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身英雄殺》 最新章節: 第一一八章百輪齊飛(12-07)      新書無上崛起已經發布(12-07)      完本感言(12-07)     

隨身英雄殺1512 無上神器

  大圣主的臉色發白,他很清楚,現而今的情況下,如果他和鄭鳴死磕的話,那么最終的結果已經是他死鄭鳴活著。
    雖然他自認為還有一些后手,但是他更清楚,那些后手對于鄭鳴來說,真的是算不了什么的。
    “鄭天尊,你不要亂來啊!”說出這句話之后,大圣主就覺得自己的臉有一些的窘迫。奶奶的,自己這是怎么了,怎么就來來回回的老說這一句。
    難道自己真的只會說這一句話嗎?
    鄭鳴神色平淡,整個人靜靜的站在那里,就好似什么話也沒有聽到,但是他突然好似想到了什么,臉上露出了一絲愕然,但是隨即,他的神色平和了起來。
    “你說你要拜我為兄?”鄭鳴笑吟吟的看著大圣主,沉聲的問道。
    大圣主遲疑了瞬間,最終還是笑著道:“不錯,在下愿意拜您為兄,哈哈,兄長在上,請受小弟一拜。”
    大圣主在天下,那可是有名有姓的人物,但是此刻,他面對鄭鳴,就好似一個真正的小弟。
    鄭鳴對于這種結果,實際上是有點不滿意的,但是現而今,他真的是有事情要辦,更重要的是,他的盤古斧使用的時間,也差不多要到了。
    “小弟不用多禮!”鄭鳴一揮手,一副大肚模樣的說道。
    而彎腰的大圣主,心中卻是很不爽,咱們是結拜兄弟,就算是我拜你為兄,你怎么也要稱呼俺一聲二弟,這個小弟是什么鬼。
    心中雖然很是不爽,但是最終大圣主還是將這一口氣壓在了心里,所以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現在還不是和鄭鳴算賬的時候,以后算賬有的是機會。
    “多謝大哥!”
    大圣主說到此處,目光落在鄭鳴的身上道:“大哥的三千大道已經趨向完善,小弟這被改造的世界,也可以恢復三千大道,只不過還請大哥準許小弟的十條逆轉神通,也在這半邊的世界上并行。”
    這些話雖然是大圣主主動提出來的,但是大圣主的心卻是在滴血,畢竟這逆轉的半邊天地,那是他的根基之所在,他現在的放棄,那就是放棄自己的根基。
    可是不放棄又如何?
    那鄭鳴正拿著開天神器,對自己虎視眈眈,一旦自己不再符合人家的規矩,那么……
    “小弟真是深知大哥之心,知道為我分憂,好,這件事情,就按照小弟你的說法做。”
    說到此處,鄭鳴的目光落在遠處道:“那幾個孽障,小弟看著處理吧,死亡對他們而言,實在是太輕了。”
    大圣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自然知道,所謂的孽障,指的是什么人,雖然他之前對這些人有過承諾,但是現在嗎?死道友不死貧道,也就對不起了。
    只不過小弟這個稱呼,就好似一個隨從。不錯,就好似一個隨從,所以這種稱呼,讓大圣主的心中相當的不爽。
    但是不爽又如何,在面對鄭鳴的時候,保命才是第一步的。
    “大哥您請放心,那些孽障小弟一定幫您好好的料理,讓他們生不如死。”大圣主將自己心中的哀怨,全部都放在了旭日大圣等人的身上。
    他收拾不了鄭鳴,但是旭日大圣等人現在已經沒有了絲毫的用處,用他們來討好鄭鳴,是再好不過。
    “小弟,你聽說過古圣聯盟嗎?”鄭鳴在大圣主要走開的時候,突然沉聲的問道。
    大圣主楞了一下,隨即臉上露出了一絲為難之色的道:“大哥,小弟真的沒有聽說過。”
    看著大圣主一副意外的模樣,鄭鳴笑了笑,等大圣主轉身的時候,鄭鳴突然道:“小弟,丫就是一土鱉!”
    土鱉這兩個字,在大圣主的意識之中,都不是什么夸獎的詞語,如果有人說自己是土鱉,大圣主一定會讓他痛不欲生。
    但是現在,說這話的是鄭鳴,他的心中雖然充滿了不爽,卻也不敢對鄭鳴有任何的不敬。
    所以,在收到土鱉這個稱號之后,大圣主只能無奈的朝著鄭鳴笑了笑,算是接受了這個稱號。
    隨著大圣主的遠去,鄭鳴手中的開天斧這才消散在虛空之中,而和鄭鳴想的異樣,開天斧真的是一項技能都沒有留下。
    只不過此時此刻,鄭鳴已經沒有時間理會這開天神斧是不是給留下什么,他的心,此時正處在一種巨大的震蕩之中。
    “因你已經斬殺古神,英雄牌系統輔助即將完成,宿主將獲得繼承無上古圣陀天道統的資格!”
