殺,這一刻兩頭熊的臉上,全部都是憤怒。
    這是挑釁,不但是對他們兄弟的挑釁,更被兩頭熊看作是對自己的師尊的黑風古圣的挑釁。
    “你……你這是挑釁我師尊的威嚴,你……你……我師尊是絕對不會饒過你的!”
    個頭比較高壯的巨熊手指著鄭鳴,憤怒的小眼睛之中,充滿了赤紅色。
    鄭鳴輕輕一笑道:“這位熊……熊什么來著,我刻真的沒有挑釁黑風古圣威嚴的想法。”
    “剛才只是手誤,哈哈,我相信黑風古圣絕對不會因為別人的一次手誤,就和人生死相拼,你們二位說對不對啊!”
    鄭鳴這句話,讓兩頭黑熊的臉色快速的變換著,他們也在這個時候想到了一點,雖然他們是黑風古圣的得意弟子,但是那是他們的師尊,不是他們的兒子。
    如果別人給他們唬住了,那自然是他們祖上有德,而一旦像鄭鳴這樣,他們根本就唬不住,而對方又沒有怎么對它們出手的話,那最好還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畢竟,上它們師尊那里哭訴的回數多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更何況他們的師尊,也不是一個太喜歡出手的人。
    “你……你,哼,這件事情,我們不管了!”兩頭熊在對視了一眼之后,怒省的呵道。
    他們兩個人也不愿意在這里繼續丟顏面,所以不顧那年輕君主的要求,轉身就朝著城外沖了出去。
    那年輕的君主,此時已經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這其中的變動,實在是太大,大的他還沒有來得及調整自己的心態,一切都變的他掌控不了。
    作為元日神朝的君主,他在這件事情上的牽涉不是一般的深,而且三法上人,可是他的救命恩人。
    恩將仇報,當時他并沒有覺得有什么不對,甚至他還做過美夢,只要三位古圣的修為能夠有所提升,說不定還能夠幫著他晉級成為古圣。
    而現在,一切都不一樣了!
    “妹妹,在這件事情上,我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不,我是什么也做不了,妹妹你是知道的,我雖然是神朝的國君,但是整個神朝之中,沒有一個是真心聽我的。”
    那年輕的君主說話間,滿是哀求的朝著清遠公主道:“妹妹,你可一定要和妹夫說清楚啊!”
    清遠公主的眉頭緊緊的皺了一下,她自然清楚自己的哥哥是什么樣的人,而且自己哥哥在這件事情上所發揮的作用,她的心中更是一清二楚。
    但是這個人,畢竟是她哥哥,讓她現在就大義滅親,她還真有一點做不到。
    就在清遠公主為難的時候,三法上人已經冷冰冰的說道:“洛丙漳,我那不滅靈光,也就是在你和清遠面前展露過一次,你告訴我,為什么他們會知道我有不滅靈光?”
    三法上人的聲音之中,帶著殺伐之意,聽著三法上人的話,那洛丙漳的臉色變的越加的難看。
    他知道這一刻,如果自己不給自己一個開脫的話,那他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
    “妹夫,這件事情真的不怪我,是……是我有一次喝醉酒說漏了嘴,對,就是他聽到給傳揚了出去,我真的不是有心要害妹夫您啊!”洛丙漳快速的跑道三法上人的近前,一把拉住三法上人,痛哭流涕的嚷道。
    三法上人看著洛丙漳,眼眸之中全部都是厭惡之色,他沉吟了瞬間,目光朝著鄭鳴和清遠公主看去。
    從清遠公主的臉上,三法上人看到了一絲的哀求,兩個人夫妻多年,自然是知道清遠公主的意思。
    而鄭鳴的眼眸中,則帶著一絲的冷意,三法上人從這目光之中,看到了鄭鳴的決斷。
    從心中而言,三法上人是贊成鄭鳴的決斷,殺了這個洛丙漳,從而一了百了。
    但是他實在是有點不舍得讓自己的妻子傷心,所以最終,那一句殺的話,還是沒有從他的嘴中說出來。
    鄭鳴對于三法上人的表現,心中雖然感到有一些的失望,卻又有那么一絲小小的欣慰,自己的這位師尊雖然有點心慈手軟,但是比之那些心狠手辣的家伙,還是可愛的多。
    “上人既然下不了手,不如就將他封禁了修為,永遠囚禁起來吧!”鄭鳴沉吟了剎那,就朝著三法上人說道。
    三法上人自然贊同,而那清遠公主同樣對鄭鳴露出了感激之色。不過鄭鳴只是朝著兩個人笑了笑,就扭頭帶著天狼古圣朝著一間靜室而去。
    這元日神朝的事情,鄭鳴不愿意理會,也不想理會。所以在和三法上人打了一個招呼之后,鄭鳴就朝著一間靜室走了過去。
    半個時辰之后,三法上人來到了鄭鳴所在的靜室,他有點尷尬的朝著鄭鳴看了一眼,最終還是笑著道:“鄭鳴,當日我見你的時候,覺得你是一個可造之才,所以想要將你收歸門下。”
    “但是現而今多年已經過去,可以說是滄海桑田,以我現在的情形,怎么敢自稱是你的老師,我看咱們以后,還是以朋友相稱,我的年齡比你大上一點,你要是不嫌棄,就稱呼我一聲三法老兄吧!”
