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04-02)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04-02)      完本感言(04-02)     

隨身英雄殺1520 體內宇宙

  
    天狼古圣的洞府之中,無盡的混沌之氣,在瘋狂的朝著正面的身體之中涌入,這些混沌之氣從外面看上去,就好似一道道實質的氣柱,灌入到鄭鳴的身軀之中。
    盤膝而坐的鄭鳴,此時神色平靜,他這樣靜坐不動已經足足十年,而他的身軀也好似一個巨大的漏斗,瘋狂的吞納著天地之間的混沌之氣。
    這期間,他吞納了多少的混沌之氣,鄭鳴并沒有計算過,但是這個數量應該很是不小。
    在他的體內,此時正有一顆拳頭大小的混沌圓球正在孕育,雖然此刻這圓球并沒有任何的異動,但是里面的力量,卻已經讓鄭鳴感到了震驚和恐怖。
    現而今,如果讓他出手,光這混沌圓球之中可以運用的力量,就已經達到了圣人的級別。
    而這圓球,還沒有達到極限。
    按照皇極斬道訣之中所說,這個圓球,實際上就是一顆皇極源,皇極源越是強大,等開天辟地之時,在身體之中形成的虛空也就越大。
    自然,虛空越大,所產生的力量也就越強!
    鄭鳴現而今要做的,就是拼命的增強自己體內的皇極源的底蘊,從而在突破之時,好一舉超越凡俗。
    洞府之外,天狼古圣滿是無奈的坐在哪里,它并沒有修煉,不是它不想修煉,實在是鄭鳴修煉的太過狂暴,周邊三萬里的方圓,基本上吸納不到混沌之氣。
    天狼古圣雖然已經在自己的體內開辟了天地,而且那天地之中,也會自然孕育混沌之氣,但是他同樣需要修煉,從而提升自己體內混沌之氣的數量,更重要的是,從而完善自己的內天地。
    內天地的完善,是古圣級別的最重要標志。
    這位大哥修煉的太過狂暴,有這么一個大哥,還真的不是一件什么好的事情。
    心中雖然這么想,但是天狼古圣隱隱約約之中,又希望鄭鳴能夠再強大一點。
    畢竟,它現在和鄭鳴的關系,已經很是不錯,如果鄭鳴修為更強,那么他同樣會水漲船高。
    就是不知道這位大哥修煉的究竟是什么樣的功法,竟然如此的強橫。
    心中思索之中,天狼古圣抓住一個果子塞進了自己的嘴中,雖然不能吸納天地混沌之氣,但是這些的靈果,卻還是很不錯的。
    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
    在天狼古圣從期待,到失落,再到麻木的這一段時間之中,鄭鳴依舊在瘋狂的吸納著虛空之中的混沌之氣,他此時已經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的心神,此時正被困在了一片無盡的混沌之中。
    或者說,是一個蛋形的混沌之中。雖然清濁還沒有分,但是隱隱之中,他已經有一種破殼而出的感覺。
    這種感覺,無比的熾烈,以至于鄭鳴此時,就有一種破開虛空的沖動。
    皇極源還沒有完全成型,如果自己現在進行開天辟地,雖然一定能夠成功,但是對自己的修為,卻沒有太多的好處。
    壓制,繼續壓制!
    又是一百年,此時盤膝在石塌上的鄭鳴,雖然依舊穿著他那身青色的長袍,但是他整個人,卻已經猶如一舉干枯的尸體,他的身上,沒有任何的光澤。
    如果不是那混沌之氣,依舊在灌入,恐怕就會已經有人感到鄭鳴已經死去。
    鉆入鄭鳴體內的混沌之氣,變的越來越少,速度也越來越慢。到了最后,那進入鄭鳴體內的混沌之氣,變的只剩下一縷!
    一縷的混沌之氣,飄飄渺渺!
    天狼古圣并沒有因為混沌之氣的增多,而重新開始修煉,此時的他,走來走去,很是有一種急躁的感覺。
    而之所以有這種感覺,是因為天狼古圣感到,在自己的四周,有一種強大的力量,隨時要爆發出來。
    他知道這種力量來自什么人,按說他應該平靜,但是越是知道這種力量的來源,他的心中,越是有些瘋狂。
    因為這股力量,有一種想要將他逼瘋的感覺!