    這一行字,是鄭鳴剛剛在斬殺了盤垣之后,出現在鄭鳴心頭。也就在這一刻,鄭鳴發現自己心頭的英雄牌系統和所有的聲望值,都出現了一種清空的狀態。
    也正是因為這種情況的出現,讓鄭鳴暫時放下了誅殺大圣主的心思,要不然的話,鄭鳴絕對不會如此簡簡單單的就讓大圣主離去。
    一直以來,英雄牌都是鄭鳴的最終底蘊,現在英雄牌系統突然說輔助即將完成,這讓鄭鳴很是有些心亂。
    不管怎么說,現在的他,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英雄牌系統,究竟出了什么問題。
    他沉吟了瞬間,最終還是讓自己的心念進入了到了英雄牌系統之中,也就在這一刻,他的心中,出現了無數的消息。
    這些消息,鄭鳴快速的瀏覽了一遍,然后開始認真的歸納,半刻鐘之后,鄭鳴終于將這些消息歸納到了自己的心頭。
    英雄牌系統是一件無上神器。
    準確的說,英雄牌系統是一件殘缺的無上神器,而且是一件殘缺的無比厲害的無上神器。
    鄭鳴之所以得到英雄牌系統,完全就是因為那無上神器的碎片,和鄭鳴的所玩的游戲匯聚在了一起,這才形成了英雄牌系統。
    而那位無上神器的碎片,則是古神陀天的最強神器,也是古圣一族最強神器萬界歸一鏡的核心之一。古圣陀天在受到了九位九層古神的圍攻,為了不讓萬界歸一鏡落入古神一族的手中,用大法力爆碎了這古鏡。
    至于當時破碎了多少碎片,這殘破的神器并沒有給出交代,只說這碎片為了躲避一位九層古神的追擊,通過時空跳躍之法,來到了鄭鳴所在的天地。
    作為至強神器,它雖然破碎,但是里面殘存的意識,還是按照陀天古圣的設定,尋找可以繼承古圣之位的人。
    而鄭鳴,則在殘存的神器和游戲結合之時,被古鏡運用空間跳躍的法門,直接帶到了日升域之中。
    因為古鏡破碎的眼中,所以里面殘存的意識,同樣破損的嚴重,鄭鳴從里面得到的,也只是陀天古圣,以及九層古神之類的事情,終于其他的,里面則很是模糊。
    那盤垣只不過是兩層的古神,就如此的厲害,如果盤垣的層次在上一層樓的話……
    一個個念頭,在鄭鳴的心中不斷的閃動,最終鄭鳴想到了盤垣臨死之時所說的話。
    一萬年之后,就該是他出世之時,而一旦他出世不了,那么就有五層古神過來查看。
    按照自己和大圣主的修為,對付一個盤垣,都已經艱難無比,要是在對付五層古神,那基本上是有死無生。
    畢竟盤垣只是一個兩層的古神而已。
    如果自己死了,這個宇宙滅了,那么自己還有和自己有關的一切,都將化為飛灰,這絕對不是鄭鳴愿意見到的。
    一個個念頭之間,鄭鳴的眼眸中生出了一絲的堅定,他本以為,自己誅殺了盤垣,就已經站在了世界的頂端,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一直都是在坐井觀天。
    古神吸納宇宙混沌之力而生,而古圣呢?古圣又是什么?
    就在鄭鳴心中一個個念頭閃動的時候,英雄牌系統的位置,再次出現了一段文字:“宿主是否開啟繼承陀天古圣傳承?”
    能夠再九位九層古神的圍攻下才身損的古圣,該是何等的強大,對于繼承這位古圣的道統,鄭鳴從心中,根本就沒有半點想要拒絕的意思。
    但是在在稍微猶豫了瞬間,他就沉聲的道:“如果我不繼承陀天古圣的道統會如何?”
    “如果宿主堅決不繼承的話,就會被視為放棄,而對于放棄者,一般都是先行誅滅,然后重新尋找宿主!”一行文字,再次出現在了鄭鳴的心頭。
    對于這種結果,鄭鳴并沒有感到太意外,畢竟這世上,并沒有白吃的午餐。他稍微猶豫了瞬間,就沉聲的道:“那我就繼承陀天古圣的道統。”
    就在鄭鳴說話間,他就覺得自己的眼前光芒一閃,隨即四周的環境,就變得和以往不一樣。
    青山綠水,七日凌空。
    這里絕對不是自己所在的宇宙,鄭鳴看著四周空蕩蕩的一切,有一種無語的感覺。
    他沉聲的朝著心頭那神器的碎片問道:“陀天古圣的傳承,究竟在何方?”
    “陀天古圣的傳承信息未知,宿主現在要繼承陀天古圣的傳承,只有讓宿主重走陀天古圣的崛起之路。”
    這一段信息,讓鄭鳴的腦袋嗡了一下子,搞了半天,這被那英雄牌系統,不應該是神器碎片忽悠的驚天動地的陀天古圣的傳承,竟然沒有!
    “我還能回去嗎?”
    “可以!”英雄牌系統在鄭鳴提出要求之后,再次旋轉,將鄭鳴重新送到了盤垣宇宙之中!