    三法上人說這些話,是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的,雖然朋友關系并不如師徒關系那么穩固,但是三法上人很清楚,他雖然修為不弱,但是給鄭鳴當師傅,他還差的遠。
    與其彼此都別扭,然后淡薄了這一情分,還不如他主動提出來,這樣大家都好。
    三法上人的提議,對鄭鳴而言也有好處,雖然他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但是現在的他,確實也不愿意給自己弄一個師傅在頭上供著。
    “既然三法兄你如此客氣,那我也就卻之不恭了。”鄭鳴輕輕一笑,平靜的說道。
    三法上人大大的松了一口氣,雖然他覺得鄭鳴一定會答應,但是此時挺高鄭鳴親口答應下來,他還是覺得自己放松了不好。
    有一個遠超過自己的弟子,那是每一個師傅的夢想,但是這個弟子還不是自己教出來的,這就給當師傅的一個巨大的壓力。
    鄭鳴和三法上人在說笑了幾句之后,就在三法上人的詢問下,說起來大倫山的情形。這些東西,也沒有什么隱瞞的,除了因為涉及到英雄牌的部分,鄭鳴沒有怎么說,其他的,鄭鳴都是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
    聽著鄭鳴的話,那三法上人的臉色,從平靜變成驚訝,最后更是長大了嘴巴。
    雖然這些年來,他已經增長了不少的見識,知道旭日大圣等人,在這一片天地之中,真的算不了什么。
    但是旭日大圣等人的積威,卻猶如一座難以抹滅的山峰,在三法上人有著深深的烙印。
    現在,旭日大圣死了,其他大圣也都死了,而且他們還差不多都是死在了鄭鳴的手中,自己這個弟子……,不應該說自己這個兄弟實在是太猛。
    大倫山還好,這對于三法上人而言,也是一個安慰,同時也讓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氣。
    “以后我回大倫山的日子,應該也不多了,要是鄭兄回到大倫山,就將我的消息和東明他們說一下。”三法上人說到此處,猶豫了瞬間,最終做出了決斷。
    “鄭兄,這一次我之所以遭到這樣的劫難,完全都是因為那一道不滅靈光!”三法上人說到此處,一拍自己的頭頂,一道閃動著白色光華的光芒,就出現在了他的頭頂。
    不滅靈光,鄭鳴對于這種寶物的了解并不是太多,不過他對于那三法上人的不滅靈光,卻也沒有動過其他的心思。
    “經過今日的事情,我也知道,就算是給我時間,我也難以保住這不滅靈光,鄭兄現在已經是古圣,這不滅靈光希望能夠對鄭兄有所幫助。”
    說話間,三法上人一揮手,那不滅靈光就朝著鄭鳴沖了過來。
    就在鄭鳴本能的想要拒絕的時候,六棱晶體已經帶著驚喜的喝道:“好東西,這道不滅靈光雖然不如我,但是只要精心祭煉,卻也可以讓你開辟的天地,踏足到第二層。”
    “快收下,沒有什么好猶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