    這是一種壓制,一種上位者對下位者的壓制,一種高高在上,俯視蒼穹的壓制。
    鄭鳴他究竟在修煉什么,莫非他要突破二級古圣。但是就算是他突破二級古圣,也不應該給自己帶來如此大的壓力。
    莫非他突破的不是二級古圣,而是三級古圣不成。
    一個個念頭之中,天狼古圣顯得越加的暴躁,他不是沒有想過其他的手段,只不過鄭鳴留在他身上的禁止,讓它根本就不敢有什么二心。
    四周的混沌之氣,變的越發的平和,為了讓鄭鳴進行修煉,天狼古圣早就已經禁止自己四周萬里之內的人在鄭鳴修煉的過程中進行修煉。
    沒有混沌之氣的吸納,那就說明,這一次的修煉,已經到了結束的時候。
    就在天狼古圣心中想著,自己是不是在和鄭鳴聊一聊,看看他修煉的,究竟是什么樣的手段時,那平靜的混沌靈氣,再次震動了起來。
    這震動的幅度很小,如果要說變化的話,也就是一絲一縷的變化。如果不是這用神念感覺的人是天狼古圣,恐怕都感覺不到。
    一刻鐘之后,這混沌之氣震動的幅度開始增大,也就一個時辰的功夫,竟然呈現出一種吐納天地的氣息。
    什么個情況?鄭鳴又開始修煉了嗎?
    天狼古圣雖然很想去看看鄭鳴是一個什么情況,但是他深知這個時候,乃是鄭鳴關鍵的時候,如果自己在這個時候貿然的闖進去,恐怕會引起不必要的誤會。
    十年之后,瘋狂吞納混沌之氣的情形,再次平靜了下來,這個時候,天狼古圣已經不愿意走進鄭鳴閉關洞府的萬丈之內。
    他古圣的修為雖然已經恢復,此時的他,修為比之以往又有了那么一絲小小的進步,但是天狼古圣從那洞府之中感覺的壓力,變的更大起來。
    磅礴的壓力!
    天狼古圣想的并不一樣,在這股吸納混沌之氣的波動就要結束的時候,這種吸納再次開始。
    一次,兩次,三次……
    二百年的時光,再次轉瞬而去,天狼古圣此時已經離開了自己閉關的山脈。不是他不想呆下去,實在是那里太過壓抑。
    在那個地方,作為強者的天狼古圣不要說修煉,就是在哪里站上一會,就有一種膽戰心驚,甚至整個人都要崩潰的感覺。
    而他心中對于鄭鳴的一些想法,更是消失的干干凈凈,之所以會如此,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已經深深的感覺到了,自己和鄭鳴存在的差距。
    天狼古圣自然不知道,此時的洞府之中,盤膝而坐的鄭鳴,整個已經沒有了絲毫的升息。
    他的整個身體,此時好似只剩下一層皮,被那骨頭支撐著,但是在他的身體之中,卻有一股讓人感到窒息的力量,在瘋狂的跳動著。
    皇極斬道訣凝結的宇宙之種,只有施展開天辟地的大手段,就可以在修煉者的體內開辟天地。
    而宇宙之種越加強大,開天辟地而成的天和地,也就越加的寬廣,自然里面孕育而成的混沌之力,也就更加的強大。
    雖然此時從外面看,鄭鳴的眼睛都好似看不到,但是此時鄭鳴的心中,卻是無比的清晰。
    他感覺到此時被困在一個堅實無比的殼內,只要打破那皇極源的殼,他立即就能脫胎換骨!
    只不過現在,這殼經過鄭鳴多年的錘煉,簡簡單單的堅硬兩個字,已經不能夠形容這個殼,在堅硬之后,應該加上磅礴,加上許許多多的形容詞……
    鄭鳴使用過盤古的英雄牌,在這個時候,他甚至有一種感覺,那就是自己此時體內的殼,比之當年盤古的天地胎膜還要堅硬數倍。
    破開這個膜,一步就可以踏足無上,而破不開那個膜的話,自己修煉此地武技的計劃,就要落空。
    “你呀你,我不是都給你說了嗎?這皇極源雖然重要,關系到了你的實力,但是你吸納的混沌之期之氣要是太多,最終破不開那皇極源所形成的胎膜的話,那就麻煩了。”
    六棱晶體的聲音中,充滿了哀怨,很顯然它此時對于鄭鳴的狀態,有一種不是太看好。
    鄭鳴沒有理會那六棱晶體,他一直都在關注著自己體內的渾元胎膜。就在六棱晶體說話的瞬間,隱藏在鄭鳴胎膜之中的鄭鳴的神念,手中就已經多出了一柄黝黑的斧頭。
    而后,鄭鳴朝著那皇極源胎膜,揮出一斧頭,這一斧頭并不是太快,但是在這斧頭揮出的瞬間,四周的天地,都感應到了一種猶如太古神魔般的氣息。
    皇極源胎膜依舊,萬物依舊,一切的一切,好似都在依舊。而就在這依舊之中,鄭鳴那在渾圓胎膜之中的神識,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
    這是一種輕松的笑意,這是一種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笑意,這是一種大功告成的笑意。
    就在這笑意綻放的瞬間,那胎膜輕輕的分成了兩段,青色的上升,黑色的下降,也就是一個瞬間,天和地,就形成了足足有十萬里方圓。
    十萬里,百萬里,千萬里……
    雖然沒有日月,沒有星辰,更沒有一切,但是隨著這天地的形成,鄭鳴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從他的身體之中,瘋狂的涌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